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阿卡汉姆粉丝□□统

作者:尔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玫瑰

      他们继续往前走去,烧了好几堆尸骨,甚至连汽油都有些不够用。拐了一个弯,环境陡然变得更阴冷,甚至能听到隐隐哭声。
      
      温切斯特兄弟立刻停了下来,伸手拦住迪罗。他们表情严峻,就像被敌人包围环伺,武器上膛,肌肉绷紧。
      
      迪罗哈了口气,气体刚出口就冷凝成白雾,真冷啊。
      
      “它们来了。”迪恩绷着脸。
      
      出现在三人面前的鬼魂衣衫褴褛,脸色苍白,双手成爪,直冲着萨姆扑去。迪罗看清了对方乱稻草般卷发之下的面容,竟然是玛格丽特。
      
      玛格丽特已经完全失去了神智,作为鬼魂只有无穷无尽的愤怒扭曲。猎魔人抬手一枪,盐弹打在她身上,魂体立刻如灰色烟雾般散开。
      
      但好景不长,盐弹只能阻止鬼魂,而无法杀死他们。玛格丽特在迪罗背后又凝结为实体,尖锐的爪子刺穿了他的肩膀。
      
      迪罗吃痛闷哼一声,转身挥动铁匕首,玛格丽特又一次散去。
      
      “你还好吗?”萨姆上前问道。
      
      伤口血流如注,萨姆见状就掏出绷带,动作熟练迅速地转了几圈打结,他看向脸色微微发白的迪罗,尽量安慰道:“先止血,之后再处理。”
      
      迪罗知道此时不是娇气的时候,那边温切斯特长兄又和玛格丽特交上手,很快武器脱手,被鬼魂压在地上打,萨姆冲过去救他哥哥。
      
      迪罗舔了舔唇,看着打成一团的两人一鬼,突然冷声说道:“没有人害死你,玛格丽特,说起来你之后成了帕尔的情/妇是吗?”
      
      这是他的猜测,显然罗尔特家族覆灭时,玛格丽特不会和这家人共患难,估计韦恩家主也不会理睬这种无情无义的人,那么玛格丽特会投靠谁呢?答案显而易见。
      
      愤怒的鬼魂哀嚎了一声,扔下温切斯特兄弟,扑向迪罗,显然被戳到痛处。
      
      “是你出卖了罗尔特家?”迪罗用匕首抵挡,继续嘲讽道:“不,不是你,罗尔特先生和萝丝根本不相信你,他们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只有玛丽会傻乎乎地拿你当闺蜜,所以你根本不知道他们是地下铁路的人。”
      
      迪罗被鬼魂扔到墙上,掐住了脖子。
      
      萨姆果断抬起枪口,却被迪罗摆手阻止了。没有用的,铁器和盐弹只能减缓玛格丽特的行动,这样耗下去,死得肯定是他们,他们根本不知道玛格丽特的尸骨被帕尔埋在哪里。
      
      “你没有背叛他们,那就只剩一个人了。”
      
      迪罗眼中带着怜悯和悲哀,他没有再看玛格丽特,而是从被掐着的嗓子里挤出虚弱的一句话:“是你,对吗,玛丽·罗尔特?”
      
      帕尔是个唯利是图的南方奴隶主,这点之罗尔特先生再清楚不过,他们行事严谨,怎么会让帕尔发现真相的?这是迪罗听说了罗尔特家族历史后,第一个考虑到的问题,这家人是被出卖的。
      
      一开始他怀疑是萝丝,因为显然……柯林和玛丽有私情,自己的未婚夫和妹妹在一起,很难想象萝丝到底有多愤怒,说不定一时激动就做出蠢事,而最后萝丝的失踪也很有问题,她会不会是自己逃跑的?
      
      但在花园那一幕,让迪罗明白了两件事。
      
      第一,萝丝确实没有死在罗尔特庄园;第二,她并不爱柯林。
      
      所以,出卖罗尔特家族的人不是萝丝,就只有深受家人信赖,对家庭情况最了解的玛丽了。
      
      更凄厉响亮的鬼啸在密道响起,玛格丽特的鬼魂像是受到惊吓一样,疯了似的扔下迪罗就跑。
      
      “这就是你的解决办法,让一个更可怕的鬼魂过来?”迪恩翻了个白眼、
      
      迪罗捂住脖子,声音沙哑道:“你们最后总要对付她的,不然我们干脆找个机会逃跑?”
      
