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舞西风

作者:叶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沉吟至今

      “对不起,我家先生正在会客。”萧若抱歉地笑道。
      “我可以等,而且我找萧先生的确是有急事。”路思远见萧若没有让自己进去的意思,不由有些着急。
      萧若的态度一直都是温文自然的,正因为如此,路思远才会在第一面就将他当作了“白衣居士”。但此时他面露的不自然,让路思远不由有些奇怪。
      萧若为难地道:“可是我家先生讲过,今天是概不见客的。”
      路思远冷笑:“莫不是你家先生已经知道了柳姑娘有难,故意不见?”
      萧若一怔,似乎想不到路思远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先生今日有要事要办,所以……”
      “难道萧先生的要事竟然高于柳姑娘的死活不成?”见萧若没有惊讶亦没有否认,显然是知道了柳清欢被吴知府抓走一事,难道他们真的袖手旁观不成?
      就在萧若想解释时,忽然听屋内有人淡淡地道:“萧若,让路公子进来吧。”
      听出了是萧寒玉的声音,路思远不理萧若,径自走了进去。
      见萧寒玉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手中持一本书,而沈月柔在一旁犹有一脸未散尽的温柔笑意,不由气上心头道:“萧先生好雅兴,有人为你含冤入狱,你却在这里美人相伴,潇洒快活!”
      萧寒玉见他如此满面怒意,向一旁含笑而立的沈月柔道:“月柔,给路公子上茶……路公子的话在下听不太明白。”
      见沈月柔离开,路思远冷哼道:“你不明白?天下怕没有比你更明白这件事情的人了,柳清欢被吴知府的人抓了去,你竟然不闻不问,你究竟做何打算。”
      “我该做何打算?”萧寒玉温和地望着路思远,仿佛他说了一句很好笑的话,“我不知道柳姑娘为何被抓,但她被抓也不是我想帮就能帮得了的,而且她的罪名这么大,搞不好,会牵连很多人……”
      “你真这么想?”路思远的眼锐利地盯着萧寒玉,似乎想看清楚他说的是真是假,但萧寒玉那泰然自若的神情及淡漠的表情让路思远不由一阵心寒,看来他定然是不会出手相助了。
      这时月柔将茶放在路思远手旁的几上,轻声道:“路公子别着急,有什么事慢慢说,先喝口茶。”
      萧寒玉忽然一伸手,将月柔的拉在怀中,笑道:“忘记告诉路公子,我与月柔决定三日后成亲,婚礼虽然是仓促了些,但也请了不少有头脸的人物,如果路公子与叶姑娘有空,到时不妨前来观礼。”
      路思远被萧寒玉的话说得怔住了,原以为萧寒玉不肯出手相救柳清欢多少是有些苦衷,是迫不得已,但想不到柳清欢还身陷囹圄,他却要与沈月柔成亲,难道他真的是“不见旧人哭,只见新人笑”的负心之人?
      就在路思远的怒意一点点上来之际,萧寒玉已大笔一挥,写了份喜贴递了过去,笑道:“路公子务必赏光才好。”
      路思远伸手接过喜贴,那大红的喜字刺痛了他的眼,他的心。从柳清欢每一次的言谈举止间都能感觉到她对萧寒玉的情意,她甚至为了怕连累萧寒玉,而阻止阿水向他求助,但若此时她知道就算是上门求助,得来的也只是这种下场的话,不知该做何感想。
      虽然他对柳清欢的感情已从痴迷爱恋转为尊敬钦佩,但还是忍不住深深为她心疼。
      他真想一拳打向这张泰然平和的脸,说什么仁义心肠,说什么侠义无双,说什么重情重义,原来竟然也是这般胆小猥琐之人!若不是他心急于要解救柳清欢之事,他早就拔剑冲上去教训萧寒玉了,就算打不过他,为柳清欢出一口恶气也是好的!
      路思远双手一用力,手上的喜贴立刻化为了无数碎片,他狠狠摔到萧寒玉的脸上,冷冷地道:“想不到你竟然是披着谦谦君子外衣的无耻小人,看来是我和叶子湘瞧错了你,世人瞧错了你,而柳清欢更是瞧错了你!”
      萧寒玉见路思远气得通红的脸,没有闪躲他丢过来的纸屑,依然带着平日温和的笑容,但却目光灼灼:“柳清欢瞧错了我没关系,但她至少没瞧错你们,这便足够了。”
      眼看着路思远甩门而去,沈月柔缓缓掰开萧寒玉握在自己腕上的手,她的腕上明显印着红肿的手指印,她知道那是萧寒玉刚刚努力控制自己情绪时下意识抓的。
      “你……你为何要这样做?”沈月柔望着萧寒玉淡淡垂下的眉眼,忍住痛轻声地道,“我知道你心中也很着急,可是你为何要对路公子这般态度……”
      萧寒玉缓缓抬头,眼中全无笑意,他盯着沈月柔,淡淡地道:“我以为你应该知道我为何这样说,我已经答应了你的条件,那么下一步,你是不是应该完成你的承诺了?”
      沈月柔被萧寒玉的眼光盯得心中一凛,一直以来萧寒玉对她都是极为温和的,就算当年她对柳清欢做了错事,他亦只是沉默着不言不语几天,却没有对她说过一句重话,但今日,他却用这样凛冽的目光看着她,难道……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 * * *
      
