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骑当千

作者:白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长歌最强音

      之后任知节便在鄯州城内的节度使府上住了几日,每日与周宋跟着那小兵哥张琦在鄯州城四处乱逛,也算是在西域诸国当了多年灰头土脸的流浪者之后再次领略大唐盛世的风光了。
      陇右道,因位于陇山以西而得名,贞观年间所置,为大唐十道之一,东接秦州,西逾流沙,南连蜀及吐蕃,北界朔漠,疆域广阔。因毗邻吐蕃、突厥、大食及吐火罗各国,居民各族混杂,民风彪悍,文化兼容并蓄。作为治所的鄯州城内更是繁华,一路上所遇行人身上各族衣饰,所用语言也各不相同。
      
      任知节跟着周宋以及张琦在主干道两人转了一圈,任知节在一个穿着小老板那儿买了套新马鞍,那小老板拍着胸脯保证是这马鞍是正统突厥手艺,任知节便想着买回去给青海骢当换洗衣服。买完马鞍,三人便上鄯州城有名的老字号店里吃了有名的羊肠面,还跟旁边用餐的异族少女飞了个眼儿,惹得别人面泛红云,眼带流光。
      周宋用筷子使劲搅着面条,在观察了任知节半天之后,才皱着眉,犹疑着问:“知节师妹……不对不对,我是不是叫错了,你是知节师弟?”
      任知节赏他一白眼儿,挺起胸/脯:“睁大眼睛看清楚了,哥哥是有胸的人。”
      周宋也赏她一白眼儿,往嘴里塞了团面条,他出身洛阳富贾之家,从小锦衣玉食养着,长大一些之后又去了千岛湖长歌门,口味挑剔,不太能受得了鄯州食物里牛羊肉的膻味儿,吃着吃着他就想起了长歌门厨子拿手的鱼头汤以及小炒山笋,眼神就有了那么点儿梦幻,他刚想象着自己喝了一口鲜香浓郁的鱼头汤,那边任知节已经一巴掌狠狠打在了他后脑勺上,那力气之大,几乎将他整张脸埋进了装满了羊肠的碗里。
      周宋一手抱着后脑勺,睁大眼睛看向任知节:“知节师妹你打我干嘛!”
      任知节双手环抱于胸前,脸上填充了浓厚的阴影:“居然能看我的平胸看出那样的表情来,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周宋无辜:“你也知道你的是平胸啊,我可以看出那样的表情来吗。”
      任知节微微一笑,扬起了手掌,周宋把头一缩,然后嘟哝道:“就你这样的,估计去到长歌门,门中男弟子再也不嫌弃女弟子们抡琴的样子粗犷了。”
      那边张琦看着这俩师兄妹互掐,然后将碗里的羊肠全都倒进了嘴里,叹了一口气:“师兄妹嘛,就是得开开心心的,来,快把面吃完。”
      任知节面无表情地望向他:“张琦小哥儿,你开心就好。”
      
      任知节与周宋在鄯州住了几天,就得启程去往千岛湖长歌门了,皇甫惟明自是不舍,他如今身任陇右节度使,公务繁忙,任知节在鄯州的这几天都不能好好陪陪外孙女,本想着把手头的事儿完结了,便带任知节去城外骑马射猎,或者干脆趁周墨失踪这段时间把任知节带在身边。
      不过周墨这次来鄯州接任知节也说了,如今任栋身体越发不行了,他想看孙女,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走老远的路去天策府了,更何况如今任知节还在离千岛湖更远的鄯州。他想着这么多年孙女任知节都未来过长歌门,便想将她接去长歌门小住一段时日,看看她父亲从小生活的地方。
      说到任知节这一世那早逝的父母,皇甫惟明往往都能无言妥协。
      
