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开封[七五]

作者:新鲜的苹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干尸

      
      春妮认真道:“思善请邓公子帮忙抄书,你们想啊,她不是不识字也不是没时间,干嘛还要请人帮忙抄书?不是找借口接近人家吗?”
      
      这……公孙策看看展昭,展昭半垂着眼,瞧不出心思。春妮接着道:“思善跟邓公子,那可真是官家小姐和穷秀才了。师兄,你说包大人会同意吗?”
      
      公孙策轻笑出声,展昭扫了春妮一眼,“你别胡乱猜测!”没影的事到她嘴里怎么就全变味了?春妮叹了口气,“师兄,难道你就不好奇?真无趣。”
      
      “我瞧不出哪里有趣。”包思善跟邓宏有点什么有趣么?
      
      春妮被他堵得一噎,他怎么总喜欢拆她的台?无论做什么都一板一眼的,无趣极了!展昭则疾步出了院子,春妮望着他的背影良久,才回头问公孙策,“公孙先生,我怎么觉得师兄不大高兴啊?”
      
      公孙策呵呵一笑,反问,有吗?
      
      展昭离了院子自有公务要忙,只不过心口隐隐发闷憋得难受。包思善对邓宏的不一样他自然瞧得出来,他以为其中必有缘由。然而不管什么缘由,他都不乐意见她跟邓宏被人送作堆。忽然他皱眉微叹,他在想什么?这种时候岂能为捕风捉影的事分心?
      
      掌灯时分飘飘洒洒的开始落雪,展昭踏雪而归。如喜见到他时意外中带着几分欢喜,小姐这些日子闷闷不乐的,要她看就是跟展大人闹别扭了,她还是不承认。现在好了,展大人亲自前来,小姐心里的不痛快也该散了。
      
      “展大人,小姐闷了好些日子呢。”
      
      展昭含糊地应着,抬眼见走廊尽头的屋里透出光来,那是包思善的书房。她喜欢读书写字,闲暇时都在这打发时间,他来过几回。还未进屋如喜便欢快道:“小姐,展大人来了。”
      
      展昭跟在如喜身后进屋,同她的目光撞了个正着。她惊讶地微微瞪大眼,而后搁下手中的笔,有些不自在地笑道:“展大哥,你怎么来了?”
      
      他怎么来了?展昭自己也说不清,他不像她会专程跑去找他闲聊。不过来之前他已经替自己寻了由头,将手中点心放到桌上,浅笑着,“刚出炉的红豆饼酥香,给你带了一些。”
      
      包思善盯着油纸包的红豆饼道了谢,而后便再也找不到话。若以往她必定兴高采烈地打开来尝尝,嘴里心里都甜滋滋的,可如今却觉得沉甸甸地不知他是何意。不必抬头也知道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不自觉地想躲却无处可躲,忍不住又开始望天看地,心里暗暗嘀咕如喜怎么这时候跑没影了?
      
      展昭顺着她的目光扫了眼横梁,语气颇为认真,“横梁上有什么东西比我还好看?”
      
      啊?她似乎被吓一跳,不敢相信他会这么问。横梁哪有他好看?她不过是怕自己看着看着会更喜欢他罢了。见她终于看向自己,展昭打趣道:“还是我的脸吓人,叫你不敢看?”
      
      包思善又错看眼盯着桌上的红豆饼,“没有。”
      
      她低着头一副委屈的小模样,展昭觉得好笑,她什么都不说自顾自伤怀,这叫他怎么知道她为何委屈难过?铜铃的事他已解释过,她还不能释怀?屋里静了一阵,他再道:“那本《妖夜志》你看到哪了?是不是可以说给我听了?”
      
      她再次看向他,眼里带着狐疑,他这是示好?他目光暖暖嘴角勾着淡淡的笑意,这样的表情她再熟悉不过。她想得却是春妮说得那句话——师兄说你的性子跟我差不离,看着你就好像又多了个师妹。
      
      眉头一皱,她才不想当什么妹妹!别过脸,硬邦邦道:“那书破得厉害,许多地方读不通。想听书还是去常乐茶馆,林大哥的新段子很有意思。”
      
      展昭再难自抑地皱起眉头,她从来不曾这样拒他于千里之外,究竟是怎么了?“思善?”
      
      包思善咬着唇不应答,脸上一派倔强之色。展昭是真的不知该说什么了,好在如喜端着茶进来缓了尴尬。包思善连忙道:“如喜,展大哥带了红豆饼来,快来尝尝。”
      
      如喜瞄了一眼,这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呢,忙说好话,“小姐,你早上才说想吃红豆饼,展大人这会儿就送来了,这是不是就是心有灵犀?”
      
      包思善瞪她一眼,“心有灵犀不是这么用的!”
      