      “这件事真的是你做的?”吴知府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柳清欢,那狭长的眼此时露出的,是凶狠残忍的目光。
      这里是吴知府的秘室,凡是那些见不得光的勾当,都会在这里进行。已经是第三天了,但柳清欢一直不肯开口,吴知府实在是坐不住了,不得不前来亲自审问。要知道这件事情拖得越久越不好,而如果传到了朝廷耳中,就算有蔡大人关照,但这可是杀头的大罪,恐怕他也罩不住吧。
      柳清欢明知故问道:“不知知府大人说的是哪件事情啊?”
      吴知府阴阴笑道:“你若再故意装糊涂,可要再受皮肉之苦啊……前几天不过是些小玩意儿,若真是大刑伺候上了,怕柳姑娘真是要香消玉殒了,到时候不知道会哭坏了多少多情的公子哥儿呢。”
      毕竟柳清欢在杭州城也算是有一定名气的歌妓,所以这几日吴知府也不敢动她太多,但目前看来,不给她的点颜色看看,怕她以为他吴仁义是吃素的吧。
      柳清欢淡淡扬起眉眼:“哦,我知道了,吴知府定是要问这私通卖国之事吧?”
      吴仁义见柳清欢主动提起这事,以为她是惧怕了自己刚刚的话,不由喜上眉梢:“不错,就是这事,你快说……”
      “知府大人是教我说什么呢?是清欢私通卖国,还是您堂堂知府大人私通卖国?”柳清欢原本淡然的目光忽然闪过一丝逼人的光亮,盯着吴仁义,“若说清欢私通卖国,就算你将小女子杀了,我也说不出什么东西来,但若您知府大人私通卖国,清欢倒真有点你感兴趣的东西,你要不要听?”
      “你……”吴仁义被她抢白地说不出话来,他一把扼住被绑在椅子上的柳清欢的手臂,使了全力,狞笑道,“你快说!我听说这支玉臂可是在姑娘那一次夜闯我知府府盗书时受的伤,不知道好全了没有,要不要我差人给姑娘治一治啊?”
      一阵痛彻心扉的感觉让柳清欢顿时冷汗流了下来。那天的伤口极深,而且因为毒发的原因久久没有愈合,而吴知府虽然不是练武之人,但因为恼羞成怒手劲极大,这一下让伤口又破裂了开。
      一股热乎乎的液体顺着手臂流了下来,柳清欢知道那是血。
      “我是个粗人,可不懂得怜香惜玉。”吴知府满意地看到柳清欢痛白了一张脸,冷笑道,“想不到一个青楼女子竟然这般倔犟,我倒想见识一下!”
      柳清欢狠狠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在吴仁义面前呼痛,她深深吸了口气,眼中尽是嘲讽的笑:“吴大人也就敢拿我这样的小女子来出气,见到了金国的什么完颜右使,怕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吧?”
      “你……你怎么知道完颜右使的身份?”吴仁义心中一惊,就算府中与金国人相勾结的书信被盗,上面也没有提到了完颜忽乎尔的名字,她怎么会知道这么多?难道她还知道了更多的秘密不成?如果真是这样,就更不能留她了。
      柳清欢咽下涌上口中的咸意,笑道:“吴大人所做之事只怕过不了几天就连皇上也知道了,你既然敢作,又怕什么呢?”
      “什么?你说什么!”吴仁义忍不住跳了起来,那肥大的手一把扼上了柳清欢纤细的脖颈,气急败坏地道,“你这臭婊子,你说,到底怎么回事?你把那些书信怎样了?”
      呼吸在吴仁义的手中越来越弱,但吴仁义可不想让她这么快就死,很多事情还没问出来,她把那些书信交给了谁,还有谁是她的同伙,他一定要赶尽杀绝才能甘心啊!
