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阿卡汉姆粉丝□□统

作者:尔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疯狂偶像

      迪罗的记忆模模糊糊的,经常说出口的是他自己都始料不及的话。他疑心魔脑还在这具身体的深处,遇到要紧的人和要紧事时,就会时不时醒一会儿。
      
      从长远来看,这显然不是一件好事,毕竟魔脑是个疯子,但就眼前的事情来看……嗯,对付疯子还是要另一个更疯的疯子出马才行。
      
      就比如魔脑开口讽刺电话那头的绑架犯时,对方顿时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呼吸剧烈起伏得连这头的迪罗都能听见。
      
      可是几秒钟后,那个精神病就用更亢奋和开心的口气道:“你还记得我,魔脑……哦,你可真是迷人。”
      
      呵呵,他说什么来着?别去揣测精神病的想法。
      
      “来见我吧,迪罗·格伦,带上那个小警察,你知道我在那里。”对方舔舔嘴唇,充满期待。
      
      随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挂了……
      
      迪罗整个人都不好了,喂喂,你等等,把地址说一下啊!魔脑那个混蛋又睡过去了,他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人。
      
      如果不去的话,对方会不会一怒之下把小霍普给撕票?
      
      正在迪罗一筹莫展的时候,他包里的另一部手机响了起来,打开接听,芬奇冷静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你刚才委托我们做的事情,我可以多问一句,霍普·马丁尼斯是你什么人?”
      
      迪罗叹气,他也很想知道这个。
      
      “我不记得了,但我知道她很重要。看在上帝的份上,她才只有六岁。”迪罗揉了揉太阳穴,“什么样的混蛋会对一个六岁地孩子动手?”
      
      芬奇沉默了。
      
      迪罗话刚说完,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具身体的主人魔脑曾经杀害过四岁的妹妹和小侄女。
      
      那可怜的小安妮,穿着那件最喜欢的浅绿色小裙子,小小的身躯挣扎着被举高,然后被这么狠狠扔下……时间仿佛在那一刻静止,她跌落的样子仿佛一片柔嫩小叶子,缓慢而绝望。
      
      那双天真的眼神此刻盛满恐惧不安,她柔软的小手伸向他,喊着:“迪诺——”
      
      喷泉边的小小尸体,被红色染透的绿裙子,那晚天空的月亮实在是太亮了,让一切在月辉下无所遁形。
      
      突然在脑中出现的场景让迪罗禁不住颤抖,虽然只是一闪而过的画面,却让这个一辈子遵纪守法的普通人感到恶心和惊恐。
      
      迪罗克制住呕吐的冲动,对电话另一头的芬奇说道:“你查到什么?”
      
      “里瑟先生之前复制了你的手机,刚才那通电话我们也接到了,并查出了拨打电话的地址,就在纽约一个居民区里,离你并不远。”芬奇小心道,担心监控电话的事情惹怒魔脑。
      
      迪罗却松了一口气:“谢谢,我会过去的。”
      
      “也许你需要帮助……”
      
      “他不会让局外人加入到这个游戏中,继续监听我的手机,如果出现任何意外,就去救霍普,已经有太多死去的孩子,别让霍普成为下一个。”
      
      芬奇想了想,道:“我明白了。”
      
      “哦,对了,顺带帮我查一下到泰勒警官家最近的路线。”迪罗微笑道。
      
      #
      夜翼离开了,带走了他喝酒的杯子。泰勒撇撇嘴,这些来自哥谭的紧身衣变态都小心谨慎得过分,不会留下任何DNA痕迹。
      
      他躺在沙发上,回忆着很久之前的故事,他想起自己那坏脾气又正直勇敢地第一任搭档,他们之前总是坐在巡逻车上吃油腻腻的汉堡,巴伦特那个混蛋杀了他,将他的尸骨推进黑帮的焚化炉里,将灰烬撒在树下。
      
      杰克还有妻女,他的女儿当时在念书,是个聪明乖巧的孩子。
      
      他还想起那个绿眼睛的疯子,年轻时的魔脑疯得更明显一点,之后才慢慢内敛起来,将所有疯狂恶意都藏入心灵深处,只从眉眼间透露一丝痕迹。
      
      “黑暗是一种保护,一层温暖的茧,死亡和疯狂也一样。”魔脑看着他开枪打死巴伦特后说道,“比你所谓的正义要温暖得多,泰勒。”
      
      他当警察这么些年后,慢慢也就明白了魔脑的意思。黑暗有时反而让人感到安全,而纯粹的光明之下,人类如同赤/裸,只余恐惧。
      
      那么,他到底在追求什么,又在坚持什么呢?
      
      泰勒警官饮尽最后一口酒,躺在黑暗的房间里,唯有书桌前的角落开着一盏昏暗橙黄的灯。
      
      他恐怕真的找不到霍普了,那个可爱的小女孩。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她还只有四岁,腼腆极了,抓着马丁尼斯夫人的裙摆,怯生生看着自己旁边冷饮车。
      
      “草莓口味?”站在他身边的绿眼睛恶魔笑眯眯问道。
      
      “别告诉我这是你的女儿?”泰勒瞪着魔脑。
      
      后者也不回答,只是让冷饮车的人给他两个冰激淋,上面还撒着巧克力糖豆和棉花糖,让泰勒一看就觉得喉咙齁得慌。
      
      魔脑自己舔了一口巧克力口味的,把草莓味的递给泰勒。
      
      “给,我一直觉得你是个草莓味的人。”
      
