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开封[七五]

作者:新鲜的苹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妖兽

      付云越抓着一块灰突突的抹布随意地擦拭着手中的剑,上回那柄剑被展昭折断,害他不得不破费重新添置。剑身在油灯的映衬下竟生出几分犀利来,他突然觉得这柄剑不错,或许可以用妖力养着,再给取个名,就当是儿子。唔……儿子不如闺女贴心,还是养闺女好。啧,闺女再好终归是替别人家养,看来只能当媳妇养了。
      
      他擦剑擦得入神,坐在他对面的老头却没他的好雅致。听着外头若隐若现尖锐的嘶叫,老头沉声道:“付少侠,山洞外的结界恐怕撑不到月圆,您看是不是可以早些除去那妖孽?”
      
      “急什么?”付云越往剑上呵了一口气,抹布拭过,光亮一片。“月圆之夜它要渡天劫,妖力最弱,我们的胜算最大。”
      
      “可是,它日夜暴动,结界若是被破,后果不堪设想!”
      
      付云越终于不再擦剑,盯着老头看,“你要是信不过我就继续给它血祭,你们村里的人都拿去喂它也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他忽然笑了笑,“你们本来就被它圈养在这,被吃也没什么奇怪的,你们养鸡还不一样想吃就吃。”
      
      老头的脸色极为难看,这个年轻人古怪得很。半个月前突然闯进村子,一开口就说有妖孽潜伏在村里。村里鲜少有外人来访,凡事误入村子的人无一例外地被血祭,喂了山洞里的妖兽。村里的人不知道山洞里的是什么,只知道祖祖辈辈流传着血祭的习俗,没有人敢破坏。
      
      他们也试图离开,但是,通往山下的路都被布了障眼之术。他们唯有靠着祖辈传下来一条路线方能下山,但就算下得了山也有无形的诅咒如影随形,离开村子的人无一不身染恶疾落得暴毙的下场。就如付云越所言,他们就像被圈养在这,源源不断地血祭。
      
      老头深深吸了口气,哑声道:“今天村里来了两个人。”
      
      付云越嗯了一声,笑眯眯地,“最近客人不少呐,该不是洞里的那个用勾来的吧?”他敛了笑,肃色道:“现在血祭只会助长它的妖力,有结界困着,不必担心。”
      
      老头没说话,静坐了一会儿起身告辞。出了屋,对着在屋外等候的阿山往山洞方向摆摆头,阿山意会,默不作声地跟在老头身后往山洞去。拐了三四道弯,阿山开口道:“村长,那小子可信吗?”
      
      “暂且听他的。”月将圆,月光明亮,村长沟壑纵横的脸被冷冷的月光照的阴冷,几乎没有人气。阿山没再说话,直到隐隐看见黑黢黢的山洞才又道:“明天真的要送那两个人下山?”
      
      山洞里传出一阵阵嘶吼,阴风夹杂着腐臭,黑黢黢的洞口似乎被什么东西撞击着,随时会冲破结界。村长冷冷道:“留着血祭!”
      
      阿山眼里闪过喜色,不论怎样先血祭稳住形势。他才不管天劫不天劫,他只知道妖兽冲破结界全村都要遭殃。再有,万一姓付的小子没能除去妖兽,他们还是要血祭,用外人中好过用自己人,不是么?
      
      两人在洞口站了片刻才缓缓离去,待二人走远,暗处的树影中走出一个人来,正是夜探村子的展昭。入夜他便听到嘶吼声,循声而来恰巧看见村长和阿山。这个村子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山洞里面困着什么?听着洞里不断传出的嘶吼,紧紧皱眉,难道他们养着猛兽?
      
      在洞口站了半晌,终究没有进洞一探究竟,待明日送思善下山了再寻机会回来探查,不急于一时。悄无声息地回到阿山家,特意到阿山夫妻的屋外听了听,里头隐约传出暧昧的声音,他退开回了屋。
      
      第二天,由阿山带路,三人一道往山下去。包思善的心情松快了不少,跟在阿山身后步伐轻盈。展昭缀在后头默不作声,嘶吼声在凌晨停了,不知道山洞里是什么情况。看了眼走在最前头的阿山,试探道:“嫂子说山里有猛兽我还不太相信,没想到昨晚真听到猛兽的叫声,听着不远。”
      阿山呵呵一笑,应道:“没事,我们都习惯了。”
      
      包思善奇怪地回头看展昭,“有吗?我什么都没听到。”展昭淡淡道:“大概是你睡得沉。”昨天走了一天的山路,她应该累坏了。阿山笑说没听到好,姑娘家胆小,听见了怕睡不着。
      “是什么样的声音?很吓人?”
      
