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

作者:九重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0

      月璃看了一眼在月桂树下溜达的可爱小娘子,难为她幼年失孤,从小被寄养在乡下农户,却依旧活得如此活泼开朗。
      
      她上青雾山不过短短数月功夫,似乎兰瑨、重华等人都十分的喜欢她。
      
      小阿肆,确实很可爱。
      
      姜娰喝完了两杯桂花清酿,又给月桂树挠了挠痒,浇了浇水,见大师兄还是没有出来,也不等了,取出自己的美人扇,拨动琴弦,练琴。
      
      这半首琴曲是阿爹为她求来的,让她清心寡欲修行,她每每弹完内心都十分的平静,既然师兄们都很喜欢这首琴音,那她就再多练练,总不好成日里哄骗师兄们的灵花灵草和宝贝们,没有半点回馈。
      
      姜娰喝了桂花清酿,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今日弹奏出来的音符比上次又要顺畅很多,好似跟这首曲子建立了某种神秘的关联,能够感受到每个跳动的音符,仿佛它们也是有生命的。
      
      半首曲子弹完,她丝毫不觉得疲倦,反而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宫阙里,一直清修养神的年轻修士睁开眼睛,目光欣慰,小阿肆已经跟镇魔曲产生共鸣了,日后她若是能多弹奏此曲,积攒功德,定能福运连连。
      
      月璃屈指掐了一个法诀,只见满树的月桂花簌簌下落,好似在为此曲附掌。
      
      金色的月桂花落下来,像是下了一场金色的雨。姜娰仰起脑袋,看着面前如梦似幻的一幕,哇的一声,伸手接住香气迷人的月桂花。
      
      “别哇了,快薅月桂花!这是仙品!能抢多少算多少!”识海里,小洞府兴奋地跳脚。
      
      姜娰眼睛微亮,收起美人扇,清甜地问道:“大师兄,我可以采集月桂花吗?”
      
      “可。”对方的声音似清泉滴落镜面,似珠玉坠入玉盘,令人生出无限的遐想。
      
      姜娰连忙取出自己的小药鼎,开始接住簌簌下落的金色月桂花,没接住的月桂花一落到地上,瞬间就消失了。
      
      姜娰看的目瞪口呆,没,没了?
      
      小洞府撕心裂肺地喊道:“快,快,快接~”
      
      姜娰连忙继续拿着小药鼎继续接着月桂花,好在这一场金色的雨下的时间不短,姜娰接了满满一药鼎,小小的金色的月桂花喷香扑鼻。
      
      月桂花雨消失之后,整个第一峰山巅上只残留着浓郁的花香,不见一朵月桂花。
      
      姜娰拿出玉质的小药杵,一下一下,小心翼翼地捣着月桂花,只见这些小花朵很快就化为花瓣精粹液,随后鼎内凝结出一颗圆润的金色凝珠。
      
      与此同时,小药鼎漆黑的鼎身点亮了一片金色的月桂叶,与之前的青色小花遥相呼应,十分的精致漂亮。
      
      “成了!”小洞府兴奋地叫道,只见鼎内已经凝结出了紫粉红青金五颗花瓣精粹液凝珠,五颗圆滚滚的凝珠在雷池青花上滚来滚去,无比欢快。
      
      姜娰摩挲着小药鼎上新出现的月桂叶,越看越喜欢,悄咪咪地问道:“那我们要修复洞府第一层了吗?”
      
      “等离开青雾山再修复。”洞府第一层修复之后,一旦开启必会引起异象,小洞府也没有把握会不会被第一峰的修士察觉。
      
      如果说,轮回之术以强大著称,那么皓月之道就以神秘著称,上古时代,它确实知道有修皓月之道的人,只是对方身份之高贵,无法想象。
      
      “咦,小药鼎变了。”姜娰观察着鼎底的五颗花瓣精粹液凝珠,突然发现黑不溜秋的小药鼎上突然显现出了似隐若现的图案,隐有美人抱壶,身形婀娜多姿,裙摆似轻纱云雾,粉紫红三颗珍珠、青色花瓣,金色月桂叶点缀裙摆之上,美得不可方物。
      
      图案一闪即逝,很快就消失不见,只留下被点亮的三颗珍珠,一朵青花和一片金色的月桂叶。
      
      “这是鼎身的美人抱壶图,姜娰,日后它就是你的本命药鼎了。你采集灵花,提炼精粹,都靠它。”小洞府志气满满地说道,就让他们一起征服着滚滚红尘吧!
      
