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开封[七五]

作者:新鲜的苹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付云越

      不是被困?展昭不着痕迹地打量来人,他二十出头,嘴角微微上扬勾着一抹傲气,从走路的姿势可以推断是个习武之人。包思善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直言道:“我们转了许久都出不去,你出得去?”别是说大话才是。
      
      那人在前头不紧不慢地带路,那神态仿佛在自己花园信步一般怡然自得,“跟着便是。”回头看了眼展昭,“你们是要去开封府吧?”
      
      包思善抢着应了,那人的目光似乎在她身上多逗留了一瞬,接着又不紧不慢地晃在前头。展昭淡淡道:“在下开封府展昭,兄台如何称呼?”
      
      “哦。那她呢?”说着饶有兴致地看着包思善。包思善还没遇见过哪个男子这样赤果裸地对自己表现出兴趣来,不觉往展昭身旁靠了靠,道:“包思善。”
      
      “包?你长得还挺像包子的。”那人自顾自地乐起来,而后道:“我是付云越。”
      
      包思善有些恼火,这人怎么这么讨厌?一开口就拿人名字说笑,她哪里像包子了?谁想付云越突然回头,笑得更欢,“这么瞧更像包子。”
      
      展昭暗暗握了握她的手,眼下情况未明,不是斗气的时候。他道:“听付兄所言似是知晓雾的来龙去脉,实不相瞒,此雾自年前开始作祟,闹得满城风雨,还望兄台解惑。”
      
      付云越摆手,“不过是障眼法,你们□□凡胎自然看不破。”
      
      包思善撇撇嘴,“呵,付大侠真是道骨仙风!”□□凡胎?他当自己是谁啊?真敢说。
      
      “我贪恋红尘,不屑成仙。不过,确实在山中修行了一阵。”
      
      “一阵?”别是学了点皮毛就下山来招摇撞骗,城南惯骗张半仙也自称开过天眼呢。她倒要看看他究竟能不能带他们出这团迷雾!
      
      付云越随口接道:“我天资聪颖,骨骼惊奇,根骨奇佳,自然事半功倍。话说回来,展兄也是练武奇才呢。”
      
      展昭赶忙道:“付兄谬赞,师傅常告诫展某勤能补拙,可见展昭只是凡夫俗子,不过是勤。”
      
      付云越不以为意地笑笑,再走了一会儿,指着前头朦胧的灯火道:“呐,开封府到了。”
      
      从雾里出来时包思善回头望了眼来路,付云越脸上的笑意收敛了几分,道:“别看了,展兄伤得不轻。”话音才落,就见展昭踉跄了一下,他眼疾手快地扶了一把。包思善这才发现展昭额间冷汗涔涔,胸口早已被鲜血浸透。心一紧,慌忙扶住他,“展大哥!你怎么样?”
      
      展昭眼前发黑,方才全凭一股劲撑着,眼下脱困便有些难以为继。微微摇摇头,“无妨。”
      
      付云越啧了一声,“看他的脸色就知道离死不远了,哪还那么多废话?开封府是吧?快走吧。”说着就驾着展昭往不远处的开封府去,嘴里嘟嚷着,“我说你疼怎么也不喊一声?心脏都快被掏出来了,逞什么能?死的就是你!”
      
      展昭重伤归来叫开封府里一阵忙乱,当下众人顾不得询问他们遭遇了什么,给展昭治伤要紧。他身上的伤口看着骇人实则并未伤到要害,上了药便止了血。不过,付云越说他是被鬼魅所伤,中了阴毒,若毒不逼出来不出三日必死,听得在场的人脸色煞白。
      
      公孙策精通医术,对解毒也颇有研究,然而,这阴毒该如何解?展昭此刻脸色更加苍白,精神也差了许多,却仍勉力维持清明,“我自己运功逼毒。”
      
      付云越摇头,无奈一叹,颇有些不情愿,“罢了,谁叫我撞上了,我替你逼毒。”既然遇见了就帮到底,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挥挥手赶人,“你们先去歇歇,没半个时辰不行。”
      
      他胸有成竹的模样倒是叫人放心,包思善也不多言,一步三回头的退出去。这个人大概真有些本事,带着他们脱困,又自告奋勇给展大哥疗伤,应该是个好人。春妮都到了门口又不放心地回头对展昭道:“师兄,我听说……”
      
      “听说什么?”这么一会儿出了什么事?
      
      付云越的眼睛滴溜溜地在春妮身上打了个转,啧,师妹啊?真标致。他怎么就没有这么标致的师妹?他肚子里的花花肠子七拐八弯的,那头春妮认真道:“听说隔衣疗伤的效果不好,你,你看着办吧。”说着赶忙出了屋子,砰地一声关了门。
      
      展昭盯着房门久久不语,付云越笑得难以自抑,“师妹说的在理!喂,你说我要不要脱?”
      
      翌日包思善再见展昭时,他除了脸色依旧苍白,似乎已无大碍。她去时公孙策刚刚给他换过药,正叮嘱他要好好静养两日再下床。她听了搭腔道:“是啊,展大哥,你养两日再说。”
      
      展昭笑而不语,公孙策见了笑笑,收拾了东西便告辞。包思善这才坐到床沿说话,“好些了吗?”
      
