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黎锦的农家日常

作者:回眸已半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第13章
      秦慕文抱着孩子,不敢去看黎锦的脸色。
      虽说他接这些缝缝补补的活儿是为了补贴家用,出发点是好的,但也跟黎锦叮嘱的让自己好好休息相违背。
      
      这要是放在泼辣一点的夫郎身上,肯定不仅不心虚,还敢大声嚷嚷‘我这也是为咱家好’。
      
      但秦慕文自小出身尚书之家,爹爹是尚书老爷,后院的主母、姨娘们没人敢这么对尚书大人说话。
      再加上他阿爹就是哥儿,平时性格温顺。
      家庭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还是非常巨大的,所以,秦慕文也被教育的十分乖巧,基本上不会忤逆夫君的话。
      
      这次接这些活儿也是因为跟他关系比较好的哥儿们过来看望他,顺道给他送下了这些东西。
      “最近镇子上新搬来了一位老爷,要给家里的丫鬟们小厮们统一着装,这不是让咱们多缝几个钱袋子、手帕么?
      价格比以前都高!阿文,我就做主给你接了活。”
      
      秦慕文想,自己在床上一直躺着不做事,心里就会很过意不去。
      还不如趁这时间多缝缝东西,赚来的钱好买点柔软的布料,给孩子做衣服。
      
      于是秦慕文对这些人道谢,收下了这堆东西。
      
      哥儿们好不容易抽空出来,都想见见秦慕文的孩子。
      “阿文,还好那天你挺过来了。”
      “是男孩吗?”
      “快抱出来看看。”
      
      秦慕文不好意思的说:“不是男孩,也是哥儿。”
      
      他把孩子抱起来,其他人都看到孩子眉心一颗小小的红艳艳的痣。
      当下,气氛有点凝滞,所有人都心生怜悯。
      
      “哥儿……天呐,阿文你怎么这么命苦!”
      “不过也幸好,黎锦娶不起其他人,下一胎你生个男娃娃。”
      
      秦慕文原本也很担心黎锦嫌弃孩子的性别。
      但从昨晚到今早,黎锦对孩子一直都十分的温柔,他已经十分浅眠了,却没想到一觉醒来,孩子在黎锦怀里吃米糊……
      看样子黎锦给孩子一晚上喂了不止一次。
      
      虽然黎锦没说自己喜欢孩子,但从他的行为中,秦慕文已经感觉到,黎锦是十分在乎孩子的。
      
      秦慕文作梦都没想到,在孩子是哥儿的情况下,黎锦会对孩子这么上心。
      他此前幻想过自己生个男孩,那样黎家也算有后了,希望黎锦可以收收心,别整日的喝酒。
      
      但天不遂人愿,孩子性别也不是他想什么就是什么。
      
      可就在这种情况下,黎锦的表现愈发像个真正的男人了。
      能站着当家里脊梁骨的那种男人。
      不是窝囊的软饭男。
      
      秦慕文脸上一点哀愁都没有,他笑着说:“哥儿也是我的亲生孩子啊。
      孩子跟他爹很像,长大了一定好看。”
      
      其他人看着黎锦的笑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他们几个之所以关系好,就是因为大家在家里生活得都不怎么不好,所以才会抱团,平时没事了还能说说话。
      
      以前他们说的时候,秦慕文都安静的听,从来一言不发。
      但大家也都知道秦慕文的情况,毕竟黎锦就是个浑人,秦慕文跟着他肯定过不好。
      所以,他们对秦慕文的态度,向来都是怜悯的。
      
      只是没想到,秦慕文突然不需要他们怜悯了。
      这就好比一个乞丐突然有了一套房子,平时自觉高高在上的给乞丐施舍东西的这些人,拍马都赶不上乞丐了。
      他们心里会有种落差感,说不清道不明。
      
      这次,是秦慕文跟他们在一起,第一次露出笑容。
      
      哥儿们出了黎锦家门,各回各家,虽然没人说话,但大家都知道,以后再面对黎锦的时候,他们的语气就高高在上不起来了。
      
      ——那些看似怜悯的语气中,有多少炫耀和捅刀子的成分,他们自己恐怕都感觉不出来。
      
      黎锦其实第一时间没想到这些筐里的东西是缝好之后赚钱的。
      他只是奇怪这筐怎么快满了。
      
      黎锦刚一问,秦慕文就像倒豆子一样,小声的全招了。
      “这些是我接的活儿,缝好一只荷包一文钱,两张手帕也是一文钱。
      布料和线都是主家的,缝完后得全部上交。”
      
      黎锦皱眉,又问:“你缝一个荷包得多久?”
      “一个时辰可以缝三个,手帕可以缝的更多。”
      
      一个时辰就是两个小时,也就是说,按照一天缝八个小时、四个时辰来算,少年一共可以缝十二个荷包,只能赚十二文。
      
      黎锦把筐子里的材料拿起来数了数,“一共二十个荷包、二十张手帕,你打算缝到什么时候?”
      少年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七天后要交给主家……”
      主要是他刚生完孩子,那些哥儿们也不敢给他接太多活儿,毕竟他还得照顾孩子呢。
      
      以前还没生孩子的时候,秦慕文早上去田地里拔完草,可以一直坐在院子里缝一天,晚上在屋里也继续缝。
      不过像这种价格高的活儿也不是次次都有,故此,秦慕文以前平均一天只能赚十文。
      
