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离去之原

作者:鹿逐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的日常不可能这么正常(二)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了下
      离开学还有两天,天海蜜子被自家的母上打包回了真田家。三月的天气还带着冷意,刚下车,冷气就透过衣袖侵入全身。一向怕冷的她紧了紧围巾,呼了一口,望着真田家的大宅门口。
      “弦一郎表哥好。”对着门口那尊大神,天海蜜子有气无力地打了声招呼。
      真田向一郎黑着脸:“太松懈了!比约定的整整晚了半个小时!”
      天海蜜子几步走近门口,将手中的袋子递给他:“女孩子晚一点很正常啊,太严肃的话,哥哥真的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面对那张混血儿的脸孔,真田弦一郎总会生出一种无力感。接过袋子,他道:“进去吧,母亲等很久了。”下意识地要去拉低帽檐,不想今天他压根就没戴帽子。
      天海蜜子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心底偷偷笑了笑,面上却不显声色。
      真田抚子原名天海抚子,是天海未希的姐姐。天海蜜子的日文名字随母姓,至于外文名字,是她父亲取得克莱因蓝,然而她并不怎么喜欢这个名字。
      “咦?佐助呢?今天怎么没看到他?”
      去门厅的路上,天海蜜子问道。要是以前,一旦她来,佐助必定会马上跑来迎接她。
      “佐助发烧,现在还在休息。”
      闻言,天海蜜子不可置信,就这真田弦一郎的衣服问:“发烧?!严重吗?”
      真田弦一郎说:“今早退得烧,已经没事了。”
      天海蜜子捂了捂胸口,“太好了,等会儿我去看看他。”
      
      在玄关换了鞋,真田家有为她专门换的拖鞋。经受了抚子阿姨浓烈的热情问候,天海蜜子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真田弦一郎。
      真田叹了口气,无奈道:“母亲,我带蜜子去看佐助。”
      真田抚子恍然大悟,微笑着说:“对对对!佐助可一直念叨着你呢。你来了,他还不知道怎么高兴呢!”
      “那么我先去看佐助了,等会儿再来陪您。”天海蜜子向真田抚子微微俯身,和真田弦一郎离开了客厅。
      一走出客厅,天海蜜子顿时松了口气。果然她还是不适合被长辈围着呢。
      真田家的院子种植着很多花草,春天的关系,很多都已经长了爆了新叶。院子里那可樱花树,因为还未到开花的时间,现在还是有些萧索,
      走在玄廊上,天海蜜子看了看院子里的樱花树,喃喃低语“也快到了要开花的时间了呢。”
      真田弦一郎诧异地看向天海蜜子,好像说出这种文艺话题的不该是她,正想附和一下,只听得天海蜜子接下去的话,让他黑了脸。
      “不知道弦一郎表哥的恋情什么时候才能开花呢……”
      
      虽然今早才退烧,但佐助一向是个闲不住的。在看到天海蜜子时尤其如此。
      “蜜子姑姑!”
      “佐助乖侄!”
      俩俩拥抱,热泪盈眶。
      真田向一郎突然觉得今天的阳光有些刺眼。
      
      既然蜜子来了,佐助自然不肯再房里待下去。于是便拿起一旁的衣服去换,临走前还对蜜子严肃地说:“蜜子姑姑不许偷看!还有大叔!”瞪了眼真田,匆匆跑到屏风内侧去换衣服了。
      
      “弦一郎表哥别介意啊,佐助也是个小大人了,都会害羞了。”天海蜜子一边安慰真田弦一郎,一边掩嘴偷笑。
      也只有在真田家,天海蜜子才会看起来那么温顺点,虽然于真田而言,并无什么改变
      
      真田弦一郎久久才憋出一句话:“……我没生气。”
      天海蜜子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明明就很不爽啊。
      
      她还记得佐助刚出生那会儿,她才八岁,和纲吉从学校回来,听闻美奈姐姐要生的消息,就立马去了医院。那时小小年纪就自己坐出租车了,反正她有的是钱。
      当得知她是自己做坐车来的,天海未希一阵后怕,因为那时候经常有小孩子被拐卖的事件发生。不过幸好的是,小小的佐助安全地脱离了母亲的子宫,平平安安地成长到六岁。
      
      “蜜子姑姑!”佐助换好衣服,从屏风内侧跑出来,拉住天海蜜子的手,无视真田弦一郎黑着的脸,拉着天海蜜子出了房门。
      天海蜜子摸摸佐助的衣服:“穿得好像不够厚啊,不然又得发烧了。”
      “没关系啦,出了汗就好了!”扬起的小脸略显苍白,“一直呆在房间里的话,并也不会马上好,而且很无聊。”
      “那倒也是。”天海蜜子理解地点点头,解下自己围着的厚围巾,替佐助围上,甚至把他的头也包了起来。
      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天海蜜子点点头:“这样就好多了。”
      
      老早,天海蜜子就和佐助约好要去看神奈川的海,无奈正好佐助生病,本想取消本次的约会,佐助却不愿。于是两人手拉手去见真田家的家主真田弦右卫门,想取得他的同意。
      
      “看海吗,也好。记得多拍几张照片。”
      家主发话了,两人喜笑颜开。
      在天海蜜子和佐助要离开的时候,真田爷爷叫住了蜜子。
      “蜜子啊,你爸爸最近有没有联系过你们?”
      “没有呢,爷爷有什么事吗?”
      “没有,只是问下。”真田爷爷叹了口气,摸摸他那快要发光的脑袋。作为警察并且是剑道教官的真田爷爷,现在也不过是个逗弄曾孙,和自己生命的对手来一场较量的老人罢了!
      
