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丧尸王后我拯救了世界

作者:周蛋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0/

      
      秋蓉回到丧尸王体内还很迷糊,抱着柔软的被子继续睡。
      这里的环境可比乱糟糟的车里好多了。
      
      今日没人来吵她,秋蓉睡到自然醒,起床就会看见正对她的镜子。
      一眼瞧见丧尸王小巧平滑的额头上肿着一个青色疙瘩。
      
      秋蓉立马倒回床上拉过被子遮住脸。
      
      她伸出爪子摸了摸,疼倒是不疼,但明显肿着。
      秋蓉试图用异能治疗,却发现丧尸王的修复异能对这伤没用。
      
      看来她受的伤也会体现在丧尸王身上,这可难办了,以后得尽量避免受伤才行。
      万一被白幸看出破绽怎么办?
      
      秋蓉想起上次白幸毫不留情的电击就气得牙痒,这臭弟弟等着!
      
      她翻身起床,在屋里翻找出一顶淑女帽戴上,完美遮住受伤的地方。
      丧尸王开门出去,门口的关文鸠第一眼瞧见的是打着蝴蝶结的杏色淑女帽,再一看帽子下那张青色的蛙脸有瞬间窒息。
      
      在关文鸠眼中这丧尸王依旧是深不可测,难以琢磨,让人畏惧的。
      
      关文鸠低头致意,询问道:“今天要去游乐场吗?”
      
      所谓游乐场是丧尸王折磨进献人类的地方。
      这个月丧尸王还从没去看过。
      
      秋蓉觉得自己再推脱就崩人设了,于是点头,跟着关文鸠下楼。
      
      这月进献的男人被关在一座改造过的黑色高楼中,上下共五层,气氛阴森。
      如果高楼外的人是在末世艰难挣扎,黑色高楼里的人就是体验惊悚密室逃脱。
      
      被投放进黑色高楼里的人,为了防止他们绝望自杀,丧尸王会告诉他们:只要你能破解里面所有难题,闯过所有关卡,就能获得大量物资和食物,还有晶核。
      
      于是进入黑色高楼里的人每一个都拼命挣扎了。
      
      非常丧心病狂。
      
      秋蓉来到最高处的监控室,整个墙面都被监视屏霸占,这座大楼的每一个角落都被监控着,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
      
      看守这里的是失去人性与智慧的丧尸。
      它们扭着身躯发出咔哒声,从座椅上起身迎接丧尸王。
      
      秋蓉心情复杂。
      昨晚这帮家伙还张着血盆大口追着她要死要活。
      
      她在桌椅前坐下,扬首看屏幕,身旁的关文鸠熟练地为她切换到进献者的画面放大观看。
      场景是只有几盏昏黄壁灯的走廊,走廊铺设的地毯上有大片暗色的血迹,赤着上身的男人靠墙坐着喘息,满头大汗,柔软的碎发沾湿后紧贴着肌肤。
      
      他手里紧握着一把细长西瓜刀,这似乎是他目前唯一的武器,刀上沾着血,身后有被砍断脖子的丧尸倒在地上。
      
      男人喘息着,用刀将丧尸身上的衣服扒拉下来撕成长条绑在手腕和腰腹的伤口上,他眉眼沉冷,面上带着点不耐烦,绑带的时候抬头朝天花板瞥了眼。
      
      监控是隐藏的,但他刚才正好与镜头对上。
      
      秋蓉得以看见一双漂亮又冷漠的眼。
      以及右眼尾偏下的小块烧伤痕迹,这烫伤是与某个火系异能者对战造成,因为是特殊的火系力量,因此留下了黑色的痕迹。
      
      据她所知,书里只有一个人是这种描写,那就是跟周之亦敌亦友,也亦正亦邪的人气角色之一,燕千里。
      
      那是周之一个人闯北地副本时出现的角色,燕千里是一个流浪者,没有加入方舟或是别的基地组织。
      
      起初二人因为看上同一个丧尸晶核而彼此斗智斗勇,期间周之逐渐了解燕千里的内心,于是将那颗晶核让给了他,燕千里告诉周之,他一定会还这个人情。
      虽然只在北地副本篇章出现,但人气却很高。
      
      秋蓉不动声色地瞥了眼关文鸠,按照原著来看他应该是没见过燕千里的。
      
      不过在北地养老的燕千里怎么会被当做进献者送到这来?
      他也太倒霉了吧。
      
      秋蓉没想到自己忽略十多天的人竟然是书中出现过的角色。
      
      如果周之再见到燕千里,应该会开心吧?
      至少他还有朋友活着,且没背叛他。
      
      秋蓉眯着眼打量屏幕下的人,这人战斗力也挺强,在这里死了也很可惜。
      她开始想办法如何才能把燕千里救出去而不惊动白幸让自己被怀疑。
      
      秋蓉在监视屏前看了一整天,八点左右关文鸠提醒她该回去休息了。
      “把他,关进,安全,屋。”秋蓉说,“不要,太快,死掉。”
      关文鸠理解她是想多折磨这人一些时间,点头领命。
      
      秋蓉倒回床上,模糊中似乎听见关文鸠跟人谈话的声音,随后是开门声,应该是白幸来了,但她意识已沉入黑暗。
      
      距离她再次清醒前,秋蓉会有一种沉睡许久的感觉。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以后,她终于睁开眼。
      
      秋蓉再次被传送到营帐中,不同的是帐帘被卷起,能看见外面沉沉夜色,还有站在外边修灯的周之。
      
      帐篷前边有一棵她叫不出名字的树,枝繁叶茂,周之牵着线缠绕在枝干上吊着灯。
      他瞥见里面的秋蓉后挑眉道:“你要吃的在桌子上。”
      
      秋蓉出来左右望了望,这像是在山里,前边有空地,像是悬崖,再往前能看见远处的城市。
      她走到周之身后的小木桌旁坐下,捧着热乎乎的泡面盒问:“你们安全回据点了吗?”
      周之嗯了声,见灯泡亮了后收手。
      
      他在秋蓉对面坐下,一手搭在椅背,姿态慵懒。
      周之打量着今晚的秋蓉,黑色长袖裙,倒显得几分优雅知性。
      
      “昨晚轰轰烈烈过后,今晚这么平静有些不敢相信。”秋蓉拿着筷子夹面,唏嘘道,“还有得吃,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周之:“你梦里有我,还有我泡的面?”
      