      如喜浑不在意,反问道:“那该怎么用?小姐,你说说看。”
      
      展昭没有顺着如喜的话,转而道:“外头开始下雪了,天冷你别总往外跑。”说着朝包思善笑了笑,“我回去了。”
      
      如喜又是一诧,又要走了?她还以为展大人来了小姐就会高兴,结果却是不欢而散。目送展昭出了屋子,包思善怔了怔,好像想起什么,胡乱把拆开的红豆饼包起来追了出去。展昭讶异她会追出来,来不及问就被她往怀里塞了东西,她道:“你明日要出门,这些带着路上吃吧。”
      
      展昭把手中散开的油纸仔细包好,似乎叹了一声,“你不喜便罢了……天冷,回屋去吧。”说罢后退了一步才转身大步离去,他猜不透她为何突然疏离,但如果她不愿他靠近,他便远着。
      
      包思善定在原地,他转身离去似乎带起一阵风,冰冷刺骨。直到他身影渐远,她才大声道:“展大哥!”
      
      展昭回头,她往前追了两步,恋恋不舍地停下,“你……路上小心。”
      
      他笑了笑,“外头冷,回去吧。”
      
      乔山家距开封城快马三个时辰,尽管展昭一早出门,却因下雪耽搁了行程,第二日午后才回到开封府。乔山并未回家,家里人也不知他的去向,如此看来他是真的失踪了。而开封这头因这场雪也出了事,几处老旧的棚屋被积雪压塌,王朝马汉带了人巡查垮塌的房屋。
      
      展昭听闻此事不由默叹,开封贫民聚居之地多是经年失修的棚屋,不知多少棚屋被积雪压垮伤亡如何,亦不知又会有多少人无家可归。他正想去巡巡,马汉匆匆来报,“大人,城西一处棚屋里发现一具干尸体!”
      
      众人皆是一惊,包拯忙道:“是男是女?是如何发现的?”
      
      马汉面色凝重地摇头,“尸体被肢解装在坛子内,暂且不知是男是女。若不是房梁被积雪压垮砸落坛子,只怕永无见天之日。”
      
      闻言在场的人色变,展昭当即道:“马汉,带我去看看!”
      
      发现尸骨的棚屋孤零零地杵在池塘边,马汉指着沿路被积雪覆住的残骸,“两年前的那场火烧了这一带,唯独那间临池塘的屋子幸免,不过现在被雪压垮了。”
      
      展昭举目四下查看,这回垮塌的房屋多半是火灾后受损而未能及时修缮的。王朝领着几个衙役在清理现场,见到展昭和马汉迎了上来,“展大人。”
      
      “怎么样?”展昭见屋外摆着破碎的坛子和白骨,屋顶一半都已经塌落,屋里的积雪正被渐渐清理出来。王朝跟在他身后,“死者应该是个女子,被分尸了藏在酒坛里。”
      
      说话间已经到酒坛边上,旁边的空地上摆着干瘪的尸块,面目前非丑陋狰狞,从骨架来看应该是女子。展昭锁着眉,问道:“这屋子空了多久?之前谁住在这?屋里还有没有其他发现?”
      
      王朝道:“方才稍加打听了一下,这屋子空了有十来年了。”
      
      十来年?展昭不由打量眼前的房子,这房子有两间屋子,右临池塘,还有篱笆围起的小院。这样的房子在这一带算是好的,为何会空了十来年无人居住?王朝也觉得奇怪,穷人家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不易,怎么会放着这样无主的房屋不住?其中有什么隐情不成?
      
      屋里杂物被渐渐清理出去,马汉突然大声道:“展大人!有情况!”
      
      展昭急忙上前,之间横梁之下压着一个与老屋格格不入的物件。展昭伸手探入横梁之下缝隙中,臂间发力猛得抬起横梁飞快地把压在底下的物件拉出——这是一个被压变形的书箱!
      
      书箱?十来年没人住的老屋里怎么会有书箱?书箱虽不新却也不是十来年前的旧物。展昭脑中一闪,霎时心中发沉,难道是……马汉见他发愣,唤了他一声,“展大人?”
      
      展昭回神,打开压变形的书箱,笔墨纸砚散落而出。他随手捡起几张纸,其中两张写着吉祥话。王朝见状索性把书箱倒个底朝天,里头的东西散落一地,又见到几张写了字的纸张。展昭沉声道:“据邓宏所言,乔山上元节那日曾说要摆摊替人代书,这恐怕是他的书箱。”
      
      王朝惊疑不定,“乔山不是失踪了吗?他的书箱怎么会在这?难道坛子里的干尸是他?不对啊,干尸像是女子,莫非乔山身材矮小?”
      
      马汉打断他,“那也不可能,乔山才失踪半个多月,怎么可能变成干尸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