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丧尸王后我拯救了世界

作者:周蛋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9/

      
      秋蓉心颤颤地收回视线。
      她人生中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听见密集的枪响声,平时玩游戏可没实战这么震撼人心。
      
      车上的三个男人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所以才能熟练地填充子弹时嘴上还骂个不停。
      
      “你忙活这么久就救回来一个?就这就这?”车炼一边开枪一边大声哔哔,“为了这一个搞不好还要再赔上一二三四条命!你是不是笨蛋白痴傻子猪!”
      
      秋蓉听得眼角轻抽。
      
      班磊也大声回骂:“周之都迷途知返了你怎么还执迷不悟!”
      
      车炼指着驾驶座的秋蓉说:“就他这还迷途知返?分明是被美色迷了心失了智瞎了眼!”
      
      秋蓉说:“谢谢夸我美色。”
      
      周之漫不经心道:“等会你往左边倒,看看能不能把他从窗户里甩出去。”
      
      车炼扭头对班磊说:“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就这你还敢说他迷途知返!”
      
      枪声密集,男人们争执不休的声音也很头疼。
      
      秋蓉看着后方坚持不懈死追不放的丧尸群说:“你们的装备补给够吗?”
      
      周之:“不够。”
      
      秋蓉欲哭无泪:“哥哥你干脆果决的时候很帅但我真的不想听见这样的答案。”
      
      “别慌别慌,我们已经拉远距离了。”班磊安慰道,“妹妹你车技不错,练过的啊。”
      
      秋蓉刚要接话,就听一道枪声响起,她身旁的玻璃巨响整个碎开,吓得她短促地尖叫声。
      周之护着她的头,玻璃碎片飞溅擦过他脸上划出血痕,一圈火焰在窗□□燃,模糊对方的视线无法对准目标。
      
      秋蓉因低着头看不清前方道路,又因为刚才猝不及防的一枪吓得猛打方向盘,短暂的失控下撞到了前方的车辆。
      撞击惯性也让她一头磕在方向盘上,撞得头晕眼花泪花闪烁。
      
      “刚才那帮小崽种在这等着我们嘿。”班磊反应快速,立马调转枪口对准躲在道路旁偷袭的人。
      
      秋蓉一直在心里念叨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都是人类,自己人为什么要打自己人!
      
      周之等人不到迫不得已不会使用异能,因为有时效性和次数限制,对方持有武器,又藏在暗处,这时候谁先用异能谁就失去优势。
      
      更别提他们车里还有一个没异能的女人和一个昏迷的伤者。
      
      “他们没死?他们为什么没死!”车炼抓狂,眼瞧好不容易跟丧尸拉远的距离又被它们追上来,“这次丧尸跟反叛者必须死一个!”
      
      周之冷着脸道:“都给我死。”
      
      秋蓉深吸一口气,倒退转道,方向盘滑得溜起,心里再次呐喊我跟你们拼啦!
      
      周之架枪对准后方追来的丧尸群:“你尽管往前边开,有我在你不会死,也不会缺胳膊断腿,我保证你接下来一根头发丝都不会伤到。”
      
      秋蓉还来不及回应他什么,眼角余光就瞥见那枪口飞射出一颗燃烧着的子弹,在极端的飞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大,最终像是一颗巨大的火球砸到追来的丧尸群中嘭地炸开。
      
      周之手背上有细小的、燃烧的金红色火线若隐若现,晶核的力量在被调动时会在人类周身游走,多是出现在手背与脖颈,如肉眼可见的血液流动般。
      
      火球将丧尸群炸退,它们有的阶级高,不怕火也不怕水,只能扭断脖子才能停止行动,爆炸将它们炸得四分五裂,火焰的高温也能延缓它们的速度。
      
      周之接连开了三枪,两枪对准丧尸群,一枪打给了偷袭的反叛者们。
      
      秋蓉眼睁睁看着其中一人被从二楼炸飞摔下来,火光闪烁间,她与逃进车里的另一人视线短暂相接。
      那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有一张干净帅气的脸,眼神却暴躁。他猫腰翻进车里,没一会车辆就转向与周之等人背道而驰。
      
      在少年的视角里,他看见的是一个长得清纯漂亮,穿白裙子留长头发的女人,他一拳能打哭十个的典型绿茶娇娇类型,却把车开的像某飞车电影主角似的狂野流批!
      就尼玛离谱!
      
