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天

作者:秦示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喜从何来(二)

      这两日丞相府里忙的不可开交,一方面是因为欧阳丞相卧病在床,另一方面是那些个肱股大臣、文臣武将也是每日换着人来探病,又是送药材又是送礼,无一日消停。
      
      宫里派来的御医守在丞相府熬红了眼,对丞相大人的病丝毫不敢怠慢,按照御医的意思是,本是情绪过于激动而导致怒火攻心,要是一般人用了药缓和个四五天也就没什么大问题了,可丞相大人年事已高,这什么病症都要慎重用药,用不得虎狼之药,所以只得换了温和的方子,一日日慢慢调理着,少则一个月,多则半年才能康复。
      
      这几日,府里的教书先生也停了课,三位公子两位小姐们要去欧阳丞相跟前轮流服侍,就连阿宝都跟着他父亲东院西院进进出出,如此一来,全府上下最得清闲的便是阿喜了。
      
      没人空的出心思去管她,下人也没人真敢拦着她拘着她,最多是怕她出府,左右犯难地跟在她后边,时不时地劝上一两句。而阿喜总有办法甩掉跟脚的下人,自个抱着花生果子躲着听墙角去。
      
      这府上的下人们终归是消息最灵通的,什么小道消息都能汇集到一起来。因为丞相大人生病了,如今人人都在猜测那张煜大人派人传了什么话,能把高龄的丞相大人气成这副模样,阿喜自然也是禁不住好奇心驱使的。
      
      听得两日府里的小道,各种猜测的精彩程度也是比得上茶馆里的说书先生。
      
      阿喜早早听到的“舌根”中,最让她感兴趣的便是:让欧阳丞相动怒原因有三,其一说是欧阳先生要将自己的小女儿许配给张大人,张大人却迟迟没有应承下来,甚至有推拒之意,让欧阳丞相有些许不悦。其二,新科状元张大人荣归故里回乡探亲之后,没有跟作为老师的丞相大人打招呼,便上书给了齐国公,自请王上调任故里荣县县令一职,让他能磨砺心性,为国效力,这一举动让本意欲为其筹谋的丞相大人不满,放着好好的京中职务不要,却选择外放,安居一隅做一小小县令。这其三,也是让丞相大人怒气攻心的关键,那日张府下人来丞相府传信,是将张大人辞官折子已经递上去的消息告知了丞相大人,特送信前来告罪,这才将本就气结于心的欧阳丞相气的一口气没上来,如今卧病在床。
      
      至于这张大人为何要自毁前程,上请去做县令,又为何回了故乡不久,便要辞官,这就令人匪夷所思了。府上的下人们自然也是无从得知了,也正是因为如此,这谣传的本子也甚是多样,有说张大人神志不清,受了不干净的东西蛊惑,这才要把这读了十年圣贤书好不容易得来的官位给丢了,也有人说张大人是迷恋上了县城的一位小姐,只是那小姐似乎重病在床,而张大人为情所困才如此,还有人说张大人是道破了红尘,要出家当和尚去了......
      
      这到底所谓是何,也无人能说清楚明白,阿喜听得多了,倒是越发兴致勃勃地想知道这张大人这闹得沸沸扬扬的辞官之事到底是所谓何故。
      
      不过到了第三日,丞相夫人亲自出面,整治了府里,抓了几个胡乱造谣的小厮,下手也是相当雷厉风行,直接割了舌头撵出去,杀鸡儆猴,算是敲打了府里的丫鬟小厮,关上府门,下了规矩,无论是谁都不得妄加议论老爷的病由,有人问起一律只得说突发病症,与人无尤,若有人多生口舌,先前赶出去的人就是下场。
      
      府里便没人再交头接耳议论此事了。
      
      晚间,这几日都在丞相府帮忙处理事宜的孟庭终于回了院子休息。
      
      因着前几日来探病的武官也甚是不少,丞相大人的内眷也不宜多露面,丞相的儿子们多跟文官打交道,怕怠慢了一众将军都尉,便只得由孟庭来出面,所以这几日孟庭都歇在离前院比较近的客房,没有回西院。
      
      孟庭还没进门便见着比他先一步走到进院子的小厮,叫住了他,小厮低垂着头站在门边候着,孟庭认出来是他吩咐看着阿喜的下人,便问话到:“我不在的这几日,小姐可在院子里好好待着,未曾出府?”
      
