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开封[七五]

作者:新鲜的苹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今晚这个寂静的小山村难以入眠,野兽的咆哮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凶残,哪怕是早已习惯与野兽为邻的村民也感到惊恐。他们祖祖辈辈胆战心惊地供奉着那只妖兽,随着妖兽越发的频繁地索要血祭,他们已经无以为继。故而村长才把希望寄托于付云越,哪怕这个人来路不明。他们终究无法全然信任他,还是送了两个活人进洞。只是已经血祭,为何它的嘶吼反而更加狂暴?
      
      阿山望着山洞的方向沉吟良久,迟疑道:“村长,要不要请付少侠去探探情况?”
      
      村长坐在上首纹丝不动,半晌才哑声道:“不必。”动静闹得这般大,付云越不可能听不见,他既然说要等月圆,现在恐怕不会进洞冒险。
      
      有几个村民焦急道:“村长,我们不该轻信姓付的小子!现在好了,惹怒了那畜生,他道时候拍拍屁股走人,我们可一个都逃不掉!”
      
      村长抬眼看着他们,“你们有更好的法子?不想办法除掉那畜生拿你媳妇孩子血祭?”以前一年血祭一两回倒还好办,近来它越来越暴躁,虽被困山洞,但方圆百里的鸟兽皆被吓走。他们被困障眼之地靠打猎为生,没有鸟兽势必是断他们的活路。然而血祭要用活人,误入村子的外人并不多见。
      
      屋里一时陷入僵局,突然院门被人推开,众人从洞开的房门望去皆一脸惶恐——送去血祭的人回来了!
      
      村子猛地站起身,这怎么可能!从来没有送去血祭的人能活着回来!展昭径直进到屋里,冷眼扫过在场的人,最后定在村长身上,声音无波,“我的剑在哪?”
      
      “你,你是怎么逃出来的?”阿山赶紧护在村长身前。
      
      展昭眉头一皱,压不住心头的怒意,咬牙再道:“剑在哪?”简直不知死活!结界随时会被撞破,若不快些只怕都活不到天亮!
      
      几人被展昭的气势怔住,心虚又慌乱,他被迷晕在棺材里都能逃脱,要是让他取回剑只怕不会放过他们。村长挥挥手让阿山退下,“就算你能从里头逃出来,没有我们给你带路你也下不了山!”
      
      “山洞里的那只巨狐随时可能出来,它出来的后果想必你们清楚。”
      
      闻言,村长脸色大变,对阿山使了个眼色让他去取剑,展昭看看阿山慌乱的背影,交代道:“你们最好找个地方避一避。”不论他们先前如何他都不能见死不救,先过了眼前的难关再说。
      
      村长却是一脸惨白,避?若是有地方可避也不至于此!展昭无心顾及其他,取了剑便匆匆离去。回到山洞前,只见包思善在洞口焦急朝洞里张望,不见付云越的人影。
      
      “展大哥!”包思善见他回来急忙迎上来,“付云越进去了。”
      
      展昭看向洞口,巨狐被付云越引到深处去了。点了点头,叮嘱道:“你找个地方躲着等我,别轻信村民。”想了想,退下一把袖箭交给她,“这个留着防身,小心些。”
      
      “展大哥……”不知怎得,包思善突然生出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来,眼里顿时满是水气。她多想跟他一起进去,可是她去了除了拖后腿根本无济于事。
      
      展昭揉揉她的头顶,轻笑道:“没事的,我很快就回来。”洞里依旧是一阵阵的嘶吼,他紧紧握了握她的手,再次叮嘱她小心,这才毅然往山洞去。
      
      一进洞展昭就皱了眉,洞里漆黑一片,跟巨狐在洞里搏斗实在毫无优势。他循着声去,没走多远就听得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紧接着付云越被一股巨大的劲道甩飞撞在洞壁上,震得土渣簌簌地往下掉。他用手挥散尘土,咳了几声,“咳咳咳……不好对付,小心点。”
      
      展昭点点头,又见付云越没事人一样拍拍身上的土领先往里头去,他不禁暗惊,被那样的力道撞击竟然毫发无伤,他究竟是什么人?不过他很快便没心思探究付云越的来历,那只巨狐此刻正在前头阴狠地看着他们,火红的皮毛像要烧起来一般鲜艳。它眯了眯狐媚的双眼,展昭竟觉得它在笑他们不自量力。
      
      巨狐缓缓抬起前脚用力一跺,竟然地动山摇起来,头顶上泥里混杂的碎石纷纷砸下。左闪右躲中付云越道:“这畜生狡猾得很,速战速决!”他话音刚落就扑面而来一阵腥臭的劲风,随着巨狐的咆哮,他们手中的火把熄灭了!
      