      既然看海被同意了,佐助和蜜子的心情就格外的舒服。在院子里打闹了会儿,佐助很快就出汗了,原本苍白的小脸上,印上了些许的红晕。天海蜜子送了口气。
      
      离开饭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家里来了几个人,是弦一郎表哥的同学,也是网球社的社员。
      “阿市还是那么风华绝代呢。”天海蜜子略微感叹道。
      昵称阿市,本名幸村精市的男生笑得温婉。旁边的几人不知怎的竟感到有寒流经过。
      因为小时就经常来真田家,所以对于幸村精市,天海蜜子也是非常得熟悉,加之两人的性格略微形似,很快便组成了“欺负真田同学同好会”之类的东西。
      
      “嘶——突然有些冷啊。”红色头发的丸井文太嚼着泡泡糖抱紧了手臂。
      “蜜子还是那么会说笑啊。“
      天海蜜子双手合掌:“难道不是吗?不过,如果弦一郎表哥也经常像阿市一样笑笑的话,一定会有女生来追的吧。”
      她可是知道呢,幸村精市在学校还是女神级别的。但弦一郎表哥的话……时长被误认为是老师……
      
      真田弦一郎笑笑?
      几人表示想象不能。
      “副部长的表妹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puri~~呐,搭档,你觉得这回合谁会一举夺冠?”有着银白色头发的少年仁王雅志玩着自己脑后的小辫子,问着自己身旁的戴眼镜活像个咸蛋超人的男生柳生毕吕士。
      回答的不是他,而是另一个眯着眼睛好像是盲人的男生柳莲二。
      “谁赢谁输,几率论半。但真田倒霉的几率是百分百。”
      众人默。
      “柳还是那么一语中的呢!”
      
      “说的是呢。弦一郎要是脸色柔和一点的话,就不会被称作老师了。”幸村精市附和起天海蜜子的话。
      “就是啊,前几天去乡下,遇到一个哥哥,同样十五岁,看起来就像是国中生呢。”
      
      两人一唱一和的,真田弦一郎握着拳,脸色愈发得黑了,但依然努力忍着。忍着忍着他脱口而出一句话。
      “……明明青学的手冢也一样。”
      
      众人默。
      丸井文太惊恐地望着他,低喃:“副部长的脑子难道坏掉了吗?!”
      
      “可是人家比你白!”佐助小朋友补了最后一刀。还冲他做了个鬼脸。
      真田弦一郎,15岁,卒。
      
      虽然如此,但两人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如果学校里有好的女生的话,阿市一定要为表哥好好留意哦!”
      “那是自然。如果弦一郎不介意的话。”
      
      丸井文太低声说道:“突然觉得副部长好可怜。”
      众人一致点头。
      明明每次唇枪舌剑的是那两人,但中枪的永远是无辜的副部长。
      
      几人坐在客厅了,听到蜜子和佐助要去看海,幸村精市有些遗憾:“可惜呢,要不是我们还有网球部的事要商量,就一起去了。”
      “不、不。一点也不可惜,毕竟阿市真的太美丽了,一出去的话,我们所有人都会变为摆设的。看海也会变为看美人的。”
      天海蜜子一本正经地说。
      
      说的好有道理!众人内心啪啪啪地鼓掌。
      
      “呵呵。”
      
      抚子阿姨特地做了许多的菜,因为知道表哥的同学会来,所以分量也特别足。佐助因为生病的原因,他面前的菜色特别清淡。看着他的苦瓜脸,天海蜜子微微向他使了个眼色。佐助立马会意,才开始用餐。
      两人的小动作并未瞒过其他人。但也未戳穿,只是心底无奈了下。
      
      午饭过后,弦一郎表哥和他的同学就进了他房间开始谈论此次拜访的正事。而蜜子和佐助则准备好东西出门了。临走前,抚子阿姨又为佐助披上了一件厚厚的大衣。使得佐助看起来就像是个球。
      
      蜜子牵着佐助的手,走在神奈川有些古旧的青石板街上。因为不是商业街,街上并没有几个人。稀稀疏疏地走过的,基本上是比较熟悉的人。
      光线突然暗了些,天海蜜子抬头一看,阳光已经隐约被掩藏到云朵身后了。
      走了些许的时间,蜜子的鼻尖已经能闻到海风的腥气了。
      “就在前面了!”佐助拉着蜜子的手,兴奋地向前奔去。
      只是,这海边怎么围着一大群人?
      
      蜜子敛下神色,轻拍了前面的一个围观者、
      “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那人回过头,本想脱口而出的话,在看到眼前的人还带着一个孩子的时候压低了声音:“死人啦,小姑娘还是快离开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