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上将穿到古代后

作者:云墨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积蓄力量

      瑞王脑门上还顶着个显眼的疤痕,是被原主一花瓶砸的。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瑞王使了个眼色,身边的家丁护卫已经把谢韫之围了起来。

      “顾曜灵啊。”瑞王睨了她一眼,原本不紧不慢的声音突然变为厉斥,“大胆!区区五品小官,见本王也敢不跪!”

      谢韫之眼神黑沉沉地,辨不出情绪,只有系统知道她动了杀意。

      ——她已经把精神力放了出去,目光微沉,盯着的是对方的咽喉。

      想到她之前杀死老虎时用的手段,系统不寒而栗:“宿主,你……”

      它并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完。

      因为谢韫之只停顿了一瞬,就收回精神力,跪了下去。

      “末将拜见王爷。”

      她忍住了。

      她现在的体能还没有完全恢复,逞一时意气并不明智。

      上次已经把事情捅到了皇帝面前,皇帝亲口说了既往不咎。现在在大街上,光天化日,瑞王是不敢真的做些什么的。

      也就是忍一时之辱罢了。

      瑞王显然也没想到谢韫之居然会配合,他这样一弄,他反而没了发作的借口。

      但他又不愿就这样放过谢韫之,只能言语羞辱:“还说什么顾氏嫡子,长得跟南风馆的小倌一样,还不知道是不是顾家那老东西亲生的呢,都被逐出家门了,没准是哪个□□生的野种……”

      谢韫之表情都没有动一下。

      她面无表情,瑞王骂了一刻钟,没有得到任何反应,不由得越来越大声,脸色都胀得跟猪肝一样。

      “这是在做什么?”人群外一个冷淡的声音响起。

      魏烨拨开两个家丁,走进包围圈,看到面前的景象,顿时皱眉。

      他把谢韫之扶起来,看向瑞王:“王爷何故语出不逊,侮辱朝廷大臣?”

      瑞王看到他,气势先弱了三分,听到他维护谢韫之,表情扭曲了一下,又恢复正常:“……是这小官无礼在先……”

      “哦?”魏烨逼近他,“无礼在何处?王爷口出秽语,置皇室体面于何处?要不要现在进宫同陛下分说?”

      瑞王支支吾吾,并不敢和他对视。

      魏烨为何会维护顾韫之?完全没道理啊!

      他们俩什么时候扯上关系的?

      他手上有一点小权力,但完全不敢和魏烨崔韶光这样的权臣对上,只敢欺负欺负无权无势的小官和平民。

      魏烨看见他那张油腻猥琐的面目,想到这人曾经妄图染指顾韫之,心里就有股无名火起。

      他又逼近了两步,声音极低地威胁:“再敢靠近他,我就把漕运贪墨的事情捅到陛下面前……”

      瑞王脸色大变:“你……”

      魏烨只威胁了他这一句,就头也不回地走了,他拽着谢韫之出了包围圈,本想安慰他两句,谢韫之却没有半点委屈神情,道过谢就离开了。

      魏烨盯着他背影看了半天。

      “宿主,您看。”电子音在耳边响起,“若没有男主庇护,什么人都能踩您一脚……”

      “只要您攻略其中一位男主,想要杀了瑞王,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您甚至都不用开口,只要暗示一下……”

      “我有那个必要吗?”谢韫之神情仍旧没有波动,“他之所以能这么嚣张,也只是因为沾了皇权的光罢了。”

      “杀了一个瑞王,还会有这个王那个王,你以为那几个男主又是什么好东西?”她扯了扯嘴角,“为了杀一个瑞王,屈从于其中一人,这跟被瑞王侮辱又有什么区别?”

      “要打,就把他们一网打尽。”

      在此之前,她需要积蓄一下力量。

      ……

      “陆教授,您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通讯器另一边的声音道,“您得走出来,向前看……哎,实话说,我们这边也的确是很为难,您是这个项目的主持者啊!”

