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骑当千

作者:白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流霆杨逸飞

      任知节并不知道康雪烛何许人也,但那告示上说的此人剖杀数名女子,光这一点,便让她心头的火一下子燃了起来。她辗转几世,总是能轻而易举获得女性青睐,除了有自己的“攻略同性荷尔蒙”作祟之外,便是她有一颗火热发亮的妇女之友的心。
      只要是女性,上至宫廷贵女,下至在社会底层挣扎的平明之女,她都能一视同仁。她之所以与这些舞姬们交好,除了她长时间混迹于教坊且真心喜欢她们的舞蹈之外,便是只要有登徒子试图轻薄她们,她无论贵贼,挺枪便刺,那时她西市豆蔻夜叉的名号还是叫得响当当的,曾有师姐担心她因此惹上权贵,她却不以为意。
      反正都打不过她,来一个她打一个,来两个她揍两双。天策府任知节,有武力,任性。
      除了夜叉这个名号实在让人开心不起来。
      
      总而言之,她混迹教坊那段时间,舞姬伶人们,是将她当成保护神一般喜爱着的。
      
      任知节一把握住明珠的手,缓缓拉倒面前,微微眯了眯眼睛,用脸颊轻轻地磨蹭着明珠柔滑的手背,笑着说:“四五年过去了,明珠姐姐依然光华慑人,不愧是在黑沙漠中熠熠生辉的宝珠啊。”
      明珠略带娇羞地低了低头:“知节取笑奴家了。”
      姚黄用手中的丝巾抹着眼角的泪,哀怨地说:“知节,你就喜欢明珠,都不知道看看我。”
      “姚黄姐姐千万别掉眼泪。”任知节另一只手又将抹泪的姚黄拉了过来,姚黄当年也是驰骋教坊的名舞姬,顺着任知节的力气便转了几个圈儿,柔柔地靠在了任知节的怀中,任知节蹙着眉看她,“当年我最怕姚黄姐姐掉眼泪了,姐姐一掉泪,知节就觉得心里疼,费尽心思地想要让姐姐笑呢,所以姐姐行行好,不要让知节再苦恼了。”
      姚黄破涕为笑,将脸埋在了任知节怀里:“冤家,就你嘴甜。”
      
      于是,整个千金坊大堂,舞姬不跳舞,伶人不奏乐,客人也不看表演了,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个千金坊最为貌美的两个舞姬如水般依附在一个身着盔甲的少女身上。
      周宋瞪圆了眼睛,看着自家师妹搂着两个如花似玉的舞姬轻声安慰,而任知节在与两位舞姬调笑的同时,还抽空朝他递了一个挑衅的眼神,这让进门以来并没有得到任何一名舞姬笑脸以待的他心中郁卒得几乎一口老血朝师妹脸上喷去。
      而那边,明珠则将任知节从座位上拉起来,咯咯笑着道:“知节,这些年我得了许多好东西,你快跟我来看看。”说罢也不等任知节回话,便将她往后屋拉去,任知节被明珠拉得踉跄几步,便回头朝周宋丢了句“师兄你吃好喝好啊”,便颠颠地跟着明珠跑了。
      周宋:“……”
      带师妹来逛教坊,结果舞姬跟着师妹跑了,作为一个年轻的男性,周宋眼带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触手肌肤光滑,鼻梁高挺,他不谦虚地认为自己的相貌还是在上等之列的。
      可为什么,遭遇确实如此令人嗟叹。
      周宋叹了口气,这时另一个舞姬也上了台来,开始随着音乐起舞,他闷闷地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一口饮尽。
      长安的酒水比起千岛湖长歌门来说,要烈上许多,他一口喝完,只觉得喉咙及胃部一阵灼热,不由得皱起一张娃娃脸长大了嘴巴吐出舌头,用手扇了扇。他这孩子气的举动,倒惹得姚黄不住轻笑,而这时千金坊的珠帘被人从外面掀开,玉石相撞之间发出一阵悦耳的声音,姚黄一眼觑到掀帘而入的那人,便笑着迎上去:“今日还真是喜日,不仅知节回来了,居然还来了这么俊的客人。”
      正拼命用手往嘴里扇风的周宋也扭过了头,却发现来人是一个一身白衫的青年公子,长发束冠,面容清俊,神情肃然,背负一把七弦古琴,一派轩昂雅士的气质。
      姚黄在看见他身后的瑶琴时愣了愣,以为是来踢场子的。
      而周宋为自己嘴巴扇风的手却僵住了,本来被烈酒辣的通红的脸此刻就像被火烧过一般。
      “逸、逸飞师兄?”他瞪大了眼睛,大着舌头说。
      
