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舞西风

作者:叶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患难真情

      她好累,真的好累。
      八年了,受着心灵上与身体上的折磨,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总是转辗返侧,总是心痛不安,从来没有像如今这般沉沉地睡了这么久。也许这样长久的睡下去,永远不再醒来,对于她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了。
      “醒了,终于醒了。”隐约听到耳边传来惊喜地声音,“柳姐姐好像有些动静了,你看,她眼皮在动嗳……”
      柳清欢缓缓地睁开眼,有片刻地仲怔。
      一双惊喜与灵动的眼睛在面前不断清晰,那并不细嫩却格外有力量的手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这是一双女孩子的手,但因为长年地习武握剑,所以手心才有了厚茧,而小妹自小也是爱摆弄刀枪这些东西的,如果小妹活着应该也是这般年龄,这般英挺,只可惜她死的时候才十三岁。
      柳清欢轻声地道:“是子湘妹妹么?”
      “是我,是我……”见柳清欢渐渐清醒过来,叶子湘激动得几乎跳了起来,放了柳清欢的手,又去拉一旁也同样欣喜的路思远,“柳姐姐醒了,真的醒了。”
      望着叶子湘开心的笑脸,这是她第一次在自己面前笑,路思远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竟沉浸在她的笑颜间,一刹那间仿佛除了她,眼中再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愿这笑容永远不要消失。
      见路思远默不作声地望着自己,叶子湘不由有些奇怪,但对上他的眼,忽然发现了他眼中的热切,一向率直开朗的她竟然也莫明的红了脸。
      她不自然地将眼神别开,逃避似地又奔向柳清欢:“姐姐好些没有?我帮你倒杯水可好?”
      柳清欢就着叶子湘的手喝完水,才淡淡地环顾四周:“我这是在哪里?是你们救了我?”
      “我和路思远一起救的你……我们猜那吴知府定是将你藏在了府中,却怎么也找不到,跟了他两天才发现他居然还有个不见天日的密室,也是算幸运,今日的把守不如昨日严密,我们才有了机会……”叶子湘不忍地望着柳清欢,她的脸色依然苍白,刚刚救下她时她已然全身冰冷,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他们真的好怕她再不会醒过来。
      “这里是城东的‘朝来客栈’,我想吴知府不一定以为咱们救了你还敢留在这附近,至少这里暂时会没有什么危险。”路思远沉声道。
      柳清欢望着眼前这个年轻人,脱却了眼中曾经对她狂热的爱恋,忽然间发现他的神情间竟然有着沉稳与干练,仿佛突然间少年就成长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一般,那举止间流露出来的是让人忍不住信任与信服的大将风度。
      “难怪人们都说人是要经过磨炼的,看来路公子此行也算不虚,士别三日,当真须刮目相看了。”柳清欢笑笑,虽然脸色依然苍白,神情间也尽是虚弱,但眼睛却亮得出奇。
      被柳清欢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路思远觉得一阵心虚,当初自己就是先被这样一双清澈闪亮的眼睛所迷惑的,现在虽然自己已经解开心结,但被她仿佛洞察一切的目光瞧着,回想起自己前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他依然觉得汗颜。
      忽然柳清欢又是一阵咳嗽,血从嘴角溢出,让路思远和叶子湘吓了一跳,本以为柳清欢已经清醒,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但见此情景,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你怎么样了?要不要我去请大夫?”路思远之前曾经见过柳清欢吐血的样子,真怕她还会像当日那样再次昏死过去。
      “不用,我……我没事,一会儿……就好……”柳清欢不在意地抹去嘴角的血迹,望向路思远,提出一个一直困在心里的疑惑,“你们怎么会知道我被抓了?你们不是应该三日前就已经回东京了么?是谁跟你们讲的,难道是萧寒玉?”
      不提也倒罢了,一提到萧寒玉,路思远的气便不打一处来,想起三日前他去找萧寒玉时他那一副欠扁的嘴脸,路思远忍不住冷哼道:“像他那种见风使舵的无耻小人,姑娘到如今还对他报有什么希望不成?”
      叶子湘见路思远如此义愤填膺的样子,知道他不但因为萧寒玉不肯施予援手,更是因为他竟然会在柳清欢身陷囹圄时成亲,难道他对柳清欢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么?就算是普通朋友,也应当挺身相救吧,何况柳清欢对他用情至深。
      怕路思远口不择言地将萧寒玉成亲的消息透露出来让柳清欢伤心,叶子湘不停给路思远使眼色,让他住口,而路思远因为气愤没有看到,柳清欢却看到了。
      “你们有什么事瞒了我?”柳清欢见他们两人都没有说话,不由轻声道,“你们是不是找过萧先生?”
      叶子湘见柳清欢主动提起,倒了不便隐瞒,点头道:“他是找过萧先生的,只是……”
      “只是萧寒玉不肯相助是不是?”柳清欢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仿佛在意料之中,“我听说他……要成亲了,就在今日,是不是?”
      “你知道?”路思远与叶子湘俱是一怔,既然知道了,她怎么还能够这么平静?难道她不是对萧寒玉有情么,柳清欢有难他不但不相救,而且要另娶他人,她一点也不难过?
      路思远冷笑道:“不错,今日他刚刚成亲,算时辰,怕现在已经入了洞房了吧。”
      路思远下意识地握紧拳头,今天如果不是急急地要去救柳清欢,如果不是刚才叶子湘拦着,他真想就直接冲到“柳香居”,去打扁萧寒玉那张虚伪的脸。
      忽然客栈的屋顶上传来轻微的声响,路思远与叶子湘脸色俱是一变,难道他们的藏身之处这么快就被人发现了不成?
      路思远一按腰间长剑,低声道:“你们不要出声,我去看看。”
      说罢开了窗,直接从窗口跃出。
      叶子湘看着柳清欢丝毫没有波澜的脸,忽然心中一酸,她定是将自己所有的委曲与伤心都藏在了这平静后面,一个女人在经历了刚刚所发生一切,几乎受了侮辱,几乎九死一生之后,怎么可能这样淡然?亦或是哀莫大于心死?
      
