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妃予我手术刀

作者:繁华歌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益母当归]竭力

      毫无退缩地对上他的凤眸,“不论如何,我会尽全力救治令夫人。还请卢公子莫要有了儿子,就放弃妻子。”
      陆蘅不作辩解,浅浅颔首。
      手术台上,最希望病人活下来的,或许不是你的父母,或许不是你的子女,或许不是你的爱人,但必定是你的主刀医生。
      这句话,此情此境,薛妙妙终于体会到了其中的凄楚和人世的残酷。
      争分夺秒之中,薛妙妙一刻不停地重新回到手术台前,换上新的装备,洗手消毒,继而将胎盘和杂污清理干净,迅速先将产妇的子宫密密实实地先缝了起来,却并不打算关腹。
      膨大的子宫没有回缩,身下的血依然还在流着。
      再看产妇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嘴唇毫无血色。
      
      “下面要如何做?”秋桐亦是跟着心焦。
      只见薛妙妙一言不发,只是双手埋在产妇的肚子里,一下一下,用力节律地捏着子宫。
      每捏一下,她纤瘦的身子就震动一下,不消片刻,就是一身的汗。
      在脑海里快速地运算过后,她沉声吩咐,“速去取一两半精盐和十斤温开水混匀倒在大盆里端过来,还要之前稳婆用的催生丹!”
      没有输血,只能先补液,多少补充些血容量,总好过只出不进。
      没有缩宫素,催生丹虽然效力不够,但的确有促进宫缩的功效。
      这些东西都是常见的,很快就备齐了。
      
      “将她半扶起来靠在床头,催生丹碾碎了混在盐水中,大口给她灌进去,记住捏着鼻子!”
      薛妙妙仍在人工替子宫收缩起搏,两条胳膊已经酸的发木,只有机械地重复着这个动作。
      尽管是在冬天,但从后面,竟能看到汗湿了手术服。
      之后,薛妙妙又找来一条干净柔韧的布条,大面积地将刀口覆盖缝上,尽最大可能促进止血。
      秋桐十分谨慎,严格执行她的医嘱,虽然处于麻醉状态的产妇不好喂食,但用薛妙妙的话来讲,能灌多少是多少!
      时间就是生命。
      一想到旁人的性命握在自己手中,秋桐瞬时觉得胸腔激荡,油然而生的自豪,也顾不得疲累。
      两人齐齐配合,许久之后,也不知到底过了多久,产妇的出血终于越来越少。
      酸疼蔓延到整个手臂,然后顺着腰、到达双腿。
      
      “不用切子宫了,咱们把她从鬼门关抢了回来…”薛妙妙疲累却亮如星子的眼瞳眨了眨,看着同样满头大汗的秋桐,“合作愉快,诊金我会分你一半。”
      在这样高强度的手术之下,所有人皆是筋疲力尽,这句话无疑是漫长冗杂中的一点轻快的调侃。
      秋桐咧开嘴,声音干涩,“你说的,一会儿可不能反悔。”
      “好。”她只回答了一个字,便又专注于关腹缝合的工序上去。
      等到手术完全结束,夜色彻底沉入无边暗宇,没有一丝星光。
      来时大约是酉时,经历了层层难关,已经到了丑时。
      缝完最后一针,仿佛压在身上的千斤大山呼啦啦倾塌碎裂,薛妙妙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手中的柳叶刀掉在地上,累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精神和肉体的双重高压,令她这副小身板几乎承受不住,只有靠着墙壁的支撑才勉强坐着。
      床上的产妇闭着的眼皮下头,眼珠开始微微转动,而后全身渐渐恢复知觉,将要转醒。
      眼皮沉重,似有千斤压在上面,一星半点也睁不开。
      秋桐在耳边说了什么,听不清。
      她晃了晃自己,然后身子一轻好像…好像被谁抱了起来。
      怀抱中有清温的香气,淡淡的像是夏天里的荀草,让她的心神全然放松,昏昏沉沉过去。
      
