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黎锦的农家日常

作者:回眸已半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第16章
      因为黎锦会做人,收了好处知道礼尚往来,李柱子得了空非要帮着黎锦一起去地里割草。
      原本黎锦计划割四天的草,两天就割完了。
      
      李柱子还说:“咱们村不养猪,那东西臭,咱们村又在河上游,养了猪会被下游的村子嫌弃。
      但是下滩村就很多养猪的,这些麦草正好可以用来喂猪。
      你如果闲了就去下滩村问一下,他们收麦草的话,这两亩地的草就卖了吧。”
      
      黎锦这才知道,村子有按照姓氏划分,比如隔壁村子‘吴’是大姓,那就叫吴家村。
      也还有按照地域划分的,比如下游养猪的村子,河水流下去形成了一滩滩水池,就叫下滩村。
      
      而他所在的这个村子,混姓,不按照姓氏命名。
      本来根据地域分,应该叫上河村。
      但是二十年前村子里考出去了一个举人,那人名叫李放,字鸿雁。村长做主改了村子名字叫‘鸿雁村’。
      
      十里八乡就他们村子出了个金凤凰,这是他们一整个村子的荣誉。
      
      黎锦觉得李柱子说的很有道理,就算是上山采药可以赚钱,但家里依然亏空许多,这些麦草能卖掉也是好事。
      
      割完麦草的第二天,黎锦就按照李柱子指的路,朝下滩村走去。
      虽然是六月,但早上乡间还没那么热,泥土和石子儿混合铺成的小路上行人不多。
      耳边有麻雀在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最近在干农活,黎锦就没穿长袍,而是靛蓝色的粗布短打,长度堪堪遮住屁股,腰间用布条绑起来。
      这种衣服穿的时候完全看这布条绑的紧不紧。
      要是绑的松了,布条掉了,那就直接袒/胸/露/乳没得商量。
      
      虽然这种短打黎锦已经穿了好几天,自打第二天上山采药,他就没穿自己的长袍了。
      但他对这种依靠一根布条绑在腰间的衣服生来有种不信任感。
      
      早上起来,黎锦绑了又拆了好几遍,最后少年都看不下去了。
      他跪在床边,仔细的帮丈夫穿好衣服,那双手灵巧的缠绕着腰间的布条,最后绑起来。
      少年垂着眼眸,长长的鸦羽映在黎锦的眼眸里,真真无比贤惠。
      
      最后,少年从他的针线篓里找出两根白色的布条,双手飞快的搓成一根绳子,帮黎锦把手腕处也绑起来,这样显地十分干净利落。
      不一会儿,黎锦全身上下就被收拾的整整齐齐。
      
      这是自打黎锦有记忆起,第一次被人伺候着穿衣。
      尤其少年一脸的认真,仿佛在做一件大事。
      黎锦虽然不习惯,但内心却好像被尖尖的猫爪挠阿挠,不痛,却酥麻到了心底。
      
      走在路上,黎锦都看着自己的双手。
      做手术打绳结那么迅速,怎么连个衣服都绑不好?
      
      不过他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多久,不到半个时辰,就走到了下滩村。
      黎锦见到一位老大爷在门口端着饭碗吃饭。
      他上前拱了拱手:“老爷子好。”
      
      那老大爷见他彬彬有礼,露出个笑容,问道:“后生可是要来买猪?”
      
      黎锦笑道:“非也,我来卖猪草。”
      他背篓里装了些猪草,为的就是给买主看看货,要是买主同意,那就订价。
      
      老大爷听到这里,也不恼,说道:“后生这时候来可算找准时间了,现在家家户户都在割麦子,哪有时间给猪割草?你去村口第二家问问,他们家昨儿还找人去山里割草喂猪。”
      
      黎锦谢过老大爷,就去了村口第二家。
      古代真的民风淳朴,周围村子里的人都很友善。
      
      那家人果然却麦草,听到黎锦的来意,眼睛都亮了。
      再看看黎锦背篓里的‘样品’,说:“一车算二十文,怎么样?”
      黎锦想,李大牛一车柴能卖到三十多文,自己这是麦草,二十文也不算亏。
      而且这还不用他运过来,也不用多劳神。
      
      黎锦说:“好,就按照你说的来。”
      
      那家人为了稳妥,打算找自家村长写个单子,为的就是两方没人违约。
      
      结果村长那里有好几个单子要写,村长说:“咱们得有个先来后到,你们要么等我把前面的写完,要么自己写好,拿来我过目,无误之后就去交易。”
      
      那家人打算拉着黎锦去家里歇息一下等一等。
      黎锦已经开了口:“请问纸笔有多的吗?”
      
