[综]一骑当千

作者:白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悲伤的真相

      穿过思齐书市,便需要乘船渡水,才能到达位于千岛湖另一座小岛上的漱心堂,那里是杨逸飞的居所,也是长歌门大小事务汇集之地,而漱心堂之后,便是任栋所住的怀仁斋。
      书市的码头上已有好几名船夫闲坐着,见来了人之后,其中一名中年船夫便立刻笑着起身,在看见任知节身后的两位白衣青年之后,笑得更加灿烂,当即便弯腰行了个礼:“逸飞公子!”
      “无须多礼。”杨逸飞淡淡道,便当先踏上了船,任知节与周宋随即上了船,青海骢则被前去了书市另一边的御射场,临分别之际,任知节摸了摸青海骢的鬃毛,道:“小海,你在御射场一定要吃好喝好,能拐只健壮神勇的公马那就再好不过了。来年你生下小马驹,我定会天天喂它吃最好的皇竹草,经常给它刷洗,让它毛光锃亮。”
      青海骢发出一声嘶叫,蹭了蹭任知节的脸。
      而周宋则在一边点点头:“原来是匹母马,怪不得如此亲近你。”
      任知节:“……”
      杨逸飞看了看任知节与青海骢,若有所悟。
      任知节尔康手:“……不!逸飞师兄,你别听他瞎讲,这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三人乘船前往漱心堂,一路上湖水粼粼,船头破浪之时发出悠悠水声,阳光照在身上有些微微暖意,任知节站在甲板上往前望去,远远便能望见对面小岛上青色屋檐飞起的一角,周宋从船舱里出来,伸了个懒腰,道:“可惜你来得不是时候。”
      任知节扭头看他,问:“怎么说?”
      周宋笑笑,道“如果你是春天来,岛上从东瀛移植而来的樱花开了满园,那色泽嫩得喜人,就像将天空都映成那颜色呢。你若是夏天来,满湖的荷花盛开,坐着船还得伸手将那些长高的荷叶拨开,湖上都是来采莲子的师姐师妹们。你若是秋天来,傍山村的秋桂也开了,隔了老远都能闻见香气,还有可心的师姐师妹做了桂花糕送来,入口即化,甜香萦绕齿间久久不散。”
      任知节被他说得咽了咽口水,而这时端坐船舱之中的杨逸飞却忽然道:“哦?为何我从未收到过可心的师姐师妹做的桂花糕?”
      无论在哪人缘都异常不错的周宋和任知节师兄妹俩:“……”
      看着杨逸飞微微皱起的眉头,任知节想了想吞吞吐吐道:“如果师兄、不嫌弃……那么我可以做些点心给师兄送去……”
      杨逸飞看了看她扁平坚硬犹如壮男胸肌的胸,然后缓缓摇头,笑道:“罢了,我吃不来你们年轻人这些东西。”
      “年轻人”周宋和任知节是兄妹俩看着面冠如玉俊秀轩朗的杨逸飞:“……”
      
      待船驶至漱心堂的码头,三人行至岸上,杨逸飞还有积压多日的公务需要处理,便决定先回漱心堂打理事务,让周宋带任知节前往怀仁斋,周宋一听,耸着肩干笑道:“可不可以不去?”
      任知节白了他一眼:“可以。”她看到周宋如蒙大赦的样子,又道,“那么就让我再多看你一会儿,毕竟再过一个时辰,你就得被我爷爷扒了皮去做鼓面,抽了筋去做琴弦了。”
      周宋:“……”
      
      于是周宋只得带着任知节朝怀仁斋走去。
      任知节还是第一次来到江南地界,她幼时居住在天策府,长大之后又去长安住了几年,接着便是游历西域诸国,在吐蕃国都逻些城住了三年,所见所闻,皆是国都的磅礴大气以及西域边塞的苍凉风景,如今甫一到江南地界,竟有些好奇。
      长歌门中建筑皆以江南特有的青瓦白墙为主,屋子不高,一片连着一片,踏过弯弯曲曲的石桥,便能看见柳树掩映着的各个小小院落,白绿相间衣饰的长歌门弟子进进出出,还有些粉嫩雕琢的小女孩捧着瑶琴小跑而过,隐隐还有悠扬古琴声飘来。绿裙飘飘,仙音渺渺,虽还是冬季,却从中瞧出了几分夏日的欢欣。
      任知节的天策府将士打扮在其间分外扎眼,有不少未见过她的长歌门弟子皆好奇地打量她,有一个男弟子与她擦肩而过之后还不住扭头看,竟一头撞到了围墙门口的柳树上,发出“砰”一声。
      