      姜娰抱着怀里的小药鼎,重重地点了点头。
      
      “大师兄,谢谢你的月桂花。那没事的话,阿肆回去了哟,八师兄约了我去青州府卖果子。”     
      
      宫阙里,月璃闻言唇角浮现浅浅的弧度,小阿肆的生活还真是多姿多彩呢,也罢,送她一场月夜花雨,洗去她凡尘浊气,余下的日子,就让她留在青雾山,快乐地长大吧。
      
      清冷出尘的白衣修士重新闭上眼睛。
      
      姜娰见月桂树枝叶摇曳,满树的月桂花都尽数落完,有些心虚地笑了两声,哒哒哒地朝着山下走去。
      
      月光柔和地照射在大地上,照着快乐的小人儿,一路相送。
      
      姜娰下了山,正要回第六峰,就见俊美妖孽的三师兄等在山脚下,紫衣水袖,墨发如瀑,甚是风流恣意地笑道:“小师妹,去卖果子吗?”
      
      姜娰悄咪咪地捂住了自己的百宝囊,瞅了瞅他身后,弯眼笑道:“三师兄,天黑了,阿肆要睡觉了,不然长不高。”
      
      她一边说着,一边比了比自己的身高。
      
      重华闻言笑出声来,凤目满是光芒:“那小师妹可以自行睡觉,三师兄带你御剑去青州府,等你醒了,正好摆摊子卖果子。听闻山脚下清晨的人气最旺。”
      
      “老八。”重华含笑的声音陡然一冷。秋作尘拖着一袋子果子,一脸铁青地出来,英俊迷人的俊脸上隐隐有伤痕,犹如被人揍过一般。
      
      该死的重华,竟然祭出本命之道来揍他,就为了抢他的果子?说出去也不怕笑死人。
      
      “小师妹,现在下山正正好,一眨眼就天亮了。”秋作尘微笑道,“听说天宝阁的东西十分精巧,等卖了果子,师兄带你买买买。”
      
      姜娰看了看妖孽的三师兄,又看了看迷人的八师兄,跟识海里的小洞府商量着:“我们去青州府修复洞府吧,青州府人多,不会被人发现的。”
      
      刚好还能卖了果子,给兰瑨哥哥买衣服。
      
      “可以。”小洞府连连点头,真是打瞌睡有人递枕头,去青州府最妙。
      
      “好,阿肆要睡觉了,到了青州府,师兄们喊我起床。”姜娰捂着小樱唇,可爱地打了一个小哈欠,伸手攥住重华的袍子,小脑袋一磕,站着睡着了。
      
      重华难得目瞪口呆,祭出一朵莲花,托住她小小软软的身子,见小阿肆窝在莲花里,睡得香甜,不禁露出笑容,笑容随即一闪而过。
      
      月桂花的味道?
      
      秋作尘闻着姜娰身上那久久不散的月桂花香味,震惊道:“大师兄为她下了一场月夜花雨?”
      
      那一棵月桂树也不知道要生长多少年,才能长满一树的金色月桂花,此花凝聚着月华,多少人一花难求,大师兄竟然为她下了一场花雨!只为替她洗去凡尘浊气?
      
      重华冷笑道:“到底是月府的主人,身份尊贵,动动手指就是天大的恩惠,凡尘喧嚣三千道,皓月之道高高在上,日久才能见人心。”
      
      秋作尘暗暗点头,大师兄身份尊贵,修的道也清冷,除了跟兰瑨亲近一些,与他们都十分的遥远,哪里又会真的将凡尘界的小阿肆放在心上。
      
      小师妹纵然无敌可爱,却终究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这青雾山的快乐时光终是梦里黄粱。
      
