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开封[七五]

作者:新鲜的苹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春妮

      包思善不由向展昭投去目光,他面色自若不见心思。她微敛心绪,他能有什么心思?至始至终都是她自己胡思乱想,他何曾向她表明过什么?心思瞬息千转满是涩然,又听春妮欢快道:“师兄说你的性子跟我差不离,看着你就好像又多了个师妹。”
      
      春妮漂亮的眼眸里闪着遇见同龄玩伴的喜悦,包思善却怔怔地看着她。春妮的话如同一桶冰水当头淋下,叫她不禁缩了缩身子——就好像多了个师妹?见她打颤,展昭眉头动了动,“如喜,回去拿件披风来。”
      
      包思善惊觉自己失态,连忙摇头,“不用,走走就暖和了。”
      
      “去哪?我能不能一起去?”春妮显然还没玩够,奈何展昭抽不出空来陪她多逛,再者跟展昭一道没劲透了,还是跟同龄的姑娘一道好玩。
      
      如喜暗想展大人的师妹真是自来熟,一副久别重逢的模样。若是往常,小姐定然喜欢结交这样的朋友,可这两日她明显心情不好,不会拒绝吧?好在包思善虽然心里不是滋味却还是强打起精神回道:“去常乐茶馆听书,你要是喜欢就一起去吧。”
      
      春妮二话不说就把手中的小玩意儿都塞到展昭手中,挽了包思善的手迫不及待地要走。包思善僵着身子推拒不得又万分不自在,只能僵硬地仍由她亲密地挽着。春妮见她这般奇怪道:“你怎么了?紧绷绷的。”想到她刚才打冷颤,顺势握住她的手,“你穿得不少啊,怎么手这么冷?”
      
      “我冬天都这样。”她勉强笑笑,往回抽了抽,却没能把手抽回来。春妮握着她的手,笑道:“没事,我火气旺,我们握着手很快就会暖和起来的。”
      
      看着春妮眼里透出的率真,先前的别扭忽然散了。她跟展大哥之间的事跟春妮有什么关系?她要是对她冷脸,岂不是迁怒?做不到毫不在意,至少可以以礼相待。
      
      春妮爱笑且藏不住话,一路上大多是她在说,总的说来就是开封比她那热闹得多,她这一趟是来对了。说着话到了常乐茶馆,今日这里依旧宾客满堂。如喜看了一圈,为难道:“小姐,没座位了。”好不容劝小姐出来散心,难道就这么回去?最近常乐茶馆生意出奇的好,来几次都座无虚席,林宝整出了怎样的新段子?竟这么吸引人。
      
      “怎么办?回去吗?”春妮露出失望之色,这里生意好一定有过人之处,可惜满客了。包思善也觉得挺扫兴的,两次来都客满。忽然她瞧见角落里坐着一个人——邓宏!她不禁感到有些奇怪,论理,像邓宏这样家境贫寒的学子应当埋头苦读才是,怎么会有闲情来茶馆听书?就算是会友也不会来这种吵杂的茶馆啊。不过,他那张桌子还有三个位置,他们有过一面之缘,过去同桌也还说得过去。
      
      邓宏很意外会再次在这遇见包思善,这回还多了个漂亮姑娘,他更拘谨得不知眼睛该往哪看,只能盯着面前的茶碗发愣。如喜见状抿嘴偷偷笑了笑,春妮则专心听台上说书。包思善没有听书的心思,便跟邓宏聊了起来。
      
      “邓大哥,真巧,又在这遇见你。”
      
      邓宏抬了抬头,包思善发现他神色憔悴,眉间满是愁绪,显然不是来喝茶听书的。她愣了愣,他这是怎么了?前几天瞧着还好好的。邓宏低头微微一叹,道:“我又写了几个段子,拿来给林先生瞧瞧。”
      
      包思善有些意外,他有那么多时间写段子?不念书了?邓宏似乎看出她的疑惑,苦笑了一下道:“我娘……”他顿住没再说下去,跟她不过一面之缘,实在不必同她解释什么。包思善见他半晌不再开口,微微低头瞧见他眉头紧紧锁着,她小声道:“你娘生病了吗?”
      
      良久,邓宏几不可见地点点头,抬眼看向包思善,“起先只是风寒,因舍不得银子拖得厉害了。若不是大哥托人带消息给我,我娘还想瞒着我。”
      
      包思善眉心微蹙,觉得心里堵得慌,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安慰的言辞并无多大意义,拿些银子借给他又怕唐突。邓宏眨眨眼,复又低下头,语气轻快了少许,“所幸我手头还有一点余钱救急,也还能写段子,不至于走投无路。”
      
      听他这么说,包思善跟着松了一口气。不想气氛太沉闷,她笑道:“来这儿听书的茶客多,你大可要价高些,千万别被林大哥用所谓的朋友情谊给哄了。”邓宏对她浅淡的一笑不再说话,包思善有些尴尬,想必他也不自在吧?不由也垂眼盯着碗里的茶汤发愣,闷了一会儿,她扯了另外的话题,“邓大哥,你的同窗有消息了吗?”
      
