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丧尸王后我拯救了世界

作者:周蛋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5/

      
      对话太暧昧,让秋蓉怔怔地看了他一会,最后嗫嚅道:“不放难受的是你不是我呀。”
      周之哼笑着松手,转身走开。
      
      秋蓉忙道:“哎哥哥别走!”
      周之背对着她朝飞机残骸处走去:“自己找地方藏起来,再过一会得不到巡逻定点回应,据点就会派人过来。”
      
      秋蓉这才想起那边一地尸体的事,更加腿软下不去,她问:“你要我藏哪去?”
      
      “自己想。”周之说。
      秋蓉可怜巴巴道:“人又不是我杀的,我就是路过,为什么我要躲起来?”
      
      “不躲也行。”周之将沾血的长刀插地上,“他们来人后发现就你一个陌生活人,你猜是把你当做流浪者收留,还是当做凶手?”
      
      秋蓉深知方舟人类的作风,到时候肯定会被关起来限制自由直到洗清嫌疑,可她一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二是天亮就会消失,到时候暴露给方舟人类知晓,她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方舟人类继承末世前最先进的设备武器,海陆空地等,有搜救和特种犬,军警直接统一调动,是人类最后的希望。
      更别提里面几乎个个都觉醒异能。
      
      他们有内部网,个别据点修建基站,保留卫星站点等等,网络依旧存在,若是她被发现,直接内部网络一发,她被传送到人类的地盘就有可能被方舟人类认出来。
      
      秋蓉是站在周之这边的,可重点是大结局篇周之跟方舟人类高层闹翻了。
      
      她惆怅地看着前方的背影。
      
      “难道你不想查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人为什么而死,又是被谁杀死的吗?”秋蓉问。
      
      周之擦着脸上水珠,神色漠然:“没兴趣。”
      
      秋蓉:“……”
      这人该不会真的黑化了吧?
      换做以前他会积极调查的啊!
      
      秋蓉弱小可怜无助道:“好吧,那你真的忍心看我无处躲藏然后被他们当做是凶手抓起来研究吗?”
      
      周之奇怪道:“为什么不忍心?”
      
      秋蓉崩溃道:“因为你是正义的朋友啊!”
      
      周之冷漠脸:“你认错人了。”
      
      他干脆利落地打开车门又关上,秋蓉听着引擎启动声响,睁大了眼看去:“哥哥……周之!我是站在你这边的!真的!”
      
      车辆经过一个漂亮的调头绝驰而去。
      
      秋蓉:“……”
      
      不是吧。
      他真的见死不救啦?
      
      臭弟弟!
      秋蓉气哭了。
      
      看书时的滤镜掉得稀里哗啦,秋蓉气鼓鼓地撑着还有些发颤的腿从废弃车盖上下来,赤脚踩在地上,她抬手揪了把衣裙上的水,吸着鼻子气呼呼道:“不救就不救,等我回去第一个举报你还活着!”
      
      秋蓉看着前方的死尸顿感毛骨悚然,挺直了腰背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提着衣裙小心翼翼地踩着干净的地方越过他们。
      
      车灯光再次闪亮着靠近,那人去而复返。
      车窗摇下,周之一手搭在窗边,瞥眼看外边的女人:“你刚才说你是哪边的?”
      
      秋蓉立马表现出十二分的真诚道:“哥哥你这边的!你相信我,我绝对不会背叛抛弃你的!”
      
      周之听得微怔,随后扶额低笑。
      他觉得太好笑了。
      
      从没想过某天会有人如此简单直白的告诉他:我不会背叛你,也不会抛弃你,你相信我。
      
      行,他就看看这女人到底想从他这得到什么。
      
      周之笑道:“上来。”
      
      秋蓉喜极而泣,麻溜地跑过去开车门上去,中途瞥了眼笑着的周之,不得不说这人真是长得特别帅气,有着成年男性的诱惑,还有善恶难辨的神秘。
      
      周之朝城内开去。
      车里好歹挡风,秋蓉将湿透的长发卷起后拧水,问周之:“我们去哪?”
      
      周之:“今晚我守夜,你就待车里。”
      
      秋蓉抿唇道:“你现在是跟着方舟人类行动吗?”
      
      周之挑眉:“你还知道方舟人类?”
      