      “嗯。”
      
      “幸好遇到了付云越,要不然……”她不敢去想,急忙收了声。见展昭正盯着自己看,她咬了咬唇,“我这几日就陪着你,哪也不去,我保证!”
      
      展昭摇头,“我不是要禁着你,自己小心些。铜铃……”
      
      “在这!”她摊开手掌,那个铜铃被穿在红绳上,一如当日所见。“没送人,骗你的。”她把手往他面前伸了伸,意思再明显不过。展昭垂眸凝视片刻,无奈一叹,伸手取了,“真是怕了你。”既然她坚决要给,他就收着吧,若不然又要跟他闹别扭。
      
      包思善终于露出笑颜,“我会乖乖在开封府,哪都不去。”
      
      “那倒不必,早些回来便是。”他总不能困她一辈子,不过,“你昨日怎得那么迟才回来?”
      
      “那本《妖夜志》残缺不全,我跟邓大哥林大哥商量怎么添补,聊得尽兴忘了时间,这才迟了。”
      
      展昭听着觉得自己送错了东西,若不是这书,便没这么事了。
      
      歇了一日,展昭再也躺不住,早早往破屋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乔山的下落。同去的还有春妮和付云越。付云越暂且留在开封府,说是帮着降妖除魔。展昭不知他是否真能降妖除魔,但他确实帮了自己一回。春妮跟付云越处得不错,好像他说什么她都信。
      
      三人到了破屋,春妮里里外外地看了一圈,这地方哪里能藏人?乔山就算在这也死透了吧?她话一出,展昭就皱了眉。付云越踏春一般绕了一圈,嘴角噙着笑,“哟,还有池塘呐,里头有鱼吗?”
      
      春妮凑过来,“你还想钓鱼?”
      
      展昭扫二人一眼,突然想起包思善望天看地的模样,而如今他也不自觉地望天……付云越道:“女鬼说乔山在她这给她作伴,这儿就这么丁点大,你觉得她会把乔山藏哪?”
      
      “挖个坑,埋起来!生不能同衾,死要同穴!”
      
      展昭微叹,“女鬼跟乔山素不相识,作何同穴?何况已经掘地三尺。”屋里真给挖得乱七八糟,一无所获。
      
      付云越斜二人一眼,“女鬼要人作陪便不会要死人,说不准乔山还活着。”
      
      活着?这……可能吗?展昭立即道:“依你看乔山会在何处?”付云越指指池塘,挑眉道:“水生雾,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在水里。”
      
      展昭几步上前蹲在水塘边查看,水平如镜唯见倒影。付云越往池塘丢了颗石子,“不是太深,找人下水探探。”
      
      谁也想不到池塘里竟沉着一口棺材,众人围着棺材不语,乔山在里头?还活得成?棺材没有钉死,展昭试着推了推棺材盖,松动了!他示意众人退开些许,手上用力,一鼓作气掀开盖子。静了片刻棺材里没有动静,众人这才围拢过去。
      
      棺材里躺着一个年轻人,面容安详,仿若睡着一般。春妮小声道:“他就是乔山?”展昭不语,伸手探探他的鼻息,“还活着!”
      
      众人吸了口凉气,竟然还活着!付云越咧着嘴笑,“我不是说了么,女鬼不会要死人作陪。”
      
      春妮已经试着叫醒他,可惜棺材中的人毫无反应。展昭看向付云越,问道:“怎么叫不醒?”
      “你不吃不喝睡上一个月试试?谁知道女鬼对他做了什么,八成离死也不远了。”
      
      展昭皱皱眉头,虽说付云越有些本事,但说话的腔调太过油嘴滑舌。抿了抿唇,命人先带把乔山带回去再议。乔山的情形真如付云越所言的那般,气若游丝,命悬一线,此刻全靠人参吊着命。这回付云越不似上回那般热心,从破屋回来就闲着在开封府里闲逛。晃着晃着就撞见了包思善。
      “包子!这是去哪啊?”
      
      包思善狠狠剐他一眼,“你叫谁包子?”
      
      “你。”付云越嬉皮笑脸的,“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恩人给你取小名你还嫌弃?”
      
      包思善索性不理睬他,径直从他身边走过。他目光追着她,道:“你身上的铃铛听着有趣,能让我看看么?”
      
      “干嘛?”包思善警惕地把手藏到身后。他道:“听声音是件宝物。”
      
      包思善哼了一声,“不给看!”
      
      “啧!”付云越不纠缠,挥挥手继续晃荡。包思善想了想追上去,“喂!你既然那么厉害,想个法子帮忙把那女鬼收了呗。”
      
      付云越斜她一眼,“我又不是道士,哪里懂那些?”可突然话锋一转,“不过,我说过我天资聪颖,办法不是没有。”
      
      “你真懂?”
      
      “唔……这类东西大抵是一股怨念,我猜吧,除了肉身,再灭她魂魄应该可行。”
      
      包思善眼睛一亮,“她的肉身就在开封府,先烧了?”随后她有皱了眉,女鬼的尸骸被发现的当晚整个开封都起了雾,若是贸然烧了她的尸骸会不会再起祸事?她想着便问了,付云越想了又想,最后道:“不知道,烧了看看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恩……就这样,付云悦城了付云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