      “我们实在是很理解您的,但是您想一想,那些因为共振导弹失去亲人的家属,他们不也一样悲痛吗?如果逃生舱的问题早一点解决,悲剧就不会一次又一次重演……是不是?”

      陆静深眼神动了一下。

      “我知道了。”他低声道,“我明天就回学校。”

      通讯中止。

      桌上的白玫瑰已经枯萎了,即使他精心照料,白色的花瓣还是泛起了死气沉沉的黑,蜷曲起来。

      他明明没有做什么消耗脑力的事情,却感觉前所未有的疲惫。

      陆静深回了卧室,慢慢躺下。

      也许睡一觉会好一点。

      他这样想。

      困倦一点点侵袭而来,一片黑暗中,一点光线亮了起来。

      他竟然又做了那个连续的梦。

      凌乱的衣物散落一地,蓬松的被子凹陷下去,陆静深靠坐在床头,谢韫之跨坐在他身上,一手压着他的肩,另一只手按在他胸口。

      平时训练的强度很高,她腹部有清晰的马甲线和腹肌,手臂上也有流畅的肌肉线条,并不娇软柔弱,却充满力量的美感。常年待在太空上,她的肌肤也是冷白的,被暖色的灯光镀上一层光泽。

      陆静深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他伸出手,仔细地描摹她的眉眼。

      谢韫之似乎是有点微微地疑惑。

      “静深?”

      “我在这里。”陆静深柔声回应,“你怎么才回来呀?”

      “我不是一直在这里吗?”谢韫之问。

      陆静深张了张口,他想说什么,最终却只是抚了抚她脸颊,仰头亲吻她浅淡的唇。

      谢韫之很柔和地回应他。

      她不该是这样的,真实的谢韫之从来都是热烈强势的。

      陆静深察觉到了什么,但他没戳破,放纵自己沉沦下去。

      他知道这是梦,但他不愿醒。

      他抱紧了谢韫之。

      她仰头的时候极美,身体曲线完全舒展开来,锁骨如同天鹅展翅般张开,精致的下颌上扬,半眯着眼睛,目光垂落,惑人心神一样。

      很多人靠衣装撑起气势,谢上将脱了衣服,仍旧攻气十足A到炸裂。

      陆静深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样子。

      那时她还是第一军团少校,作为军方代表,带着他们一行人进太空港实地调研,那时她才二十三岁,年轻得过分,并没有现在这么稳重成熟,但朝气蓬勃的样子也很可爱,看向他的时候,眼睛似乎格外亮一些。

      陆静深起初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但他很快就知道不是。

      借着送他返回的名义,谢韫之在路上和他聊了很多关于战舰构造、武器原理、还有实际应用之类的问题,然后顺势搞到了他的私人联系方式。

      作为一个十分固执的独身主义者,陆教授原本是从没打算过找任何伴侣的,他觉得自己的时间表已经不足以挤出空余时间留给其他人,就算有空余时间,他也宁愿耗在实验室里。这个人对自己的生活规划得近乎刻板,连一夜情他都不愿意,甚至去生理体验舱的次数都算不上多,激素水平不高的时候他甚至会用精神力强行压住。

      但谢韫之段数实在太高,她从不会强撩或是伪装成某种性格去迎合别人,她很认真地研究了陆教授的活动轨迹和研究方向,明里暗里照顾帮助的同时不着痕迹地推进关系,从一开始借着各种投资把人约出去吃饭,闲聊拉近关系,逐渐介入他的生活,当着一教学楼的师生面,以朋友名义给他送花。

      陆教授一步步动摇了。

      在私人飞船的舰桥中,谢韫之正式对他表白。

      陆静深原本以为自己会果断拒绝的,但真到了那一刻,他却心动不止。

      ……谢韫之性格十分独立,并不需要他过多的关心;她常年待在太空上工作,逢年过节都回来不了几次,也待不了很长时间,并不会打乱他的生活节奏……一个完美的理由。

      他答应了。

      谢韫之风流名声在外,白教授起初是委婉劝说过陆静深的,怕他陷得太深最后被玩弄感情。

      陆静深那时对他说,他对感情向来淡漠,就算要分手,也是好聚好散,绝不强求。

      他正在走神,被她用力一压,忍着低喘了一声:“嗯……”

      “你不专心。”谢韫之摁着他,在他喉结上啃了一口,“说,你是不是背着我有别的女人了,嗯?”