      秋蓉眨着眼看周之,开启甜言蜜语模式:“我不想哥哥你是虚幻的梦境,我想要你是触手可及的真实。”
      
      周之轻扯嘴角哼笑声。
      这张嘴是真的甜。
      
      “不过这是哪?”秋蓉吃着面,眼珠子左右乱转,“上次没机会看看外面是什么模样,难道你们据点在山里吗?”
      
      “这跟据点没关系。”周之说,“我想一个人待着的时候就来这。”
      
      秋蓉吹了吹泡面,碗里热气升腾扑在她脸上:“你今晚不用巡逻吗?”
      
      周之说:“不用。”
      秋蓉好奇问他:“无伤口异化,还有反叛者杀害方舟人类的事都有结果了吗?”
      周之淡声答:“不知道。”
      秋蓉:“哥哥你好像对这两件事一点都不感兴趣啊。”
      
      周之挑眉看她,搭在椅背的手放在桌上屈指轻敲:“要我告诉你我对什么感兴趣吗?”
      
      秋蓉一瞧这危险的笑容就知道自己最好别接话,讨好道:“我就是问问,我比较感兴趣,哥哥你不感兴趣我就不问了。”
      
      周之靠着椅背,神色好整以暇地看她。
      
      秋蓉边吃边问:“哥哥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
      
      周之:“有。”
      秋蓉竖起自己的小耳朵:“是什么?”
      周之朝帐篷方向歪了下头:“睡觉。”
      
      秋蓉被他说得呛住。
      她吃的很慢,周之却也耐心看着。
      直到秋蓉嗷呜一声,“有蚊子咬我!”
      她伸手按着小腿处被蚊子咬的地方,又痒又疼,让人忍不住伸手去挠,很快就肿着一个小包,红了一片。
      
      周之起身去帐篷里拿了一小瓶喷雾回到她身旁,半屈膝蹲下,温热的手掌握住那纤细的脚裸放在自己膝盖上。
      
      “别挠。”他挡开秋蓉的手,给她喷花露水。
      秋蓉惊讶道:“你还有这个?哪来的?”
      周之:“车炼那抢的。”
      鬼知道车炼又是从哪抢来的。
      秋蓉没忍住笑出声,周之问:“笑什么?”
      
      “你们俩认识很久了吗?车炼看起来跟你关系很好,很熟,但昨晚他也是真的要开车走的。”秋蓉扭头回去吃面。
      
      周之给她喷了花露水后用手指轻轻按压,指下触感柔软细腻,让他答话时有些漫不经心:“换了我也会开走。”
      
      秋蓉又看回他,眨了眨眼。
      “我是拿枪威胁他的,如果他对我用异能,那我也没辙。”秋蓉说,“但他没用。”
      
      周之笑:“在不清楚你是否有异能,又是什么异能的情况下,他当然不会轻易使用。”
      
      秋蓉听得诶了声,仔细想想又觉得很有道理,不由挠了挠头发。
      
      “那你呢,你又是为什么忽然决定下去接应班磊?”她好奇地问着,“该不会是因为我动摇了吧?”
      
      周之:“不是。”
      回答干脆果决。
      秋蓉扶额,“哥哥你真不会哄人。”
      
      周之低呵声,握着她脚裸的手往上勾着她腿窝,把人拦腰抱着起身。
      秋蓉忙楼住他脖子靠过去稳住身形。
      “吃饱了吗?”周之低声问。
      秋蓉埋首在他怀里闻着衣衫上属于他的气息:“饱了。”
      
      周之抱着她进了帐篷,帐帘被放下,遮掩了里面光景。
      被说不会哄人的男人在她耳边低声慢语,说得她脸红心跳,小声应和。
      
      后半夜山里有蛐蛐声,时远时近,秋蓉听得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周之又是醒着的,帐帘被掀开,他只穿着短袖站在门口。
      
      周之背对着她,高瘦的身子立在阴影中,若隐若现的轮廓安静漠然。
      
      秋蓉揉着眼睛,带着鼻音轻声问他:“周之,你有朋友吗?”
      
      周之侧首看她一眼,夹在指间的烟星火熠熠,没两秒后被他掐灭,淡声道:“没有。”
      
      秋蓉哦了声,闭上眼,在周之朝她走回来时又似下定决心般睁开眼,眸光清澈明亮:“那你现在有了呀。”
      
      周之停下,问:“谁?”
      秋蓉指着自己说:“我啊,女朋友。”
      周之盯了她两秒,走过去勾着她指自己的手指攀在他的肩颈,再俯身把人从毛毯里捞出来低头吻去。
      
      秋蓉还没放弃驯养一只被抛弃的、凶恶的孤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19 05:47:00~2020-07-20 05:52: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糯米蟲、白月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快乐的土豆 10瓶;杉临 6瓶;花园★猫 3瓶;弱弱、白月光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