      他声音清朗,咬字清楚,村长抬起头,见这人面生,虽然穿着庄家汉的衣服,却有种截然不同的气质。
      村长让儿子给他拿来纸笔。
      黎锦也不推辞,直接落笔写。
      
      自从少年跟他说明年二月要考科举,他这些天好歹回忆起原主读书的一些情况。
      虽然都是一些小片段,但黎锦已经大概知晓,这跟中国古代差别不大。
      不过,原主那真的是不学无术,一手毛笔字指不定还没十一二岁的小童写得好。
      
      但黎锦医生大二的时候有中医这门课,学校甚至为此还开了一门毛笔字的选修课。
      他对古代文化挺有兴趣,就去研读了一番。
      这会儿就直接拿出来献丑了。
      
      毛笔字,大都从最基础的楷书练起。楷书又分为颜体和柳体,黎锦喜欢流体的均匀瘦硬,习的也是这种字。
      ‘书贵瘦硬方通神’,说的就是柳体。
      
      黎锦按照自己跟这家人说好的价格,写了一张单子。
      村长过目后确认无误,把单子还给村民。
      自己却站起来,对黎锦拱了拱手:“在下不才,先生远来却不知迎,还望海涵。”
      
      黎锦也赶紧拱手:“小子当不起先生,只是在镇上学过一段时间。”
      
      “您还未参加科举?”
      “还未。”
      “何时参加?”
      “明年二月。”
      “大善。”
      
      村民跟着黎锦从村长家出来,只觉得脑袋晕晕乎乎的。
      村长说的那些话他在脑袋里都得拐个弯才能反应出来,但他也知道,身边这个少年也跟村长一样,是个读过书的人。
      这少年好像还要参加什么科举……考上了就可以当官老爷!
      
      村长对这少年态度都如此和善了,这村民也赶紧拉着自家的架子车,跟黎锦去了鸿雁村。
      最后,一共装了三车猪草,黎锦跟村民轮流拉车,总算把所有的猪草都运到。
      回去后,黎锦觉得自己肩膀都要被架子车上的麻绳给磨肿了。
      
      六十文也不好赚啊。
      
      黎锦回去后洗了澡,算了算剩余的钱。
      收入:三百一十文(卖药材),六十文(麦草)。
      支出:二十七文(猪肉),五十三文(菜籽和糖果),三文(包子),两百零二文(被褥),十文(一斗米和面,从李柱子家里买的)。
      
      最后只剩下七十五文。
      可他还没有重新修葺房子、买书桌、给少年添置新衣服,这算下来又是一大笔支出。
      
      不过黎锦也不急,至少现在家里吃喝都不愁,夫郎和孩子能养得起。
      他只需要一边卖药材,一边复习明年二月的童生试。
      但赚钱也不能仅仅依靠卖药材,他还得想其他的法子。
      
      等夏季过后,秋季梅雨一出,山都不能随便上。
      采药这条赚钱的线就断了。
      虽说古代山上植被多,不担心泥石流,但雨天路滑,万一他出了什么事,夫郎和孩子可怎么办。
      
      黎锦也没把家里的钱瞒着少年,他把自己赚钱的过程大致的说了说,随后把钱放在床内侧的一个小坑里,再把褥子盖上。
      那个坑是黎锦想起来的片段里面,少年经常塞钱的地方。
      但自从这个点被原主知道了,那里面的钱基本上就是放多少、少多少。
      
      如今他又把钱放在这里,说:“以后咱家的钱就存在这里,等你能下床,想吃点零嘴,就随便拿。”
      七十五文,少年得赚七天,而且还得保证不能花一文钱。
      
      少年从来都没想过,有朝一日,黎锦会赚这么多钱,放在自己藏钱的地方。
      还给他说:“这是咱家的钱,你随便花。”
      
      突然间,就在黎锦始料未及的时候,少年抱着他的腰,把脸埋在他胸膛。
      黎锦没和人这么亲密过,他有一瞬间的呆滞,身体是僵硬的,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
      
      直到……他感觉自己胸膛有些湿润。
      少年,这是哭了?
      
      黎锦把手落在少年的肩膀上,手心接触到他柔顺的发丝,还有温热的体温。
      
      少年哭了好久,才从黎锦怀里出来,他颇有点不好意思,黎锦身上是干净的水汽。而他呢,这几天自己都没洗澡,指不定有味道……
      这么一想,他更想哭了。
      黎锦如今这么好,他好担心黎锦会嫌弃自己。
      
      果不其然,黎锦说:“你……是不是有点……”胸/肿胀。
      面对病人可以一本正经开口的黎锦医生,真的羞于说出那三个字。
      
      少年真的要被气哭了,他肯定是身上有味道,黎锦要嫌弃他了!
      
      黎锦见他委屈,坐在床边,偏过脑袋,没有看少年,经历了巨大的心理斗争,才说:“胸部,胀疼吗?”
      
      少年一惊,所有的委屈都烟消云散。
      张大嘴巴,错愕的说不出话来。
      
      黎锦心里暗骂自己,你个禽兽。
      少年还小呢,还不到十八,还是个孩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魔女大大的深水~~~嘤,大大破费了~~~
    夏夏会努力加更~
    算算我从现在就该开始存稿了,加五更!!
    感谢 陌离。x2、一清、梦之蓝枫、呜嗷~、z要好好的x7 大大的营养液~~
    周二愉快,再坚持三天就又可以放假了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