      邓宏没料到她会问起乔山,愣了愣摇头道:“这几日家母生病,我没留意。”
      
      “哦。”包思善并不在意,她不过是觉得憋闷,找点话说说罢了。她跟邓宏只有一面之缘,他娘亲又正在病中,恐怕没心思跟她闲聊,只好继续低头专心致志地盯着茶碗里的茶叶渣发愣。
      
      回去时天已暮色,春妮听得入迷,还约包思善明天再一起去。包思善应了,横竖她也没什么事,去就去吧。路上熙熙攘攘的,各色小摊铺子酒家,叫卖吆喝声混杂在一起,春妮看得不亦乐乎。如喜笑道:“孟姑娘不是刚跟展大人逛过集市?没看够?”
      
      春妮摆摆手,“哪儿啊,是我自己出门闲逛恰巧遇见他,这才一道回去。他哪有空闲陪我逛街?”
      
      提起展昭,包思善心里就扭得跟麻花似的,不好在春妮面前显露出来,只能笑道:“你远道而来,展大哥再怎么忙也得陪你好好玩几日。”
      
      “那倒是。”春妮一笑,拉着包思善往前去,“改日得让他请客去开封最好的酒楼吃一顿!你说好不好?”
      
      看着春妮的笑脸,包思善轻声应和,心里却早已翻江倒海。展大哥收了她的送的护身符,展大哥是她师兄,展大哥……忽然,她有些心慌,往后她该怎么对展大哥?心底一片冰凉,无论如何都不能像从前一样了吧?
      
      突然手上一松,春妮已经大步往前去了。抬眼看去,春妮正迎向展昭。她顿了顿,尽量放缓脚步假装看路边小摊上的小玩意。展昭要巡街,不会逗留太久,等他走了她再跟上。可惜天不遂人愿,春妮拼命招手叫她过去。无法,只能硬着头皮过去朝展昭皮笑肉不笑的打了个招呼。展昭看着她,眼里透着一丝困惑,不明白她今天是怎么了。
      
      春妮笑嘻嘻地把要展昭请客吃饭的话再说了一遍,得到展昭的应允,她笑说得饿上一天再去。包思善笑不出来,展昭探究的目光在她身上扫来扫去,看得她浑身不自在,只能东张西望假装看行来去往的行人躲避他的目光。
      
      听到春妮问他有没有把平安符带在身上时她才僵了僵,默默低下头。后头的话她已经听不清,只觉得心里空落落又酸涨涨的。如喜诧异地看看春妮再看看展昭,小姐的铜铃没能送出去是因为这个?
      
      包思善低着头叫人看不清表情,展昭有些担心,“思善?”她那日气呼呼地跑走,是不是还在生他的气?
      
      包思善深深吸了口气,抬起头来,笑道:“春妮诚心求来的平安符定能辟邪消灾,展大哥千万记得带在身上。”笑意难达眼底,与他对视一眼便匆匆错开,接着退开一步,“出来半日,我娘该念叨了。春妮,我先走一步,明日再一道去常乐茶馆。”
      
      展昭在她身后唤了一声,她却头也不回地朝前去。看来还在生气,叹了叹,得寻个时间向她解释一下才行。春妮凑上来,没心没肺道:“师兄,你还说包小姐的性子跟我差不离,我看差挺远的。”
      
      “你才认识她半日,知道她是什么性子?”
      
      春妮轻哼一声,“知道个三四分总有吧?她这半日都不怎么说话,心事重重的模样。”
      
      展昭低头皱了皱眉,“好了,你也回去吧。晚上别乱跑,乖乖带在开封府呆着。”春妮在开封逛了两日对各处有些了解,仗着自己会武功便有些蠢蠢欲动,“师兄,你们晚上要去捉妖?我跟你一道去吧!我还求了开过光的符纸呢,定能住你一臂之力!”
      
      展昭顿时觉得头疼,什么开过光的符纸,该不是城南惯骗张半仙给开的光吧?眉毛一拧,沉声道:“回去!晚上不许出开封府!”
      
      “师兄,你怎么能无视我的一腔热血?”山中日子无趣,她特意求了爹下山来找师兄散心游玩。好不容易遇见妖孽作祟这样的奇事,她怎么坐得住?
      
      “回去冷静冷静!”
      
      “师兄!”
      
      展昭看着她不说话,这件事没得商量。对视良久,春妮败下阵来,从怀里掏出几张黄色的符纸塞给他,“不去就不去嘛,呐,这些对付妖怪有奇效,你留着防身。”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基本上2天一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