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秒

作者:Sunnes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色情反动、刷分、抄袭]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3-1

      许菡推开116的门。
      正好“唰”地一声将窗帘拉上,周楠站在窗边,只着了一件宽松的上衣,光着两条纤细笔直的腿。那窗帘许久没有拆洗,扬起不少灰尘,惊慌失措地暴露在昏暗的光线里。她回头瞧了许菡一眼,而后一言不发地走到自己的桌前,拎起椅背上的裤子,弯腰抬起脚踩进裤腿。
      合紧身后的门,许菡杵在门边,不像以往那样脱下书包翻出货来,就这么站着,直勾勾地盯着她。
      半晌,她说:“《圣经故事》。”
      周楠手里攥着两条裤带,眉眼一抬:“什么?”
      “我想看《圣经故事》。”许菡两眼一眨不眨地同她对视,“你可不可以借给我。”
      拉开椅子坐下来,周楠勾起嘴角笑笑,像是来了兴致。
      “你信这些?”她一面穿袜子一面问她,乌黑的头发滑过肩头,垂到脸边,“基督教?还是天主教?”
      立在门边的姑娘没有说话。
      周楠穿好了袜子,抬起头去看她。她背着书包缩在门上行李架投下来的阴影里,身上穿的还是那所小学夏天的校服,短裤短袖,纸人似的单薄。周楠的视线转了一会儿,寻到她那双漆黑的眼睛。这屋子里光线不好,她在她眼里瞧不见半点亮光。
      “我没有这本书,不过可以帮你在图书馆借。”敛了敛笑,周楠转过身子,收拾起了桌上的杂物,“还要不要一本《圣经》?”
      许菡摇摇脑袋,“我背得下来。”
      随手将一支钢笔插/进笔筒里,周楠又笑:“那你背一段给我听。”
      抠紧书包的背带,许菡望着她的侧脸,一时不肯吭声。她打了耳洞,干净漂亮的耳垂,扎着一颗金色的耳钉。许菡想,扎穿那么一层肉,应该是疼的。
      “你平生的日子,必无一人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她张张嘴,听见自己干哑的声音,“我怎样与摩西同在,也必照样与你同在。我必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你当刚强壮胆。因为你必使这百姓承受那地为业,就是我向他们列祖起誓应许赐给他们的地。”
      周楠靠上椅背,从抽屉里拿出一盒香烟,给自己点燃了一根。
      “只要刚强,大大壮胆,谨守遵行我仆人摩西所吩咐你的一切律法,不可偏离左右,使你无论往哪里去,都可以顺利。”许菡看着她,看着她微垂的睫毛,看着那白色的烟圈慢慢溢出她红艳的嘴唇,“这律法书不可离开你的口,总要昼夜思想,好使你谨守遵行这书上所写的一切话。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顺利。我岂没有吩咐你吗?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因为你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你的神必与你同在。”
      许菡停下来。周楠不开腔,也不看她。好一阵,她只在那里抽烟。
      “这是哪一段?”许久,她问道。
      “《若苏厄书》。”许菡说。
      再次沉默下来,周楠又把香烟送到嘴边,微仰着头,深深吸了一口。
      “你真的信?”吐出那口白烟的时候,她问许菡,“你的神?”
      她摇头。
      轻笑一声,周楠摁灭那根烟,“那你还看什么书,背什么《圣经》?”
      “我想信。”许菡告诉她。
      食指还掐着烟头,周楠盯着那圈渐渐暗下来的红色火光,好半天才松手,打开抽屉,拿出几张钞票,扔到她脚边。
      “东西放地上,你走吧。”她声音冷下来,头也不回地支好镜子,拾起了手边的眉笔,“下次来的时候,我把书给你。”
      许菡便脱了书包,将那袋白色的粉末翻出来,蹲下身搁到地上。
      然后她又捡起钱,塞进兜里。
      周楠余光瞥到她重新站起身,背好了书包。等了一会儿,却不见她走。
      她于是从镜子里对上她的眼睛,“怎么了?”
      “王绍丰让他们在里面掺了东西,”许菡告诉她,“你轻易戒不掉的。”
      说完便转身打开门,逃命似的跑了。穿过长长的走廊,经过宿管乱糟糟的值班房。没有回头,也没有偷看周楠的表情。
      只觉得书包里的那本绿皮字典在跳,心脏也在跳。
      跳啊,跳啊。跳到了嗓子眼里。
      