      少年离去时还忍不住回头看了眼,秋蓉却已经开过转角,只留给他一个孤高冷傲的车尾灯光影。
      
      秋蓉七拐八绕地把车开上高架桥,桥上隔一段会看见侧翻的废弃车辆,还有护栏缺口,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
      
      确定没有任何追兵后秋蓉才停车,推开车门去外边干呕发吐。
      丧尸烤焦的味道和枪械刺鼻的硝烟味都让她难受,短时间内无法适应。
      高度紧张集中精神后松懈下来,只觉得脑子一阵晕眩。
      
      班磊查看伤者情况,车炼则拿起对讲机喂喂喂试图联系据点那边。
      
      周之从后备箱里拿了瓶水朝秋蓉走去。
      
      秋蓉喝水润喉再洗脸,她双眼通红,抬首看过来时让周之一下就注意到她的眼睛。
      
      “头发丝大概是没伤到的,但额头撞了个包。”秋蓉摸着额头说,“还挺疼,是不是都撞青了?”
      
      周之过来伸手摸她额头,嗯声道:“青了。”
      又按了下,成功换来秋蓉嘶了声。
      “疼疼疼。”秋蓉眼中泪花打转,再开口带着闷闷的鼻音,“我今晚算是亲身体验了哥哥你的日常,更加明白你当年的不容易。”
      
      “我当年什么?”周之眯着眼看她。
      
      秋蓉立马打起精神解释:“方舟人类不是跟丧尸对抗的主要力量吗?三年前那场大战肯定比今晚的还要激烈,哥哥你没参加吗?”
      
      周之为她擦拭脸上的水渍,却因为手上灰烬把秋蓉的脸抹得越来越花。
      他面不改色道:“没有。”
      
      骗人。
      秋蓉心中嘀咕,却没拆穿,任由他在自己脸上擦来擦去,故作好奇地问:“之前听车炼说你以前诈死过?诈死前军衔比班磊还高?”
      
      周之见她右脸干干净净,于是又把她右脸给抹花:“你知道他为什么怕鬼吗?”
      
      秋蓉眨眼看他,真心好奇:“为什么?”
      
      周之:“因为他总是鬼话连篇。”
      秋蓉:“……”
      哼,不想告诉我是吧?总有天要你心甘情愿说出来求着我听。
      
      “周之!”车炼从窗户探头出来喊道,“你过来看看!”
      
      秋蓉跟着周之回去,看见站在门口的班磊拉过那名受伤战友的手说:“发青了,没有被咬的伤口,却出现异变反应。”
      
      车炼摸着这人的额头说:“很烫,正在发烧,跟之前被丁南带回来的流浪者一样。”
      
      周之神色淡淡地瞥了眼,没什么反应地说:“这种事问我干什么?要变异就提前宰了。”
      
      秋蓉:“……”
      她对周之的滤镜一晚之内反反复复涨涨掉掉。
      
      “没有伤口却出现异化反应,这个很奇怪,云教授那边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班磊正嘀咕着,忽然听车炼指着秋蓉惊道,“你怎么这幅鬼样子?!”
      
      班磊这才朝秋蓉看去,不由呆住:“你谁?我那车技超群还长得白净漂亮的妹妹哪去了?!”
      
      “?”秋蓉纳闷道,“我怎么了?”
      她伸手摸了摸脸,问周之:“我脸上有什么吗?你手机给我看看。”
      车镜在之前的混战中碎掉了。
      
      秋蓉脸都被黑色的灰烬抹花,只一双红红的眼突出着,配着她长发白裙的模样很是诡异。
      偏偏周之觉得此刻她茫茫然地样子很可爱。
      
      “没什么,别理他们。”周之单手轻捧着她的脸,温热的指腹再擦过她的脸颊。
      这次秋蓉注意到周之指上一掠而过的黑色,于是抬手在脸上狠搓了一下,再看自己指尖的黑色沉默。
      
      “周之!”秋蓉咬牙切齿,哥哥也不叫了。
      她气鼓鼓地拿着水瓶去旁边洗脸。
      
      周之轻搓下指尖,一派无所畏惧,眼里掠过极浅的笑意。
      班磊跟车炼两个人都受不了,狂骂周之幼稚且变态。
      
      “你俩到底是怎么认识,又是什么时候认识的?”班磊纳闷地问道,“旧情人还是旧相识?”
      
      车炼看他:“这两个有什么区别?”
      
      “你就不懂了吧,旧情人是死灰复燃,旧相识是结束暧昧。”班磊说得老神在在,“你觉得他俩是什么?”
      
