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舞西风

作者:叶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国恨家仇

      茶叶在适度的热水中缓缓舒展,不一会儿,白瓷杯中便呈现出嫩嫩的绿色。
      茶,是上好的雀舌,水,是地道的虎跑名泉,杯,是精致的官窑名品——样样透着奢华。路思远与叶子湘不由暗叹,就算地位如当今宰相,怕也达不到如此境地。
      “我的经历其实再简单不过。”柳清欢盯着眼前冒着细细白气的绿茶,淡淡地道,“我本是官宦之后,八年前却因一场无妄之灾,父亲受到牵连,与母亲二人不甘被辱而自尽,全家流放,我因为机缘巧合而幸免于难,所以不得不远走他乡,另谋生计。”
      显得,柳清欢讲得很简单,前后不过三两句话,便轻易将自己的故事交待。然而,谁都听出了,事情并不像她说得如此轻巧,且不论这过程如何,单是她一个千金小姐竟然遭此灾难,一面要忍受父母惨死的悲伤,一面又要让自己坚强地生存下去,单是其间的悲凉与辛酸,便不是一两句可以说清楚的。
      虽然如此简单,但路思远和叶子湘对柳清欢之话却深信不疑。因为任何人,在与她接触之时,都能感受到她身上的一股典雅与高贵之气,就算她身处青楼歌馆数年,但似乎仍然无损她的高洁。
      “令尊身居何职?名讳可否见告?”路思远忍不住出言相问。他虽然于十年前被送往少林学艺,但五岁便被人称之为“神童”的他,总还记得一些朝中之事,尤其是这些事是父亲有意让年少的自己知道的,因为若说柳清欢的父亲身居要职,他些许也会有些印象。
      柳清欢道:“时间久矣,有些事情清欢已经记不清了,更何况如今清欢迫于生计不得不入此污秽之地,有辱家门,实在无颜再提先父之名……”
      听她的口气,路思远与叶子湘倒也不好相问,倒是叶子湘淡淡笑道:“柳姑娘何必妄自菲薄,听说姑娘身手极佳,况且远离朝中亦知天下事,恐怕柳姑娘也是先天下之忧而忧之人吧!”
      柳清欢笑笑,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她却莫名地喜欢上眼前这个英气而直率的姑娘,八年前的自己应该也是这般的聪慧而明艳吧,而如果没有那场变故,不知道自己的生活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形。
      听得出她言语间的咄咄,但柳清欢知道,那不是一种逼人的气势,而是纯粹的好奇。柳清欢生性极为清冷,若他们流露出一丝对自己的不信任,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与他们讲这些的——但信任又如何?忽然忆起往事,被最最信任的人狠狠地捅上一刀啊,虽然已经过去多年,但她的心底依然痛楚起来。
      见她的神色迷离起来,路思远与叶子湘突然相互看了一眼,这短短的目光相交,竟让两人因为难得的默契一怔,竟又同时别开脸去,一丝异样的感觉忽然在他们中间生了出来。
      柳清欢只是恍惚了一下,便叹道:“二位以为我刚刚在西泠桥头说的那番话是忧国忧民么?”
      她忽然一笑,笑容中有说不出的嘲讽的意味:“不怕你们说我作乱,我全家皆因蔡京童贯那两个狗贼所害才至如此,两人一日不除,则难消我心头之恨,而当今的神宗皇帝信任二人至深,若想能够报得此仇,怕是要将皇帝拉下马来才得实现……”
      柳清欢的话再明白不过,而路思远、叶子湘又是极为聪明之人,听她这话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气,对皇帝大不敬,这话说出来被旁人听了去可是要诛连九族的啊!
      但路思远立刻又摇头:“柳姑娘若真是如此想,当日又何必在郊外的林中诛杀私通金国官员?”
      如若柳清欢真想报仇,便听之任之与金国相勾结,相信以目前大宋的颓败与奢迷程度,过不了几年,大宋的国土便都将沦为外族之手。
      “我本有此意,只可惜就算再想复仇,我也总还知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道理,更何况……”更何况那个她心心念念的男子又如此地想为大宋保住一片江山!
      柳清欢眼前忍不住浮现出那张带着温文的笑意的脸,先天下之忧而忧——当年,在她与朝廷之间,他毫不犹豫地做出了选择,而如今,她不知道如果自己与他背道而驰,他的选择会不会一如当年!