      “走吧,最看不惯你们这些修仙世家子弟的磨磨唧唧,伪善的很,不如第二峰的狼崽子来的坦荡。”重华挥着华丽的袖摆,趁着兰瑨被老九拖住,带着熟睡的小阿肆去青州府游玩。
      
      秋作尘被他冷嘲热讽一番,竟然哑口无言,拽着一袋子果子,也御剑跟上。
      
      姜娰这一觉睡得香甜,梦里都是月桂花的迷人香味,那些金色的小花围绕着她,快乐地与她玩耍,她扑着飞舞的月桂花,这一扑就扑醒了。
      
      醒来时,只见入目的是东坊干净的青石路,青瓦红墙的古朴店铺,店铺前是一个个小摊位,隔壁早早出摊的大叔笑吟吟地吆喝着:“煎饼果子,热气腾腾的煎饼果子……”
      
      “白菜便宜卖,水灵灵的大白菜,不好吃不要钱。”
      
      “清露花糕,新鲜出炉的清露花糕……”
      
      姜娰看着眼前的热闹集市,内心欢喜雀跃,这就是人间烟火气息吗?真的好热闹。
      
      “师兄,想吃煎饼果子。”她拉着重华的袖子,甜甜地叫道。
      
      重华和秋作尘早早就到了青州府,还特意问了人,到了东坊发现摊位早就满了,两人挤在卖白菜和煎饼果子的摊位中间,艰难地摆好果子,结果别家生意火爆,他们的果子无人问津。
      
      等小阿肆醒来,定然觉得他们这些做师兄的无用。
      
      两人心情恶劣,顿时冷着一张脸,吓得青州府居民远远躲开,看都不敢看一眼。
      
      重华见小姜娰睡醒了,睁着乌黑的大眼睛,甜甜地要果子吃,心情雨转晴,冲着生意火爆的大叔喊道:“煎饼果子来一份。”
      
      “好嘞。公子,你们缘何带着这么漂亮的小娘子来卖果子?两个大男人,最差也可以卖力气活养家,这果子卖不上价,莫要苦了小娘子。”早餐摊位的大叔笑呵呵地说道。
      
      重华笑容僵硬,秋作尘悄悄地举起袖摆遮脸,觉得丢人,害,幸好这里无人认识他们,否则定要被人嘲笑百年。
      
      想他们修仙世家子弟,何曾受到这样的屈辱。
      
      “大叔,这紫莓果特别好吃,又水又甜,大叔吆喝了这么久,买一个解解渴吧。”姜娰抱着一个胖乎乎的紫色果子,冲着隔壁摊位露出灿烂的笑容。
      
      卖煎饼果子的大叔哪里见过这样乖巧漂亮的小娘子,见她笑得这般甜,下意识地点头道:“哎,好,小娘子,多少钱一个?”
      
      姜娰朝着两位师兄眨了眨眼,笑吟吟地伸出五根粉嫩的小手指。她哪里知道果子卖多少钱,还是让大叔随便给吧。
      
      五串铜钱?有点小贵呢。只是看着小娘子甜甜的笑容以及那个胖乎乎的紫色果子,大叔咬牙说道:“五串铜钱就五串。小娘子,来两个,我给我女儿婆娘一人买一个。”
      
      姜娰见他拎了十串铜钱过来,笑吟吟地给他挑了两个大的紫莓果,然后附赠了一个小的紫莓果:“吃了会有好运哦。”
      
      大叔哈哈哈笑道:“借小娘子吉言。”
      
      卖煎饼果子的大叔早上还未吃饭,看着这香气迷人的果子,剥开皮,露出里面紫色的果肉,三下五除二地吃下去,吃的太快,只觉得入口即化,清甜可口,再吃已经没了,十分的惋惜。
      
      姜娰开心地将赚来的铜钱塞给重华和秋作尘:“师兄,阿肆给你们买煎饼果子吃。”
      
      重华和秋作尘俱是一震,摸着她可爱的羊角小髻,竟然说不出话来。
      
      十分钟之后,一个街坊邻居兴奋地跑过来叫道:“王五,你怎么还在这里卖煎饼果子,你家地里长出了一个聚宝盆,哗啦啦地往外吐铜钱,现在府衙都惊动了,街头的李员外要重金买你家的地呢。嫂子让我喊你回家去。”
      
      卖煎饼果子的大叔一愣,随即欣喜若狂地收着摊子:“不卖了,不卖了,小娘子,谢谢你的果子。这简直是发财果,好运果啊。”
      
      姜娰正好吃完煎饼果子,闻言月牙眼弯弯地笑道:“大叔快点回家去吧。”
      
      重华和秋作尘对视一眼,隐秘一笑。
      
      等卖煎饼果子的大叔一走,聚宝盆的事情就在东坊整条街都传开了,于是果子摊位前顿时挤满了人。
      
      “小娘子,来枚果子!”
      