      泰勒翻了个白眼。
      
      “你的性格太甜了,警官。”魔脑认真说道:“我可能很久都不会再出现,替我照看下这个孩子,别让她受到伤害。”
      
      “哦,你终于想通了要滚蛋祸害其他国家的人了吗?”泰勒故作惊讶,但还是接过了草莓味冰激凌,然后发现对面小女孩儿的眼神黏在了冰激凌上。
      
      “我要去阿卡汉姆住一段时间,谁让我被蝙蝠侠盯上了呢。”魔脑无奈,“虽然不想承认,但他才真的是哥谭的老大。”
      
      泰勒低声嘟哝道:“都是一群疯子,穿紧身衣的变态,我看不出他和你有什么区别。”然后在女孩儿羡慕的眼神中,粗鲁地咬了一口甜腻了的冰激凌。
      
      “在哥谭你没得选。”魔脑拍了拍泰勒的肩膀,“你不想和我这种人打交道,但你毕竟欠了我的,就当还人情吧,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泰勒冷漠道:“你其实没那么疯。”
      
      魔脑笑了,他深深看了小霍普一样,回答道:“要看你怎么定义疯狂。”
      
      …………
      
      在那之后,他就再没有见过魔脑了。如魔脑自己所说,没多久就传来他被捕的消息,被关进了阿卡汉姆,老实了两年,关于他的传说也渐渐沉淀,直至被其他疯子的新闻盖过去。
      
      毕竟人才辈出阿卡汉姆,哥谭是疯子们展现自我的最佳舞台。但收敛锋芒并不代表被遗忘,显然还有很多人都记得魔脑。
      
      比如,那个绑架霍普的疯子,比如,他自己……
      
      突然,门口传来敲门声,将泰勒从回忆中拉出来,中年警官皱着眉头对外吼道:“我都说了明天付房租,你特么就不能耐心等一天吗?!”
      
      敲门声顿了顿,又自顾自响起。
      
      泰勒警官不耐烦地将酒瓶扔进垃圾桶,踉踉跄跄地去开门,他拧动门把手,打算把门外那个见鬼的房东老女人骂一顿。
      
      门开了,泰勒觉得见了鬼的是自己。
      
      门口的绿眼睛恶魔穿着一件薄风衣,背着一个登山包,抬眸和他对视。尽管面容不似当年的青涩与疯狂,但却仍隐隐有着曾经的轮廓。
      
      泰勒摸了一把脸,轻声咒骂道:“见鬼,是你。”
      
      最终,泰勒还是把迪罗放进屋子里来,毕竟他等了很久都是在等这个人现身。
      
      “要酒吗?要有没有用,特么都喝完了,你来晚了!”泰勒不客气地举起手里的空杯子,瞪着迪罗。
      
      迪罗眨眨眼睛,言简意赅道:“和我去个地方,绑架了霍普的人要求我们在那里见他。”
      
      “然后你就这么答应了?”泰勒皱眉。
      
      “孩子在他手上。”迪罗眨眨眼,干脆说道。
      
      #
      历史总是惊人得相似的。
      
      多年前,刚出狱的魔脑带着刚工作没几年的小警察汤姆,来到哥谭黑帮的巢穴之一,联手干掉了亨利·巴伦特,为杰克警官报仇。
      
      多年后,刚越狱的魔脑带着三十五六岁的泰勒警官,来到这座被纽约黑帮废弃的地下加工作坊,准备去干掉那个绑架女孩儿的疯子。
      
      在冥冥之中,因果连环相扣,早就注定了始终。
      
      迪罗从进入居民区的时候就开着鹰眼视角。租借一栋平民房屋,然后雇佣偷渡客来制作毒/品时黑帮经常干的事情,只不过这处窝点已经被废弃很久,门外种着的那棵植物郁郁葱葱,当年杰克的骨灰就被撒在那里。
      
      房间里出乎意料的只有一个人,在二楼客房。
      
      迪罗打开门,门没有上锁,他和持枪警戒的泰勒走上楼。刹那间,对方打开了灯,二楼走廊上亮如白昼。
      
      对面站着一个过于年轻的年轻人,双眼紧紧盯着迪罗的脸,露出一个捕猎者的笑容。
      
      泰勒惊讶道:“是你!”
      
      巴伦特是一个黑帮头目,他手下必然有不少杀手、打手和混混们,黑帮就像个小型的社会,里面职责等级比一般公司还要分明。
      
      而这个年轻人在亨利·巴伦特被泰勒开枪打死的时候,还是个少年,刚加入街头黑帮,跟着熟手们一起收保护费。
      
      可能这个少年聪明机灵,又可能只是巴伦特神智失常时的心血来潮,巴伦特竟然提拔这么一个半大孩子当自己的副手。
      
      泰勒和魔脑找上门的时候,那个孩子看见他们把巴伦特带走。但和他擦身而过的魔脑只是用翠绿色的眼眸盯着他看了半天,最终放过了少年。
      
      那个孩子叫什么来着?泰勒回忆着,貌似巴伦特是叫他——
      
      “奥尼尔·罗兰。”年轻人激动地向魔脑介绍自己,“你还记得我,对吗?”
      
      迪罗暗自叹气,心想,他记得个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泰勒警官挺甜的,确实是草莓味的,不过魔脑你是觉得自己是巧克力味的么233
    *以及警官先生见到迪罗后全程傲娇
    *法尔科内家族是哥谭黑帮教父,还有马罗尼和企鹅人,都是哥谭比较有名的哥谭势力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