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不要拦我我要搞事

作者:七七以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是谁送的礼物

      “之前发生的事,我教训过潘西了。”德拉科说,“但——作为朋友,这么久了,你是否应该向我说明,和格兰杰那个泥巴种亲近的原因?”
      
      “……我们只是在图书馆里讨论了一些问题。”
      
      “但你不觉得你们太过亲密了吗?你知道你有多少次没和我们一起回休息室了?!我们才是朋友!”
      
      阿尔忒弥斯:“咦——?”
      德拉科生气的竟然是这个?
      
      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停了好半天才说,“呃,忽略了你们的感受是我不对……”
      
      “哼!”╭(╯^╰)╮那种自己在朋友心里居然比不上一个泥巴种的情形,对德拉科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不过抛开血统不说,赫敏的确很优秀,在那群格兰芬多里是个聪明的狮子。”
      
      “……好吧。”德拉科拖长了语调,意外的没有反驳阿尔忒弥斯。
      
      虽然他看不起格兰杰的血统,也因为有时自己在课堂上的表现会落后对方感到羞恼不想承认,再加上她还和那个跟他不合的救世主波特、纯血叛徒出身的韦斯莱家穷鬼混到了一起……
      但私下里,至少在成绩这方面,德拉科心里还是很清楚的。
      只不过他嘴上会不会这么说就不一定了。
      
      “说起来……”德拉科忽然站了起来,走到阿尔忒弥斯面前,凑近了些,盯着她的眼睛直瞧。
      
      阿尔忒弥斯:“怎、怎么了?”
      
      “我记得——”德拉科说得很慢,还观察着她的神色,似乎生怕说到什么不对的地方刺激到阿尔忒弥斯。
      “潘西找你麻烦之后,你捂着脸冲了出去……”
      
      “嗯?是……怎么了?”阿尔忒弥斯不明所以地点头。
      
      德拉科又仔细看了半晌,还没发现什么,定定地看了阿尔忒弥斯一会后,蓦地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一脸的原来如此。
      “我明白了。不过我说帮你教训了潘西可不是开玩笑的,马尔福的朋友她还没那个资格碰。”
      
      阿尔忒弥斯:“什么???”
      
      “放心吧,那些人我都警告过了,没人敢说出去。”
      
      “等等——!我真的不懂你在说什么。”
      
      “没关系,我知道。”德拉科拍了拍阿尔忒弥斯的肩膀,一副你不用说了我都懂的样子,高高地仰着小脑袋、仿佛为她做了什么天大的事。
      
      “……”阿尔忒弥斯咳了一下,她隐约猜到了什么,“呃,你刚才说……你教训了潘西?”
      
      “嗯。”
      
      “你难道不知道她是为什么找我麻烦?”
      
      “当然。”
      
      “……我敢肯定她的少女心现在已经碎成一块一块的了。”
      
      “噢——!”德拉科故作惊讶地叫起来,“她真的有少女心这东西吗?”
      
      阿尔忒弥斯:……我的小伙伴好无情好无理取闹,可是我却觉得他更可爱了怎么办?即使是这么没良心的坏也觉得好棒!
      
      而这一系列的脑内活动从嘴里表达出来,就成了——
      
      “德拉科,我突然更喜欢你了怎么办?”
      
      “啧,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自觉自己维护了朋友的自尊心,帮忙解决了敢在他不在的时候欺负她的人,德拉科一瞬间有了一种变成了可靠的大人、找回了场子,而阿尔忒弥斯是被他保护了的小可怜的成就感。
      他在心里给自己的表现点了无数个赞,冲阿尔忒弥斯招了招手,示意她坐过来。
      
      “怎么?”
      
      德拉科递过去了一个墨绿色的长盒子,“圣诞礼物。”
      
      “谢谢。”
      
      “我的呢?”
      
      阿尔忒弥斯接过礼物,拿下腰间挂着的空间袋子,取出了一个银灰色的包裹放到他怀里,“这边。”
      
      “嗯——”德拉科摸了摸手感,“是衣服?什么类型?”
      
      “保密,不过我想你会喜欢的。”
      
      “勉强相信你一次。”尽管德拉科总担心,阿尔忒弥斯会什么时候和纳西莎一样想让他穿上粉色系的衣服。
      
      打开盒子,黑色的天鹅绒里布上静静地躺着一根墨绿色的发带,用银色的丝线织出了蛇的纹样,每一块鳞片上的纹路都十分清晰。
      啊……刚好可以把过长的头发扎起来。阿尔忒弥斯借着公共休息室的窗户,用蛇纹发带一丝不漏地扎好了黑发,斜搭在左肩露出了一截白皙颈部,“怎么样?”
      
