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舞西风

作者:叶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情为何物

      坐在“相见欢”的待客堂中已经是第二十一天。
      路思远低头喝着酒。
      他真想狠狠扇自己几记耳光,让自己清醒过来。可是他知道,此时他是清醒的,要命的清醒!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如此痛苦。
      那日被柳清欢醍醐灌顶的几句话惊得一身冷汗后,他本打算第二天就离开回京城的。人都已经走出了杭州城,却仿佛身不由已地又折了回来。他告诉自己,只见柳姑娘最后一面便好,再看她一眼,将自己满怀的情义告诉她,不论她是欢喜还是生气,他都会一走了之,绝不再来,可是——直到今日,柳清欢依然对他不肯相见。
      这反倒让路思远心中有气,决心跟她耗上了。
      “路公子,你的酒。”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里除了柳清欢和阿水不假辞色外,其他人倒还算笑脸相迎,任他在这里喝醉了便睡,睡醒了便喝。
      那个姓唐的鸨母倒是极为热心地推荐了几个姑娘,只是那些庸脂俗粉怎能同清欢相比?
      看着路思远醉眼朦胧与颓废的样子,唐妈妈不屑地撇撇嘴,这样的男子她见得多了。拜倒在清欢裙下的男人几乎都是这般的模样,装模作样地借酒消愁,不消半个月一个月,不是另结新欢,便会死心地自行离去。她才懒得管,倒乐得多挣那一份酒钱呢!
      “嗳,清欢姐,你看,你那情场孝子又来了呢!”阿秀躲在竹帘后,向一旁冷眼旁观的柳清姐笑道,“你别说,他的模样还挺可爱的,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英俊的后生,还真有点动心呢,清欢姐,不如……”
      “啐,不许你动他!”柳清欢也笑道,“他只是少年心性,而且这般的男子是不可能留在你身边的!”
      阿秀抬起一双如狐般的媚眼,笑道:“难道清欢姐是因为这个才对他不加理睬的么?”
      柳清欢微微一叹,欲言又止:“有些事说了你也不会明白,总之,他不是应该流连于花众中的男人才是……”
      她这些年来阅人无数,也历经沧桑,自问看人还算准确——只是她不明白,自己这般憔悴模样,哪里吸引了这如清晨朝露般清纯透明的男子,这……究竟应该怪谁……
      “说,清欢姑娘倒是出来还是不出来?”一名坦胸的粗壮汉子伸出的巨大手掌甚至不用用力便可以扭断秋兰的肩膀。
      “哎呀,大爷,柳姑娘这几日真的是身体不适,不方便出来呀,你看,我这里环肥燕瘦有的是漂亮女子,大爷……”唐妈妈几近讨好地笑着。
      那粗壮汉子身后一身华丽白色长袍的年轻公子状似优雅的“刷”地打开手中的折扇,微笑道:“小爷大老远自东京跑来,一睹清欢姑娘的芳颜,你竟然要用其他女子来打发小爷,不信小爷抓你去见官不成?”
      唐妈妈眼睛一转,笑道:“哟,难道公子是官爷不成,我……”
      “废话少说,快叫清欢姑娘出来,不然我砸了你这招牌,让你在杭州城做不了生意,你信不信?”那年轻公子阴阴柔柔地道。
      他手下的彪形大汉下手又重了一分,眼见秋兰已经疼得脸色煞白,哀叫起来。
      来“相见欢”惹事生非的人不在少数,而其中最难缠的便是官家之人。其他恶棍流氓只消打出去便可,唯有官府中人,最是招惹不得。这下不由让唐妈妈犯了难。
      她回头有意无意地看了看进间,长长叹了口气。
      “公子这是想要见我么?”柳清欢无声从出,清清冷冷,看不出表情,“那可真是清欢的荣幸呀!”
      “清欢姑娘果然是美得不同,哈哈,让小爷好好疼你……”那白衣公子仿佛口水都要流下来一般,才不管旁的,禄山之爪直向柳清欢伸去。
      “哪里来的狗东西,在这里扰人清梦。”路思远懒懒地站起来,刚好站在他们之间。虽然一身酒气,但一双眼睛却出奇的亮。
      先不要说这讨人嫌的人是冲着柳清欢而来,就算不是她,以他的性格都不会坐视不理的。再说,一见这人的一身恶俗白衣,就不由让他想起求见不得的“白衣居士”,愈发有种想扁人的冲动。
      “你是什么东西?”那白衣公子冷笑,向身边的大汉使个眼色。
      那大汉身材极壮,一身肌肉,竟比路思远大出近一倍的模样,他“嘿嘿”一笑:“小子,我们爷的事你也敢插手,想是活得不耐烦了,让你爷爷好好教训一下你吧。”
