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秒

作者:Sunnes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色情反动、刷分、抄袭]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1

      一九九七年,警校放假,赵亦晨只身找去了胡珈瑛读的那所大学。
      大学东门外有间律师事务所,附属于学校法学院,给校内的学生提供实习场所。胡珈瑛刚念大二,时常会往律所跑,打打杂,替律师整理案卷。那天轮到她值日打扫,事务所已经关了门,玻璃门内只有她弯着腰扫地,一手扫帚一手撮箕,长长的头发扎成马尾,黑色长裙的裙摆下边露出半截小腿,白衬衫的袖口套着袖套。
      赵亦晨远远瞧着她,发觉她喜欢穿黑白灰三色的衣服,不像其他姑娘赶着时髦穿得艳丽。但她身上有股说不出来的气质,像是从水墨画里走出来的,不动的时候沉静,活动起来沉稳,一点儿没有这个年纪的姑娘活泼的特质,却也讨人喜欢。
      他叩响玻璃门,胡珈瑛这才抬起头来看见他,微微一愣。
      “诶,是你啊?”她放下撮箕,把扫帚靠墙搁好,擦了擦手走上前来给他开了门,“你来找律师吗?都已经下班了。”
      “我来找你。”赵亦晨没有进门,只站在原地,好平视她的眼睛。她个头比较小,而他又高又结实,铁铸的墙似的立在那儿,要是不借着台阶的高度减少两人的身高差,怕是会给她太多的压迫感。
      胡珈瑛还扶着玻璃门,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找我干什么?”
      “我想和你处对象。”他说。
      然后他看到她红了耳朵,眼底的慌乱转瞬即逝。她侧开身告诉他,“你先进来。”
      看出来她这是害臊了,赵亦晨控制住已经快要浮上嘴角的笑意,点点头走了进去。胡珈瑛飞快地关上玻璃门,转过身来拿背紧挨着它,好像要借那冰冰凉凉的感觉醒醒神:“你跟我开玩笑吧?”
      赵亦晨正对上她的视线,严肃地板着脸,认真道:“没开玩笑,我中意你,我要跟你处对象。”
      “我们才见过三次面,你都还不了解我,怎么就知道你会中意我了。”她回嘴,一双黑眼睛眨啊眨,眼里有水光似的亮。
      “只有三次,也看得出来你的人品。”早料到她会这么说,赵亦晨一脸平静,不慌不忙地看着她的眼睛,几乎都要看清她眼里的自己,“而且我知道你学习好,爱看书,喜欢骑单车,早上会绕着操场散步,边走边背英语单词。”
      “知道的还不少。”
      “我将来要做警察,知道该怎么搜集情报。”
      “你说这话就不害臊吗?”
      “害臊,从看到你开始我就害臊。”
      “我没看出来。”
      “我将来要做警察,知道该怎么控制情绪。”
      胡珈瑛笑了。他觉得她笑起来最漂亮,蒙娜丽莎的微笑也比不上她。
      “你这么想做警察啊?”她问他。
      “对。”
      “为什么?”
      “我妈是警察,我爸不是。我妈没有我爸富有,但她一辈子都比我爸过得踏实,对得起良心。”
      她还在笑,但笑容里的意味不一样了。那时候赵亦晨感觉得到,她看他的眼神是柔的,柔得像水,咸的水。
      “那我考考你。”她这么说完,走过他身边,从事务所前台后头拎出一袋水果。塑料袋哗啦啦地响,她拿出一颗芒果,抬起脸对他说:“我想吃芒果,你帮我去洗洗吧。”
      这考题出得怪,赵亦晨接过芒果想了想,转身走出了律所。
      几分钟之后,他带着芒果回来,已经把它去了皮切片,盛在不知哪儿弄来的盘子里。
      胡珈瑛好奇地瞧了瞧盘子里的芒果片,“为什么把皮剥了?”
      “我不确定你对芒果过不过敏,不过只要去了皮,过敏的人也能吃。”
      赵亦晨这么一本正经地讲完,便见她又一次笑了。这一笑很短暂,她只是弯了眉眼,嘴角略微上翘,紧接着就摆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接过盘子好整以暇地迎上他的目光:“我不了解你,你也不够了解我。你倒是有胆量,敢直接过来跟我说想和我处对象。”
      他也算是把处变不惊的本事发挥了出来,“我知道你会答应。”
      “这么有自信?”
      “你不常笑,但我们见过三次,你冲我笑了两次。”终于不再克制嘴边的笑意,赵亦晨两手插兜里,直勾勾瞧着她,语气变得愉快而又肯定,“刚才你又笑了两次。这证明你也中意我。”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不像个警察,倒挺像流氓。在此之前,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因为这种感觉而高兴。
      所幸高兴的不单只是他。胡珈瑛也弯了眼笑。
      她说:“是,我也中意你。”
      赵亦晨见过很多种眼睛,有的眼睛是天生会笑的,有的眼睛是不爱笑的。胡珈瑛的眼漆黑,深邃,但那黑色里头还有更深的阴影,压在眼底,压住了她本该有的情绪。她那双眼睛是不常笑的眼睛。
      可她喜欢对他笑,笑起来眼里有亮光。
      就像破晓时分,要是没有前头的黑夜,日出便带不来后头的光明。
      
