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上将穿到古代后

作者:云墨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品牌效应

      谢韫之很忙。

      忙着装修茶楼,锻炼身体,还要给王师傅琢磨出来的一堆五颜六色口味奇葩的点心取名……

      这段时间,她仍旧每天早晨会去校场跑二十公里,跑完再练一练军体拳。

      魏烨作为镇国将军,原本是不必天天亲自督训的,偶尔来一次也只是为了发泄多余的精力,但自从谢韫之开始在校场锻炼,他往这边跑的频率就显著增加,拜师之后更是天天都来,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

      谢韫之也懒得正经手把手教他,就忽悠他说让他在旁边跟着学,自行参悟参悟。

      魏烨还真的信了。

      于是谢韫之每次打第一遍军体拳都刻意放慢节奏,让他跟着学一遍。

      魏烨:“师父,咱们这叫什么拳法啊?”

      谢韫之信口胡诌:“天地无极二十四星宿拳。”

      “可是星宿不是有二十八个吗?”

      “……”谢上将恼羞成怒,“祖师起的名字,我怎么知道!你练就是了!”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

      没有挑什么黄道吉日,万事俱备之后,谢韫之很随意地决定开门营业了。

      这个决定虽然随意,但开门营业之前,她还是买了十几个花篮,在门外摆了一排,又弄了几大挂鞭炮,大清早就噼里啪啦炸了一地的红纸碎屑。

      门口牌匾上的红绸揭下,崭新的牌匾上赫然题着“半日闲茶舍”五个大字。

      这么大动静自然吸引了这条街上所有的店铺注意。

      然后谢韫之在门口摆出了两块牌子。

      一块牌子上面用斗大的字写着“仅接待女客”;红纸黑字,喜庆而醒目。

      另一块牌子却用的是白纸,上面用毛笔和不同的颜料绘制出了茶点的可爱图案,旁边墨笔写出价格。

      有好奇者跑过来看了一眼价格,差点被惊掉了下巴。

      最便宜的茶点标价是,一百文,四块……

      虽然正上方写着开业酬宾统统三折,旁边用红笔划去了原价,改成了三十文,仍旧是贵得令人咂舌。

      至于更贵的,甚至还有两百文的社交体验券,一两银子的限时包间……

      “这是抢钱吗?”旁边胭脂铺的老板瞠目结舌地说,“除了官宦人家的小姐,哪个买得起哦?”

      茗香阁的老板也好奇地使了个小二去看了一眼。

      听完小二汇报的消息,茗香阁老板瞪大了眼睛,有些惊奇地笑着道:“他真是这么定价的?”

      “是。”

      “果然是不通俗物的公子哥,哪有这么做生意的?”老板摇摇头,语气中带着指点江山的高傲和一丝鄙夷,“等着吧,他这店开不了一个月就得垮……不,这是开张即倒闭。”

      本来以为对方不是王者也至少是个钻石,没想到对面连青铜都够不上。

      哎,这寂寞如雪的人生啊。

      ……

      “宿主,您究竟为啥要把价格定这么高?”系统十分不解。

      “为了保护勤劳朴实的劳动人民。”谢·顶级奢侈品集团前掌门人·韫之露出了淡泊名利的微笑。

      “要割,就割上层阶级的韭菜。”

      不出周围的老板们所料,半日闲茶舍开张半个时辰,没一个顾客踏进店门,最多只是在门口好奇地观望一番,就被高昂的价格吓退了。

      谢韫之仍旧气定神闲,不为所动,一点都没有要下调价格的意思。

      系统觉得她一定是在强撑面子。

      它还想讽刺两句,转念一想,要是她把茶楼开垮了,岂不是只能服从安排去攻略男主了?

      于是它不说话了。

      “你是不是在想,我把价格调得这么高,到时候把生意做垮了,就只好听你的话去攻略那几个男人了?”

      “你怎么知……”系统一惊,反应过来,立刻改口,“怎么会呢,宿主你多想了。”

      “一个茶楼而已。”谢上将懒得和它争论,“且瞧着吧。”

      商场如战场,谢上将能在战场上成为最出色的指挥官,在商场上一样能混得如鱼得水。

      在众人各怀心思的注视之下,半日闲茶馆迎来了它的第一个客人。

      ……

      户部侍郎家的三小姐月如今日出门,原本是要去金饰铺子挑新上的头面。

      小轿经过茶楼门口,跟着的侍女有些惊奇地道:“小姐,街上新开了家茶楼呢——门口还写着,仅接待女客……”

      茶楼没什么稀奇的,仅接待女客的茶楼就稀奇了。

      “哦?”轿子里的小姐道,“扶我下去看看。”

      小轿落在茶楼门口,侍女打了轿帘,把小姐扶了出来。

      月如慢慢走到茶楼门口,看了看那块白色的牌子。

      “这吃食的图案倒是有趣。”她对侍女道,“价钱是贵了些,也不知与别家有何不同,进去看看。”

      侍女扶着月如进了茶楼,尚在门口,就能看到茶楼内部精致华丽的装潢。二人刚踏入茶楼大门,就有个小姑娘迎了上来,笑着问:“客人喝茶吗?是要坐一楼、二楼、还是三楼?”