      再转醒时,天光已然大亮。
      薛妙妙用手遮了遮眼皮,愣神片刻,坐起来环顾着周遭陌生的环境。
      手下床上铺着温软香芬的被褥,菱花锻的枕头和被面儿,一抬头,床帏上的流苏就扫到额头上。
      她浑身一动,就散架一样的疼,尤其是一双手,十根指头现在连弯都弯不得了。
      昨晚实在是劳累过度,竟然没有来得及监护产妇转醒,就累的昏了过去。
      想来也是,从前在医院做手术,一个剖宫产至少要配三名医生,还不加巡回护士等等。
      
      门被推开,有脚步声靠近。
      清眉秀眼的小姑娘端了饭菜进来,小丫鬟模样,笑吟吟的,“薛大夫辛苦。”
      薛妙妙问,“现下几时?秋桐可也在府上?”
      丫鬟摆好饭菜汤羹,“巳时刚过,秋桐姑娘先回医馆去了。”
      掀开被子下床,这一垂眸,薛妙妙猛地一惊,她反射性地双手紧紧握住领口,身上的衣服已是焕然一新,并非昨天穿来的那套棉布长衫!
      手下丝滑柔软的料子,是娟白的色泽。
      薛妙妙微微颤声问,“是姑娘替薛某更的衣?”
      丫鬟掩袖一笑,“主子将薛大夫抱回房间时,满身是血污,就吩咐让奴婢拿件替换的衣裳,奴婢也不知谁换的。”
      
      薛妙妙身子一歪,咚地一声磕在床柱上。
      丫鬟连忙伸手去扶,“薛大夫可是病了?”
      薛妙妙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颓然地坐在床边,脑袋发空,脸颊发胀。
      没想到自己苦苦隐瞒的女儿身份,竟然就这么被人发现了…
      枉费整日裹胸都勒出了於痕,身子什么的都被男人看光了!
      紧紧捂住脸,只是想一想就觉得无比的后悔,何况对方还是个有妇之夫,都说喝酒误事,自己这一晕也晕的够了。
      
      这么一想,心虚的很,就连抬眼看小丫鬟的眼神也怯怯的,生怕被人说三道四。
      只是那小丫鬟毫无异样,临走前,“主子说请薛大夫饭毕,去书房找他。”
      心中咯噔一声,简直要心如死灰。
      悻悻地应了声,一顿饭吃的惴惴不安,也没尝出任何味道。
      不断回想着小丫鬟的表情,薛妙妙放下筷子,怀着壮士断腕的悲壮心情往书房走去。
      从他给自己仍然换上男装,还有丫鬟的言语上推断,卢公子应是还没有将自己的身份揭穿。
      怎么说也是他家妻儿的救命恩人,应该不会告诉旁人…
      
      越想越乱,站在门外踌躇了一会儿,门从里面戛然而开,傅明昭放大的俊脸出现在眼前。
      吓得薛妙妙往后一缩,不敢和他对视。
      “薛大夫辛苦了,主子在里面等你。”他说话时表情自然,没有不寻常的地方,薛妙妙这才绕过他往里走。
      刚到门前,又被他拉住手臂,吓得她反射性地连忙甩开,傅明昭一头雾水,“昨天的事情…”
      “你也知道了?!”薛妙妙惊恐状,难道卢公子…已经告诉了他?
      傅明昭挑眉,“当然知道,薛大夫医术精湛,妙手回春救回母子两命,傅某正是要像强行挟持你来府之事道歉的。”
      长松了口气,薛妙妙大无畏的摆摆手,“我很记仇的,不过这笔账就先记着吧。”
      
      --
      
      书房内光线透亮,窗明几净,只是一进屋就感到了一丝凉意。
      原来这么冷的天气,这卢公子的书房竟没有点炭炉。
      怀着忐忑又复杂的心情,薛妙妙正在想着怎么样和他商量,能替自己保守这个秘密。
      “薛大夫可有歇息好?”玉质一般好听的声音低沉着从右面传来,她一回头,就看见了坐在书案前的卢公子。
      