      电话铃声大作。
      赵亦晨再一次惊醒,眼球被一束打进客厅的阳光刺痛,赶紧眯起眼适应光线。盖在他身上的毛毯滑了下来,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一杯豆浆和一只用不锈钢盘子盖住的碗,他恍惚了几秒,知道这是赵亦清来过了。
      边伸手捞电话边抬起胳膊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已是早晨六点五十分。
      来电显示是刑警大队副队长陈智的号码,他值晚班。赵亦晨两个多小时前接到那个古怪的警告电话之后,就通知了陈智去查号码的所在地,这时候应该是有结果了。他接起电话,感到太阳穴隐隐作痛,只拿食指压了压:“喂?”
      “赵队,查到那个号码的地址了。”陈智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是Y市的固话,在外省。”
      “通知当地的派出所,让他们去看看情况。”掀开滑到腿上的毛毯,赵亦晨抓了把自己的后脑勺,已然清醒不少,“把情况说明清楚,还要记得提醒他们,便衣过去。”
      “好,我去办。”毫无异议地答应下来,陈智顿了会儿,又说,“您再休息会儿吧,这几个月太辛苦了。”
      “没事。”赵亦晨前倾身子揭起盖在那只碗上的不锈钢盘,“我待会儿就回局里。”
      碗里的肉包子还冒着热气,赵亦清知道他习惯什么时间出门上班,所以总能及时把早餐送过来。换作往常,赵亦晨会起身洗脸刷牙,吃完早餐便出发。但这天他没有。
      他挂断电话,来到阳台落地窗前,拉开已经被赵亦清扯出一条缝隙的窗帘,站在了清晨的阳光下。落地窗外的防盗门将光割裂,阴影和天光同时投向他的身躯。这张防盗门是胡珈瑛失踪后安上的。他伫立在它后边,好像囚犯伫立在监狱的铁窗里边。
      唯一不同的是,监狱里没有阳光。
      
      晚上八点,陈智敲响了赵亦晨办公室的门板。
      “小陈。”他抬头见到是陈智,便放下了手里的笔,“早上我叫你查的那个号码,后来怎么处理的?”
      “正要跟您说。”陈智关上身后的门走到他办公桌前,手里还拿着一沓刚整理好的档案,是上个月阅兵前扫黄打非专项行动的报告,“是这样,他们派出所派人去看了,那家人姓许,还挺有钱的,家里有个八岁大的孩子,看起来不像会勒索别人,倒是有被勒索的条件。便衣试探了一下,许家人都在,没有多出来的孩子,他们一家子的行动也没什么可疑的迹象。”
      陈智有点胖,人憨厚,娃娃脸,看上去年轻,却也是有十年经验的刑警。这几个月专项行动过后又是十一长假,大量的警力都被调出开展安保工作,加上九龙村的事,他好几天没回过家,眼看着瘦了一大圈。赵亦晨原想再交代后边的事,瞥见他眼底的黑眼圈,开口时便话锋一转:“知道了,我再联系他们郑队多留心,暂时不打草惊蛇。你今晚回去休息,剩下的事我来处理。”
      张了张嘴想说自己还能再干两天,但陈智想了想,他和赵亦晨共事六年,是知道赵亦晨的脾气的。如果这时候真把话说出来,想必又会挨一通训:不花点时间养精蓄锐,只能事倍功半。于是陈智叹了口气道:“诶,好,赵队您辛苦了。”
      重新拾起笔,赵亦晨示意他把手里的报告放桌上。陈智顺从地放下了东西,刚要和他道别,又忽然想起点什么,忙不迭开口:“对了赵队,其实这个事会不会……不单纯是许家人的事?您看,打外地号码还要加区号,就算打错了,也不该正好打到您这儿来。而且那小姑娘八岁,零七年出生的……”
      说到这里,他停下来几秒,小心观察着赵亦晨的脸色,“有没有可能,跟嫂子有关系?”
      赵亦晨没有说话。他脸上没什么表情,这是他思考时的一贯表现。可陈智总觉得,这没有表情的表情,其实也藏了某种情绪在里头。他说不清,只是凭着刑警的直觉判断的——他认识赵亦晨的时候,胡珈瑛已经失踪了三年。关于她的事,他从没听赵亦晨谈起过。只不过这是队里公开的秘密,谁都知道,赵亦晨大抵也清楚他们知情。但别人说起它,他却总是不说话。每到那时,他脸上露出的就是这种没有表情的表情。
      从前陈智想过,或许赵亦晨早就看淡了,不想提,索性就不提。至于之后为什么没再找老婆,怕也只是刑警队的事太忙,实在没工夫操心别的。直到那回队里来了个计算机技术水平高超的年轻技术员,有天突然神神秘秘地找到陈智问他:赵队的老婆是不是失踪了?
      陈智问他听谁说的,那技术员只说:“没人告诉我。就是前两天赵队私下里找我,让我看看能不能帮他电脑分析一段录音里的背景杂音。就那个十一秒的接警录音,您知道吧?”
      那时陈智才明白过来,原来赵亦晨从没放弃过寻找胡珈瑛。
      因此这会儿见赵亦晨沉默下来,陈智没有轻易收口。他考虑了一阵,又试探性地问:“十一也快过了,不然到时您亲自去看看?”
      赵亦晨总算没有再置若罔闻。他颔首,将报告拉到跟前,“我会安排,你回去休息吧。”
      稍稍松了口气,陈智应下来,离开办公室时不忘关上了门。
      