      秋蓉虚心道:“我以前被传送到乱七八糟的地方,所以乱七八糟的信息也都知道一些。”
      
      “驻扎这里的是方舟后勤153大队,负责作战团行动前的地点勘察巡逻。”周之漫不经心地说着,“刚开始都好好的,现在出现不明情况死人,接下来肯定会加强戒备,或者撤退。”
      
      秋蓉纳闷他什么时候又回方舟的,斟酌了一下用词才问出口:“你加入方舟很多年了吗?”
      
      周之不答反问:“你想加入方舟?”
      
      秋蓉摇头,坚定立场:“我说过了,我是哥哥你这边的。”
      
      周之微眯着眼,神色若有所思地瞥了眼后视镜里的女人。
      
      秋蓉却在想别的。
      丧尸阵营一方都认为周之已死,方舟这边肯定也是,但周之如今却在方舟后勤153大队里行动,极有可能是153大队里有人帮他掩盖了身份。
      
      秋蓉回想了一遍书中内容,没有这方面的记忆。
      新人物吗?
      她心里嘀咕着,冷不防听见掉地上的对讲机传来刺啦电流声:“周之!你怎么又丢下我一个人开车跑了!你是要我大半夜的去开直升机巡逻吗?!”
      
      周之:“给我。”
      
      秋蓉将对讲机捡起来递给他,心说这个目前跟周之一起搭伙的同伴也是新人物。
      
      周之问车炼在哪,车炼被问得一脸莫名:“我当然是在据点啊。”
      周之:“自己出来,我在定点处等你。”
      车炼:“……”
      他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朝定点处赶去。
      
      秋蓉问:“他来了我怎么办?”
      
      周之:“我不是让你躲起来吗?”
      秋蓉听后也想骂骂咧咧,但她不敢,只能委委屈屈地躲回后备箱去,缩头时问:“可以给我点吃的吗?”
      
      周之耐心道:“比如说?”
      “泡面?巧克力?糖?饼干?”秋蓉大度道,“有什么给什么,我不挑的。”
      周之:“没有。”
      秋蓉:“……”
      OK.
      
      秋蓉缩在后备箱里准备当一个不倒翁。
      
      周之在定点处接到车炼,这娃娃脸青年正气鼓鼓地看他,刚要批评几句,就发现驾驶座的人浑身湿透,纳闷道:“你干嘛去了?怎么浑身都湿透了?”
      
      “掉水里了。”周之漫不经心地答着。
      
      车炼上副驾驶,关了车门扭头看他:“你怎么没连人带车一起掉水里?”
      
      秋蓉双手捂嘴无声笑。
      
      周之冷笑道:“你想也行,我现在就开过去。”
      
      车炼将怀里拿着的泡面盒撕开,动作熟练的加调料包,一边神秘兮兮地说:“昨晚丁南发现的那个流浪者,刚死了。”
      
      周之没什么反应,倒是秋蓉竖起了自己的小耳朵。
      
      “我去找班磊问他看见你没,刚巧撞上他们把人带出来,已经异变了,但班磊说没有发现被咬的伤口,怎么异变的还不清楚。”车炼感叹道,“这搞得我心里慌慌的,你看,那地方先是出现穿白裙子的女鬼,接着又是无伤口异变的流浪者……”
      
      话还没说完两人的对讲机再次传来沙沙电流声,秋蓉听见一个男声严肃道:“在外巡逻全员C区集合,研究点遭袭击,全军覆没,来时注意安全。”
      “重复,在外巡逻全员C区集合——”
      
      刚倒水进盒子里的车炼懵道:“啥?全军覆没?”
      
      月亮依旧半隐在云层后,从上空俯瞰地面,能瞧见黑漆漆的城市路道曲折蜿蜒,而亮着光芒的车辆们都在朝着同一个方向驶去。
      
      车炼抱着泡面盒脸色难看道:“班磊说的没错,这城市果然有鬼!”
      
      秋蓉:“……”
      她捂着自己不争气的肚子,已经无暇关心全军覆没的问题。
      
      周之开到一半忽然停下,开车门下去:“我换身衣服。”
      车炼扭头朝后车座看去:“你老实说,你到底干嘛去了?”
      秋蓉盯着忽然打开后备箱的周之眨巴着眼,她也想知道周之去飞机残骸点干嘛了。
      
      周之将身上的装备卸下,又打开一旁的物资箱,神色散漫道:“去巡逻了。”
      
      车炼嘁了声,“你有这么热心积极?”
      周之脱着衣服说:“昨晚你不是说看见了穿着白裙子的女鬼么?我提前去帮你找找看。”
      
