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上将穿到古代后

作者:云墨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金殿受审

      谢韫之睡醒的时候,体表一些比较浅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了。身上有了些力气,右臂也没有之前那么疼了,精神核里有了一点点精神力,但离能够外放还差很远距离。

      她陆陆续续又喝了四五支能量补充剂,狱卒送来的粗糙餐食也是照吃不误,一点能量都没有放过。

      系统看她举动,知道她是有求生欲的,顿时放下了心。

      有求生欲就好,有求生欲就能控制。

      谢韫之并没有和它多交流。她按了按胸口,垂着眼默默思索。

      原主既然女扮男装,自然是束了胸的,胸口的压迫感让人十分不适,而且几天都不带喘口气的。

      从记忆概要中来看,这个世界的文明水平还十分低下,对女性也十分不友好,女性只能作为男性的附庸而存在,并不允许她们独立建户,更别说科举做官了。

      谢上将:有点麻烦,但问题不大。

      她升衔少将之前,去联盟情报部门锻炼过一段时间,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她也是了解一些的。大不了绑一个男的打到他服,用心理战术将其完全控制,待在这个远古世界,就当作是提前退休养老了,没什么大问题。

      相比而言,还是那个待在她脑子里的东西更麻烦些。

      如今最大的问题是,她要怎么脱离目前的困境。听系统之前的话,似乎过两天的审讯对她极其不利,倒不知道这一关要怎么过。

      系统并不能读取她的想法,不然怕是要骇得跳起来。

      两天时间,谢韫之喝完了十支能量补充剂,浑身的伤也好了大半,连面色都没有先前那么苍白了。右臂恢复了一些知觉,应该是断骨处已经生了骨痂。

      但她终究没能等到完全养好伤。第三天清晨的时候,两个身穿银铠的士兵进来,押了她出去,把她塞进了一辆马车里。

      马车跑起来,谢韫之就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态度坦然得仿佛不是去受审,是去做客。

      系统颇有些佩服她这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镇定:“宿主,你不怕吗?”

      “怕有用吗?”谢韫之反问它。

      “殴伤亲王,按旧律可是要判死刑的。”系统恐吓她,“这里的死刑可不是你们那的注射死刑那么祥和,车裂听说过没有?用粗麻绳绑在你的头颅和四肢上,让五匹马拉着往五个方向跑,嘶啦——”

      谢上将非但没有感觉,甚至还笑了一下。

      “你知道我上辈子怎么死的吗?”她问。

      “精神力共振导弹?”系统翻了翻背景调查的资料,“这个应该不痛苦吧,就是死无全尸,不太好看……”

      “这种导弹的原理是通过中枢转换器,将精神力转化为不同的共振频率,对区域内的所有目标进行打击。”谢韫之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语气轻描淡写,仿佛说的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这种共振频率也会影响导弹本身。”

      “特殊材料制成的导弹不会很快损毁,在那之前,精神力者的眼球会炸开,耳膜会穿孔,体内大多数内脏都会破裂……不过那都不算什么,抽取精神力的感觉就像往脑子里塞了把电钻吧,这些微末痛苦,基本感受不到的。”

      系统不寒而栗。

      “你……”

      它想说什么,车到了,那两个银铠士兵把谢韫之拽了出去。

      ……

      陆静深昏迷了整整两天两夜。

      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躺在雪白的病床上,颈部还贴着监测各项指标的仪器。

      “醒了?”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推了推金边眼镜,站起身走过来。

      “……白教授。”

      “这里是首都星总医院。”白教授比他年纪长些,看起来是三十几岁的中年模样,“你好些了吗?我去叫医生来……”

      陆静深一把攥住好友衣角:“韫之她……她还活着对不对?我听见她叫我名字……我听见她在叫我!”

      白教授简直不忍心看他表情:“静深,你……节哀。谢上将她……或许是放不下你,回来看看。”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通讯器,放在床头的柜子上。

      “她给你留了段语音。”他说,“第一军团的人送来的……我有点事,先出去一下。”

      病房的门关上。

      陆静深伸出手,拿了那个军用制式的黑色通讯器。

      开机,打开存储器。

      熟悉的声音含着笑意响起:“静深,对不起,原本答应你年前要回来的,又要失约了。以后我不能监督你了,你也要早点睡觉,不要熬夜做研究……”

      白教授靠在病房外,听见里面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

      他把眼镜摘下来,抹了一下眼角。

      “……您告诉他了吗?”旁边一身深蓝色制服的军官靠过来,声音极低地问。

      “还没。”白教授抽气,“先缓缓吧……这怎么说啊?直接告诉他,谢上将殉国时用的是他领衔研究的导弹?那玩意什么效果他不知道?我代入了一下我都受不了,他要是一个想不开……”

      军官把帽子摘下来,抓自己头发:“但是这肯定瞒不住的……宣传口已经准备拿这个作为素材了,到时候……唉,怎么会有这种事……”

      “对啊……”白教授掏出纸巾,擤了一把鼻涕,发泄般地把纸团往垃圾箱一甩,“怎么偏偏就他妈有这种事?”

      ……

      谢韫之被押进正殿,两侧文武官员分班站立,她还没反应过来,膝窝就挨了一脚。

      “跪下!”

