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不要拦我我要搞事

作者:七七以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今天的误会大发了

      “哦——维派库拉小姐,你是有哪里不理解?”
      不知道是不是那张满分的卷子给金发青年造成了什么无法挽救的错觉,他一看到阿尔忒弥斯,面上的笑容愈发灿烂,差点让她板不住脸上学术性的表情。
      
      “教授,关于大蒜能够驱逐吸血鬼的问题,我有些疑问。”
      
      看着小伙伴正直无比的学霸样子,德拉科捅了捅旁边的布雷斯,“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反正倒霉的不是我们。”
      
      “我只觉得……”达芙妮一脸深沉,“我已经看到了结局。”
      
      洛哈特笑眯眯地点头,手上还不忘整理自己的袍子,“请说。”
      
      “是大蒜中含有的巫师尚不能解释的成分具有驱逐吸血鬼的功效,还是说,仅仅是因为它刺鼻难闻的气味?如果只是因为气味,不一定要大蒜吧?特殊的香水、粗粪草汁液等等都可以发挥相似的效果。”
      
      “这个……”洛哈特的笑容有些发僵。
      
      “以及,听说狼人和吸血鬼是非常相似的生物,那么,吸血鬼和狼人的弱处是否有一样的地方呢?”说完这些之后,黑发少女面露几分遗憾,语气中满满的都是歉意,“很抱歉一下子问了这么多,您在那本《与狼人一起流浪》中并没有提及这些。”
      
      “是的——我当时写的时候忘了加上这点!”金发青年似乎又从阿尔忒弥斯的最后一句话中找回了一开始的错觉,“一样的地方当然有!你拿着一堆大蒜过去,狼人也会和吸血鬼一样不想靠近你的,毕竟那味儿太大了是不是?哈哈哈哈……”
      
      他笑了一阵,等着这一次会有人跟着一起发笑,然而,他再一次失望了。
      
      并且,下一刻,黑发少女再度举起手,在他僵硬地颔首后微微一笑,“听说斯内普教授研究出的狼毒|药剂在狼人方面有非常杰出的效果,也许您可以就大蒜对狼人的驱逐奇效和他讨论一番?相信两位教授为此的合作会为魔法界做出极大贡献。”
      
      “……”金发青年木然地看着墙壁不语。
      
      “教授?”就算洛哈特现在看起来已经很苦逼了,阿尔忒弥斯还是没打算放弃补上最后一刀。
      
      “……我会好好考虑的,呵呵……”
      
      #######
      
      “啧,你们看到那个洛哈特的表情没有?傻透了!”
      
      “难道他本来看起来很聪明吗?”布雷斯的语气中充满了惊讶。
      
      达芙妮撇过头看了他一眼,忍不住转头捂起嘴,“说不定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呢。”
      
      “第三温室到了。”阿尔忒弥斯站在温室前无奈地提醒道。
      
      “好啦好啦,知道了。”金发少女走过去晃了一下阿尔忒弥斯的手臂,拉着她一起往温室里走去。
      
      站在原地的布雷斯脸色一沉,回望向身后的淡金色发少年。
      
      “这种事你应该自己解决。”接收到布雷斯眼神里意图传达的讯息,德拉科往前走了几步,擦过他,偏头露出了一个坏笑,“往好处想想,阿尔忒弥斯只是女生不是吗?”
      
      “就算你这么说——”布雷斯推开温室的大门,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正坐在座位上和阿尔忒弥斯聊天的金发少女,似乎是聊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两人彼此有说有笑靠得非常近。
      
      他的脸色一瞬间就阴了下来。
      阿尔忒弥斯……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感恩?!
      
      德拉科幸灾乐祸地看了一眼布雷斯,走到黑发少女对面坐了下来。
      他是不知道布雷斯那家伙到底是单纯出于喜欢才想接近达芙妮,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他看到阿尔忒弥斯和别人关系亲密完全没有布雷斯那种嫉妒到不行的感觉。
      
      不会有谁能比过他在阿尔忒弥斯心里的地位,他可是德拉科·马尔福啊——德拉科是这样想的。
      
      所以……
      
      果然那个时候的感觉,是他弄错了吧?
      