      车炼翻着白眼道:“我怎么觉得这两个都不是。”
      
      班磊看周之:“那你说是什么!”
      
      周之笑道:“少管闲事,多活几天。”
      
      班磊看回伤者:“我们还是继续说说这无伤口感染变异吧,这事就离谱。”
      
      “不管,等回去汇报完就不关我们的事,上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车炼仰头靠车椅咸鱼躺,“累死累活救人打丧尸还得负责想七想八解决谜题干什么,解决了又不会多给我一包泡面或者炒饭。”
      
      周之靠着车门点头。
      
      班磊无语地看着两人:“有没有点危机意识?不弄清楚怎么无伤口感染变异,万一它能接触感染,咱们三都逃不掉。”
      
      车炼沉默半秒后,咻地起身就要把车椅的伤者掀开,被班磊眼疾手快按住:“做个人吧你!”
      
      他拦住车炼却没拦住周之。
      秋蓉洗完脸回头,就见周之拿着枪对准那名伤者。
      
      “周之!”班磊喊他,却听周之说,“变异了。”
      
      原以为昏迷的伤者忽然睁开眼,幽绿色的瞳仁反射着寒光,动作迅捷地朝离他最近的班磊扑去,却被周之一枪爆头。
      
      血色溅到前座车椅背上,还有一些洒在班磊脸上,他嫌弃地擦着:“这次异化速度怎么这么快?”
      
      周之慢条斯理道:“之前的流浪者是被据点用药压制了,他没有,这才是正常异化速度。”
      
      车炼拿着绳子把人绑起来扔角落里去,神色郁郁:“麻烦事越来越多了。”
      
      秋蓉问:“你们接下来怎么办?”
      “等天亮。”周之说,“夜里移动风险高。”
      秋蓉眨着眼哦了声,径直推开驾驶座车门上去。
      
      她打着哈欠说:“那现在不移动了是吗?”
      周之帮她将车门关上:“你想睡就睡。”
      秋蓉是真的困。
      她问:“几点了?”
      周之没告诉她,只说:“到点了我叫你。”
      
      秋蓉也没再问,闭上眼休息。
      
      车炼跟班磊下车去附近巡查,顺便搜刮一些车辆看看能否找到有用的东西。
      
      秋蓉睡得昏昏沉沉,做了梦却不记得内容,被周之叫醒时还有些懵。
      
      她闻到泡面香味,扒拉着车窗探头往外看去,发现班磊跟车炼正抢着吃一碗泡面。
      
      车炼抢不过班磊,嗷嗷喊道:“你别跟人说你是特种兵出身,丢脸!堂堂特种兵竟然饿不到二十四小时就跟人抢吃的!你就是活的饿死鬼!”
      
      班磊:“我跟你说八百次我退伍了!现役跟退伍差别很大的好吗!”
      
      周之帮秋蓉整理鬓发,淡声道:“还有两分钟。”
      
      秋蓉:“我有那么准点吗?”
      周之点头。
      
      秋蓉指着泡面说:“我走之前能吃上一口吗?”
      “不能。”周之说,“晚上再看,不像昨晚需要打打杀杀就煮给你吃。”
      秋蓉:“除了泡面还有别的吗?”
      她记得书里写了,方舟的食物种类其实蛮多的,他们有专门的炊事班,在末世有所改进,得自己负责种出食材。
      
      周之吊儿郎当地笑,微微垂首在她耳边说,“还有我,你想怎么吃?”
      
      秋蓉被这轻慢的吐息撩红耳根,缩了缩脖子:“到、到时候再看。”
      
      车炼看过来问:“我之前就想问了,你怎么一副马上就要出远门的样子?去哪?”
      能去哪?
      
      狼吞虎咽中的班磊也点头附和。
      
      秋蓉朝他俩挥了挥手,“兄弟萌我走啦!注意安全好好活着!”
      说完歪头在周之唇边亲了下,消失在耀眼的晨光中。
      
      狼吞虎咽的班磊被吓得噎住,疯狂咳嗽。
      
      车炼则脸色惨白,再次想起被白裙女鬼支配的恐惧:“你说了她不是女鬼的!那刚才这么大一个人怎么咻地一下消失不见!难怪她白天不见踪影只在晚上出现!周之你骗我!”
      
      被噎住无法发声的班磊疯狂点头赞同。
      
      周之过来跟这两人抢面吃,淡声道:“不好意思,我女朋友限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17 23:36:59~2020-07-19 05:47: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CILLY青丘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张家小哥名起灵 10瓶;CILLY青丘萝、弱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