      然而,当三个人做好战斗准备,四周又重新安静下来,三分钟,五分钟,十分钟……迪恩是第一个没有耐心的人。
      
      “噢,那个鬼魂到底在搞什么?”他暴躁地踹了一下墙角。
      
      墙壁开裂,露出里面被泥浆包裹的小书柜。
      
      里面放了几本书,还有一些书信文件,但由于地道太过潮湿,加上又被裹在泥浆里太久,纸张都烂透了,只有被夹在最里面的羊皮纸还能隐约看清几个拉丁字母。
      
      “我的小玫瑰。”迪罗看着抬头,轻轻念出来。
      
      温切斯特学渣大哥一脸懵逼,倒是学霸萨姆听懂了,迪恩蹬萨姆,后者耸肩无奈道:“怎么了?我大学选修了拉丁语。”
      
      “书呆子。”大哥对弟弟嗤之以鼻。
      
      另一边,迪罗根本没注意兄弟两个的小动作,他正在纳闷,他明明不会拉丁文啊,怎么会看了一眼,就能脱口念出来,并且了解意思呢?
      
      难道说魔脑会拉丁文,这具身体自己记住了?
      
      轻轻的啜泣声响起,在阴暗的地道中格外诡异。迪罗折叠好羊皮纸,对如临大敌的温切斯特兄弟说道:“给我几分钟,她没有直接攻击我们,我觉得我们还是能谈谈的。”
      
      “你不可能说服一个鬼魂,他们自己都没法控制自己。”萨姆试图劝说,“相信我们,我们遇到过,也尝试过。”
      
      “不试一试的话,很难甘心,给我十分钟就好,如果打起来了,你们再进来。”迪罗坚持道。
      
      温切斯特兄弟对看了一眼,终于让步了。
      
      转进传来哭声的牢房,四周环境倏忽变化——眼前是温暖的女性卧室,玛丽坐在柔软的大床边,眼神黯淡地看着打碎的花瓶,娇艳的玫瑰散落一地。
      
      “玛丽。”迪罗轻轻说道。
      
      女孩儿回过头来,似乎吃惊他是怎么进来的:“格伦先生,你怎么进来的?”
      
      “说来话长,刚才我在花园里看见你了,你掉了这个。”迪罗伸手,银色的十字架在水晶灯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玛丽急忙伸手去拿,可又触电般地收手,眼中燃烧着愤怒和悲伤。
      
      “信仰,然后行动。”迪罗轻声说道,“这是你的祷词?”
      
      “我父亲坚信这一点,行动才能让信仰更坚定。”玛丽回答:“谢谢你来送还我的东西。”
      
      “可你看上去并不想要。”
      
      玛丽侧过身,沉默半天,才幽幽说道:“我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有时候就在舞会上,有时候在花园听到萝丝和柯林……有时候又走在阴暗的地道里。可我想不起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需要告诉她真相吗?但很可能会彻底刺激到这个鬼魂,毫无疑问,在这么多冤魂中,玛丽的鬼魂怨气最大,并且能力最强。
      
      “我也什么都不记得了。”迪罗轻轻安慰,“突然来到一个上帝都不知道在哪里的世界,关于过去的记忆模模糊糊,被当做罪犯疯子关起来,日日夜夜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很害怕。”
      
      玛丽睁大眼睛看她。
      
      “明明不是我的错,为什么我会落到这个境地呢?我没有想伤害任何人,更不想卷进这些麻烦中,为什么偏偏发生在我身上?所以我同样也很愤怒。”
      
      他当然生气,但在阿卡汉姆中,他一直都不敢发脾气,因为不敢,因为惜命。
      
      “如果我有选择,玛丽,我多希望有人告诉我真相,解释这一切的来龙去脉。”迪罗真诚得看向对方的幽灵,深深叹息道:“哪怕再糟糕的真相,也比蒙在鼓里,一次又一次地徘徊,茫然不安来得好。”
      
      玛丽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点点头:“是的,格伦先生,你说得对,我也不愿意被人隐瞒真相。”
      
      真相伤人,但我们就是拒绝不了,不是吗?
      