      她脚踝上还戴着镣铐,猛地被推下去,脚踝撞在铁镣上,膝盖骨和踝骨都钻心地疼,一下就重心不稳,往一旁倒去。

      两个御前侍卫立刻把她拖起来,强行压在殿阶前。

      谢韫之眼角发红,一瞬间几乎压不住杀意,眉间戾气重得让人心惊。

      系统听见她咬牙的声音。

      膝盖大概是摔破了,渐渐有血迹透过她单薄的外袍浸出来。

      “您且适应一下吧。”它说,“以后这样的时候,还多着呢。”

      硬扛有什么用呢,最后吃苦的还不是自己?

      它抓紧了时机,拼命打压她:“你已经不再是昔日的联盟上将了,原主至少通诗书知六义,科举还能中进士,你到了这里,连与人正常交流都不会,你除了美貌,还剩下什么?”

      “你以为我是在害你?”它说,“我可是为你好。女扮男装入朝为官,可是欺君之罪。虽说本朝量刑一般不处决女子,但当今皇帝可不是什么仁慈大度的主,一旦被发现了,到时候把你充作军妓,那才是真的被人作践进污泥里……你不愿意攻略男主,难道就愿意被抓去充军?”

      “你只需要按照我发布的任务一步步攻略,这不会很困难的……我会帮你得到男主的心,让他心甘情愿地把一切都向你双手奉上……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这不是最常用的战术吗?”

      对付这种矜傲到了骨子里的人,只能踩断她的脊梁,磨灭她的自尊,碎了她一身傲骨,陷之于绝境,再一步步逼其就范,才能慢慢驯服她,拔掉她的爪牙,彻底把她掌控在手上。

      谢韫之攥紧拳头,又慢慢松开。

      要冷静,要克制,越是愤怒的时候越要保持理性思考,这是多年的指挥经验教给她的。

      她慢慢吐出一口气。

      系统以为自己的劝说起了效果,于是趁热打铁:“我知道您不愿意曲意逢迎……那也没事,清冷美人总是能更让人有征服欲……我会为您量身打造适合您的攻略路线……”

      谢上将:“闭嘴。”

      系统:“……”

      耳边没了烦人的嗡嗡声,凭借精神力者的强大五感,她听清了身后文武官员的窃窃私语。

      “……虽蓬头垢面,亦不减俊秀姿容……怪不得会被那死断袖瞧上……”

      “可惜了,尚未及冠的进士,早生十几年都不至于落到如此境地……”

      “……哎,还是吃了没背景的亏,若顾氏有当年半分风光,这些人都不会如此嚣张……”

      在她前方不远处还有两名官员,都是穿着红色的圆领官服,手上拿着笏板,正在力争:“……顾主事虽然误伤瑞王,却是瑞王动手在先,瑞王虽为皇亲,终究是臣,岂有惩处士大夫之权?这是僭越!依新律,顾主事无罪!”

      “陛下,若瑞王真有意要责打顾曜灵,为何他却并未受伤,反倒是瑞王被砸得头破血流?高祖旧法,顾曜灵殴伤皇亲,以下犯上,损伤天颜,按律当斩!”

      “……”

      虽然说是提审她,但却没有人给她说话的机会,场上一帮官员争得脸红脖子粗,斗争已经趋近白热化,也没几个人注意这边。

      谢韫之旁观半天,连蒙带猜听懂了一点:“不是说是瑞王先给原主下药吗?为什么他们都说是瑞王责打原主?这不是一个概念吧?”

      “当然是为了维护天家颜面。”系统见她云里雾里,把话挑得更明白了一点,“您不用想着脱罪,这次原主犯的事儿吧,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按照旧律,最少是要砍头的;按照新法,最多坐几年牢完事。不过呢,近年来支持新法的锡山党和支持旧法的权贵党撕得鸡飞狗跳,恰好您这次的事情在新法中没有特别清晰的条款……”

      “不过您现在的命运,不一定掌握在这两党手中。”它慢悠悠地道。

      “您往左侧看,第一个紫袍玉带,面如冠玉的,是当朝左相崔韶光,可攻略对象之一,原主幼年与他有过青梅竹马之谊,目前状态是普通关系,您之前的单间牢房是他吩咐人安排的,原因嘛……大概是看您有些面熟。当前好感度:5。”

      “您右侧,第一个身披银铠,神采英拔的,是镇国将军魏烨,可攻略对象之一,目前状态是普通关系。当前好感度:0。我个人觉得这一位很适合您,你们应该能有共同语言……”

      “您前方,龙椅上那位是当今延景帝,宗明旭,可攻略对象之一,目前状态是普通关系。当前好感度:0。如果您攻略这一位,不仅能得到最多的积分,还能成为整个靖朝最尊贵的女人……”

      “如果他们任意一人愿意为您开脱,您此次自然能化险为夷,反之嘛……呵呵。”

      它意味不明地笑了两声,问:“怎么样,想清楚了吗?您想攻略哪一位?”

      谢韫之沉思半天。

      “她是无罪的。”她说。

      系统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他们,为一己之私,置法律之公平正义于不顾,全都有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阿离LL小可爱的地雷!
    感谢趁阳光正好小可爱的地雷!
    感谢赤瓷小可爱的手榴弹!
    感谢喵子菌小可爱的两个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