      那之后的几天,许菡一直在等。
      等那台黑色的广本,也等瞎子来找她。每回曾景元要见她,都是瞎子来带话的。
      马老头什么都不知道。他还是白天去讨饭,偶尔在兜里揣一块砖头。砖头砸开,里头就是白色的粉末。有时候他也会吞几袋到肚子里,一走便是十几天。
      许菡不管他,她只管自己。她每天都会做梦,梦到曾景元踩着她的脑袋,手里拿着大刀。他先砍她的腿,再砍她的胳膊。最后砍了她的头,把她扔进那间面馆的厨房烧。她被烧成一滩油,一堆骨头。
      梦醒了,她满头的汗。
      连着好几天,没有黑色的车,也没有瞎子的手。
      只有静悄悄的夜,还有翻垃圾的狗。
      
      到了星期六,许菡又换上那身校服,背着书包,走过通往市立图书馆的大桥。
      图书馆一早就开了馆。人们进进出出,有老人,有学生,也有孩子。她坐到图书馆大门前的台阶上,挑了个角落的位置,取下书包,找出一支笔,一本薄薄的语文课本。
      就着拼音,开始读课文。
      
      农民把玉米种到地里。到了秋天,收了很多玉米。
      农民把花生种到地里。到了秋天,收了很多花生。
      小猫看见了,把小鱼种到地里……
      
      周围人来人往,渐渐嘈杂起来。
      不少人坐在台阶上看书。也有人捧了书,坐到她身旁。
      “阿婆,真不能进去!”一个年轻的声音忽然扬高,突兀地闯进她的耳朵里。
      许菡回过头。守门的门卫拦着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涨红了脸,张开胳膊铜墙铁壁似的杵在那儿,说什么都不让她进去。
      “我就给我孙子借本书……他要写作业……”老人使劲扒他的胳膊,压低了声线,不断哀求。她脚边还搁着一大捆废品。啤酒瓶,旧报纸,踩扁的易拉罐。用渔网扎在一起,挑在扁担的一头。
      “但是我们馆有规定,真的不能让您这样进去!”门卫不肯让开,一边挡着,一边避开频频回头的路人,一张年轻干净的脸,几乎红透了耳根,“这样,您回去换套衣服再来,好不好?”
      老人急得拍起大腿,“这跑回去一趟多远啊!你都知道我就是拣点破烂卖,不是乞丐——”
      “阿婆……”
      不再去瞧他们,许菡重新看向腿上摊开的课本,眼睛跟着笔尖,一点一点划过一行行的课文。
      身边坐着的人站起来,她也没留意。
      
      春天,阳光灿烂,田野里百花盛开,白的梨花,粉红的桃花,还有金黄的油菜花,散发出一阵阵浓郁的香味……
      
      “先别争,先别争——”另一个女声打断了争执,“老太太,这小兄弟也是按规矩办事,我看他也挺为难的。不然这样,我看我和您身量差不多,我们到那边的公共厕所去把衣服给换一换,然后您再进去借书,省了一趟跑回家的工夫,行吗?”
      食指的移动顿下来,许菡屏住呼吸,仔细地听。
      “行,行……谢谢你啊姑娘。”老人松了口气,连连道谢。
      门卫的语气也缓下来:“谢谢啊,大姐。”顿了顿,又忽然惊叹,“吴所——”
      悄悄扭头看过去,许菡瞧见了那个女人的脸。
      微胖的鹅蛋脸,大眼睛,厚耳垂。她穿的便服,左手扶着老人,右手抓了什么东西,正竖起一根指头抵在嘴边,笑盈盈地示意门卫小声些。而后她把那东西放进口袋里,对他笑笑:“回头我跟你聊聊。”
      许菡收好笔和课本,背上书包,一声不响地离开。
      她看清了女人手里的东西。那是张工作证,绿皮的,印着公安的字样。
      是个警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身体不适没更新……
    之后还是尽可能日更哈,因为我要开始准备考研和司考了,所以大概四月份开始得闭关。闭关之前会把这篇文完结的。
    前面提到过一点,在“苹果”那一章。许菡和许涟是接触过《圣经》的。这其实也是铺垫。
    刚出场的这个女警是许菡命运的一个转折点。



    第十二秒
    如果不曾见过太阳,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风暴眼
    哪怕我已破碎,也要拿我的全部来拯救破碎的你。



    天生一对
    我花了前半辈子等你,决定用后半辈子爱你。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