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上将穿到古代后

作者:云墨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族谱除名

      面前的这个男人正是原主的生身父亲,顾伯延。

      说起这个人,就不得不提到原主复杂的身世了。

      原主的母亲姓谢,记忆中是个十分美丽的女子,举止优雅,温婉高贵,却因家道中落,不得不寄身农家。顾伯延一次外出时遇见她,顿时惊为天人,软硬皆施地让她做了自己的外室,并且给她在京城置办了一座宅子,过了不久,原主的母亲卖了宅子,带着自己的侍女悄悄跑了。

      她离开之后,才发现自己有孕,最终在一个小村庄生下了原主。

      那村落很是闭塞,这么多年过去,也没人找到他们。谢氏生产时条件艰难,伤了根本,等到原主九岁,身体已经不行了。母女二人都是黑户,谢氏害怕自己去后女儿被有心人算计,于是用钱贿赂了县里官吏,给孩子上了个户口,当然,上的是男户。

      从此原主就作男装打扮,当成男孩儿养。谢氏在县城购置了一处宅子,平日也送原主去私塾读书。又过了一年,谢氏就撒手而去了,临终前嘱咐侍女好好照顾原主。

      以她带走的资产,足够原主一辈子平平安安在县城当小少爷,然而没过多久,顾伯延却因扶灵回乡,意外经过此地,正好碰见了原主。

      大概是出于命运的召唤,他一眼就觉得原主长得很像他,仔细调查后果然确定了是他的孩子。当时他年近五十,膝下只有三个女儿,见了原主这么个“儿子”,自然欣喜若狂,不由分说就把人认了回去,改名顾韫之,特意记在了嫡妻名下,又命原主读书考试,指望着原主能考取功名,光耀门楣。结果没过两年,嫡妻又生了个儿子。

      原主的地位自然尴尬了。

      所幸原主在读书一道上颇有天赋,不过十六岁,已经考中了进士,做了个正六品工部主事,就等着熬两年谋个外放,就可以离开顾府再图以后,却没想到遭此飞来横祸,在牢狱里含恨而终,联盟上将谢韫之就被塞了进来。

      谢韫之早在狱中就翻完了这段记忆,但说实话……她并没有怎么看明白,只知道面前这人是她现在名义上的父亲。

      “我为什么没脸回来?”她很迷惑地问。

      顾伯延一哽。

      他完全没想到,这个平日里文弱安静的儿子敢和他呛声。

      他涨红了脸,随即暴怒,指着谢韫之道:“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

      谢韫之:“当廷把老虎打死?”

      顾伯延一愣:“什么?”

      他远离官场已有一段时日,消息自然不是那么灵通。

      “哦,原来你说的不是这个啊。”谢上将看他表情迷茫,慢吞吞地道,“那我就不知道我干了什么了……”

      父子正在对峙,门外忽然跳进一个小厮,满面喜色地跑了过来:“老爷!大喜事!大少爷在金銮殿上打死了番邦进贡的白毛大虎,陛下赦免了大少爷的罪过,还封了大少爷为正五品武德将军!”

      他这话一出,顾伯延尚无反应,内院却有个穿着枣红色对襟褂子的妇人急匆匆地走出来,一抬头看见谢韫之,脸上立刻挂上了盈盈笑意:“吾儿竟如此出息!”

      她两步上前,拉着谢韫之右边袖子,又问:“那白毛大虎难道不凶猛?吾儿如何打得?……既升了正五品,朝廷可有诰命加封?”

      这是顾伯延的原配,原主的嫡母,杨氏。

      “我右手断了。”谢韫之往后退了一步,左手挡住她的手。

      “啊……”杨氏这才注意到她身上有伤,急忙道,“春莺,夏柳!快扶大少爷进屋,请大夫来!”

      内院又奔出一个三四十岁仆妇打扮的女子,听闻此言,面色一变就要开口阻拦,却没料到有人先开了口。

      “无知妇人!”顾伯延盘问了小厮几句,弄清楚来龙去脉,已是面如土色,“逆子!你先前狠狠得罪了瑞王,如今竟是连圣上也敢违逆!你……”

      “这还是我的错咯?”谢韫之皱眉,十分的理直气壮,“瑞王贪图我容貌,意图不轨,我不过是自卫反击而已,这有错?我哪违逆皇帝了?不是他让我打的虎吗?”