      秋蓉:“……”
      周之瞥眼看她时弯唇笑了下,又痞又坏。
      秋蓉默默捂住双眼,这长相这气质太让人心动了。
      
      周之说的本是鬼话,偏偏前边那傻子还真信了。
      
      “我真看见了!白裙子长头发!大晚上的多渗人呐!我回去还做噩梦,今晚千万别再来了!”车炼疯狂摇头表示拒绝。
      
      周之将湿透的衣物换下后只穿一件深青色的短袖,在他放下衣服时秋蓉透过指缝看见了他胸膛和腰腹的伤疤。
      
      “说不定今晚她还来。”周之拿着干爽的毛巾擦了擦头发,临走时将毛巾盖在秋蓉头上揉了揉。
      
      后备箱关上,秋蓉小心翼翼地将毛巾从头上拿下来搓着发尾水珠。
      
      “你吓唬谁呢!”车炼在前边炸毛。
      
      周之看着逐渐汇聚在一起的车辆们眯眼,没多话,朝研究点开去。
      秋蓉能听见开门和关门的声音,外边似乎有很多人,一切窃窃私语传入耳里却听不太真切。
      渐渐的连周之与车炼的声音都远去。
      
      秋蓉有点不安,但她记得这车窗是防偷窥的,外边看不见里面,车内弥漫着一股泡面香,车炼下去时泡的面还没吃一口。
      
      这香味诱惑着秋蓉。
      是她喜欢的老坛酸菜啊!
      
      秋蓉忍了忍,没忍住,悄悄起身探头左右看了看,周之把车停在最末尾,车辆掩映间,她发现大多数人都在芦苇点,隔得距离挺远。
      
      好,趁现在没人赶紧去吃一口。
      兄弟对不起!
      我保证就只吃一口!
      
      秋蓉小心翼翼地翻出后备箱到车座那边去,又做贼似的伸手去副驾驶座椅上摸到泡面盒,一鼓作气稳稳地捧着盒子缩回来。
      
      完美!
      
      秋蓉坐在车椅上,掀开盖闻了闻热乎乎的香味,肚子咕咕叫起来,她抬手把鬓边黑发撩去耳后,正要开动,车门忽然唰得一声打开:“等会我面还没吃再泡就糊了!”
      
      车炼透过车椅空隙,看见了拿着叉子正要开动的红裙黑发女人。
      
      双双沉默。
      
      车炼睁大了眼,一口气憋在胸前,后边走来的周之瞥见车里情况后,二话不说直接一脚把车炼踹进去砰地关上车门。
      
      “女鬼!红衣女鬼!救救救命周之救我快放我下去!”车炼在里边惊声尖叫。
      
      周之蹙眉,偏偏班磊此时从旁路过闻到香味:“你们泡面了?让我吃一口!”
      说着就飞身去开后车门,又被周之一脚把人踹开,自己开车门上去,动作迅速地将前座的车炼锁喉拉来后边再锁车门。
      
      秋蓉眼看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畅快无比,堪称完美,她趁着这功夫又偷吃了一大口。
      
      班磊在外敲车门,脸扒拉在窗上更像是偷窥的男鬼:“好兄弟!哥哥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让我吃一口!就一口!”
      
      周之对八爪鱼似地抱着他还嗷嗷鬼吼的车炼不耐烦道:“不是鬼,再叫灭口。”
      
      秋蓉配合地朝车炼伸出手:“Hello,我脉搏还在跳动,真不是鬼。”
      
      车炼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把脉,确定是活的后才松了口气。
      
      周之对秋蓉说:“给我。”
      秋蓉念念不舍地将泡面给他。
      
      周之摇下车窗,将泡面递给窗外的饿死鬼:“拿着滚。”
      班磊拿着泡面盒立马跑远去自己车里狼吞虎咽。
      
      一分钟后:
      
      车炼抱着最后一盒泡面目光警惕地看着缩在角落双手抱膝满眼无辜的秋蓉。
      他怕鬼,不怕活人。
      
      周之坐在两人中间,靠着椅背淡声道:“你想怎么样?”
      