      任知节收拾好行李,来到皇甫惟明的书房辞别之时,这名天策府老将叹了口气,握住她的双肩,道:“如今吐蕃蠢蠢欲动,也不知何时这陇右便会打起仗来,虽然外祖父一直说希望你成为扬名天下的女将,可一到战场,却希望你还是一个在长歌门弹琴唱歌的女娃娃。”
      任知节随着皇甫惟明的话想了想自己坐在湖边弹琴唱歌的样子,嘴角有些僵硬,在天策府将士出征大合唱的时候,她还能混在人群中跟着唱唱《胡茄十八拍》啊《关山月》啊之类的,可去了长歌门……
      ……她大概只能唱《荷塘月色》了。
      
      “不管如何,你还是我天策府将士。”皇甫惟明说着,伸手想揉揉她的头发,然后被她的头冠扎了扎手,他话音顿了顿,又说,“你千万别真的跟你祖父去学弹琴唱歌啊……”
      任知节拍拍皇甫惟明的肩膀:“放心吧,外公,就算我想学,我也学不会啊。”
      ……没有艺术细胞是一回事儿,自己承认自己没有艺术细胞又是一回事儿。
      为了安外祖父的心,她也是豁出去了。
      
      据说她这一世的爹是出生在长歌门的少年天才,虽然身体羸弱,却于操琴一道天分极高,还未满十二岁时,坐在湖边抚琴,都能引来湖中一群一群摇头摆尾的锦鲤。而她那出身天策府的娘,便是在一次来长歌门做客时,看见了那静坐湖边,手中琴音渺渺的白衣青年后,自此一往情深不可自拔,不顾皇甫惟明的反对,带着唯一的陪嫁,一柄银枪,嫁进了长歌门。
      而任知节不仅没有继承到这个爹的艺术细胞,也没有继承到这个娘的欣赏艺术的细胞。
      每次祖父任栋与外祖父皇甫惟明切磋之时,她一听见那当当当的琴声就目龇欲裂,恨不得在耳朵眼儿里塞满了棉花。
      
      从鄯州到千岛湖路途遥远,两人租了辆马车,青海骢穿着它的新衣裳——那套传说中突厥正统工艺制造的马鞍,欢脱地在马车后跟着。任知节端坐在马车之中,时不时被糟糕的路况颠得往上跳去,那背负在身后的傲血贪狼枪几乎要将马车顶棚戳破。
      她觉得这路走得比从逻些城到鄯州还要艰难,至少跟周墨那嘴贱的斗嘴也很有乐趣。而周宋作为周墨的儿子,居然嘴上功夫十分贫瘠,几句话斗不过,就噘着嘴恨恨地坐到角落去,用锦缎爱怜地擦着自己随身携带的白玉箫。
      周宋的白玉箫有十二音孔,音域宽广。天策府将士中也有擅长奏箫之人,然而大多都是六音孔的竹箫或者木箫,音域有限。这样两相对比,任知节便对周宋的箫乐产生了好奇,她想了想,拍了拍窝在角落的周宋,说:“周宋师兄,要不你吹一曲?”
      她说这话的时候,车轱辘滚过一块巨石,车厢内两人都飞了飞,任知节的傲血贪狼枪彻底戳破了马车顶棚,发出“撕拉”一声。
      任知节面无表情,她想大概车夫没有听到。
      这时车夫一边喊“驾”一边喊着:“小姑娘,你戳破了饿滴顶棚,你要多付饿滴钱。”
      任知节:“……”
      
      周宋笑了一声,露出了小小的虎牙,他将白玉箫在手掌上转了一圈,又稳稳握住,故作神秘地说:“知节师妹,我这箫,名为濯心,寻常人可听不得呢。”
      “哦。”任知节恬不知耻地说,“我自非寻常人等。”
      周宋哼了一声,捧着箫,又窝回了角落,说:“连我爹都没听过呢,在我跟逸飞师兄回长歌门以前,他甚至都不知道我会吹箫。”
      任知节找出其中的信息量:“那么,逸飞师兄听过你吹的箫?”
      “那是自然。”周宋道,“你知道逸飞师兄除了是长歌门门主二公子之外,还有过什么名号吗?”
      