      这一节草药课他们要学习如何给曼德拉草换盆——一种能够用于制作强力恢复药剂,但是却仅凭哭声就足以致命的草药。
      
      当然,能用于课堂教学的曼德拉草还远不到致命的程度,但教授这门课程的赫奇帕奇院长斯普劳特教授还是细心地为每一个学生都准备了一副需要的耳套。
      
      显而易见,即使不会死,听到曼德拉草的哭声也不会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事情。
      
      “真可惜。”阿尔忒弥斯遗憾地看了看那副孤零零地躺在凳子上的粉红色耳套,又看了一眼淡金色发的少年,“你要是戴上那副粉红色的一定很可爱。”
      
      德拉科皱了皱眉,语气冷酷,“你放弃吧,不可能的!”
      
      斯普劳特嘱咐学生们一齐戴上耳套后,自己戴上粉红色的毛绒耳套开始示范起来。
      
      “我得说,这个的隔音效果比耳塞好了不止一点。”
      
      “你说什么?”德拉科听不到声音,只看到黑发少女动了动唇。
      
      “不……”阿尔忒弥斯摇摇头,现在说什么都没法听见了。
      
      斯普劳特给曼德拉草换盆的速度很快,她在结束这个过程后一边说明了其他的注意事项,一边拍掉手上的泥,拍拍手示意他们开始练习。
      
      达芙妮左右看了看,和其他同学一样从桌子下面抱着四个叠在一起的大花盆走了回来,跟在她身边的布雷斯提着几大袋堆肥。
      
      阿尔忒弥斯试着拽了拽曼德拉草的叶子,抬眼看向德拉科,对方看众人还没进行到最后一步,抬手松了松耳套听着。
      
      “真好奇曼德拉草叫起来是什么样子。”
      
      “看刚才教授拔|出来的那个小鬼……那副扯着嗓子的样子肯定不会好听到哪去。”
      
      “你难道想昏过去吗阿尔忒弥斯?”布雷斯走过来站定,一手按在曼德拉草上,一副她要是点头说想就立刻拔|出来的样子。
      
      ……什么仇什么怨?阿尔忒弥斯完全不记得自己有什么时候得罪过对方。
      
      “别啊。”达芙妮看了他一眼,语气有些不自觉的放软,“我肚子都饿了,要是听到曼德拉草的哭声错过晚宴,那就很糟糕了。”
      
      栗棕色头发的少年闻言立时收回了手。
      
      阿尔忒弥斯:“……”
      我好像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她飞快地向德拉科投去视线,对方看着那两人点了点头。
      
      好吧……真是一下子就明白自己哪里得罪布雷斯了呢。
      
      “差不多了。”德拉科弄好了龙粪堆肥,阿尔忒弥斯走到他旁边,非常识趣地给那两人留了空间。
      
      “咦?要开始了吗?”达芙妮重新戴好了耳套,布雷斯抬起的手指拂过金色的发尾,落在曼德拉草长长的叶子上,“要拔了。”
      
      单看斯普劳特教授给曼德拉草换盆的过程似乎非常容易,可实践起来却不是那样,布雷斯两只手一齐用上,拽住的小鬼呜哇乱叫了半天,还是没能把它拔|出来。
      
      从盆里露出的根茎还剩一小截,长度刚好足够一人握住,阿尔忒弥斯伸出指尖碰了一下曼德拉草的叶子,抬头看向布雷斯,见他没有反对,便抓住了另一丛茎叶,同时发力把乱叫的小鬼□□塞进准备好的盆里。
      
      “你的力气出乎意料的大啊。”
      
      阿尔忒弥斯看懂了他的唇形,笑着摸了一下藏在校袍下的一截刀柄,力气如果不够,可是连武器都会拿不起来呀。
      
      两人配合得出奇的好,没多久就把一大半的曼德拉草换盆完毕,对面也和德拉科换完了的达芙妮摸着汗湿的袍子,一脸的纠结,“我想先回去洗个澡,可是还有晚宴……”
      
      “不用担心,我等一下帮你去厨房说一声,让小精灵把晚餐送到宿舍里。”
      
      “噢!阿尔忒弥斯你真好!”达芙妮高兴地抱了抱她,松开手臂后才想起来一个问题,“咦?你知道霍格沃茨的厨房在哪儿?”
      
