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骑当千

作者:白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镇遇突袭

      此时整个长歌门覆盖在一片白雪之下,长歌门人都裹着厚厚的袄子,在院门口扫雪,将那条石板小路从雪下清扫出来,几个举着糖葫芦的小姑娘从任知节与周宋旁边跑过,其中一个抓着任知节的手,摇了摇,说:“知节姐姐,我们去堆雪人啊。”
      任知节朝她笑笑:“知节姐姐要走了。”
      “走了?”小姑娘瞪圆了眼睛,“知节姐姐要去哪?”
      “知节姐姐要去打仗。”任知节揉了揉小姑娘柔软的头发。
      小姑娘歪歪头,似乎不是很能理解:“打仗?”
      周宋凑过头来,说了一句:“对,知节姐姐要去打坏人。”
      “坏人该打!”小姑娘噘着嘴说,然后又看向任知节,“那知节姐姐什么时候再回来长歌门呢。”
      任知节眨眨眼,笑着说:“等打完坏人,知节姐姐就回来啦。”她顿了顿,说,“等来年傍山村的桂花开了,你做好桂花糕等我,我们带上好吃的,去御射场骑马啊。”
      “好啊,知节姐姐说好的教我骑马。”小姑娘笑眯眯地说,“我这就去找姨姨学做桂花糕!”
      小姑娘蹦蹦跳跳地走了,任知节唯恐她在滑不溜秋的雪地上摔倒,便一直目送着她离开,还好这些从小就抱着比自己还长的古琴的小孩子平衡能力不是一般地好,绿色的小身影不一会儿就在巷道之间消失了。
      
      她回过头,继续往漱心堂码头走去,待上了船,两个人坐在船头上,风有些大,她将大氅的毛领子紧紧捂在脖子边上,周宋紧了紧身上的袄子,看了看她,说:“师妹,明年秋天你就回来吗?”
      任知节白了他一眼:“我骗小孩子玩玩的,没想到你也信了啊,师兄,老实说,你到底多大。”
      周宋:“……”
      “一打起仗来,谁知道要打多久,有顽固的将领带着旗下将士固守城池好几个月的,也有一晚上便吃下对方几千人马的。”任知节慢慢说道,朝周宋一挑眉,“而且战场上刀枪无眼,谁知道这回竖着过去,是不是横着回来。”
      周宋:“……”
      他呸了几声,然后恶狠狠地看向任知节:“哪有这么咒自己的。”
      任知节笑了几声,说:“师兄,你怎么突然变得跟老妈子似的,这么啰嗦。”她看着周宋脸色铁青,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师妹武艺过人,骑术精湛,一枪挑仨不是问题,你就放心吧。”
      周宋哼了一声:“有这么自夸的吗。“
      站在船尾用长长的竹竿撑船的船夫听见船头两个年轻人吵嘴,笑了几声,扯开嗓子唱了一首歌,他音色洪亮,极具穿透力,任知节听不懂吴语,却也能从中听出船夫歌中的畅快之情。
      不愧是长歌门,连船夫唱歌都是大唐好声音级别的。
      