      展昭暗道了声糟糕赶紧后退贴着洞壁不敢再轻举妄动,这畜生果真狡猾,竟然熄了他们的火把!看不见的话那些落下的石头就足以把他们砸死。过了片刻漆黑中似有微弱的光在闪动,随着打斗的声音响起,展昭才意识到那是巨狐皮毛发出的光。
      
      显然,黑暗对巨狐而言丝毫无碍。展昭只能勉强看见微光晃动,接着传来打斗的声音,它冲着付云越去了。趁着这功夫,展昭提剑从背后袭去,那畜生却灵敏异常,尾巴一甩,硬生生把他的攻势化解了。
      
      偷袭似乎激怒了巨狐,金色的眼眸霎时染了血色。展昭方才被甩开几步,刚稳住身形便感觉到妖戾的视线,抬头一瞬突觉劲风袭来,本能往后避,后背撞上硬物——是砸落的碎石!这么一来相当于被逼到角落,来不及侧翻闪躲,两排森森的白牙已扑到脖颈处。
      
      千钧一发之际,巨阙横亘在巨狐口中死死挡住。那双妖异的金色眼眸眯得更紧,喉间发出低沉的嘶吼,气息灼热腥臭。展昭紧绷着身子,手臂微微颤抖着,渐渐扛不住压迫的力道。巨狐颌间用力,咯咯的声音在牙齿间磨蹭。冷汗自展昭额间滑落,力量悬殊太过,他就要撑不住了!突然间想起先前给巨阙喂血,不禁后悔忘了这一茬,现在巨阙卡在它齿间,想喂血已经不可能。就在此时,巨狐猛得再一用力,企图咬碎巨阙,咯咯的声音听得展昭头皮发麻全身发冷。
      
      付云越惊出一身冷汗,幸亏是巨阙,换做其他的早已经被一口咬碎。眼下不是庆幸的时候,他更不是瞻前顾后婆婆妈妈的人,手上一紧,将妖力灌入佩剑,趁着一人一兽对峙突袭而至。他要一剑砍下巨狐的头!
      
      就在他蹿身上前一瞬,巨阙猛地绽放妖异的红光,展昭一诧,顿时恍过神——巨狐想咬碎巨阙反被刀刃所伤见了血!喂了要血的巨阙威力大增,他亦觉得手上迫力轻了几分,手腕毫不迟疑地一番,绞断巨狐咬合在剑刃上的尖齿。
      
      这突变不过一瞬,巨狐吃痛旋即松口后撤,也叫付云越的突袭落空,划过它的脸颊。不过这一口子带着妖力,又用足十分的力气,伤口深可见骨血流不止。见展昭脱险,付云越不由松了口气,瞥了眼发着妖光的巨阙,暗忖这柄剑再这般下去也要成妖!
      
      他还在想入非非,展昭却眼都不眨一下提剑冲了上去。他暗暗咋舌,这家伙还真不要命,多少也该后怕一下,擦擦汗吧?巨狐身上多了一道血淋淋的大口子,依着浓浓的血腥味即便在黑暗中也容易找到它的所在。不过,也比刚才更加狂暴起来。
      
      喂了妖血的巨阙比往常凶猛数倍,看不清混战的形势,只听见飒飒风声和利刃割破皮肉的声响,洞里的血腥味更加浓烈。付云越心惊了一下,没想到展昭竟如此凶猛,修行三百年的狐狸精都被逼得连连后悔。
      
      突地腥风卷来,巨狐再次咬合住剑刃,将展昭往洞壁狠狠撞去。撞得山石松动,碎土扑簌砸落。展昭胸口一疼,喷出一口鲜血,溅得巨狐一脸斑驳。付云越蓦地瞪大眼,糟了!巨阙虽厉害,展昭却是血肉之躯,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撞击?再来几次非得内脏破损而亡不可。
      
      巨狐眯了眯眼,看着就像在狞笑。付云越心知机不可失,隐去气息提剑凌空而起,灌满妖力的剑刃断开巨狐脖颈。鲜血如注喷溅而出,立时将展昭然成血人。随着巨狐轰然倒地,洞里只余下粗重的喘息,二人皆疲惫不堪。
      
      看着发着妖光的巨阙,付云越轻佻的道:“展大人,你这宝剑哪得来的?”
      
      展昭抹去脸上的血渍,捂着心口席地而坐,喘了两下,“祖传的,具体来历不知。”
      
      付云越呵呵笑了两声,点亮火折子找回火把重新点亮。四下一片狼藉,巨狐身首异处倒在血泊里,漂亮的皮毛上混杂着泥土和血污,早已没有方才的妖媚之色。展昭看看他,他身上血道子不少,灰头土脸看着狼狈。再看自己,咳了咳闭了眼,自己比他更惨。
      
      听见付云越拖着脚走了几步,火光顿时亮了起来,鼻尖弥漫这毛发烧焦的气味。睁开眼见他点燃了巨狐的尸体,很奇怪,竟然烧得异常旺。他扶着洞壁起身退开一些,盯着灼灼火光久久不语。上一回那个女尸也是这样灰飞烟灭。
      
      付云越就站在尸体前纹丝不动,似乎感受不到灼热的热气。突然,他猛地眯了眯眼,右手中的剑迅如疾风刺穿巨狐心口,手腕一动,挑出一个东西来。顾不得烈火熊熊,伸手进火里一把抓住。
      
      “什么东西?”展昭盯着他紧握的手,现在可以说实话了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