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舞西风

作者:叶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黑衣夜行

      太阳渐渐消失在青山之外。
      褪去了白天的烦燥,秋日夜晚变得清凉起来。
      自小生长在北方的路思远哪有机会见到如此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茶园风光,被此情此景所吸引的他不知不觉放慢了脚步。
      算算大约还有三十余里才能赶到杭州城中,错过脚程的他反倒不着急了。前方有一个简陋的小草蓬,想必是春日采茶之际有人休息照看的,他便随遇而安地选择成为今晚的栖息之所。
      对于环境及生活的要求,他一向是不高的。也许这正是父亲送他到少林寺学习的原因之一。
      汴京官宦家子弟的锦衣玉食、奢华铺张真真应了“朱门酒肉臭”那句话,而那种玩物丧志与奢糜腐败所带来的颓废让大宋在急于用人之际捉胫见肘。数万京城官宦人家的后生子弟,竟无一人敢在金人叫嚣挑畔之际挺身而出。
      外有契丹、金人和西夏的虎视眈眈,内有蔡京、童贯的狼狈为奸、欺上瞒下、祸国殃民,还有只爱美人、奇石、琴棋书画的大宋皇帝……父亲忧心仲仲地表示,长此以往,大宋将何去何从。
      路思远知道父亲一向对自己寄予很大的期望,可是凭已一人之力,又能有何作为?
      也许自己还是比较适合轻衣快马、仗剑江湖的潇洒与逍遥吧,只是他却无法忍心让老父一人独自忧国忧民、早生华发。
      或许此次玩得差不多了,便应该回家去了,因为他是深知父亲的艰难的。
      但是既来之,则安之。
      路思远闭上眼,听着外面低声的鸟虫鸣叫,闻着四周清香的茶树气息,他嘴边不自觉地扬起一个恬淡的笑意,渐渐进入了梦乡。
      忽然,他被外面的一丝异动惊醒。
      出于练武之人的敏感,路思远知道那是有人以极佳的轻功掠过时发出的衣袂声。
      如此荒郊野外,如此深夜,会有什么人这么急着赶路?会是打家劫舍的江洋大盗,还是神出鬼没的夜行杀手?
      出于好奇,路思远不假思索地跟了过去。
      周围都是茶树,低低矮矮的,视线也算开阔。在跟了半盏茶的工夫后,前面的黑影钻进了一小片树林之中。
      路思远轻巧地翻上一棵粗枝,悄悄向林中望去。
      这一望,却将他吓了一跳。
      只见一个黑衣人正将一柄长剑刺入一名中年男子的胸膛。
      黑衣人的动作迅速,又稳又狠,而拔剑时潇洒的一个转身,没有让血迹丝毫溅在他的身上。
      被杀之人在倒下之前脸上犹是一幅不可至信的样子。而剑气划破了他的外衣,里面,赫然露出的是官服。
      路思远虽然自小离家,但从他记事之时便知家里常来常往的尽是些官场之人。看那人衣服的花色与质地,应该是六、七品的官吧。
      正在他惊诧之时,那黑衣人转过身来。他黑巾蒙面,看不到真面目,但是眼睛却向他的方向看了去。
      路思远更是一惊。他自诩轻功还算不错,越上树枝时也十分轻巧,想不到还是被人发现了,想必此人的武功是极高的。
      但因为见黑衣人杀官一事,路思远气不过,不管旁的,便从树上跃了下来。
      黑衣人没有作声,心定神闲地望着他,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对上黑衣人的眼,路思远不禁一怔,原本以为此人必是暴戾十足的凶恶之徒,却想不到他的眼竟然如此清澈与明亮——这怎么像是一个行凶杀人之人的眼?
      但路思远立刻将这个念头甩出了脑外,冷笑道:“阁下夜半三更杀害朝廷命官,而且不敢以真面目视人,难道不怕被杀头么?”
      黑衣人微一扬眉,不怒反笑:“想不到来了个想主持正义的人,小兄弟是想抓我去见官么?”
      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显然是有意改变了自己的本来音色。
      空气中渐渐开始弥漫了血腥之气,这令路思远莫名的烦恼。虽然没有刻意修习佛理,但这些年的耳濡目染也让他从不轻易出手取人性命。就算以往的路见不平,也只是小小的施以惩戒。