      小厮局促了半响,也不知该答是还是不是。
      
      “问你话,据实回话。”孟庭呵斥道。
      
      “小姐......小姐......没出门,应该只是在府里散心......小姐不让小的跟着。”小厮说的战战兢兢,这几日白天他基本没跟上过小姐,就算他盯得再紧,没几步,小姐就找机会溜了,他在几个院子找了一圈又一圈,都找不着小姐的踪影,但是晚饭前小姐必然会回院子里等着开饭,他确实不知道小姐去过哪里,有没有出府,将军这般问话,他只得这般模棱两可地回话了。
      
      “小姐现在人在哪里?”孟庭眉头紧锁地问。
      
      “小人......小人不知......”他刚从其他院子找了人,没找着,这一回来便遇到将军回来了,他真恨不得折了自己的腿,让自己慢几步回来,也好过正好撞上将军问话。
      
      “你是怎么干差事的?小姐人在哪儿都不知道!”孟庭恼怒。
      
      小厮吓得立马跪了下去,连连求饶:“小人该死,将军恕罪,将军恕罪。”
      
      “那还杵在这儿做什么,还不派人去找!”孟庭面露焦灼。
      
      小厮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告退,脚步匆忙,险些从梯沿上摔一跤。
      
      待小厮匆忙去了之后,孟庭长叹了一口气,他对阿喜一向纵容得多约束得少,阿喜不同于阿宝,他也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拿捏这个管教的尺度,他唤了守门的下人:“着人去叫少爷来书房见我。”
      
      下人被他屏退之后,孟庭便径直去了书房,立在桌旁,倒了杯水,连喝了三杯才算解了渴。
      
      他就近坐了下来,手指不自觉地在桌面敲了起来,慢慢陷入深思。
      
      一个月前,阿宝和阿喜在一天早晨站在了丞相府门前,下人将他们两人带到了他面前。
      
      阿宝一年之间长高了许多,五官也张开了些,他第一眼竟没认出来,等到阿宝唤他“父亲”之后,他才反应过来,但是当他视线落在这个名叫阿喜的姑娘身上,第一眼他便认出来她来,她跟世御不同,跟当年徐垚亲自送她去姜国为质之时的样貌没有丝毫改变,还是那个豆蔻年华的以昇公主,只不过如今跟他这个在世人看来已然以身殉国的将军一样,已是亡国公主了而已。
      
      他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动作,竟楞在了那里。
      
      她四处张望,对周围的环境很是陌生,最后回头打量了阿宝半响,才开口道:“阿宝叫你父亲,那你就是我的爹爹了?”
      
      他一头雾水,见阿宝朝他递了个眼神,点头示意之后,阿宝便开口接过话去:“父亲,我和长姐阿喜寻了您三个月,总算找到您了。”
      
      阿喜的身份有了解释,从那以后,阿喜便唤他爹爹。
      
      当晚,晚饭过后,他遣退了服侍的下人,着人送了阿喜回房休息,留了阿宝一人在跟前。
      
      “世御,那姑娘是何身份?你带一素未平生的姑娘充作长姐,你可有话要说?”他这样问是存了试探的心思,是要探出世御到底知不知道以昇的身份,如果阿喜就是以昇公主,那阿喜的身份少一人知道便少一分危险,毕竟以昇在姜国殁的消息传遍了四国,若是世御带回来的这个姑娘仅仅只是跟以昇长得极其相似的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父亲,阿喜的身份我不知,可父亲应是知晓的。我和阿喜是一位腾先生送来丞相府的,不过他送我们到了临淄便离开了,并未与我们一同前来见父亲。腾先生嘱咐我,只要父亲见过阿喜之后,如果父亲问起阿喜的身份,便让我告诉您,先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您猜想的没错。”
      
      “你口中的腾先生是何人?”
      
      “先生自称是游历明川秀水之人,只知道他是受降红公主之托,其他的儿子也不清楚。”
      
      孟庭从话里听得出来阿宝对那位腾先生的身份是有所隐瞒的,不过本也有些世外高人不愿在这乱世中透露身份,只要不是结下过仇怨和心怀不轨的人,他也没必要深究。
      
      “父亲,阿喜已经记不得以前的事儿了,所以儿子索性告诉她,她和我是同父同母的姐弟,如此便宜照看她,请父亲原谅儿子先斩后奏!”阿宝双膝跪下。
      
      “知道了,就如此安排吧,此事只你知我知,不得有第三个人知晓,不然就是杀身之祸。”孟庭默许了,只是将周国的公主留在身边,隐姓埋名,无人知晓尚还能护她一时,如果让齐国任何一人知道了她的身份,那就死无葬身之地了。纵使如同悬了把刀在头顶,他也非如此不可,因为这是徐垚徐氏一脉最后的一点骨血了。
      
      “世御知道,多谢父亲。”
      
      孟庭思忖片刻,问:“阿喜的喜是那个喜?”
      
      “欢喜的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