      她穿的也是水红色的缎面裙和窄袖上衣,虽然款式十分简洁,衣裳的用料却比平民的女孩子要好上不少,明明是跑堂的小二,竟然能穿大家小姐一样的料子。

      “有什么区别吗?”

      “一楼休闲区,任意茶点可坐;二楼社交区服务费二百文;三楼限时包间,一两银子两个时辰。”小姑娘端着标准的微笑。

      这价格可真是有些昂贵……她身为三品大员嫡女,一个月也不过只有五两银子的月例,这家茶楼的一个包间竟然就要一两银子,还限时……一两银子,哪怕在京城最贵的酒楼,都能点上一桌好菜了!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身为贵女,月如不会把惊异表现在脸上。

      “那就一楼吧。”

      “客人要坐哪儿?”

      月如左右看了看,指了指靠墙的桌边。

      “坐那边。”

      “好嘞。”小姑娘脆生生地应了一声,“您先坐着,我去给您拿菜单!”

      “这可真是稀奇了。”侍女扶着月如坐下,悄声道,“哪家茶楼会在椅子上放软枕啊……这上面的图案,像是花?还有这一个白色的,像是兔子?倒没见过拿白色的锦缎作软枕的,上面的图案倒是有些好看……”

      月如环顾了一周。

      这家茶楼里跑堂的小二竟然全是姑娘,还都穿着一样的缎面衣裳。茶楼的地上铺着波斯舶来的地毯,墙壁和天花板竟然都用绸缎作为装饰,桌椅都是厚重的红木制成,比普通桌椅更高,不像饭桌,更像是书桌。不过一家茶舍,竟然比她的闺房还要奢侈舒适,她坐的位置背后居然有一排红木书架,上面还放了不少书。

      茶馆里居然还有书?

      “都是一些历朝历代的诗集和传奇话本。”一旁不知何时又过来一个小姑娘,轻声细语道,“小姐请随意阅览。”

      这个时候,先前那个小姑娘已经返回来了,双手递给她一本菜单。

      对,是一本。

      这家茶馆的菜单竟然不是一块木板或者一张布帛,而是一本很大的牛皮封面的书,装订手法也不是线订,而是从未见过的形式。

      谢韫之研究了从系统商城中抽出的那本食谱后,掌握了平装书的装订方法,并且第一个应用在了菜单上。

      洁白光滑的桑皮纸内页上,画着和外面牌子上一样的彩色糕点图案,白色的雪花和玫红的梅花相映成趣,旁边还用梅花小楷写了一行字。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右下角的价格标的是一百文,旁边贴了个小纸条,上面写着折后价:三十文。

      月如矜持而仔细地看了一看,轻声道:“就这个吧。”

      “好的,梅香白雪小点一份。”小姑娘在手里的一块板子上用炭笔打了个勾,又问,“客人要不要喝点什么?茶舍有雨前龙井,还有白马毛尖、白毫银针……新上的花果茶也是很不错的,像这个茉莉绿茶、蜂蜜橘柚茶……您要不要试试?”

      “那就蜂蜜橘柚茶吧。”

      “好的,梅香白雪小点,原价一百文,折后三十文,蜂蜜橘柚茶,原价一百文,折后三十文,一共六十文,请先付款。”

      侍女从袖中取出荷包付了钱,小姑娘拿着菜单走了,过了约一刻钟,端了个长方形的木盘子过来,上面放着一个雪白的盘子、一个精致的茶壶和两个茶杯,还有一张小卡片。

      她把盘子和茶盏端到月如面前,又把卡片拿出来,双手递给她:“茶舍开业酬宾,一个月内,凡在茶舍消费满五十文的均可获赠三十文优惠券一张,满一百文的可获赠五十文优惠券一张,满两百文的可获赠一百文优惠券一张,以此类推。带亲友前来且消费额满一百文的,可以免费升级到二楼社交区,因为位置有限,所以先到先得。另外,优惠券上的使用期限是一月内,请注意时间,过期作废哦。”

      “请慢用。”