      “草菅人命,出手狠辣,我便是抓你见官又如何?”路思远长剑出鞘,当胸而立。
      “好,见官又如何?”黑衣人气定神闲地笑道,反将自己的长剑轻巧地收回腰间。
      路思远又是一怔,见此人有恃无恐的模样,难道他真的不怕?是因为他杀的果然是奸佞邪恶之徒,还是因为他在官府中有什么靠山?
      就在这一怔间,黑衣人却身形一动,迅速出手点住了路思远周身的三处大穴。
      “你……”路思远又惊又怒,“你这个如此奸诈无耻的小人!”
      黑衣人笑道:“在你眼中我本不就是奸诈无耻的小人么?再说,就算我不使诈,你认为你可以赢得了我么?”
      黑衣人的身形极快,形如鬼魅,路思远一向自诩轻功还算不错,竟然没有看轻他是如何出手的。但如果自己不被他偷袭,毕竟可以放手一搏,也总好过如今的束手就擒。
      就在路思远沉思的刹那,只见黑衣人从怀中取出一柄极为精巧的匕首。
      路思远冷笑道:“你最好是将我杀人灭口,反正你也不在乎多杀一人,只是抬头三尺有神明,多行不义必自毙。”
      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异样,这话出自一个如此年轻的人的口中多少让他有点惊诧,但他却没有理会路思远,径自走到那个被他杀死的人面前。
      只见他小心地挑开那人胸前官服上的团绣,自里面取出一封用火漆封存的信笺。
      黑衣人随手撕开了信,越看眉头皱得越紧。
      路思远被黑衣人的行动勾起了好奇心,只可惜全身上下动弹不得。
      终于,黑衣人站起身来,走到路思远面前,将手中的信封展现在他面前,冷笑道:“这便是你口口声声的朝廷命官!好个杭州知府!”
      路思远一怔,看到信封上赫然写着“呈大金国右使完颜呼忽尔大人亲启”!
      金国对大宋的狼子野心路人皆知,金人在边境的烧杀抢掠更是血腥残暴,而就在上个月,大宋才在东石滩被金人杀得血流成河更是成为大宋子民的耻辱。
      而大宋的官员怎么会与金国的左使有关系呢?而那个人竟然是——堂堂的知府!
      一丝寒意自他身体里不断升出。
      “你没有看错,错的是当今大宋的皇帝,亲小人,远贤臣,只重吃喝玩乐!”黑衣人见路思远错愕的神情,淡淡地道。
      这是极为大不敬的话,但路思远整个心思都被这几个字占得满满的,根本无法理会黑衣人的话。难怪金人对大宋的风土人物、财政官场都如此了如指掌,也难怪大宋会在与金人的交战中屡战屡败,原来便是因为有了这些祸国殃民的朝廷败类!
      就在此时,忽然林子外面传来了几声鸟鸣。
      如此夜深人静,应该是不会有鸟鸣的。路思远在江湖中也行走了一年多,知道那必是黑衣人的同伴招呼他的暗号。
      “信,不便给你看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黑衣人将信小心放回信封收好,淡淡地道,“你说得不错,抬头三尺有神明,多行不义必自毙,可惜……”他似乎低低叹息了一声,轻笑道,“小兄弟,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也许经过多了才会懂,但那时,也许便没有了这般赤子之心啊!”
      最后一个字的话音还未落,他便一个闪身,跃上了树梢。
      “哎——我的穴道……”眼见那黑衣人就要消失在夜色当中,路思远急急地喊道。
      “穴道一个时辰后便会自动解开,算是对你不分青红皂白乱出头的小惩吧。”黑衣人的声音看远处清晰传来,这次他似乎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让路思远隐隐觉得那人似乎应该也是个年轻人。
      
    插入书签 



    逝水流年
    大爱这个故事,大爱作者文笔,久久不能自拔!



    秀丽江山
    史诗般的爱情,大爱!



    皇叔
    目前追的唯一一个文!虽然是BL,但绝对是好文!



    谋夫计
    自推自荐小白文!



    穿越之七侠五义
    穿越轻松可爱,YY无处不在,可惜作者很久不更,它揍是个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