      “还、还不错。”德拉科听到声音看了过去,忽的结巴起来,猛然转回头,开始拆自己的礼物。
      
      “斗篷?”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惊讶,等他披上之后,整个人就更震惊了,“隐形斗篷?!”
      
      “嗯。”
      
      “我跟爸爸说了好多次他就是不给我买,说是怕我披着它出去玩遇到危险。”德拉科摸着手里光滑如水的布料,哪怕不是顶级的质量,他也可以猜出小伙伴送的绝对是相当好的那种,不会穿几次就没作用了。
      “你应该只有一万一千加隆才对,买过这个以后……”
      
      “啰啰嗦嗦的你是不想要么?”阿尔忒弥斯作势要拿回来。
      
      “你都送了,别想收回去!”德拉科拿着斗篷后退了几步,“也许我今晚就可以出去逛逛看?爸爸说霍格沃茨里有很多秘密。”
      
      “诶?你圣诞节不打算回去了?”
      
      “我申请了留校。”
      
      阿尔忒弥斯想到了什么,但却没说,或许只是她多想了也说不定,“那么,我们晚上可以去好好看看。”
      
      #
      
      申请留校的学生不多,整个城堡看起来比平常冷清了许多,有些空荡荡的,用过晚宴没多久,阿尔忒弥斯就和德拉科回到了各自的寝室里,准备完毕后才在休息室里碰面。
      
      “我怎么看不到你?”披着隐形斗篷的德拉科悄悄探出头,看了看周围,目光定格在身侧——他刚刚就是在这里听到了阿尔忒弥斯的声音。
      
      “因为我用了幻身咒。”
      
      “……我记得那个魔咒还挺难?”
      
      “是的,所以我这个状态维持不了多久。”
      
      “啧。”德拉科撇撇嘴撑开了斗篷,“那你还不快过来?万一被发现了可别连累我。”
      
      阿尔忒弥斯钻了进去,两人小心翼翼地走出休息室,在这条走廊上四处看着,然后转入另一条。
      
      他们走了一会儿,听到了有些细小的动静。是几个人的脚步声。
      
      “好甜的味道……”阿尔忒弥斯在斗篷下皱了皱鼻尖,“有个人是邓布利多校长。”
      
      “你还真是狗鼻子吗?”德拉科一边说一边轻手轻脚地走了几步,他把斗篷拉得更高了一些,透过窗户去看另一边。
      
      那条走廊上亮着灯,墙上模模糊糊地映出了几道影子。
      
      “要过去吗?”
      
      问是这么问了,但德拉科低下头时,分明看到阿尔忒弥斯满眼都是想过去一探究竟的神色。
      
      总觉得……自从离开维派库拉家以后,阿尔忒弥斯更加活泼了一点啊……不,准确来说是更不安分了。
      不过德拉科也没打算因此阻止她,来都来了,不去看看教授们有什么秘密不是亏大了?
      
      “他们在搬什么东西。”阿尔忒弥斯看着墙上那道又大又长不像人影的影子说,“我们走近一点看看。”
      
      脚步声在片刻之后停住了,似乎路已经走到了尽头。
      德拉科和阿尔忒弥斯对隐形衣还不熟悉,以防自己也在光线下被照出来影子,只藏在拐角边观察尽头处的那间屋子。
      
      没一会,斯内普推开门走了出来。
      他甩了一下宽大的袍袖,腿部似乎是不大舒服,走起路来比走在后面的麦格还要慢。
      “我去和费尔奇说一声,学校里总有那么一些喜欢出来夜游的小巨怪。就应该好好地让他们长长记性!”
      
      “最近学校里不太安全,这方面的确要注意,斯内普你……”
      
      “我会让费尔奇来汇报给我的,魔药办公室最近刚好有很多材料亟待处理。”
      
      斗篷下,阿尔忒弥斯和德拉科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暗自下定决心不管怎么搞事……不对,是不管怎么出来乱逛都不能被斯内普抓到。
      
      过了一会,屋子里还没有人出来,走廊里的灯也早就灭了,阿尔忒弥斯狐疑地看了一眼半开的门,不确定邓布利多是不是还在里面。
      
      “进去看看?”德拉科伸长了脖子盯着门猛瞧,“没人了。”
      
      “但是邓布利多……”
      
      “灯都关了,你看屋子里也黑漆漆的,他一个人躲在里面干嘛?而且你真确定他在里面吗?”
      