      “小娘子,我先来,我买一枚紫莓果。”
      
      “我出一灵璧!”
      
      “我出十灵璧……”
      
      姜娰擦了擦小手,笑吟吟地说道:“五串铜钱一枚,排队,一人只能买一个哟。”
      
      片刻功夫,三人带来的一袋子果子卖的光光的,摊位前堆满了一串串铜钱。秋作尘将铜钱尽数收进储物手镯里,满足地笑道:“卖完了,小师妹,走,师兄带你买漂亮裙子去。”
      
      “好呀。”姜娰双眼亮晶晶的,卖果子好好玩。
      
      重华见两人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冷嗤一声,嘴角却微微上扬。
      
      姜娰左手牵着俊美邪肆的三师兄,右手牵着英俊迷人的八师兄,开心地去西坊的天宝阁,准备给每个师兄都挑一个礼物。
      
      三人刚离开,就见之前卖果子的摊位前突然下起了铜钱雨。东坊的居民欢天喜地地去捡铜钱,直感叹这真是一个美好的清晨,吃到了清甜的果子,还天降铜钱,日子美滋滋。
      
      *
      
      天宝阁是云梦十八洲最有名的鉴宝阁,每州府都有分店,里面的东西无一不是上品,上至法宝丹药,下至衣裳首饰,应有尽有,而且还有云梦十八州最权威的修士排行榜。
      
      人气高的有无涯榜,宗门排行榜以及其他各类榜单。
      
      天宝阁占地极广,古朴的阁楼建造的十分气派,姜娰上次与兰瑨来的时候,只路过,并未进去,此时跟着三师兄、八师兄一起来逛街,十分的有底气。
      
      “掌柜的,有我小师妹穿的衣裳吗?”秋作尘和重华出身高贵,对天宝阁这些摆在外面的东西十分看不上眼,直奔服饰区,给姜娰买漂亮裙子。
      
      “有有有,我们新出的荧光流火裙,十分的漂亮,最适合小娘子。”掌柜的目光老辣,见两人衣着低调奢华,周身气息不显,分明出身世家大族,丝毫不敢怠慢,再见姜娰身上穿的是天宝阁上一期的飞花逐月裙,笑容满面地说道,“里面有独立的试衣区,小娘子可以进去随意试穿。”
      
      “好。”姜娰朝着两位师兄挥了挥手,然后哒哒哒地进了独立的试衣区。
      
        试衣区极大,里面成列着好几套漂亮的襦裙,姜娰随意拿了一套假意试穿,然后取出百宝囊,激动地喊道:“小洞府,我们来修复洞府第一层吧。”
      
      小洞府已经熬了一夜加一早上,早就心急如焚,见姜娰终于甩掉了两个师兄,兴奋地说道:“你取出玄使令牌和小药鼎,先将小药鼎贴在你的眉心处,然后是玄使令牌。”
      
      姜娰将小药鼎举起来,贴在自己的眉心处,只觉眉心一凉,鼎底的花瓣精粹液凝珠一颗颗地出现在她的识海里,“嗖”的一声围绕着小洞府,紧接着就是至纯至美的善恶点,一团团小光晕将破破烂烂的小洞府包裹起来,花瓣精粹液也被小洞府吸收。
      
      小洞府突然迸发出一道绚丽的白光,似乎有什么古老的东西被开启一般,天地为之一震。
      
      青雾山上,苍白病弱的少年猛然睁开轮回之眼,透过虚无的空间,似是要看到深渊的尽头。
      
      月桂树上,一座华美精致的宫阙出现,清冷出尘的白衣修士走出来,看向青州府的方向,目光幽深。天地异动,难道琅嬛秘境终于要开启了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肥章嗷!下一章入V啦,明天晚上0点入V,最低掉落万字更新,希望仙女们能包养小阿肆23333333,发200个红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