      但就算这些活儿是七天的,黎锦还是觉得太耗心神。
      缝东西都得一针一线,完全没旁观者看起来那么轻松。
      
      黎锦虽然已经接受了少年和孩子,但一家人的感情终究得慢慢培养。所以黎锦没有直接命令让少年不要接这种活儿,
      而是问道:“身体吃得消吗?”
      秦慕文点点头:“我已经缝好三个荷包了,阿锦,我可以的……”
      
      黎锦现在明白了,少年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个闲不下来的人。
      他为了这个家已经劳累两年了,骤然‘坐月子可以休息了’,反而让他觉得心里不安稳。
      
      黎锦没说什么,心里已经盘算着,等到少年把这些活儿做完,以后可不能再让他接这种强度大的活儿了。
      
      秦慕文看着黎锦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心里更慌了。
      他主动的开口:“阿锦,你在生气吗?”
      
      黎锦:“嗯?”
      
      “你之前跟我说让我躺在床上好好休息,我却背着你接了活儿,你、你生气的话,我就把这些东西都还回去。”
      
      少年内心无比敏感,他已经习惯之前黎锦动辄打骂自己,可如今黎锦却对他这么好。
      他丝毫不敢恃宠而骄,只期待着以前的生活再也不要回来。
      
      黎锦以前当医生的时候,见过不少人,但从来没见过像少年这样。
      温暖、柔软到不像话的人。
      
      黎锦说:“既然接了,你闲着没事也可以做,但不要累着自己。”
      顿了顿,他继续说,“过几天我去镇上裁些布回来,你要是是在闲不住,给我做一身衣裳,怎么样?”
      
      黎锦觉得,自己前半句是当医嘱一样的吩咐,但后半句……
      见过医生让病人给自己做衣服的吗?
      
      少年听到后眼睛当下就亮了,飞快的点头:“嗯!”
      
      =
      
      午饭黎锦做的比较清淡,是两碗素面,不过他给每人碗里都卧了一个蛋。
      家里还有点野菜,烫熟了后放在面上,用酱油、醋、盐巴和麻油搅拌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
      
      刚吃完,李大牛就拿着象棋过来了。
      “黎锦,说好的陪我下棋,来,让我领教你的高招!”
      
      黎锦想,正好给李大牛把被褥的钱还了。
      李大牛看着黎锦拿碗出来,心里暗搓搓的想,这黎锦还真的跟以前传闻不一样了,居然学会端碗了。
      
      要知道,以前黎锦爹娘在的时候,黎锦可真的是把自己当废物,油瓶子倒了都不知道扶。
      这会儿居然把夫郎吃完饭的碗端回来,变化可真大啊。
      
      要是被李大牛知道,黎锦不仅端了碗,还煮了面、打了蛋、烫了菜,估计下巴都要惊掉了。
      
      黎锦刚把碗洗了出来,李大牛就拉着他的胳膊,急着要下棋。
      黎锦抽回胳膊,说:“别急,我给你还钱。”
      
      “还什么钱?”看着黎锦沉甸甸的钱袋,李大牛惊讶道,“这么快你就把被褥钱赚回来了?”
      乖乖,这读书人就是不一样,说赚钱就赚钱。
      
      黎锦挑了挑眉,“我这人没欠人钱的习惯。”
      
      李大牛:“???”感情您以前整天找李柱子要钱,那就是假的了?
      之前的黎锦简直就像个菟丝子一样缠着李柱子一家,也难怪李柱子的媳妇儿对黎锦没什么好脸色。
      
      李大牛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纸,说:“我只知道最后你得给我两百文,这是村长写的单子。被子用的是四斤棉花和四尺的布,一斤棉花十五文,一尺布三文,被子是七十二文。
      褥子一床便宜,是五十五文,你拿了两床,那就是一百一文。还有襁褓和尿布,这些算你二十文。一共就是两百零二文。”
      他不会算数,更不识字,这都是请村长算了之后记下来的。
      
      黎锦直接把钱给了李大牛,两百多文都快是农户一家子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李大牛能直接把这么多东西让他抱回去,这个恩情不得不记。
      
      虽然还了钱,黎锦还是去跟李大牛在村口下了会儿棋。
      黎锦棋路稳健,走一步思考两步,李大牛那边很快就被黎锦吃的只剩下光杆儿司令。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李大牛连输三把,脸都绿了。
      不知不觉中,他们身边已经围了不少干完农活回来的青年人。
      村里人都知道李大牛是个棋篓子,钟爱下棋,在村里鲜少有对手。
      
      他们本来都打算看黎锦笑话呢。
      毕竟黎锦就是个大草包,一无是处。
      上次听说黎锦给李大牛解棋了,那估计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歪打正着。
      
      结果没想到,李大牛的棋艺在黎锦面前,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这下,所有人看黎锦的眼神都变了。
      ——这人好像还是懂点东西的啊。听说他明年二月还要考秀才?
      要是考上了,那就是官老爷了!
      
      然而黎锦没想这么多,他还在思考收割麦子之后种菜吃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晋江抽了,我一直打不开晋江作者后台QAQ
    霸王票和营养液明天早上感谢QAQ
    希望大大们多多投喂营养液,听说月末会清空营养液哒
    比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