      * * * *
      
      “你来做什么?”路思远冲出屋外,见那白色的身影不闪不避,冷笑道,“人家不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么,怎么萧先生竟然让新妇独守空房,难道你真要当清心寡欲的居士?那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娶妻……”
      那白衣之人正是萧寒玉,他并没有理会路思远的嘲讽,淡淡地道:“我要见柳清欢。”
      路思远挑眉:“柳姑娘被吴知府抓了去,萧先生不会不知,若想要人便去知府那里,我这里可没有。”
      “我知道她在里面,请路公子让过。”萧寒玉还是一副平和淡然的口吻,仿佛是要见一个老朋友一般的轻松。
      路思远就是恨这副淡漠在面孔,他伸手一拦,冷冷道:“你凭什么想见就见,柳姑娘的死活不是与你没有关系了么?你放着你的洞房花烛夜不去快活,来见一个死活都不放在你心上的人,岂不是可笑?”
      路思远盯着萧寒玉,握剑的手更紧。若不是不想惊动客栈里的人暴露自己的行踪,他必要与眼前这负心之人好好打上一架。
      “说不定还是吴知府发现人被救走了,让你来试探我的吧?”路思远不屑的撇嘴,“有什么阴谋诡计尽管来,小爷我可不是畏首畏尾的缩头乌龟。”
      他这是在变着法的骂人,以萧寒玉的心智却又如何猜不出来。
      萧寒玉蓦地抬头,也盯着路思远,声音虽然一如既往的淡然,却又仿佛有些不同:“我想路公子是误会我了,见到清欢我会解释的。”
      “解释什么?解释为什么柳姑娘被抓走了,你却不闻不问,解释你为什么这个当口却要和沈姑娘结婚,还是解释现在我们被柳姑娘救了出来,你却跑来装作一副心急的样子,太虚伪了吧,萧居士!”
      门轻轻被打开,叶子湘望着萧寒玉。
      她父亲和路伯伯应该是信任这人的,否则不会特地要她来杭州将李纲的兵法心得带与此人。只是眼前这人的心机过于深沉了,竟让她也猜不出他真正的用意——那日从路思远口中得知萧寒玉不肯对柳清欢施予援手时,她便隐隐怀疑,就算是换作其他路人,以萧寒玉乐于助人的性格也不可能这般的漠然视之,为何偏偏对与他相交颇深的柳清欢,他竟能作到不闻不问呢?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蹊跷?
      此时听到了他与路思远的谈话,她虽然只与萧寒玉有一面之缘,却也听出了萧寒玉暗暗压抑的急切与渴望——也许,事情并不像她和路思远想像的那样吧。
      “柳姐姐让你进去。”叶子湘倚门而立,淡淡地望着这男子,他看似平静的表情下会隐藏着怎样的汹涌,他深沉无波的目光中又隐藏着怎样的痛?
      萧寒玉也不多出声,只是微微向叶子湘点头示意,便径直进了屋里。
      “这种负义之人怎么柳清欢还肯见。”路思远指着他进屋的背影,气得手直发抖,“柳姑娘被这人温良的外表骗了,但通过这一次,她还识人不清么?我们身为她的朋友,怎么可以让她还继续错下去呢?”
      叶子湘见他这般气愤的表情,仿佛被骗的人不是柳清欢而是他自己一样。知道他对柳清欢早已不再是爱恋之意,但还是如此古道热肠、不计任何代价的帮她,也许正是他这般的赤子之心才让她对另眼相看吧。
      “你是不是因为萧先生同柳姑娘和好了,你便没有什么机会了,才会这般拦着他进去啊?”叶子湘故意逗他,觉得眼前这人有时是可以顶天立地、果敢面对一切的男子汉,有时又像没有心机、一根筋的小孩子。
      “你……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呢?”路思远听了叶子湘的话,不由忘记了自己本来生气萧寒玉的事情,急得脸都涨红了,“你明知道我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的,你明知道我是好意,我同柳姑娘的事本来就没有什么的……”
      见他一副着急的样子,叶子湘不由抿嘴一乐,仿佛极为自然地便拉住了他的手,嫣然笑道:“走了啦,你是不是要将这里所有的人吵醒了才甘心啊。”
      从没见过叶子湘对他笑得这般灿烂,这笑容让她原本和柳清欢有些相似的清冷的眉眼出奇的柔和,而这柔和,竟然那样强烈地撼动了路思远的心,别说此时是拉他走开了,就算跟她走到天涯海角,去上刀山火海,他也心甘情愿啊!
      
    插入书签 



    逝水流年
    大爱这个故事,大爱作者文笔,久久不能自拔!



    秀丽江山
    史诗般的爱情,大爱!



    皇叔
    目前追的唯一一个文!虽然是BL,但绝对是好文!



    谋夫计
    自推自荐小白文!



    穿越之七侠五义
    穿越轻松可爱,YY无处不在,可惜作者很久不更,它揍是个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