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舞西风

作者:叶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白衣居士

      西湖自古便是文人墨客极为喜爱的地方。那里的每一处山与石都能说出一段美丽动人的故事。
      路思远之所以选择这里,很大程度便是因为仰慕这里的山水风情。
      自小他便以为汴京作为大宋的东京,天下最热闹繁华也莫过于此了。可到了这里,他才发现,原来江南之地竟是如此富庶美好。而江南风情的精致与恬淡与北方的豪迈雄浑更是绝然不同的。
      难怪金国、契丹和西夏都对大宋的江山如此虎视眈眈——这真如天堂一般的美好,谁不想拥有!
      杭州之名,胜在西湖,而西湖之名,却胜在西湖畔居住的一个人——路思远来此,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想拜会一下这个天下闻名的“白衣居士”。
      据说,此人风姿卓越,潇洒倜傥,喜欢着一身白衣。
      据说,此人性情温和淡泊,深居简出,超凡脱俗。
      据说,此人学识极高,聪慧机智,可以谈笑间化解两位友人数年宿仇,也曾不忍百姓的生灵涂炭向两浙府台上献过一计,此计竟然在关键时刻扭转形势,将几近失守的西京守了下来。
      甚至连在高宗皇帝那里都挂了名的“铁公鸡”山东巡府高严平,都不知“白衣居士”用了什么方式,竟然劝动此人在三年大旱之后将自己库中数十万石粮食全数捐了出来。
      经此一役之后,朝廷曾经派人前去相邀他入朝为官,但此人却以身体不好推托了——关于此人的传奇与故事太多太多,就连路思远的父亲,大宋朝的左丞相路佑堂,也对此人推崇倍至,甚至说,“大隐隐于市,此人方是真君子”。
      难道“白衣居士”真的如世人所传如此神奇?一路行来,路思远更是听到了不少关于此人的传说,甚至有人说他是太白金星下凡,文殊菩萨转世。
      这更加让路思远有了想见此人之心。少年心情使得他倒想看看此人是否真有三头六臂,毕竟世上将他吹嘘的如此好,怎知此人不是浪得虚名?
      如若真是个人物,若能说动他回去相助父亲,恐怕父亲必会十分高兴吧,这也是大宋百姓之福。
      想到此处,路思远心中再无游山玩水、欣赏美景之情,随便向一路人便询问“白衣居士”所住的“柳香居”在何处。
      “啊,小哥儿是居士的朋友呀?”一个斯文的中年文人模样的人听到路思远在打听“白衣居士”,便笑道,“走过这条街,到下个街口向南拐,第二家就是……一看小哥儿就气宇不凡,居士的朋友多是如此……”
      按那人指的路,终于来到大门口。只是没有想到,“柳香居”的大门竟然如此不起眼。在汴京,略有名气的人都会将自已家的门面修得极为气派的,就算没有什么名气的人,哪怕是一些商人,也会以修缮门楣为发财后的头等要事。
      以路思远的想法,就算“白衣居士”家不像大户人家那般富丽,但也总会很气派。怎知竟只是一张几乎斑驳了的门面。
      轻声敲门,不一会儿便有人来应门。
      那个白衣文士大约三十七八岁的模样,长袍纶巾,文雅温和,那神情让人不由从心中生起一丝温暖之意。
      这人与路思远心目中的“白衣居士”的样子几乎一模一样。
      那人见路思远没有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瞧,不由微微一笑:“公子有何指教?”
      路思远惊觉自己的失礼,忙向那个行礼道:“在下汴京路思远,久闻先生雅名,特来求见。”
      他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父亲带着他站在少林寺大门口,面对着慈眉善目的方丈大师时的诚慌诚恐。
      那人微微一怔,立即笑道:“公子恐怕是认错人了,在下不是‘白衣居士’。”
      路思远抬头看看门口:“这里不是‘柳香居’?”
      “是。”
      “先生难道不姓萧?”
      “在下姓萧,却不是萧先生,”那个淡淡笑道,“姓萧也只是随了先生的姓,在下是这里的管事萧若。”
      啊?路思远一惊,想不到一名管事竟也这般风雅俊秀,而看萧若那般恭敬的神情,这“白衣居士”想必更是仙风道骨、飘然出尘吧?
      “得罪了。那么请问‘白衣居士’……在不在?”路思远微有些不好意思,想不到慕名而来第一眼就认错了人。
      萧若笑道:“‘白衣居士’不过是世人随口开的玩笑而已,我家先生有家有室,怎敢妄称居士?公子可称为萧先生便好……只是不巧,今日先生刚好出门,让公子白白跑了一趟。”
      本来便想过,此人名气如此之大,必是不肯轻易见客的,只怕这些管事之人便会以各种借口代为推脱。但路思远见萧若话说得极为诚肯,而且加之是如此清雅之人,便不由对他的话多信了几分。
      萧若遇人无数,见路思远不说话,便知他心中想些什么,忙又道:“公子远道而来,真是抱歉,不如这样,如果公子没有要紧的事,不妨在这里休息一下,先生应该今晚就可回来……”
      说着,他又笑道:“公子是外乡人,恐怕不知,今天是中秋,今天晚上的活动是一年中最隆重的,城里的男女老少都会到西湖去看花船放河灯呢,而杭州知府相邀,先生实在推脱不过,所以也去了……”
      不是说“白衣居士”深居简出么?不是说他从不结交官府中人么?更何况那晚看了杭州知府写于金国什么右使的信,更让路思远对其为人倍感不齿。原来闻名于世的人竟也如此虚荣,不由让他对“白衣居士”少了一分仰慕,想见他的热情也不由冷了几分。
      路思远淡淡道:“既然如此,那么在下也不便打扰,改日再来罢。”
      说着,便牵了马径自走开。
      萧若忍不住有些奇怪,不知道自己是否说错了什么,怎么这个少年人的态度前恭后倨,变化如此之快。
      
