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阿卡汉姆粉丝□□统

作者:尔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梦境

      迪罗在偷渡船上随着海浪起起伏伏,这艘看起来并不起眼的货船,在甲板之下有着非常狭窄的船舱,他几乎用掉了车上女人给他的所有钱,还问芬奇借了一点,这才凑齐了偷渡费用。
      
      他们会在海上转移到更大的偷渡船上,之后一路到南美洲。除了人货,他们还装了些可爱的白色粉末和走/私武器。
      
      大概由于迪罗出的钱不少,看上去也不好惹,船上的人给他安排了一个单独的隔间,还可以透过正好在水平面上的圆形的窗户看到外面。
      
      不过迪罗不怎么往外看,嗯,他不喜欢圆形,还记得吗?汤姆说他有圆形恐惧症,恐怕并没有说错。
      
      迪罗的内心极为不舒服,仿佛内脏都揉成一团,气也喘不匀。即将离开美国,他却坐立不安,脑中反反复复转过熟悉的、陌生的脸庞。
      
      最后定格在泰勒警官断气沾血的脸上,他的手上沾着这位警官的血,他甚至没能亲眼看到霍普安然无恙,就这么准备逃走了……
      
      这没什么好丢人的,他试图开解自己,人类遇到危险只有两种反应:战或逃,他只是做了每个人都会做的事情。
      
      逃跑,将一切都甩在脑后,就像他一辈子都在做的事情。
      
      起起伏伏,他在散发着怪味的简陋床铺上慢慢睡着了,在梦中光怪陆离的情景让他痴迷,也让他疑惑不解。
      
      他看到一个小男孩手里拿着火柴,在空旷巨大的房子里点燃身边厚重的书本。火焰腾腾燃烧,将男孩包围在一起,他翠绿色的眼眸里反射着跃动的火焰,漂亮得就像有精灵在起舞。
      
      如果这个世界是假的,那么很快他就会醒来。
      
      男孩欢呼雀跃,丝毫不介意火苗顺着书堆和木质地板攀到自己身上,肩膀上钻心得疼,翠绿色的眼眸却愈加鲜艳快乐。
      
      直到一个高大人影闯入,将男孩从火海中抢了出来,他的西装着了火,在仆人和保安们的叫声中,灭火毯被盖在两人身上,灭火器喷出的粉末将火堆熄灭。
      
      男人轻拍着男孩小小的背部,焦急着唤着他“son(我的儿子)”,男人向来古板无趣的脸上充满忧虑,也丝毫不掩饰眼眸中的爱意。
      
      他或许是全世界最无聊的人,但他不过是个深爱孩子的父亲。
      
      如果他的儿子不相信这个世界是真实的,那他也会想办法让迪罗心甘情愿地留在这个“梦境”中,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梦境中的画面摇晃,从小就放火要烧死自己的男孩一点点长大,会走会跑,脾气慢慢好了些,却依旧不爱言语。
      
      他常常趴在父亲书桌旁的沙发上,看着伏案研究的父亲,和坐在他身边看书的母亲。母亲的手温暖柔软,轻轻抚摸着他小小的背脊。
      
      那天,父亲抱住他,问道:“要去见见别的小朋友吗?我们去参加他的生日宴会,会有很多和你一个年龄的孩子。”
      
      男孩想了想,难得点了点头,这是他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那年他六岁。
      
      大人们之间的刀光剑影不会让六岁的孩子知道,男孩们穿着像模像样的小小西装,而女孩儿们穿着精致的公主裙,在糖果做的小屋里玩耍,吃仆从们手里端着的银盘子上的蛋糕果汁。
      
      童言稚语,天真也残忍。
      
      “你就是我爸爸说的不会说话的迪罗·格伦?”粉色公主裙的女孩儿骄傲地说道:“你不是哑巴吗?你爸爸都把你藏起来,然后要再生一个孩子。”
      
      男孩气急了却不动声色,伸手一把将女孩儿推进奶油房子里,漂亮的小裙子立刻沾满了白色裱花,女孩儿哭起来,却没孩子伸手帮她。
      
      所谓趾高气昂,绝对不是一天养成的,也绝对不会只得罪了迪罗一个人。
      
      然后宴会的小主人,今天的寿星出现了。这个也只有六岁,穿着小西装打着小领结的男孩儿必须尽到地主之谊,维护自家宴会的秩序。
      
      但他低估了迪罗的攻击性,谁也记不清到底是怎么开始的,等到大人们反应过来,将自己的孩子拉开时,这两个男孩已经把整座糖果小屋毁了,浑身都是奶油蜂蜜地厮打在一起。
      
      最后,那男孩儿被自己父亲抱住了,还气得腾空踹了迪罗两脚,当然,没踹到。可能因为生日宴被毁了的关系,男孩脸上还带着愤怒的红晕。
      
      “迪罗……”绿眼睛男孩听到父亲叹气声。事后这个素来古板喜欢体面的男人却没有教训打架的儿子一句,只是向主人家道了歉,把惹事的儿子带回来,告诉他“如果不喜欢,就不用再去参加这种宴会了。”
      
      “本来以为你会喜欢和同龄孩子在一起的。”父亲抚摸着他的头,温柔地抱住他安慰道:“没关系,你只要开开心心的就好。”
      