      周宋扭头看了一眼,然后对任知节说:“那是张婉玉师姐的徒弟林文成,你若想多了解了解长歌门,问他便是了。”
      任知节扭头瞟了林文成一眼,然后点点头,然后又问周宋:“你为何不愿意跟我去见我爷爷?你真这么怕他?”
      周宋目光有些闪烁,任知节再问他却也不回答,待走到怀仁斋门口时,才说:“我不是怕任老,我是怕你。”
      
      “怕我?”任知节有些惊讶,她还要再问,周宋却已经一溜烟跑得没影儿了,长歌门内院落重重,她也并不熟悉门中道路,所以也没追上去,想着反正早晚也要见到周宋,到时候再问他不迟,便耸了耸肩,踏进了怀仁斋。
      怀仁斋乃是长歌门中德高望重的老一辈居住的院落,入了院子当先便是一排排精致居所,院内一棵巨大的银杏,树叶已经掉得差不多了,树下布了一张石桌与石凳,两个老人正坐在那儿下棋,两个小童正手执扫帚,将掉落在地的银杏叶扫至一处。
      任知节一走进院子,便引起了院中老人以及小童的注意,其中一名老人执了一枚黑子,落定之后,便扭头看向任知节,笑呵呵地说:“这身天策府打扮,是任老的宝贝孙女吧?”
      任知节点点头,笑着朝两位老人问好,那执黑子的老人指向一边,道:“任老住那儿,现在正头疼呢。”
      
      听到任栋正在头疼,任知节连忙朝那处房屋奔去,两位老人继续在棋盘上厮杀,她甚至听到了其中一名老人气急败坏地说:“这一局我让了你三子你才赢的,所以算我的!你不服咱们就抬琴来比,比棋比不过,琴我可是比你厉害得多。”
      任知节只觉得心中汗颜,果然是老当益壮。
      
      她推开任栋的屋门,木门发出“吱呀——”一声,惊动了挂在门边的八哥,她还未看清楚屋内陈设,便当先听到那黑漆漆的鸟朝她扇着羽翅,尖利地喊道:“知节知节!成亲成亲!”
      任知节:“……啥?”
      任知节有些傻眼,她正跟那八哥大眼瞪小眼呢,便听见屋内任栋叫她:“是知节回来了吗?知节?”
      任知节连忙将八哥丢到一边,往屋内走去。
      这屋子采光很好,阳光透过窗纱照了进来,屋内亮堂一片,任栋并没有如她所想的躺在床上,而是坐在矮几后,他身后是一个多宝阁,上面几层倒是摆了几个做工精细的瓶子,而下面几层则是塞满了卷轴以及竹简,他身前的矮几上也堆满了卷轴,矮几前一个铜制香炉正缓缓飘着青烟,任知节仔细嗅了嗅,其中确实有安神香的成分,此时任栋正一手扶额,似乎是在苦恼着什么。
      他听见脚步声,便抬起头,看到任知节后,忙不迭从矮几之后站了起身,朝她奔过来,还差点让堆在地上的竹简给绊倒,任知节连忙上前扶住他,而他也捧着任知节,双眼含泪,道:“知节大了,越来越像你爹娘了。”
      任知节并没有见过这一世的爹妈,不过凭描述她知道她爹是个长歌门出身的病弱美男,她娘是个天策府出身的勇悍女将,对于“越来越像爹娘”这样的描述,她只能理解成,她的脸越来越像娘,胸越来越像爹。
      ——不对,作为病弱美男的爹任秋名,估计是没有扁平坚硬犹如壮男的胸肌的。所以她的胸估计还是随了娘。
      任知节不禁泪流满面。
      