      “……我的上将大人。”陆静深很无奈地笑,“我哪敢啊……这样专心好不好?”

      他握着她的腰往旁边一带,把她压在下面,谢韫之勾了他脖子亲他。

      两人本就许久未见,这一干柴烈火地烧起来,顿时再难克制,昏天黑地地折腾了半晚上。

      亲密过后,谢韫之睡在他怀里。

      陆静深抱着她,梦境和真实的间隙似乎也变得模糊。

      半梦半醒中,他听见通讯器的震动声。

      震动声只响了两秒,就被按关了,过了一会儿,怀里的人小心地挪开他手臂,下床悄无声息地出去了。

      卧室的门虚掩着,他隐约听见客厅里的通话声。

      “……抓到了?先关着,说不定能钓出大鱼……我不相信上次B09要塞被偷袭是巧合……”

      “……这帮家伙可真是……”

      “……就那么急?好吧,实在不行,明天我回来处理。”

      又过了一刻时间,她悄悄摸进来躺下,一只手搂着他的腰。过了一会儿,陆静深也悄悄抱住她。

      玫瑰娇艳芬芳,却长着尖锐的刺。

      但在他面前,玫瑰小心地收起了浑身的刺,只把最美好的一面留给他。

      时间仿佛过得很快,一下就到了早晨,谢韫之拨开他手臂,准备起身。

      “韫之,别走。”他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扑上去抱她,“求你——”

      谢韫之扭过头,对他笑了一下。

      陆静深的手臂穿过了她的身影,她像是小美人鱼化成的泡沫一样,瞬间就虚化了。

      “韫之!”

      陆静深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

      他急促地喘息了一会儿,按住自己心口,慢慢朝一侧蜷缩起来。

      经历过才明白,原来心痛如绞,并不是虚笔。

      ……

      陆静深请了这么长时间的假,白教授替他承担了很多工作,他再一次看见陆静深的时候,被吓了一跳。

      他看起来比参加追悼会的时候还要虚弱憔悴,鬓边几乎全白了,整个人仿佛被抽走了精神,甚至有种行将就木的感觉。

      “你怎么比之前还……”他十分担忧地道,“你这样真的不用去医院看医生吗?”

      再这样下去,他担心陆静深把自己活活耗死。

      “我没事。”陆静深说,“我回来,把逃生舱的问题解决。”

      “然后呢?”白教授逼问他,“解决完这件事情,你打算去死吗?”

      陆静深沉默。

      “你不能把这件事的责任全都归罪到自己身上啊!”白教授把他摁在一旁的椅子上,“都是时势所迫,是你逼他们把这东西送上前线的吗?不是啊!是军部那帮家伙逼的你啊!说得不好听一点,你们家韫之最想保护的人,除了你还会有谁?你要是真的把自己弄死了,她是不是白牺牲了?你……”

      “不是因为愧疚……”陆静深打断了他。

      “我只是……”他躬下腰,“我只是太痛苦了……”

      白教授叹气。

      “当初你答应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曾经问过你。”他说,“军人的使命,是保卫国家,现在局势又这么糟糕,若她有一天没有回来,你能不能接受。”

      “你当时说,若真到了那一步,是缘分就尽在此处,你会把这段回忆妥善珍藏。”

      “……我曾经以为自己可以……”陆静深伏在桌上,声音有些颤抖。

      “我错了。”

      “我做不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喵子菌小可爱的地雷!
    感谢淹死的鱼小可爱的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