      以前任栋来天策府看任知节的时候,也有提过一些长歌门的一些内门杂事,那时任栋口中的长歌门门主杨尹安是个有太多遗憾的人。他的长子杨青月三岁时遭奸人所害,平生大半时间都陷于呆滞之中,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且爱琴成痴,常常蓬头垢面不分昼夜地奏琴,被长歌门人称为“疯子大爷”。
      而杨尹安次子,便是杨逸飞了,杨逸飞比杨青月年幼些许,天生缺陷,右手缺失小指,所以右手无法握剑。
      那时任栋总是叹息着说:“青月逸飞都长得一表人才,可惜一个傻了,一个废了,要不我是真想让知节你嫁到长歌门来啊。”
      ……那时的任知节是真的想跑去凌烟阁二十四位天策府老祖宗画像前烧香拜谢这两位门主公子一位傻了一位废了的。
      
      不过任知节再长大些许,听到的杨逸飞便是一个于操琴一道有着特殊天赋,并在右手练剑不成的情况下改习左手剑,最后成为剑仙李白关门弟子的天才少年,号称是开了挂的一生。而之后杨逸飞十五岁拜入周墨门下学习经商之道,二十岁出师,之后便回了千岛湖长歌门。
      任知节跟着周墨游历西域的那几年,周墨无聊的时候也会说说徒弟和儿子,虽然徒弟拐走儿子一事让他每每想到就觉得牙痒痒,但对于杨逸飞,他的评价还是很高的。
      
      想了想开了挂一路朝着汤姆苏驰骋而去的杨逸飞,任知节在有限的脑容量中寻找了半天,才终于找出了四个字:“四指流云?”
      “对,四指流云杨逸飞。”周宋提到杨逸飞就一脸几乎亮瞎人的微笑,“逸飞师兄虽右手天生缺少小指,然而指间琴弦乐声却如流云般舒畅闲逸,他能听得懂我吹的箫乐,而我也只吹给能听得懂我的人听。”
      任知节一脸嫌弃地看着他,瞧你那甜蜜蜜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的脸哟,周墨看见了不得气得七窍流血。
      ……算了,我注定听不懂你在吹什么的。
      我只知道什么叫吹♂箫。
      
      任知节无聊地靠在一边,想了想如今已经打了自家祖父的脸成为了长歌门主继任者的杨逸飞,便想到了当年任栋嘴里的另一个令人惋惜的人才,“疯了”的杨青月。
      她也闲得无聊,便一骨碌爬起来,凑到周宋旁边,问:“那逸飞师兄的兄长杨青月呢?现在又如何了?”
      
      周宋本在摩挲着手中的白玉箫,听任知节这么一问,愣了愣,问道:“你说大爷啊?”
      任知节点头:“对,大爷。”
      说完,她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大爷啊。”周宋摸了摸下巴,抬头想了半天,“是个神秘的人。”
      任知节嘴角抽搐:“你这说了跟没说似的。”
      周宋将白玉箫系回腰上,摆了摆手,道:“反正大爷经常窝在他院子里不出门的,你也见不到,就不要想那么多了。”说着他又加了一句,“你也别去惹他,他很可怕的。”
      “哦,多可怕?”任知节顺嘴问道。
      “我觉得他虽然被长歌门大多数人成为‘疯子大爷’,但他的琴音,当是门中最厉害的。”周宋笃定道。
      
      琴音……
      任知节想想自家祖父那可以说是魔音穿耳的琴音,脸就瞬间变青。
      号称长歌门最强琴音的杨青月……
      
      她缩回角落,看来,她得绕着道走了,要不就不是在耳朵眼儿里塞棉花能解决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_→昨天圣诞节去看寻龙诀了,超级好看!!!!!然后这章是我熬夜码的,26号考研,祝我幸福。
    下章就到长歌门了_(:зゝ∠)_啊,青月大大!
    谢谢miang、狐狸狐狸、貓貓的地雷→_→都是动物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