      ……
      
      青海骢在长歌门御射场待了将近一月,整日在马厩里闲得无聊,远远见到一片白的雪地里两个人慢悠悠走来,其中一个还是自己主人,便立即发出一声长长的嘶鸣,前蹄不停地装着马厩木栏。
      任知节隔得老远便听见了青海骢的嘶鸣,当即也不管自己会不会在雪地中滑到了,一边喊着“小海”,一边朝马厩跑过去,一人一马时隔一月终于相逢,留下了激动了泪水,任知节整张脸埋在了青海骢的鬃毛里蹭了蹭,片刻,她抬起头:“小海,这一个月你居然没有洗澡。”
      青海骢:“……”
      旁边的马倌面色难看:“知节姑娘,不是咱们不刷马,实在是青海骢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它,一旦接近,撅着蹄子就要踹。”
      任知节:“……”
      青海骢鼻子里喷出一个响亮的鼻息,扭头到一边去不看马倌。
      任知节哭笑不得地拍了拍青海骢的马脖子,道:“我竟然不知道你脾气这么大,你在我面前不都是娇羞温柔小可爱吗?”
      她知节将青海骢从马厩中牵出,见这一个月青海骢不但没有瘦下去,反而比跟着自己长途跋涉之时更健壮了些,便笑道:“你好不容易胖了点,接下来又得跟我一起赶路了。”
      青海骢嘶鸣一声,前蹄不断地刨着地,似乎有些躁动,蹄子在雪地上刨出一个坑,任知节知道它心中所想,笑了一声,翻身上马,姿势潇洒利落,青海骢欢腾起来,迈了好几步,她勒住了缰绳才让处于兴奋之中的青海骢平静了一些。
      她望向站在身边的周宋,道:“逸飞师兄那边就由师兄去说了,我此去陇右,沿途会多加打探康雪烛行踪,若能遇到他,我便替逸飞师兄结果了他。”
      周宋点点头,表情不似平时一样轻松愉悦,任知节笑了笑,挑着眉说:“师兄,你摆这副苦脸对着我,我可是会不高兴的。”她说完,又加了一句,“阿念那边,你得加油啊。”
      周宋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瞪着任知节:“这个不用你说,我自然会加油。”
      任知节嬉笑着,正要抖缰绳,忽地想起了一个人,她扭头往长歌门方向望去,那建于湖心岛上的一片青瓦白墙在雪后成了白茫茫一片,没有那棵枝头伸出院墙的银杏树,她也不知道哪个院子里才住着那个脾气古怪的杨青月。
      这回走得急,除了亲自向任栋告别之外,她来不及通知其他人。
      想了想,她说:“师兄,烦你告诉杨大哥一声,等我回来,请他喝陇右最烈的酒。”
      “……哪个杨大哥?”周宋愣了愣,正问时,任知节已经一抖缰绳,喊了一声驾,早已等不及的青海骢“嗖”地一声,便窜了出去,在白茫茫的雪地中留下一串马蹄印。
      
      “……这个杨大哥……”周宋看着一人一马远去的身影,“不会是大爷吧。”
      
      青海骢乃吐谷浑人培育出的绝世良驹,可日行千里,再加上在长歌门御射场闷了月余,一出马厩就撒着蹄子往前狂奔,任知节只觉得脸都快被寒风吹成一块冰砖。
      陇山以西地界今年也下了雪,原本黄土飞扬的高原上也被一层白色覆盖,看上去倒没有以往那般萧索荒凉。任知节骑马行至陇右道一处小镇上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她骑着青海骢赶了十多天路,饿了就从当地平民手中买几个烧饼啃着吃,如今看鄯州已经不远,她也就放慢了速度,准备在这个小镇上歇息一晚。
      顺便,她得吃点儿饭,她快饿死了。
      
      只是天太冷,如今天色刚一见黑,小镇的路上便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晚归的行人匆匆走过,在路过任知节的时候看了一眼,然后又加快了脚步往家里走。
      任知节下了马,从马鞍上系着的袋子中扒拉出几根皇竹草,喂给青海骢,青海骢啃着那几根泛黄的马草,发出几声响鼻,似乎颇为不满。任知节拍拍它,道:“等会儿找个客店,再给你买些新鲜的马草。”
      话是这么说,她牵着青海骢在小镇上走了一圈,却并没有见到一家开门迎客的客店,眼看就要走到镇口了,她只得拍了一家客店紧闭的大门,拍了许久,门才从里面被拉开一个小缝儿,一缕黄色暖光洒了出来,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人从小缝儿中上上下下打量着任知节,开口问:“神策军?”
      任知节:“……天策府。”
      中年人嘴一撇:“有何为证?”
      任知节:“……”
      她木着脸,从身后抽出银枪,单手挽了个花儿,枪刃点地,那股冲力将周围雪片吹飞,她再看向店老板:“天策府梅花枪法,正宗的,老字号,童叟无欺。”
      店老板与她对视片刻,从衣袋里掏出了两枚开元通宝,丢向任知节,任知节一头雾水,却还是稳稳抓住。
      “枪舞得不错。”店老板说,“赏你的。”
      任知节拿着两枚铜钱:“……”
      