      今日,卢公子一身鹅灰色衣袍,发髻只用一根玉簪束住,显得十分闲适可亲,收敛起所有锋芒。
      只是他一抬眼,眼底的冷冽登时穿透过来,掩藏不住。
      薛妙妙此刻更是觉得这极其俊华的眼波,像是无处不在的飞刀,将自己削地四分五裂。
      将领口往上提了提,薛妙妙这才慢吞吞地过来,“昨晚薛某失态,令夫人病情如何?”
      卢公子打量着她,意味深长。
      还记得昨天她满身血污,坚持笃然的质问自己时的神态,是一种柔韧而令人敬畏的高华。
      仿佛世间已无所畏惧。
      可下了手术台,她登时又变成了软糯温默的样子,用秋桐的话来说,就是令人很想欺负她…
      
      “此次,的确要感谢薛大夫的精湛医术,令人钦佩敬服。”说话间,他在宣纸上书写的手轻巧一收,收住满纸苍劲。
      “救人是我的职业所在,方便的话我需要见令夫人一面,术后事宜还未交代清楚,还有…”
      话未说完,卢公子忽而从案前起身,缓步绕至身前,俯身凝过来。
      胸如擂鼓,薛妙妙心一横,先发制人,“昨天的事情…事发突然…还请卢公子看在我替你妻儿治病的份上,不要告诉其他任何人,反正我很快就要离开清远,不想最后生出枝节。”
      说到最后,颇有点无奈的情绪。
      陆蘅淡然点头,“好,我答应你。”顿了顿又问,“薛大夫打算去何处?”
      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陆蘅不明所以地看着她无意中露出的笑容,和平时很不一样,就像面部的轮廓也不同了一般。
      
      如释重负的薛妙妙,一扫方才阴霾,爽快答,“也许要去京城,多谢你!”
      够仗义~
      “昨夜换下的衣裳在哪,我得带回去清洗。”
      陆蘅仍是波澜不惊地回答,“那位姑娘替你换下衣裳,已经带走了。”
      原来是秋桐带走了…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你说是秋桐,给我换的?”薛妙妙再一次陷入新的漩涡,“丫鬟不是说,卢公子将我送回房的?”
      陆蘅不置可否,讳莫如深。
      
      意识到自己闹了大乌龙,薛妙妙只觉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而且,等待她的是更严酷的考验。
      若当真是卢公子也就罢了,秋桐那样藏不住事的性格,只怕过不了一天,怀庆堂薛大夫是女儿身的八卦就得传遍街头巷尾…
      陆蘅若有所思,目光往下一滑,正好从她敞开的衣襟口里滑了进去,细白的肌肤上,隐隐有一方青紫色的痕迹闪过。
      薛妙妙一抬头,就看到他微微变色的目光。
      暗叫不好,来时来匆忙,岂料这衣衫太宽松,不合身,此时胸前和左边肩头有一片皮肤整个露了出来。
      陆蘅缓缓抬起手,薛妙妙却先他一步捂住,跳开了一段距离,防备地望着他,“卢公子还有事么?我需要去看病人。”
      
      陆蘅抬在半空中的手,微微示意。
      薛妙妙回头一看,骤然被晃花了眼。
      案台上一整盒金灿灿、黄橙橙的金锭子,闪闪散发着夺目的光辉。
      “此是薛大夫的酬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差点被发现了~~~
    我们家妙妙属于医学上的精英,情场上的菜鸟~\(≧▽≦)/~
    关于名字的问题,可能是某繁表达的有问题,女主本名叫薛妙妙,一听就是软妹纸~
    来到清远城对外称薛妙,为了方便隐瞒身份。
    经历了两章刺激的,给小天使们舒缓一下~
    打滚卖萌求花花留言!
    泥萌想看妙妙被揭穿嘛



    爱妃予我手术刀
    拜倒在夫人的手术刀下



    独家绯闻
    高冷女医生X三高男巨星



    系统之香宠
    凉薄爱财女VS高贵冷艳男



    女官守则
    炮灰女官



    大汉飞歌
    完结西汉穿越文,李夫人记



    重生之宫乱
    完结重生宫斗,祸水养成记



    秦家小五
    完结宅斗小甜文,秦家大宅里的那点事儿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