      * * * *
      
      想他这么远跑到杭州来,不但没有见到那人,而且那人竟然还和通敌叛国的杭州知府搅在一起,路思远一边走,一边觉得心中有气。
      他找了间客栈将行李和马都安置下,便一个人出了门。
      没想到却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西湖边。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而聚集到湖边的人却越来越多,湖面上荡着不少的船,有极为堂皇华丽的大船,也有轻巧秀丽的小舟。
      无论是大船小船,都亮着无数盏的花灯,飘来极为美妙优扬的丝竹之曲。
      江南婉转的曲调与北方绝然不同,听得路思远的心都跟着柔软起来了。毕竟是少年人,什么烦恼忧愁转眼即散。
      他兴趣盎然地看着四周的一切,是如此的新奇。汴京也会有灯市的,但一般都是在元宵节,而愈演愈烈的成为官宦人家相互攀比、带着浓重铜臭味的场面,让他很少参加,反倒不如这里民间的清新舒服。
      “请问,这湖上的船是可以租游的么?”路思远好奇地拉住一名老者。
      老者淡淡看了他一眼,呵呵笑道:“小哥儿是外乡人吧,难怪不知道,这船小哥儿原是可以上得的,可只有今晚不行,因为今晚上,湖面所有的船上的姑娘都只唱曲,不接客……”
      老者的一番话招来了路思远满脸的涨红,这才明白,原来这花船都是杭州最有名的青楼妓馆的,平日可以花钱上去千金买一笑,或是喝花酒,但是中秋这天不行,所有最美丽的女子都会穿戴整齐,来争这天下第一艳。
      “天下女子这爱美之心只怕是共同的呀!”路思远定眸去看,果然湖上的船都被装点得特别艳丽,而且船上的姑娘们都淡妆浓抹,极为妖娆。
      远远行来一船,是众船中最大最豪华的一艘,花灯最多,歌声笑声也最多。
      而船弦上隐隐露出官兵的守护,如果猜得不错,这——便应该是杭州知府的那一艘了吧。
      而“白衣居士”想必也在船上与那个贪官把酒言欢吧——想到这里,路思远一心的好兴致立刻全没有了,眼前浮现的竟是个尖嘴猴腮、形容委琐的中年人,哼,世人往往道听途说,这般削尖了脑袋想在官场上混的人,不见也罢!
      就在这时,忽然人群一阵噪动,不知谁轻声喊了一句:“是柳姑娘来了。”
      一支素色的小船悠然而至,没有其他船的华丽张扬,而灯光自淡绿色的纱帐间泻出,却让船有了一抹傲立世外的高雅,相比之下,其他花船倒都成了庸脂俗粉。
      不也是一家歌馆的花船么,虽然给人的感觉不太一样,但路思远不明白为何众人的态度别有不同。
      其实他倒不是对青楼歌妓有什么偏见,可是当今的徽宗皇帝便因为宠爱名妓李师师而不理国事,让他对这些以色事人的女子很是不以为然。
      “去年柳姑娘没有参加‘万艳大会’,便教‘清音楼’的赵姑娘得了花魁,今年既然柳姑娘来了,这花魁看来非她莫属。”
      “柳姑娘人又漂亮心地又好,比那个只知道向吴知府发嗲的赵玉秀好不知道多少倍,这样的姑娘才配得起咱们江南花魁的称号呢。”
      路思远本想离开的身形不由听到众人的议论而停了下来,他忽然也想看看,这位被众人所推崇的“柳姑娘”,究竟是何等的美丽,让人如此感叹。
      
    插入书签 



    逝水流年
    大爱这个故事,大爱作者文笔,久久不能自拔!



    秀丽江山
    史诗般的爱情,大爱!



    皇叔
    目前追的唯一一个文!虽然是BL,但绝对是好文!



    谋夫计
    自推自荐小白文!



    穿越之七侠五义
    穿越轻松可爱,YY无处不在,可惜作者很久不更,它揍是个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