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骑当千

作者:白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会取标题

      这是任知节此生以来第二次落魄的时候。
      上一次还是在那个不知名的小镇,她一身狼狈,坐在李探怀中,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如果让天策府统领李承恩知道,估计整个天策府又得开个赌局,赌她会不会羞愧致死。
      而这一次,她裹着那件白色大氅,蹲在地上,一头被吐蕃军士削得乱七八糟的头发胡乱地束在脑后,两只手紧紧地抱着皇甫惟明的大腿,皱着脸作垂泪状:“爷爷,你要相信我,知节并没有随随便便与他人互许终身。”
      皇甫惟明坐在胡凳上,背挺得极直,面对任知节的哭诉面不改色,只是哼了一声,道:“我就知道任栋那老家伙不安好心,果然这次是装病骗你去长歌门挑选亲事。他当我皇甫惟明不存在吗!”他说着,将手中的蜜饯投喂给任知节,任知节嗷一声将蜜饯吞到嘴里。
      “哼,难道就只有长歌门有年轻俊杰吗!”皇甫惟明越说越来气,虎着个脸,一手狠狠地拍了下桌子,“我天策府也有无数大好男儿!我这就将陇右道守军中的年轻小伙子们都召过来,知节你来挑,挑中谁就是谁,想挑多少挑多少!”
      正在嚼蜜饯的任知节:“……”
      她觉得不光自己吓尿了,整个陇右道守军之中尚未婚配的年轻将士们听见陇右节度使大人如此简单就决定了他们的后半生,估计也得吓尿。
      她一手抱着肩膀,皱着眉,喊道:“哎哟,哎哟,好疼啊。”
      皇甫惟明向来极为疼爱她,见她喊疼,忙不迭地将人扶了起来,道:“你伤还没好,跑到这里来瞎闹个什么劲儿。”
      “那不是怕外祖父您生气吗。”任知节朝皇甫惟明眨了眨眼睛,坐到侍女搬上来的凳子上,然后将矮几上装着蜜饯的盘子全部抱到自己的怀里挑着大的吃。
      皇甫惟明笑呵呵地看着自己外孙女儿挑食,然后又说:“真没有?”
      任知节用力点头:“真没有!”
      “那就好。”总是担心外孙女被拐回长歌门的皇甫惟明点了点头,松了口气,然后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坐直了身,问道,“那个救了你又把你送回来的李倓呢?”
      任知节咽下一颗蜜饯,丢下一句:“我跟李倓少年相识,颇有交情而已。”
      皇甫惟明也听任知节之前提起过她在逻些城三年颇受李倓姐弟俩照拂的事,闻言点了点头,然后说:“不过李倓不是应该待在逻些城吗,怎么会忽然来到陇右呢?”
      
      关于这个问题,任知节也问过李倓。
      李倓那时刚练完剑,额头上还冒着细细的汗珠,任知节找了一方手帕递给他,他一边随意地拭去额上的汗,一边说:“只是听说吐蕃军士进犯陇右,过来看看。”
      “我还以为你再入中原之际,得等到你重回长安之时呢。”任知节说。
      李倓听她一说,擦汗的动作顿了顿,然后侧过脸去看院中那柱绽放了点点红梅的梅树。
      
      他出生之时,虽为忠王李亨之子,却因母亲张氏身份卑微,连王府里的下人都敢欺负他,母亲早早去世之后,他便与姐姐李沁相依为命。李沁受封文华郡主,嫁去吐蕃时,李倓不过七八岁,在得知李沁将要嫁去遥远的吐蕃,便数次请命,与姐姐一同前往逻些城。大约是因为不被李亨看重,所以他的要求很快便被允准,于是吐蕃大将达扎路恭除了娶了来自大唐的文华郡主之外,还接回来一个七八岁就绷着脸扮老成的小舅子。
      李沁常常跟任知节提起他们姐弟俩在王府中的生活,李倓从未享受过来自父母的宠溺,忠王李亨子女众多,加之当时他们所住的“十王宅”中除了忠王一家,还有其他王爷家眷,于是便处处小心,时时留意,等到李沁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这个弟弟竟然从没有像其他小孩一般撒过娇,只每日捧着那些内容晦涩的书籍苦读,甚至在他陪李沁前往逻些城,也只带了一箱子书。
      而他在逻些城一住,便是十来年。
      坐在达扎路恭府邸的主屋屋顶,便可望见远处山头覆盖的积雪,任知节从来都有喜欢坐别人屋顶的习惯,自然不会放过达扎路恭府邸屋顶上的风光。有几次李倓也会爬上来,坐到她身边,两人也不说话,就看着几朵缥缈的云浮在山头,与积雪连成一片。
      任知节说起大唐盛世,李倓面色冰冷地点头,似乎全无兴趣,她有些奇怪,便说:“你父亲现在当上太子啦。”
      “哦,我知道。”李倓说。
      “你身为太子之子,回长安后可不像以前那样。”任知节说着,看向他,“待得再久,毕竟不是吐蕃人。”
      更别说大唐与吐蕃关系岌岌可危,在金城公主忧郁而死之后,李沁作为大将达扎路恭的夫人,过得更是如履薄冰。
      谁不想回大唐去。
      李倓听出她的话外之音,看了她一眼:“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回长安之时,不可能仅仅只是所谓的‘太子之子’。”
      任知节点点头,作为钧天君李守礼以继承者培养的李倓,自然不会是一个只甘心于做“太子之子”的人。
      后来,他们在逻些城外分别,说好一起去乐游原上骑马,去长安西市看歌舞,在牡丹盛开时节赏花,任知节都默认成许多年后。在吐蕃蛰伏多年的李倓,最终的目标,当然不只是长安,而是在朱雀门之后那几乎耸立入云的皇城。
      而此时在陇右小镇,她几乎日暮途穷之际,李倓忽然出现,是让她很是意外的。
      
      她站在屋子里,双手撑在窗台上,李倓站在窗户外,手中还握着那把剑,他杏色的衣衫在新雪消融的午后还显得有些单薄。他看了那株梅花许久,才转过头,看向任知节,说:“吐蕃三万大军进犯陇右,我听说现任陇右节度使是皇甫惟明将军,便想着,你应该正在军中。”
      他语气平淡,任知节却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你是想来见我?”
      他扭过头,并不作答。
      “你剑法有成了?”任知节凑上去看他,“所以想来报仇雪恨了?”
      李倓:“……”
      “哈哈哈哈哈哈放心吧倓兄,我才不会这么轻易就被你打倒的!”任知节朗声笑道,说着拍了拍胸脯,却牵动了伤口,她脸色瞬间变黑,疼得几乎吐出一口老血。
      李倓看她半晌,摇摇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_(:зゝ∠)_我当初就不应该强迫症发作取五字标题!我头都快大了啊啊啊啊!
    JJ今天抽风,我更了半天才终于更上去,心塞。
    谢谢关二的地雷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