      另一边,任知节被明珠拉到了后屋里,甫一进门,明珠便立刻转身将大门合上,任知节慢慢走到梳妆台前,抬起烛台,扭头看向明珠,明珠的蓝眼睛里有些慌乱,她笑了笑,走到明珠身旁,道:“明珠姐姐可是害怕康雪烛?”
      明珠用力地点点头,一双蓝眼睛被水气覆盖,声音中也带着哭腔:“康雪烛剖杀多名女子,其中有一名便是坊中另一个姐妹,她与我一眼,眼睛也是蓝色的,但那双眼睛却更美。她曾告诉我她倾心一个万花名士,不顾一切随那万花名士离开了长安。半个月后有人在长安城外发现了她,她已身亡,眼睛更是被人残忍挖去。”
      明珠的描述让任知节有些心寒,她脸上的笑意逐渐淡去,正色道:“康雪烛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们也知道得不清楚,只知道康雪烛来自万花谷,极擅长雕刻,有‘素手清颜’之称,经他之手的人像几可以假乱真。前段时日,康雪烛前往扬州七秀坊听有着‘无骨惊弦’琴秀高绛婷高姑娘弹了一曲箜篌,两人引以为知音,康雪烛称要为高姑娘专雕一像,于是高姑娘便随他去了万花谷。没想到……”明珠顿了顿,道,“他却生生剖开了高姑娘的一双无骨之手。”
      “他道,他剖开高姑娘的手,只是为了以刻刀感受有着‘无骨惊弦’名号的高姑娘的双手肌理骨骼,将他亡妻遗像的手部雕刻完毕。而他亡妻的雕像,在雕刻好手之后,便已完成。为了这具人像,他骗了无数女子,更将她们残忍剖杀!”
      明珠说到这里,声音有些颤抖,任知节将手中的烛台放回梳妆台,握住了她的肩,轻轻拍着她的背,道:“不管如何,世人已知其人罪恶滔天,告示一出,必将有正义之士将其诛杀。”
      她说着,眉头紧紧皱起,只觉得身后背负的傲雪贪狼枪似乎正隐隐作响。
      
      被剖开双手的琴秀,注定是不能再弹奏箜篌的,虽然她没有什么欣赏艺术的细胞,可想到一个热爱箜篌的人从此不能再触碰琴弦,她就觉得气闷。
      再想到无数少女在此人刻刀下丧命,她只觉得身后的银枪几乎按捺不住要飞往她的手中。
      康雪烛,当杀。
      
      她咬着牙,正要冲出去揍那个康雪烛一顿,屋外却忽然传来一声古琴声,那一声挟裹着巨大的冲力,几乎刺破耳膜。只这一声任知节便反应过来,这是属于长歌门的琴曲中音波冲击,她立马将明珠抱到屋内角落处,随手扯下一条挂在架子上的裙子,塞到明珠怀中,道:“堵住耳朵,千万不要听。”
      这时,又一声琴音响起,任知节不顾其他,一脚将门踹开,这时大堂内舞姬、伶人、客人纷纷尖叫着抱着头夺路而逃,乐器、酒盏、桌子随意倒在地上,整个大堂乱作一团,狼藉一片。
      任知节正要向那边冲去,却忽然被人拽住了衣角,她扭过头,发现正是撕开衣角堵住了耳朵的周宋。周宋一手将她拉到身边,另一手从衣摆上又撕下一片衣料来,胡乱地塞进了任知节耳朵眼里,凑到她耳边大声说:“逸飞师兄来了,正跟人打架呢,你别去。”
      “我才不会碍事呢!”任知节也大声说,“我要跟逸飞师兄一起把康雪烛杀掉。”
      “不不不,我的师妹才不会碍事呢。”周宋长大嘴巴咆哮,“我怕你被逸飞师兄的琴声弄晕了。”
      任知节:“……”
      