      小姑娘带着餐盘告退了。

      雪白的瓷盘边缘还描了一朵红色的梅花,盘子上的点心十分小巧,两块是红色的,两块是白色的,红色的点心压成梅花形状,白色的点心是六边形的,上面印了雪花的图案。

      月如拿起盘子旁边搁着的精致小巧的小铜匙,切下梅花的一片花瓣,送入口中。

      这样小巧的点心,竟然还是夹心的,豆沙的内馅软糯甜蜜,入口即化。

      虽然老板表示口味随便弄弄就行,但王师傅还是没有放弃一个糕饼师傅的职业操守,他尽力了。

      侍女端起一旁的茶壶,给她倒了杯茶。

      月如端起茶盏,抿了一口,随即眼睛一亮。

      花果茶不少见,但这个蜂蜜橘柚茶她却是第一次喝到。蜂蜜的甜和柚子的酸调和在一起,酸酸甜甜,还带有柚子的清香,口感非常好。

      “你也尝一尝吧。”她对侍女道。

      “谢谢小姐!”

      月如又吃了几口点心,转过身去,从书架上挑了本诗集,打开来阅读。

      茶舍跑堂的小姑娘们并没有一直关注她,这让她可以慢慢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月如注意了一下,发现茶舍另一边,柜台旁边的架子上甚至还摆了一些小布囊,上面也挂了块牌子,写着“刺绣材料包”。

      即使不爱读书,也能描描花样子,绣绣荷包手帕。

      这里倒真是消磨时间的好去处。

      莫说是三十文,就算是一百文,也是完全值得起价钱的了。

      她一边喝着茶,一边读着诗集,坐了一会儿,茶舍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进来了另一个小姑娘。

      小服务员还没有来得及迎上去,她就已经看见了桌旁的人,惊喜道:“月如!”

      “琴淑?”月如抬头,惊讶道,“你也来了?”

      “是啊,进来看看,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二位小姐认识?”秀秀上前一步,笑着道,“这可真是太巧了,按照规定,有亲友同来且消费满一百文的,可以免费升级到二楼社交区,小姐要不要点点什么?”

      ……

      琴淑小姐也点了六十文的一盏茶和一份点心,秀秀帮着月如小姐把茶点都端到了二楼。

      二楼的社交区和一楼不同,若说一楼更加注重隐私和优雅,二楼就显得要开放舒适很多。二楼的桌椅比一楼显得要低矮一些,窗边是两人一桌的座位,除此之外,竟然还摆了不少围成一圈的软榻,软榻上也放了不少锦缎的软枕。

      “那里摆了些叶子牌、象棋、围棋、还有些其他的小玩意儿。”秀秀指着楼梯旁边一个红木的架子道,“二位小姐需要的话自行取用即可。”

      她告退了。

      侍女去拿了盒方圆跳棋过来,两位小姐坐在窗边,一边闲话一边下棋,不知不觉就过了两个时辰。

      快到午时了。

      两人起身离开,在茶舍门口互相告别的时候,月如有些不舍:“今日一别,又不知能何日再见了……”

      二人是手帕交,琴淑家里有嫡亲兄长,她已经定亲,并不方便过府玩耍。

      “这无妨。”琴淑笑着道,“要不改天我给你递个帖子,我们还来这儿玩?”

      “行!”

      ……

      等到轿子在家门口落下,月如这才想起来——今天她本来是要去金饰铺子挑头面的!都怪玩得太入迷,居然忘了最重要的事!

      明明忘了买头面,她却并没有十分失望,而是从袖中拿出那张盖了章的精美“优惠券”,仔细看了一看。

      无妨,既然忘了买头面,那就改天再去一次,正好顺便把这张优惠券用掉——留着不用,万一过期了,不是浪费吗?

      带亲友去,免费升级社交区——要是琴淑没约她,她就约着自家姐姐一块儿去!好东西当然要和姐妹一起分享!

      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半日闲茶舍逐渐在京都贵女圈中有了名气,随着前往茶舍的贵女人数增加,茶舍的名气也越来越大。

      最初一段时间的冷清之后,茶舍很快热闹起来,衣香鬓影,宾客如云,甚至常有座位不够的情况。

      所有想看谢韫之笑话的老板都目瞪口呆,认知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家的东西卖得这么贵还有这么多人抢着买。

      有几个老板尝试着把自己家的商品价格提高,结果却没有吸引来更多的顾客,反而原本的顾客也因为涨价流失了。

      这究竟是为什么?