      几年不见,任栋确实苍老了不少,他没有戴乌冠,须发皆白,脸上皱纹也平添几道,任知节有些心酸,她将任栋扶到矮几后的胡凳上坐下,道:“爷爷你年纪也大了,就别为琐事操劳了,以后知节年年都来看您?”
      任栋叹了口气,揉了揉任知节的头发,然后被她的头冠扎了一手,他默默收回手,说道:“怎会不操劳,一日不将你的事办了,爷爷我就安不下心。”
      啥?我的事?
      任知节眨了眨眼睛,而这时任栋转过身,一边翻开摆在矮几上的卷轴,一边说:“近日来我头疼得很……”
      他话音还未落,任知节便想伸手替他按摩按摩头部,而他却摆了摆手,将那几个卷轴塞到了任知节怀里:“爷爷在头疼该为你选哪一个夫婿。”
      抱着一堆卷轴几乎直不起身的任知节已然懵逼:“……”
      
      任栋从她怀中取出一个卷轴,徐徐展开,一张俊秀的男子肖像展现在任知节眼前,任知节还在懵逼中,任栋便贴心地为她讲解:“这是门中诗佛王维的门徒肖锦山,年方二十二,相貌英俊,满腹诗书,乃是长歌门年青一代的佼佼者,日后必定要于朝堂之上献计献策,成为一代名臣。”
      任知节:“……”
      任栋又从她怀中取出一个卷轴:“这是大名鼎鼎的赵耶利后人,名为赵宫商,于操琴一道极有天赋,已得大圣遗音传承,甚为优秀。不过就是门中喜欢他的小姑娘有点多了……不过我相信只要他与知节成亲,那些小姑娘绝对都不敢再上门来了!”
      任知节:“……”
      
      任栋再取出一个卷轴,正要进行贴心讲解时,任知节被打击过的脑子终于恢复了正常运转,她将怀中那几个卷轴丢回矮几上,握住了任栋的手,眼带热泪地说:“爷爷,你最近头疼是假的?”
      “哪有假?”任栋吹胡子瞪眼,外强中干,“最近爷爷就在头疼为你选哪一个长歌门俊才为婿啊。”
      任知节:“……”
      她低头嘤嘤哭泣,姿势颇像她那个远在长安西市的红颜知己姚黄:“那你让周宋师兄告诉我您病危,让我赶快来看你,这也是假的咯?”
      任栋含糊其辞:“这个嘛……这个嘛……”
      任知节:“……”
      
      门口挂着的那只八哥还在唯恐天下不乱地扑腾:“知节成亲!知节成亲!”
      
      任知节一手掩面,嘤嘤哭泣而走:“你骗我!爷爷你居然骗我!爷爷,知节被你骗得好苦啊,心都一阵儿一阵儿地抽疼。”
      任栋看着遮面而去的孙女尔康手:“知节!”
      任知节此时已经走到门边,闻言转过头,眼中犹带泪光。
      任栋捧起那些卷轴:“至少先把这些青年才俊的画像看完再走嘛。”
      任知节:“……”
      任知节悲伤扭头,嘤嘤哭泣着拉开房门,伤心离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L=啊,渣男任知节有一天居然被祖父坑来相亲了。其实爷爷啊,如果赵宫商跟任知节成婚的话,跑上门来的小姑娘不仅不会减少,还会增多啊【doge脸。
    林文成就是拜入长歌门后,张婉玉的一个徒弟,玩家需要跟着他去找韩非池协助昭贤日的事,此君乃话唠,且对于长歌门大小八卦熟记于心,一路上就听他在嘚吧嘚吧,堪称长歌门第一八卦男→_→
    任知节的父亲任秋名还有第一个画像上的肖锦山都是我杜撰的,至于为什么取名叫任秋名,只是那一瞬间我想起了久违的秋名山车神【烟。怀仁斋我也忘了是干啥的,就当成是长歌门养老院吧【雾。
    二更!!!我居然掉落了二更!!!是不是有了更爱我的冲动【doge脸。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