      她扭头往大堂方向看去,堂中一黑一白两人激斗正酣,黑衣人康雪烛手持毛笔,一手笔法使得极为漂亮,招招皆循着对面那人命门死穴而去,而另一人一身白衣,一手抱着瑶琴,一手扫弦,每一扫,便有一阵极为凶悍的内力冲击而来,他相貌英俊,神色肃然,眼中则是满满杀意。
      任知节对作为长歌门门主却千里迢迢跑到长安来杀一个恶徒觉得有些奇怪,她双手捂着耳朵,问向站在身边的周宋:“逸飞师兄平时也像我一样对女子极为温柔疼惜吗?”
      周宋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后宫三千吗。”
      “她们明明是我的红颜知己。”任知节哼了一声,而这时,她扭过头,却看见大门口珠帘外站了身姿窈窕的美人,那美人一脸焦急,不断地朝她挥着手,正是她的红颜知己之一姚黄。
      任知节正要朝姚黄喊危险让她快走,那边被杨逸飞琴音逼得步步后退的康雪烛忽然一个纵身跃到了珠帘旁边,他手中的笔也借势挥发出一股夹带墨色的气劲,朝姚黄扫去。
      任知节眼尖,立刻向前跃起,背上的傲雪贪狼枪发出一声轻吟,下一刻,她一手握住枪柄,枪尖划出点点寒光,龙穿入云裂长空,一枪穿云直直刺向康雪烛,康雪烛觉察到她枪中杀机,急急后退,而此时杨逸飞却忽地将瑶琴往半空中一抛,用右手稳稳托住,左手则从琴腹内抽出一柄闪着寒光的利剑,在任知节的银枪逼退康雪烛的同时,那剑刃也将康雪烛手中的毛笔打落。
      康雪烛一下子面对两人夹击,见势不利,便纵身一跃,破开窗户逃出,杨逸飞将剑收回琴腹,正要跟着跳下继续追杀此人时,却被一双手给拦住,他扭头看去,是一个甲胄披身的小姑娘。
      想到方才在这里看到了周宋,那么这个小姑娘应该就是他从未见过面的师妹,任知节了。
      他皱了皱眉,正要说话,任知节却已经开口道:“逸飞师兄,你击杀康雪烛自是好事,可是却忘了此处乃是长安城最为繁华的西市,多的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不是所有人都能在你的琴音下安然无恙的。”
      
      杨逸飞一愣,转头望了望狼藉一片的千金坊大堂,以及屏风后瑟瑟发抖的伶人们,低了低头,道:“是我欠考虑了。”
      任知节将傲雪贪狼抢负于身后,转过身扶起了跌坐在地一脸泪痕的姚黄,她宽慰之语还未说出口,姚黄已经哭着钻入她的怀中,嘤嘤道:“知节,还好有你,要不然姚黄就永远见不到你了!”
      她话音刚落,大堂那边就传来一个口音极为奇怪的女声:“姚黄,你趁我不注意就对知节投怀送抱,方才还没被打服气对吧!”
      姚黄那布满了泪痕的脸忽然勾起一丝得意的笑意,她扭过头,朝大堂内双手叉腰气呼呼的胡姬明珠道:“哈,刚刚我已经摸到了知节的胸了,坚硬扁平犹如壮男胸肌,我摸了个够,你羡慕不羡慕?”
      任知节:“……”
      
      周宋:“……”
      杨逸飞:“……”
      他们的师妹,好像哪里不太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818我那个男人胸的师妹23333
    下章回长歌门,还有一天,我还有8K字,突然觉得胜利就在前方!
    豆蔻这个说法初起应该是杜牧那句著名的“豆蔻梢头二月初”,指代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杜牧生于804年,算是任知节的曾孙辈了→_→我只是想找个符合她当年那个年纪的代词而已,不要较真,就当穿越了吧……剑三设定原本就崩了历史,这文的设定更是崩了剑三设定……么么哒
    谢谢miang的地雷,爱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