      就在柳清欢呼吸困难,以为自己就要死掉时,脖子上的压力顿消,宝贵的新鲜空气让她忍不住猛地咳嗽起来,嘴里的咸腥味道更重——反正她既然被抓了进来,就没打算活着出去,生命对于她来说,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苦辣酸甜后,早已淡泊如水——唯有那个她深深爱着的男子啊,才是她最舍不下的心念。但八年前他能够放下,现在的他比过去成熟这么多,更应该可以吧?何况他身边还有个比自己泼辣尖刻好太多的可人温顺的沈月柔。
      思及此处,一丝笑意竟然不自觉涌上嘴角:“不错,你那些与金贼相勾结的信件我是偷的,你两个多月前偷偷派出去送信的官员也是我杀的,信已经在送往东京的路上了,恐怕你现在生了翅膀也追不上了。”
      “啪”地一声,一记耳光狠狠地打在柳清欢的脸上,让她清冷苍白的脸立刻肿了起来,正当吴仁义想打第二下时,却被柳清欢脸上的突然泛起的笑意吓了一跳,只觉得说不出的心惊肉跳,如果真如她所说,那他犯可是诛连九族的大罪啊。但细细想想,就凭眼前这个小小的女子,恐怕不可能做得这般利索吧,她定是有同伙一起——再也许,她只不过是虚张声势,东西没准还在她的同伙手上也不一定。
      忽然密室的门被扣动了几下,师爷模样的男人闪身进来,漠然看了柳清欢一眼,伏在吴仁义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哦,有这种事?怎么现在才说?”吴仁义扬着眉,半是惊讶半是责怪地道,“你也不早告诉我,现在才讲,真是的,还不快快备礼前往!”
      吴仁义匆忙走了几步,忽然又回身摸了摸柳清欢红肿苍白的脸,笑道:“我也是道听途说,说是柳姑娘不止一次赞扬过‘白衣居士’的侠义仁爱,想必是钟情于他吧?本官现在就去参加萧先生的婚礼,看来这个清心寡欲的男人真是又薄性又不识风情,辜负了姑娘的一片深情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人家清雅高洁的人,又怎么能够看得上你这等的残花败柳,我倒不会计较这些事情,还是等本官回来好好疼疼你吧,哈哈……”
      看着吴仁义离开,狠狠将门关上,柳清欢忍不住“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那鲜红的血溅到了对面的墙上,如此地触目惊心。
      被紧紧缚住两天多的身体不停地颤抖,她告诉自己绝不能昏过去,因为她知道,潜伏在自己体内的毒又将发作,如果她晕了,这一次将不会再有人救她醒来的!
      明明已经绝望,明明已经放弃,可为什么听到萧寒玉成亲的消息心还会这样痛啊,而又为什么那顽强的求生意念还在她体内苦苦支撑着,让她痛并清醒着!
      终于,她还是没有坚持下去,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插入书签 



    逝水流年
    大爱这个故事,大爱作者文笔,久久不能自拔!



    秀丽江山
    史诗般的爱情,大爱!



    皇叔
    目前追的唯一一个文!虽然是BL,但绝对是好文!



    谋夫计
    自推自荐小白文!



    穿越之七侠五义
    穿越轻松可爱,YY无处不在,可惜作者很久不更,它揍是个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