      “我要是现在大喊一声这车里有个女人会怎么样?”车炼问。
      
      周之想也没想地答:“灭口。”
      
      车炼翻了个白眼:“我什么都没看见。”
      
      周之能跟车炼搭档一年多还如此和谐,全因为彼此都不是爱多管闲事的性格。区别在于周之聊都懒的聊,车炼会八卦,但不会付出行动。
      
      车炼朝秋蓉抬了抬下巴示意道:“她是你的人,到时候出事可跟我没关系。”
      
      周之嗯了声,伸手将他怀里的泡面盒拿走扔给秋蓉:“这盒是我的。”
      
      车炼:“……”
      
      他气冲冲地下车:“班磊你还我泡面!”
      
      周之跟着下车,临走前跟秋蓉说:“自己注意点。”
      秋蓉抱着泡面盒朝他笑,点着头说:“好的哥哥,谢谢哥哥。”
      周之嗤笑声,嘭地关上门。
      
      秋蓉这才笑倒在车椅上。
      周之刚才站在她这边啊!
      还以为被车炼发现后,周之会将她交给方舟,没想到不仅没有还给了她泡面吃,感动!
      
      秋蓉麻溜地开盒倒水,在车里悄悄饱餐一顿。
      
      周之跟车炼和班磊回到芦苇丛后,其他人正打着手电探测水池,跟现场指挥官汇报水下有丧尸一事。
      
      车炼去前边水池看了看,又回头看周之。
      周之神色漠然,任由他看。
      车炼走到他身边小声道:“掉这水里了是吧?”
      周之嗯了声。
      车炼:“两个人一起掉的是吧?”
      周之凉凉地斜了他一眼。
      车炼拍了拍他的肩膀,朝他比了个拇指。
      
      “你先来这一步,除了那女鬼没别的发现?”车炼又压低声音问。
      他就是单纯的好奇。
      周之回头看了眼飞机残骸点,神色莫测:“自己人动的手,班磊没说错,这儿的确有鬼。”
      车炼:“……”
      又是鬼!
      
      班磊跟其他人入水探丧尸,周之跟车炼等研究组采取完死亡信息后才帮忙将尸体搬运走。
      等周之忙完回来,打开车门发现女人在车椅角落曲缩成一团已经睡着。
      
      他关上门,绕去另一边,对过来的车炼说:“你坐班磊的车回去。”
      车炼瞪大了眼:“你这是要背着我跟她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周之说:“我天亮再回去。”
      车炼气得翻白眼,却还是乖乖去找班磊搭车,谁让他打不过周之这条抢了公主的恶龙。
      
      周之把车开回城市,他计算着绕开了所有巡逻点,停在了一片废墟旁,刚巧这有一棵大榕树,车停在榕树下,等着晨光降临。
      
      他咬着根烟,不时看向后视镜里睡着的女人。
      
      之前他在想这女人要从他这得到什么,如今却变成他想从这女人这得到什么。
      
      周之耐心地等着,在快要日出时叫醒了秋蓉。
      秋蓉起初还有些迷糊,意识到自己当前的处境后立马清醒,坐直身子道:“哥哥你忙完啦?找到凶手了吗?是不是丧尸干的?”
      
      周之一个都没答,如昨天一样站在车边看她:“你说你控制不了自己传送的坐标。”
      
      秋蓉点头:“真的!”
      
      “你已经两次传到我这了。”周之轻挑眉,“你确定?”
      
      秋蓉眨巴着眼:“可能……这就是命运?”
      
      “是么?”周之眯着眼笑,俯身凑近她,低着嗓子说,“那就让命运告诉我,你今晚是不是也会传到我这。”
      
      秋蓉怔怔地看着他,光亮在男人身后逐渐升起。
      “手伸出来。”周之说。
      秋蓉照做,周之握着她的手,眸光幽深:“要是你来了,可就真的会变成我的人。”
      
      时间到了。
      周之站在大榕树下,身后车内空无一人。
      
      秋蓉回到丧尸王体内,睁开眼看见的是熟悉的绿藤缠顶。
      她还有些恍惚,周之的话在她心中被一个字一个字的分解着。
      
      秋蓉抓着被子蒙住头。
      这男人一言一行都精准撩中她的喜好。
      
      纸片人就算了,活生生的人在她眼前可太难抵抗了。
      
      今晚还是会传到周之那吗?
      
      秋蓉完全没把握。
      
      但换个方式问,她想要传到周之那吗?
      