      等他阖好门,赵亦晨才搁下笔,伸手去拿电话联系Y市刑警队长郑国强。他去Y市出过几次差,和郑国强算是有些交情。正要拨号,余光扫见刚放下的黑色中性笔,赵亦晨身形一顿。
      他记得还是二零零三年的时候,他刚被调到区刑侦支队,胡珈瑛送给了他一支钢笔。
      英雄100全钢的笔,对于当时省吃俭用过日子的他们来说,贵得很。她平时自己稍微多花几块钱都会心疼,买了那支笔给他,却只是乐呵呵地笑。赵亦晨宁可她多吃些,吃饱些,长胖些。不过见她笑得高兴,他也就没说什么,只状似无所谓地一笑:“买钢笔干什么,我在一线工作,又不是文员。”
      “在一线工作也会需要笔啊,你们吴队不是也要坐办公室的么。”胡珈瑛忙着替他盛汤,袖管卷到手肘上,小臂瘦得可怜,一张小脸却红光满面,“等将来你做了队长,也会用得上的。”
      “你倒是想得早。”赵亦晨把两盘菜从厨房里端出来,“等我做队长的时候,这笔估计都不知道滚到哪个角落去了。”
      她笑笑,满不在乎的样子:“怕什么,到时候我再给你买一支不就好了。”
      那个时候他们的生活里没有贫贱夫妻百事哀的说法,有的只是一日夫妻百日恩。
      当初胡珈瑛送给他的那支钢笔,倒确实如他所料,早已不知去了哪个角落里,蒙上一层灰。值得庆幸的是,这么些年过去了,如今比起钢笔,中性笔要实用得多。
      然而赵亦晨想要的,还是胡珈瑛允诺过要再送他的那支笔。
      
      他合眼片刻,把桌上的黑色中性笔放回抽屉,锁上。
      然后,他拨通了郑国强的号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料到了昨天第二更评论会比较少~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昨天第二更开头就说明了,许菡就是胡珈瑛。所以……嗯。
    话说昨天一说被炸得好开心,你们就又给我炸了六个地雷23333感谢
    程肃的两颗地雷、特检刘梦颖的两颗地雷、花木花镜的地雷、Lydiagu的地雷!昨晚回到闺密家,和初中同学一起吃饭,感觉都被你们炸得晕晕乎乎的以至于一直在傻笑哈哈哈哈
    P.S.本文不v,已签出版,有存稿,不坑,但还是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喜欢的话就点击收藏本文、多多留评,每多一个收藏、一条评论都会给文章增加积分、利于文章的推广,不入v想要让更多人看到就只能依靠大家的收藏和评论了,蟹蟹你们,么么哒!



    第十二秒
    如果不曾见过太阳,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风暴眼
    哪怕我已破碎,也要拿我的全部来拯救破碎的你。



    天生一对
    我花了前半辈子等你,决定用后半辈子爱你。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