      说着,一双毛手便搭向路思远的肩头。
      “去!”路思远口中冷哼一声,甚至没有看清他如何出手,一柄长剑已经架在那大汉的脖子上。
      “你……”那大汉的冷汗立刻从脖子上流了下来。他虽然有一身蛮力气,但身为崆峒的外派弟子,也多少懂些武功,谁知这个年纪轻轻而且貌似酒鬼的男子却在半招之间便治住了他。
      “我……我如何?”路思远轻哼道,“你空有一身力气却为虎作伥,你说应该如何?”
      说着,他左手微一用力,伸手便将那汉子丢出了门外。
      而后,他盯向那白衣青年,冷笑道:“你是想自己滚出去,还是要我帮你?”
      那白衣青年也被惊呆了,怔了怔,咬牙道:“好,好小子,小爷今日算是跟你结定仇了,你有种等着,早晚小爷会教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说着,他悻悻地收起扇子,走了出去。而在门口被门坎儿的一绊却显出了他的慌张。
      “哈哈,好……”
      “路公子的功夫好厉害!”
      有人鼓掌,也有人带头叫起好来。
      然而路思远却丝毫不觉,一双眼睛只是迎向柳清欢,那个他时时刻刻思念着的女子。
      柳清欢一直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时也并没有躲开他热烈的目光,而她的目光依然平静如水,却忽然轻声地道:“路公子一身武功真是厉害……”
      路思远心头一动,他没有想到柳清欢竟然可以开口赞他。
      接着柳清欢又道:“只可惜路公子这一身功夫竟然用在争强好胜、争风吃醋,、为女人打架上,真是浪费了这一身的好武艺!”
      路思远被她这如刀一般的话伤得脸色立刻苍白起来。
      “清欢……”唐妈妈有点过意不去,这路公子不但一片痴心,而且武功还这么好,看来也是个厉害人物,她向柳清欢笑道,“毕竟路公子是出手帮了咱们,咱们好歹也是应该感谢人家的……”
      “感谢?”柳清欢扬扬眉,冷笑道,“咱们‘相见欢’在杭州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歌馆,就算是吴知府也买咱们一两分薄面,这位前来挑畔的公子也不会不知道,恐怕这位公子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而我们路公子一招之下就让人家威风扫地,他本人可以一拍手就走了,到时候还不是由咱们‘相见欢’来收拾残局……唐妈妈,三年前这类的事情咱们这儿也发生过吧?”
      “你……”路思远立刻被气得说不话来,也许后果真的会像柳清欢说得这样“严重”吧,但毕竟是自己解围在先,他冷冷地回过头去,嘲讽地笑道,“难不成,柳姑娘是愿意陪那种无耻且无聊之人?”
      话一出口,他便已经后悔,柳清欢是自己钟情之人,自己怎可如此出口伤人?而他自认为一向不是刻薄之人,怎么会也口不择言起来?
      而柳清欢却似乎并未将他讽刺的话放在心上,只是淡淡地道:“我们这卑贱之人还不是谁出钱便陪谁,难道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么?”
      她这分明是在贬低自己让他难过。
      “对不起,柳姑娘,在下不是有意……不是有意伤你……”路思远惭愧地道,“我……”
      柳清欢眼中闪过片刻的感动,如此做便是想让他对自己死了心,可谁知他在她对他极尽冷嘲热讽之际还向自己道歉。
      顿了一下,柳清欢冷笑道:“事实本来如此,你说的也不错,又何必道歉。”
      “那我也有钱,我出钱……”路思远以为她还为自己刚刚的话耿耿于怀,不由想起这几天来他苦苦等待的情景,若她真是唯利是图,恐怕早就欢欢喜喜地迎他进她房中了。
      就在这时,忽听门童进来,向唐妈妈道:“萧居士家的管事萧先生说有事要找路公子。”
      
    插入书签 



    逝水流年
    大爱这个故事,大爱作者文笔,久久不能自拔!



    秀丽江山
    史诗般的爱情,大爱!



    皇叔
    目前追的唯一一个文!虽然是BL,但绝对是好文!



    谋夫计
    自推自荐小白文!



    穿越之七侠五义
    穿越轻松可爱,YY无处不在,可惜作者很久不更,它揍是个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