      “我知道关于你的一些真相,问题是……玛丽,你真的准备好了吗?”迪罗伸出一只手,等待面前的鬼魂做出决定。
      
      玛丽迟疑了一会儿,最终将手放在迪罗手心里,握住了那枚十字架。
      
      “是的,格伦先生。”
      
      迪罗点点头,将自己这段时间的猜测说出来。
      
      这是个再简单不过的悲剧,姐姐和表哥订婚,但妹妹却和表哥相爱,三者彼此了解心意,萝丝表示会找到机会解除婚约,让玛丽和柯林在一起。
      
      但花园的误会,让玛丽以为柯林选择和萝丝在一起。而她又无意间得知了姐姐和柯林加入地下铁路的秘密,在舅舅帕尔的蛊惑下,她出卖了罗尔特家族。
      
      “我知道的并不多,只是推测,到底柯林是怎么死的,萝丝又是如何失踪的……玛格丽特为什么会成为帕尔的情/妇,这些我都不知道,但你却知道,想一想,玛丽,这些真相就在你脑子里。”迪罗握住的那只柔嫩的少女之手开始变得青白。
      
      玛丽容光焕发的面容枯败为鬼魂模样,她胸膛剧烈起伏,哪怕其实鬼魂并不需要氧气,她眼神中充满了绝望、悲伤和自责:“你猜得没错,格伦先生。”
      
      她为什么会天真地相信舅舅说的话,他说不会牵连到父亲的;他说柯林只是会被送回大学,不允许他再出现在这里;他说只是要赔点钱,这里是北方,没人会责怪罗尔特家族做的事情。
      
      “只是他们一点教训,相信我,我是你的亲舅舅,小玛丽。”那伊甸园蛰伏的毒蛇口吐着毒液在她耳边诱惑道。
      
      然后发生了什么?父亲被抓走判刑,柯林表哥也被缉捕,但他逃跑了,继续在南方帮助黑奴,可由于她将路线图交给帕尔,他和其它朋友被南方人埋伏刺杀。当死讯传来时,她几乎崩溃。
      
      而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姐姐的失踪。萝丝看似比自己温柔,但内里却如此坚韧,她严辞拒绝帕尔的“援手”,几乎要靠自己撑起罗尔特家族。
      
      当时人人都想分一杯羹,只有韦恩等少数几家愿意帮忙。
      
      “萝丝是被谁抓走了?”迪罗问道。
      
      玛丽摇摇头:“我不知道,那天我不在家,我一直以为是帕尔动手,但他说不是。萝丝失踪后,罗尔特家族就彻底完了,我没有办法抵抗帕尔,他想让我嫁给一个混蛋,于是我选择自杀。”
      
      无力支撑家族的绝望,和害死至亲至爱的悔痛,让她无法再活下去。
      
      死亡,此时是最好的归宿。
      
      “我猜,正义不是永远都能被伸张的。”玛丽勾起嘲讽的嘴角,“我姐姐的失踪永远都是一个谜团,而帕尔却能顺顺利利地逃去南方,用我们家的财富,过上隐姓埋名却富裕的生活。”
      
      “你现在知道花园是一场误会,柯林并没有背叛你,萝丝只是不想让你接触地下铁路的事情。”迪罗问道。
      
      玛丽痛苦地闭了闭眼睛:“我最后猜到了,然而已经太晚。柯林和萝丝一定恨死我,是我害死了所有的人。”
      
      迪罗看到鬼魂情绪还正常,犹豫了一下,将那封沾满泥浆的信递给她,“我只能看清几个字,但我想这是柯林被缉捕离开前,留给你的。”
      
      灰暗的羊皮纸在鬼魂手里瞬间恢复成功原来光鲜的模样,上面的墨迹都仿佛还没有干涸。此时,迪罗也能清楚看到信上的内容了。
      
      “我的小玫瑰,抱歉我必须离开你的身边,原谅我自私地选择投身于这份危险的事业。我爱你,请相信我会回来的,当一切都尘埃落定后,我会回来找你,你能不能耐心地等一等?让我用文字代替嘴唇再次亲吻你,我爱你,我的小玫瑰。”
      
      落款是“你的狮子骑士”。
      
      鬼魂的眼泪是珍珠白的,慢慢滴落在羊皮纸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副本是受《返校日》这个游戏的启发,但可能是文化背景的关系,没有返校日冲击那么大,毕竟那段年月的恐怖是我们中国人切肤之痛。而南北之战则离得太远,只是历史书上的一段话而已。
    但主旨还是一样的,单纯的花朵不会在乱世中开放,只会被摧毁,最后凝结为怨念。
    *ps:明天双更,高不高兴,意不意外~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