      阿尔忒弥斯:“我确定。”
      
      德拉科一下子不说话了,他看上去有点想打退堂鼓,但是又憋不住地想去看屋子里到底让教授们放了什么。
      
      “……算了。”阿尔忒弥斯朝前走出一步,“我们小心一点,悄悄地。”
      
      德拉科走在阿尔忒弥斯前面推开了门,屋子里太黑了,他什么都看不到。
      
      阿尔忒弥斯掩上门后才转过身,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镜子前的老巫师。
      
      “晚上好。”
      
      邓布利多脚边的银白色凤凰扑了一下翅膀,阿尔忒弥斯敢说绝对是因为它他们才被发现的。
      
      德拉科一脸懵地回头,很明显他并没有做好直面邓布利多的准备。
      
      阿尔忒弥斯叹了口气,破罐子破摔地掀开了隐形斗篷,“晚上好,校长先生。”
      她一边说一边向邓布利多身边的镜子投去了打量的目光。
      
      “哦,那是厄里斯魔镜。”老巫师长长的白胡子随着他开口抖了抖,“能够显现出我们内心的渴望。”
      
      本来还好奇地想凑过去看一眼的德拉科闻言后退了几步,差点撞到也同时退开的阿尔忒弥斯。
      ——他们都不想让镜子把自己最渴望的一幕展现在别人眼前。
      
      “别担心,每个人在镜子里看到的景象都是不同的。”
      
      “那么——”阿尔忒弥斯问道:“您在镜子里看到的是什么呢?”
      
      “一双羊毛袜。”邓布利多看着镜子重复了一遍,“很厚很厚,非常……”
      
      “为什么是袜子?”德拉科很不能相信。
      
      似乎是没想到会被问及这个问题,邓布利多沉默了一下,但又因为间隔太短,让人难以确定。
      “袜子一直不够穿,每个人都送书给我,好像我看起来非常需要它。”
      
      这个回答不管怎么想德拉科都觉得像是借口一样,但阿尔忒弥斯想到羊毛袜子,却忽然间想起了另一件事。
      ……虽然不管她是否有意识到这一点,她圣诞节打算送给邓布利多的礼物都会是羊毛袜。
      
      第二天上午,白色的猫头鹰从窗口扑腾着飞了出去。
      
      在这一年的圣诞节,邓布利多收到了一个金红色的包裹,拆开后,他发现里面是几双厚厚的羊毛袜子,触手可及的温暖绝对足够陪伴他度过整个寒冬。
      而阿尔忒弥斯则在自己的一堆礼物中发现了一个十分朴素的包裹,从外形来看和斯内普送的《毒菌大全》没什么区别,是一本书的形状。
      
      打开后……
      
      《尖端黑魔法揭秘》?!虽然她喜欢看书没错,但也不是钻研黑魔法那类啊。谁会蛇精病到给一个魔法学校的一年级送来这种看着就不太对的书?
      阿尔忒弥斯把包裹翻来覆去地看了看,没有任何可以说明赠送者身份的东西,只有一张小小的卡片,上面写着——
      
      【也许当初应该让你看到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hhhhh神误会!突然觉得德拉科萌cry了啊!!长大了帅气了也许就没小时候这么萌得不要不要的了……
    可怜潘西……真是日了狗了一样的心情,少女心绝逼碎成渣渣了吧
    PS:
    这里介绍一下,不知道在原著里是不是有人看到这部分很疑惑。
    在英国,羊毛袜不仅仅是物品,它还象征着亲情,所以邓布利多说羊毛袜这边,有另类猜测
    P.PS:
    原文——
    “袜子永远不够穿,”邓布利多说,“圣诞节来了又去,我一双袜子也没有收到。人们坚持要送书给我。”



    奈落文[综犬夜叉]以恨为名
    这告诉我们,每一个主角都是有黑化成为反派的潜质的~



    [猎同]颠倒
    主攻,一切都是为了虐团长,相信我,这一定就是爱~~



    [猎同]阿飘名叫库洛洛
    虽说没有特别认真写~但是也很有爱很萌的



    综猎人之团长夫人升级记
    来嘛来嘛~~很好玩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