      三天后,和迪罗打架的男孩儿被对方父亲提溜着来道歉,还带了小礼物,让男孩亲自送给迪罗。
      
      迪罗本来不想理他的,但看着小黑猫一样的男孩子,明明气鼓鼓的,却还是不甘愿地给他送礼物,不由的笑了。
      
      “对不起,我不该动手的。”迪罗说道,将自己喜欢的小船模型从架子上拿下,递到对方手里,那孩子一进门就看了好几眼。
      
      男孩儿吃惊道:“你真的会说话……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谢谢。”
      
      孩子们的友谊就是那么简单,前一刻还生死大敌似的,下一刻就亲亲热热地在一起玩迪罗收集的小船模型了。
      
      疼爱儿子的格伦先生在房间里造了一个模拟海景,两个男孩就趴在地上玩起大航海争霸,让来查看情况的父亲们欣慰地笑了。
      
      “这是迪罗的第一个朋友。”格伦先生感叹道。
      
      “我儿子也不是善于交朋友的类型。”对方给了一个我懂你的眼神。
      
      后来,母亲给他生了一个妹妹,躺在婴儿床里,软嫩嫩的小婴儿冲着自家哥哥露出一个奶香味十足的笑容,伸出一只可以攥在手心里的小拳头。
      
      迪罗微微睁大眼睛,小心翼翼地握住,生怕弄伤了如此柔软的生物。那迷你的小手那么那么软,连心都跟着软下来化成液体。
      
      眼泪从绿色眼睛中流出,滴落在婴儿床上,可爱的小婴儿歪头看着,大大的眼睛清澈通明,仿佛好奇她的哥哥为什么在哭。
      
      “不是我没出息。”小迪罗和他的好友解释道,“等你有了弟弟妹妹就知道了。”
      
      男孩嘟嘴道:“妈妈说会给我生个妹妹的。”
      
      梦境再一次变化,已经是八岁多的迪罗坐在自己的小书桌上写信,手掌捏着笔还不利索,写出的信却一板一眼。
      
      那是给他好友的信,约他一起去河边玩最新的模型。这些信一般都是由父亲转交的,而这一次格伦先生却面露难色。
      
      “好吧,把他约出来玩也好,带你的小朋友散散心,就是不知道他肯不肯和你出去。”格伦先生担忧道。
      
      果然那天男孩儿没有来,迪罗一个人捧着精美的模型,面对波光粼粼的湖水,也没了任何兴趣,很早就回家了。
      
      但他依旧和朋友写信,一封接着一封,讲自己的妹妹长得有多可爱,讲他妈妈又怀孕了,讲自己去上学却不看不见自己的好友……一年又一年,他竟然从未停止过单方面地写信,就像一只对树洞说话的兔子。
      
      直到十四岁那年夏天,他突然收到了朋友的回信,约他见面。迪罗知道这样的行为有点傻,但还是捧着最新的战舰模型去了,尽管他们已经过了玩模型的年龄。
      
      坐在湖边的少年让迪罗查点认不出,虽然仔细看还是有童年的五官轮廓,但好友却出乎意料的阴沉,犹如曾经放火自焚的他。
      
      果然,他看到迪罗抱着的模型,抽了抽嘴角。
      
      “你有看到我给你写的信吗?”迪罗一上来就不客气地问道,“我给你写了六年,你一封信都没回过!”
      
      曾经的好友扭头:“回过一封,你不是收到了?”
      
      ……真是特么太欠扁了!
      
      迪罗将模型往草地上一扔,就气势汹汹地扑了过去,两个人多年未见后的第一声招呼又是在互殴中度过的,草叶粘在衣服和头发上,分外凌乱。
      
      对方身手比当年好了太多,但迪罗竟然还是占了上风,这让好友非常不满:“你也请老师练习过?”
      
      迪罗放开对方,笑着回答:“我天生会打架。”
      
      “胡说。”少年挑眉。
      
      “是不是我们每次久别重逢都要打架?”迪罗岔开话题问道。
      
      可是少年不是当年那么好糊弄的傻白甜少爷了,他瞪了迪罗一眼,愤愤道:“迟早把你按在地上打!”
      
      不,他拒绝承认是自己身手不好。可恶啊!明明天天都有在家请老师练习的,果然还是要出去拜高手为师吗?
      
      “我要走了。”少年说道,“以后不用给我写信了。”
      
      “你去哪里?我可以寄信到那里去。”迪罗认真道。
      
      “先是会去世界上有名的大学转一圈,大概花个四五年,之后去哪里我也不知道。”
      
      “……那祝你一路顺利。”迪罗没有劝,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对方的好朋友,鉴于对方连着六年都没有回过一封信。
      
      他们将拆封的模型放进湖里,看着两艘船顺着水流慢慢飘向下游,两艘船先是同行,复又被风吹到不同的地方,有一艘搁浅在小石子滩上,另一艘却冲过小瀑布,渐渐看不见了。
      
      迪罗伸手想推搁浅的小船一把,却被少年先了一步。他将船重新放在流动的水中,可尽管如此,两艘船却再也不能齐头并进了。
      
      “我很抱歉,没有回信。”少年没有回头,目送着那艘小船离开,“我看了你写的每一封信,恭喜你又要有个弟弟或者妹妹了。”
      
      那天谁也没开口,但却彼此清楚那句因为少年的别扭而没能说出口的话:你是我永远的朋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老爷:迟早按着你打死,哼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然并卵,初恋都是用来毁灭的,何况才不是初恋,只是朋友)但老爷之前确实对迪罗很温和很温和了,被扑倒了都没打残对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