      “知道。”阿尔忒弥斯一脸深沉地看着她,“如果你想知道霍格沃茨的厕所都在哪里,我也可以一并告诉你。”
      
      达芙妮:“……不、不用了。”
      为什么我的室友什么都知道我却一点也不觉得开心?!
      
      晚宴后回到斯莱特林宿舍,德拉科穿上刚做好的魁地奇队服、拿着最新出的光轮2001在公共休息室来回走了几趟找找感觉,布雷斯受不了地挡住眼,撇开了头,“你真的可以歇歇了,马尔福少爷。”
      
      “你懂什么?我可是加入了斯莱特林的魁地奇球队!这学期一定要把那个救世主波特打得落花流水!”
      
      “我不得不说……”达芙妮眼神复杂地看着淡金色发少年,“马尔福你似乎对波特有着非常特殊的执念。”
      
      “哼,你不明白!那个蠢波特整天带着他的疤头到处炫耀,一副他真是救世主非常了不起的样子……嘁!”
      
      ……这是嫉妒吧?一定是吧?摆明就是小孩子之间因为嫉妒引发的战争啊!真是看不下去了。
      达芙妮和布雷斯对视一眼,侧身靠在沙发上,伸手拉了一下正在对面桌子上写着什么的黑发少女,希望自家室友能力挽狂澜,让各方面都挺出色的小少爷不要再在面对波特的时候这么幼稚。
      
      “嗯?出什么事了?”黑发异眸的少女回过头,眼神透露出茫然。
      
      达芙妮:“……你都没在听的吗?”
      
      “啊?有说什么吗?我刚刚在写论文。”
      
      一听到阿尔忒弥斯这样子的回答,几人的表情顿时非常精彩。
      
      “等等——!”达芙妮和布雷斯一起笑了半晌后,陡然抓住了重点,“论文?”
      
      “嗯,麦格教授布置的论文。”
      
      “可、可是那是今天上午才布置的吧?下一节变形术的课在后天!”
      
      “我知道。”黑发少女的语气平淡中有一丝不解,“但是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今天的作业不是该今天完成吗?”
      
      达芙妮:“……我为什么这么想不开?我怎么就忘了你写起作业来有多专注。”
      
      “现在想起来也还来得及。”阿尔忒弥斯一脸严肃地补充,“我的论文被你打断了,现在继续写还能写完。”
      
      “噗。”看到达芙妮变得木然的脸,德拉科忍不住拍着大腿笑出声来,过了好半天才在对方的瞪视和布雷斯警告的眼神中止住笑,走上前撇开了她还拉着阿尔忒弥斯袍角的手。
      
      这是德拉科第一次碰到除了母亲和阿尔忒弥斯之外的女性,但奇怪的是,心底却没有因为他碰触到陌生的事物而产生任何异样的感觉。
      
      明明达芙妮也是异性……为什么……
      
      他看着黑发少女离开公共休息室的背影,内心愈发困惑。
      
      “……喂,布雷斯。”在沉思了许久之后,德拉科皱着脸走向沙发,伸出手握住了栗棕色发少年的手。
      
      布雷斯立即像沾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甩开他,从沙发跳起来后退了一段距离,看过来的眼神充满抗拒,“你离我远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对,小龙他勉强去拉了一下布雷斯的手,想感觉一下有什么不同
    结果——
    德拉科:……呕,要吐了
    布雷斯:……滚!!!



    奈落文[综犬夜叉]以恨为名
    这告诉我们,每一个主角都是有黑化成为反派的潜质的~



    [猎同]颠倒
    主攻,一切都是为了虐团长,相信我,这一定就是爱~~



    [猎同]阿飘名叫库洛洛
    虽说没有特别认真写~但是也很有爱很萌的



    综猎人之团长夫人升级记
    来嘛来嘛~~很好玩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