      “你……你不为你自己的前途着想,你也不管顾家会不会遭受报复!”顾伯延气急,也顾不得体面了,“那人就是图你容貌,你迁就他一时又何妨?你又不是女子,如此又能损失什么?现如今你才是给家族惹下了滔天祸事!”

      谢韫之惊呆了。

      “他说的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她问系统,“为了谄媚权贵,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能送给别人当玩物?”

      系统:“……”

      系统手里捏着那个【夺回父亲宠爱,打压嫡母弟妹】的任务,突然没脸放出来了。

      它犹豫了。

      这一犹豫,就犹豫出事儿了。

      因为太过震惊,谢韫之把这话说出了口,顾伯延听到,只当她是在质问自己。

      他没想到谢韫之竟然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直接把那些不能言说的真相一竿子捅到了明面上。

      顾伯延恼羞成怒。

      “来人!”他怒道,“开祠堂,请家法!我今日就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肖子!”

      “老爷,您行行好,饶过大少爷吧!”那仆妇打扮的女子却抢上前来,哭天抹泪地道,“大少爷伤得这么重,如何受得住家法?这是要人命的啊!大少爷怎么说也是您的亲生儿子,您当真就如此狠心不成?夫人,夫人,您快劝劝老爷呀!”

      杨氏原本在一旁,听见顾伯延“迁就一时”的奇论,也属实愣了半天,被仆妇一喊,这才回过神:“是啊,老爷,矅灵伤得这么重……”

      “你掺和什么!”顾伯延转头斥道,“这个不肖子,他得罪了圣上,到时候连累得辉儿也被上所恶,升不了官!”

      杨氏的表情顿时变了。

      “这…这可如何是好!”她眼神复杂,皱着眉看了谢韫之一眼。

      ——即使原主的便宜弟弟顾辉之目前只是个五岁小屁孩,将来考不考得上科举还未可知。

      “拿家法来!”顾伯延仍在咆哮。

      系统眼看宿主连老虎都干死了,却马上要栽在便宜爹手上,顿时急眼了:“宿主!您快选个道具!您现在有积分了,一百积分就能买一个低级道具!”

      淡绿色的光幕在面前展开,商城页面打开,自动跳转到道具标签,一排排道具出现在谢韫之面前。

      第一个道具的边框微微发亮。

      【我见犹怜】:一次性道具,发动此道具,能够形成[我见犹怜]光环,一小时内让周围所有男性对使用者产生怜惜情绪和保护欲,过时失效。

      价格:100积分。

      谢韫之:“……”这也太没底线了!

      顾伯延怎么说也是这具身体生理学上的父亲,打死他可以,用这种手段也太……

      系统:“宿主,您快做出选择啊!您……”

      它还没说完,谢韫之已经上前一步,沉声开口:“慢。”

      顾伯延瞪着她。

      “父亲既如此惧我牵累家族。”谢韫之唇角微牵,眼神略带讽意,“不如将我族谱除名,如此岂不甚好?以后儿子就算捅破天去,也连累不到您身上,连累不了您的宝贝儿子。”

      她这话一出,众人都惊住了。

      时人极重宗族,族谱除名可不是仅仅划掉个名字,那是要到官府去备案的,备了案,那就是真的断绝关系,失去继承权不说,日后死都埋不进祖坟。

      “你以为我不敢么?”顾伯延被她一激,果然中计,冷笑道,“取族谱来!”

      下人连忙去拿。

      顾伯延恰巧是顾氏这一代的族长,这名字要划倒也容易得很,顾伯延取了墨笔,两笔把顾韫之的名字涂去,又对下人道:“备车!立刻往府衙备案!”

      谢韫之:“好啊。”

      杨氏站在一边,看着这父子二人针锋相对,似乎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她转念一想,顾韫之被除名后,自己的亲生儿子就会得到顾家的一切,于是装作唏嘘的样子,让侍女扶着回了屋。

      京城衙门的办事效率果然非同一般,不过一个时辰,事情已经办妥,衙门里备了案,从此顾韫之就和顾家再无干系。

      系统看着手里没发出去的任务:“……”

      完了,砸手上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赤瓷小可爱的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