      虽然她恨他,怨他,但也如此爱他啊!
      “我想柳姑娘是因为不忍一己之念而让天下生灵涂炭。”叶子湘轻叹一声,大宋江山支离破碎,将士溃不成军,这些是何人造成她身处京城更是瞧得真切,而她之所以肯答应路佑堂出来寻找路思远,却也只是因为不忍见父亲及众叔伯们独自苦苦支撑,不忍见路思远就此颓废下去,却没有柳清欢这般的心思,相比之下,不由汗颜。
      柳清欢看出了叶子湘的想法,微微笑道:“清欢没有子湘妹妹想像的这般好,况且,凭我一己之力,又能改变多少?”
      叶子湘是冰雪聪明之人,已然听出了柳清欢有意改变的称呼,她在家是独女,并无任何兄弟姐妹,本来见到柳清欢的高雅风情便已折服,此时更是对她钦佩不已,忙笑道:“柳姐姐的心胸让子湘惭愧不已,是妹妹的目光短浅,才对姐姐有所怀疑。”
      路思远见两人忽然变得如此亲密,他虽然不了解女子的心思,却也觉得两人如此相待是再好不过的一件事。
      “蒙子湘妹妹不弃,肯与我这青楼女子姐妹相称。”柳清欢笑道,有意无意间看向路思远,那眼光让路思远忍不住心中一动,原是会迷惑于她清澈明亮的眼中的,而此时,不知为何,这笑容只让他觉得温和而别具深意。
      “姐姐与那萧居士……”叶子湘还是忍不住开口相询,因为她亲眼见柳清欢自“柳香居”出来,而刚刚也曾听路思远提到过他们之间似乎有着什么关系。
      “萧公子是我当年在京城时的旧识,两家曾经走得极近,”柳清欢心中一痛,走得近到她与他已有白首之约,近到他们已经洞房花烛,只可惜……她苦笑着摇摇头,“而我这些年很多事情上也多亏了萧公子的相助……”
      既然提到了萧寒玉,路思远心中有上千个问题想问,因为这些时日来的窝囊压在他心底让他郁闷极了,但见柳清欢的表情,却让他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她一向是极冷极淡的,而此时却如此的柔弱无助,思及她的身世,她的处境,甚至面临这般情境时依然先天下之忧而忧的举动,让他心中除了敬佩与感动,再无法生出一丝一毫的杂念与妄想。
      “我说了,我一人之力绵薄,难以改变什么,这也是我最为痛心之处,大宋积习难改,如今金人已逼至黄河边,朝廷依然只知吃喝玩乐,竟然派不出一个有用的人来,若连你们这样的国之栋梁都袖手旁观,恐怕大宋的气数便真的尽了啊。”柳清欢神情一变,忽然正色道。
      此时的她的眉眼间竟然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光华,让人忍不住汗颜。
      而路思远在她热烈的目光下,冷汗竟然湿了衣背,明知道是朝廷对不起她害她满门之灾,明知道她恨不得亲手杀了皇帝以报家仇,但她却依然抛却一己之私而倾心相助,而自己……
      “我明白姑娘的意思,明日我便与子湘一同回京!”路思远觉得全身的热血都在沸腾,他望向柳清欢,长揖行礼,朗声道,“这些时日来是路某糊涂,才做下这许多荒唐事,蒙柳姑娘不弃为在下指点迷津,这几句话当如醍醐贯顶,让我明白了许多,多谢姑娘!”
      柳清欢见他清澈的眼眸中尽是光彩,知他的确已是明白,也不闪躲,笑道:“你这一礼我也不推辞,受了便罢,不过前段时间蒙路公子相救,还未曾言谢。”
      路思远笑道:“你我也算同经过生死,不必太过客气了,何必推来推去?”他忽然望向柳清欢,神色一凛,微叹道,“说起来真是惭愧,是路某太自不量力,通过这些时日的了解,以柳姑娘的才华见地学识,只怕是十个路思远也配不起的,在下唯愿姑娘能够找到一个真正配得上的男子!”
      清晨,第一抹阳光悄悄地映到了窗上,深秋初冬的阳光暖得仿佛情人的手,温和而舒适。
      路思远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顺手推开房门。好久没有睡过如此安稳的觉了,也许是因为放下了折磨他好几个月的单相思,也许是因为想到今天一亮便可以动身回京,也许是因为自昨晚从柳清欢处出来叶子湘便不再对他冷言相向,总之,他今此刻的心情真是好极了。
      若不是旁边的房内静悄悄的,显然叶子湘没有起,否则他真想立刻就上路,早一刻回京替老父分忧解难啊!
      说心存遗憾,或多或少总还是有的,一直以为对柳清欢的感情便是爱了,回想几个月来的少年轻狂,才发现其实好奇与迷惑多一些吧,毕竟自己身边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清冷孤傲而坚强的女子——可这些能够算是爱么?