      秋蓉为此一整天都神经兮兮,连带看着她的关文鸠也神经敏感,内心各种崩溃。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秋蓉还选了半天裙子,最后问了关文鸠的意见。
      
      关文鸠差点没被吓疯,他怕自己随便选的丧尸王不合心意会生气,认真选又不知道丧尸王到底要什么,最终颤颤巍巍地伸出手选了昨天那件。
      
      秋蓉:“……”
      行吧。
      这是关文鸠选的,不是我选的。
      如此说服自己后,秋蓉没了半点心理负担。
      
      秋蓉陷入沉睡中又睁眼醒来,不再是往常般在野外或是漆黑的城市,而是亮着灯的温暖室内。
      她这次被传到某人的营帐内,战地挺大,内有床与地铺和小书桌,桌上的台灯亮着暖黄的光芒。
      
      秋蓉正跪坐在柔软的地铺上,她第一次被传到这种地方,有些懵,意识到有灯光就有人居住,急忙起身,刚转过身就看见周之掀开帐篷进来。
      
      两人皆是意外地打量彼此一瞬。
      还是白天分开时的红色长裙,只是不在湿漉漉紧贴肌肤,干爽之下裙摆有着柔软的弧度,藏着纤腰细腿。
      
      秋蓉心情复杂。
      竟然真的遇见了。
      
      周之穿着丛林迷彩,没有规规矩矩扣着所有衣扣,领口敞开些可见里边的黑色内衬,衣袖半挽着,腰带以下的长腿短暂剥夺了秋蓉的视线。
      
      秋蓉眨着眼,在周之神色漫漫地走来时扯着嘴角说:“真的是命运。”
      周之低笑声。
      “这是哪?”秋蓉问。
      “山上。”周之不急不缓道,“我特意避开城市,离开人多的据点,到没人的地方。”
      
      秋蓉哑然,黑溜溜的眼珠子随他转动。
      
      周之走到她身前,秋蓉下意识地往后退,听他意味深长道:“我还怕你会在山里迷路,没想到你直接就到这了。”
      
      秋蓉在他的逼近后退到床边,退无可退,直接坐下,仰头看他:“我真的没法控制。”
      
      周之挑眉:“那接下来的事你能控制吗?”
      
      秋蓉说:“我没异能,但我不会背叛你,也不会抛弃你。”
      这是她第二次说这话。
      周之听得心头微颤,却不动声色。
      
      秋蓉认真脸道:“你也要答应我不抛弃不背叛。”
      
      周之双手撑在她身侧,压迫着秋蓉倒进柔软的被子里,他凝视着女人的脸,弯唇笑道:“我答应你。”
      
      秋蓉眼睫轻颤,露出一个娇憨地笑,这才放开了打量眼前美色。
      
      周之垂首在她唇边亲吻片刻起身,嗓音低哑:“我可不想只有我一个人有反应,你要是想要就先动手。”
      
      秋蓉红了耳廓,眨眼看他,周之觉得她每次眨眼看人时都带着说不出的欲感。
      “帮我脱了。”他说。
      秋蓉被他吻得呼吸微沉,攀上胸膛的手一颗一颗地解着他衣扣。
      衣料摩擦和肢体碰撞交缠中带来的热意与刺激让秋蓉提着心,血液和体温似乎在升温,燃烧着她身子发软。
      
      周之赤着上身,红裙已被撩至腰间,解开衣扣的玉手无意识地撑着他腰腹又攀至胸膛,秋蓉听他低笑声问:“还想摸哪?”
      
      秋蓉红着耳朵别过脸回来看他,温热的指腹划过他肩背,又轻抚上他的脸,被周之咬住,齿尖轻压指腹与指背,动作暧昧,目光又充满侵略与占有。
      
      “你……”秋蓉因他的动作而呼吸急促,“我天亮就要走了,你不要玩了。”
      周之身子往下压:“第一次温柔些。”
      秋蓉眯着眼笑:“你很有经验吗?”
      虽然她知道周之没做过,但还是故意问着。
      “没。”周之扣着她的脖颈,目光充满野性,“向你讨教。”
      
      讨教的十分认真,温柔只是谎话而已。
      细腰与柔软的身体会让人失控与沉溺。
      
      秋蓉以为自己睡了一条狼狗,想着未来将他变成忠犬,后来才发现自己睡的是条恶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两人开始彼此馋对方身子的阶段
    -
    这本尝试新风格,无脑恋爱调剂生活,主旨是写得开心就好O(∩_∩)O【你们也看得开心!不开心就当我们从没见过QAQ
    感谢在2020-07-11 21:45:36~2020-07-13 05:42: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陈星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y 20瓶;快乐的土豆 10瓶;glirid 5瓶;秋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