      ……

      “这究竟是为什么?”系统也十分困惑。

      “想知道为什么?”谢韫之笑了笑,“我的成功,从来不是凭运气获得的。”

      “从一开始,我就明确了这家店的定位,所有的安排,都是整体设计的一部分。”

      谢韫之先前的布置和准备,看似漫不经心随意而为,实则处处都运用了心理学技巧。

      从“半日闲”这个名字开始,就奠定了整个茶楼的风格——休闲社交,打发时间。

      这一条街多有女性顾客光顾,卖的都是胭脂水粉之类的东西,人流量本身摆在这里,在这里开店,能够充分照顾女性客户的需求,就更容易成功。茶楼只接待女客,满足了这个时代男女大防的需求,也让顾客在这个空间里能够更轻松自在;这里缺少贵族阶层女性专属的公共社交休闲场所,而社交是人类的本能需求之一,这,就是商机。

      华贵精致的装潢和绸缎的装饰不光是为了迎合女性顾客的审美需求,精致的餐具、漂亮的点心、别出心裁的介绍和取名,无形间拔高茶点的格调,有了一点“风雅”的味道。加上一点点恰到好处的消费主义引导,顾客就会认为,自己的消费是值得的,因为她们的心理需求被充分满足了。

      古代识字率本就极低,女性要想识字,除非是生在非富即贵的人家,谢韫之的目标顾客,就是这群人。

      购置书籍,是为顾客提供双重的精神享受。书籍本身带来的精神满足感是其一,更深层次的是,在个人终端全面普及,随时随地就能打开电子书的星际时代,在公众场合捧着纸质书装【哔——】的人也不在少数;更何况在这个时代,书籍属于珍贵物品,又有“敬惜字纸,书女必淑”一说,认为知书达理的女性必然更加贤淑……谢韫之满足她们。她在每一层都布置书柜,甚至备好文墨,增加高雅格调的同时刺激顾客的展示欲望。

      当然,买纸墨是要额外付费的。

      给服务员小姑娘们用锦缎作衣,一是为了和茶楼的整体风格相符;二是为了给客人足够的优越感。因此衣服的样式不能太精致,颜色不能太抢眼,但同时又要大方得体,易于行动。

      不同的楼层布置和价格阶梯,一方面是为了满足顾客不同的休闲社交需求,另一方面起到了圈层划分的作用。租得起包间的贵女不一定愿意和陌生人社交;想要独自休憩读书的贵女可以在一楼岁月静好;带着小辈的年长女性也可以在二楼打打叶子牌拉拉家常……谢韫之替她们考虑到不同的需求,而且替她们布置好,顾客来了自然会根据需求选择对应的服务。

      “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考虑。”谢韫之说。

      系统已经听傻了。

      “定价也是有技巧的。”谢韫之轻描淡写道,“一开始就定高价,是运用心理学上的锚点效应,先在顾客心中建立一个高锚点,当她们看到商品降价打折时,就更容易下手购买。这样不仅能为后面的打折和优惠活动留足余地,而且能削弱顾客的理性判断,充分刺激消费;当然,这也是由于建立高端品牌的需要。”

      “一个成功的商人,不光要满足顾客说出口的需求,还要满足顾客没有意识到的需求;比同行先想一步,是业界翘楚;比顾客先想一步,是时代先锋。”

      半日闲茶舍的营业额充分证明了,谢韫之是对的。

      第一天,茶楼营业额九百文;第二天,营业额四两银;第三天,营业额十两银……即使谢韫之发放了一堆优惠券,一个月过去,茶楼的净利润还是超过了二百两白银,已经抵得上谢韫之买下这座茶楼时所出的价钱。

      “宿主,您真是收智商税的一把好手。”系统感叹。

      “这怎么能说是收智商税呢?”谢韫之摇头,一脸高深莫测,“我卖的不是茶点,是情怀。”

      系统:“……”

      ……

      茶舍开始盈利,小姑娘们认识的字越来越多,逐渐也开始学着握笔习字了。谢韫之琢磨着,再过一段时间,就把院内最大的那间屋子扩建一下,作为加工工坊,开始实行第二项计划。

      她仍旧是每天都会去校场锻炼,顺便教一教魏烨军体拳。

      结束一天的锻炼之后,谢韫之离开校场,准备去集市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用的东西,她没走多远,突然听见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哟,这不是顾大人么?”来人带着丝毫不加掩饰的挑衅和恶意道,“哦,不对,现在该叫顾将军了……”

      “你倒是福大命大,竟能从那老虎口中逃得一条性命……”那人阴阳怪气道,“不过即使你苟活下来,官职也丢了,还被逐出族谱,啧,可真像是丧家之犬。”

      “你若是从了本王,也不会吃这么多苦头不是?”

      谢韫之皱起眉。

      她转过身,身后的人穿金戴银,活像个挂满珠宝的大酒坛,身边还跟着一帮家丁护卫。

      这是害原主丧命的罪魁祸首,瑞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韫之:见识一下消费主义的力量吧。
    感谢沁黛小可爱的地雷!
    感谢珺钺小可爱的地雷!
    感谢澄心如简小可爱的地雷!
    感谢静小可爱的地雷!
    感谢阿狸的九月小可爱的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