      也许今日一走,便终生无法与她再相见,这不由让他微微遗憾,但认识过这样特别的女子,也算不虚此行吧?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嘈杂之声,似乎是有人在争吵什么,不一会儿,便听有人疾步上楼,急切的脚步声将楼梯踏得“咚咚”直响。
      冲上楼梯的人与路思远正撞了个满怀。
      “阿水,怎么是你?”路思远好心地将几乎被撞倒在地的女子扶起,望着她焦急的表情,忍不住一怔。
      来人正是阿水。
      她依旧是一身水绿长裙,只是细致的五官上再不见那灵动的笑容,反而因为着急和刚刚的一路奔跑而憋红了一张脸。
      阿水见到路思远仿佛微微松了口气:“太好了,太好了,总算赶得急,真怕公子一早便离开了呢。”
      昨晚路思远与叶子湘在“清欢小筑”,阿水没有回避,一直是在旁侍候的,足见柳清欢对阿水的相当信任,所以她自然知道路思远与叶子湘今日一早便启程回东京之事。
      “阿水有什么事,这么急着找我?难道是因为我要走了,想送我一程?”路思远见她此时的表情,觉得十分有趣,因为这些时日常来常往于“清欢小筑”,因而也与阿水混得极熟,不免逗她几句。
      却见此时阿水居然眼泪盈盈:“公子快去救救我家姑娘吧,一早她被吴知府派来的人抓了起来……”
      “什么?”路思远皱眉,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错,就在半个时辰前,突然有官兵闯进了‘相见欢’,不由分说就将我家姑娘抓走了,所有的姐妹去拦都拦不住啊!”阿水急得眼泪都流了下来,“路公子,你一定要帮帮我家姑娘啊,你和叶姑娘都人面广……”
      “怎么回事?”不知何时,叶子湘已经来到旁边,看她的样子应该已经听到了阿水的话,“说是为什么了没有?”
      “听说是吴知府派的人,说我家姑娘通敌叛国……”阿水隐约听来抓人的头目这般说的。
      “通敌叛国?”路思远忍不住冷笑,若有人真当得起这四个字,也只怕是这吴仁义,怎么他倒是恶人先告状起来?
      叶子湘忽然又道:“这件事你怎么没去找萧先生?”
      萧寒玉与柳清欢之间关系菲浅,从柳清欢谈到他时的表情便可知道,难道这么重要的事情,萧寒玉竟然袖手旁观不成?
      “我家姑娘被抓走时嘱咐过我,说无论如何都不能去找萧先生。”阿水低头嚅嚅地道,萧先生与她家小姐之事纠缠这许多年,其间的很多事情她是知道的,但她还是不懂,为何危急之时,却不让她去找萧寒玉?
      答应了柳清欢,她唯一能够想到的,便只有路思远了。
      叶子湘望向路思远:“怎么办?”
      路思远没有想到叶子湘会第一时间问自己的意见,只是事情太过突然,他竟然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太好的办法。
      “要不然……我们直接去找吴知府?”叶子湘道,“上次因为救你的事我曾经与他打过交道,他的人品虽然不堪,但总还卖了我几分面子……”
      路思远知道她是指上次因为在街头打架而被抓进牢中之事,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他们也已经说开了,至今回想起来他依然会脸红。
      叶子湘并不知道柳清欢深夜前往吴知府府邸盗书一事,更不知道吴知府与金国人之间有勾结,而路思远一时也无法同她解释清楚,只是摇头道:“我想这件事关系重大,我们冒然前往,会很被动的,不如先打听一下情况再做定夺吧……不过,看来一时是回不去京城了……”
      叶子湘淡淡一笑:“只要你做的是有意义的事,相信迟几天回去路伯伯也会理解的,而且我也会站在你这一边。”
      她的语气中有一种异样的东西,仿佛鼓励,仿佛支持,仿佛赞扬,又仿佛……信任,而这一切,竟让路思远的心莫名地感动起来!
      
    插入书签 



    逝水流年
    大爱这个故事,大爱作者文笔,久久不能自拔!



    秀丽江山
    史诗般的爱情,大爱!



    皇叔
    目前追的唯一一个文!虽然是BL,但绝对是好文!



    谋夫计
    自推自荐小白文!



    穿越之七侠五义
    穿越轻松可爱,YY无处不在,可惜作者很久不更,它揍是个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