      “我学不来,也听习惯了。不过,野兽的叫声肯定吓人。”
      
      展昭趁阿山不注意飞快地在隐秘处做下记号,再快步跟上,道:“声音很特别,是什么野兽?”
      阿山愣了愣,苦笑着,“不知道。”
      
      不知道?山洞里的野兽不是他们养的?他们是把野兽困在山洞里?不管怎样,其中都必有隐情。展昭没再问,包思善话渐渐多起来,“嫂子说山里有山妖,会不会是山妖的叫声?”
      阿山闷声道:“哪有什么山妖,妇道人家乱嚼舌根,没的事!”
      
      正说着话,展昭突然叫停,两人回头见他伫立在一块石头前不动,奇怪地折回来。包思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石头上刻了个箭头,正指着他们前行的方向。阿山咦了一声,“这是谁刻的?”
      
      箭头是展昭刻的,他却道:“这里我们已经走过,我记得这块刻了箭头的石头。”阿山皱着眉头,自然是走过,他根本就没打算带他们下山。他们来的时候误入障眼之地,现在他已经把他们重新带回障眼之地,先在这转几圈再说。
      
      包思善紧张起来,“我们又开始兜圈子了?阿山大哥,你不是认得路吗?”
      
      “这……我就是按着平时走的道走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想了想,爬到树上假装看地形,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道:“好像走了岔路,找找看。”
      
      这一找却没再找到路,不知在山里绕了几圈,在天黑透前七拐八弯地转回到了村口。包思善站在同一个位置目瞪口呆地望着村子,走了一天,又回来了!阿山大大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转回来了,要真在山里迷路,还不得被野兽撕碎。展兄弟,包姑娘,咱们先回村子。”说着带头大步往村子去。
      
      展昭上前一步扶住疲惫至极包思善,她任由他搀扶着慢慢往村子去。忽然,她停住脚步,“展大哥,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们会永远走不出这里!”
      
      “不会的。”展昭轻声道,“就算我们被困,赵龙赵虎也会找来,放心吧。”
      
      包思善叹气,“开封府那头知不知道我们出事了?张大哥他们上山找我们会不会也被困在林子里出不来?”
      
      展昭沉着脸不做声,如果被困住,多少人都要折在里头。看来不能等,得弄清楚这村子究竟藏着什么秘密。他还记得村民狂喜的眼神,或许他们根本就不想他们离开!他们为什么要困住他们?
      阿山在村口就被村民围着问长问短,展昭悄声对包思善道:“今日阿山带我们下山时迷路了,我们在山里转了一天好不容易才回来。你记着这些,旁的不要多说。”
      
      包思善不解地看着他,“为什么?”
      
      “防人之心不可无。”他没把话说透,现在佯装浑然无知最好。包思善点点头,而后紧紧抓住他的手,“展大哥,我怕。”即便他不说,村子的诡异她也能感觉到。
      
      他握紧她的手,“有我在,不会有事。”
      
      展昭的话虽安抚了情绪,但包思善的脸上还是显露出害怕的神情。大伙当她是后怕,围着她你一言我一语的安慰。展昭客套地应对,他们的语气里透着关心和担忧,却怎么也藏不住眼里的狂喜。看的展昭心越发的沉,一直沉到底。
      
      突然一阵突兀的嘶吼惊得众人变了脸色,包思善立刻躲靠近展昭,抓住他的衣袖,吓得声音都僵了,“什么声音?”话音未落,又一阵嘶吼,仿佛有什么猛兽被困在某处,急欲冲破牢笼。
      
      嘶吼一阵接一阵,几乎没有停歇,狂怒的情绪透过嘶吼震慑所有人。村民们慌慌张张地躲回家中,四下顿时显得空荡荡。村长皱了皱眉,示意几个壮实的汉子去巡视,阿山看了看也跟着去了。
      
      “你昨晚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好近,它会不会闯进村子?”
      
      “姑娘放心,从来没有野兽闯进来过。不过,夜里还是不要随意出来走动为好。”村长说得轻巧,却也是面沉如水。在包思善看来根本没有说服力,她记得展昭的叮嘱,便乖顺地点点头。村长似乎很满意她的反应,露出一丝笑意,“二位走了一天想必累了,早些回去歇息吧。下山的事明日再议。”
      
      展昭和包思善却料不到这一歇差点让他们永远醒不过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