      这时,屋里一阵脚步声传来,站在门内的店老板忽然被人一把揪住了耳朵,惨叫一声,被提到了一边,隐隐还有一个女声传来:“既然是梅花枪法,必定是天策府将士,你怎还将人拒之门外,还不快去捞饺子!”
      任知节:“……”
      
      门从里面被拉开,一个身着朴素的女子盈盈笑着伸手拉着任知节的手,说:“让这位将军见笑了,实在是最近兵祸不断,咱们小老百姓看见穿盔甲的心里就慌,当家的胆子小,将军别往心里去。”
      任知节朝她笑笑:“我不在意。”说着,她发现老板娘头发上还沾了些面粉,便伸手轻轻将她头上的面粉拍下来,说,“谢谢老板娘啦,如果是和面,我可以帮忙,我有的是力气,老板娘在旁边看着就成。”
      她相貌清秀可人,笑容却又十分爽朗,带着战将的翩翩英姿,老板娘微微一愣,脸微微一红,低声道:“面早就和好了,就等着捞饺子了。”说着她让老板将青海骢牵到后院马厩去,自己拉着任知节进了屋内。
      屋内烧了炉子,暖烘烘的,任知节可算是缓过一口气,觉得被冻僵的脸都能自如做任何表情了,她在大堂内寻了个位置坐下,正往手心呵热气时,那老板娘端了一碗热腾腾的水饺过来,她看向老板娘,正要道谢时,老板娘已经笑着说:“今儿是除夕,将军能到小店来也是缘分,就请教军吃一碗饺子,其中还可能有包着铜钱的,将军小心牙齿呀。”
      任知节愣了愣,随即笑了笑:“今天是除夕呀。”
      
      她用筷子夹起一只饱满的饺子,咬了一口,老板娘做的饺子皮薄馅大,味道极好,热腾腾的饺子咽下了肚,只觉得在寒风中吹了十几天的身体也缓缓解冻,变得暖洋洋的。
      她夹起第二个,刚咬了一口,便觉得似乎咬到了什么东西,她吐出一看,是一枚被包在肉馅里的铜钱。
      另一边的老板见她吃出了铜钱,哼了一声,朝她说:“把之前我丢给你的两枚铜钱还给我。”
      任知节:“……”
      她还没说话,那边老板的耳朵又遭了秧,老板娘一边拧着老板的耳朵,一边对着任知节笑得柔情似水:“将军,除夕吃到铜钱,来年定会发大财行大运的。”
      任知节:“……”
      ……女人好可怕。
      
      她手里拿着那枚铜钱,看着老板俩夫妇一个拧耳朵一个惨叫,只觉得心里暖乎乎的,她将那枚铜钱郑重收至怀中,正要吃第三个饺子时,外面忽然想起了炸耳的敲锣声,一个带着惊惶的声音大声呼喊道:“吐蕃人来啦!吐蕃人来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您的好友“杨青月”、“杨逸飞”、“周宋”暂时下线。
    您的好友“李倓”即将上线。
    知节离开长歌门时不仅背了傲雪贪狼枪,还背了一堆旗子,旗子上写了满满的四个英文字母“FLAG”。
    说到FLAG,前天我表姐过生日,我切菜的时候我二姨夫进厨房来,对于我居然下厨表示了十分的惊讶,然后说:“你别切到手啊。”,我说不会切个菜而已嘛,然后我二姨夫还没出门呢,我就成功地切到了手【拜拜。
    事实上,FLAG真的不能随便立啊,我又想到了我嘲笑了基友手机被偷,不到一个星期,我刚买不到一个月的手机也被偷的事情了……=L=年关将近,大家小心钱包和手机啊!
    谢谢关二的地雷X3!_(:зゝ∠)_,乃是不是特别喜欢关二爷所以ID叫关二2333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