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歌谣

作者:冰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尾声

      有时并不知道,当时的选择能否带来最好的结局,然而他就是选择了。
      
      在坠下的一瞬间,她是不是也明白了,所谓的自由。
      
      这几天,静幽谷的海棠树林开始抽芽,阳光倾洒,积雪融去,露出鲜嫩的草根。辗转周折,如今已是春初。
      
      距离那天的銮战已有一个月时间。自那天以后,曹华恩便跟随杨文昌居住在了杨府,跟随他祭奠死去的泰安尊主,跟随他打点杨府的一切,跟随他参与宫廷的一切事务,跟随他,帮助他坐稳新一任泰安尊主的宝座。以后的一生一世,她都将跟随着他。
      
      曹三丰每天都卧床不起,欧阳铖只好每天到他房间里看望他,为他端来肖朋佑调制的药。他甚至常常长睡不醒,弄得欧阳铖有时还以为要出人命了。
      
      今天欧阳铖再次进入他的房间,将他的药放在他床头的椅子上。
      
      “你不打算出去走走?”
      
      他不答话。
      
      “并不是整日整日地休息,就可以让你的身体立马康复。”
      
      偶尔也有其他师兄,以及这个月内新招入的小师弟来看望他。想要接触他,听听他的故事。欧阳铖每天都不放弃地来劝说,变着法儿想让他出门散心。
      
      “祁云峰怎么样了?”这是几天以来他说的第一句话。
      
      欧阳铖讶异地挑了挑眉。他想问的第一个问题竟然是祁云峰么?
      
      “还能怎么样?好歹剩下一半山峰又被你炸平了。”曹三丰愿意说话,欧阳铖感觉自己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幸好师父通知我们赶紧逃下山,何漠鹰和他的人没有防备,杀蟒和暗夜有快一半的人都被埋在了废墟下。”
      
      “亲王呢?”
      
      “大概也被掩埋了吧,还有那位随我们来祁云山的男仆,也失踪了。”
      
      所有与她有关的一切,都在那天之后消失殆尽了么?
      
      欧阳铖把曹家玉放在手中看了几眼,便塞到了他手中。“暝狼也死伤不少,三将让我告诉你,若你哪天想要重振曹家,可以拿着这块玉石去找他们,他们会为你打点很多事。”
      
      他抚摸着手里的玉石,凝视着上面刻着的“曹”字。它光泽如初,碧绿如初,掂了掂,也能感到其中沉甸甸的分量。
      
      那天刚过去不久,静幽谷刚刚安定下来时,他在屋里昏沉之间几次听见师父训斥李彦微的声音。原因便是十二年前他被捡进谷时,归尘为了不泄露他的身份,为了还他一个安宁的成长环境,命李彦微用力量最大的劈空掌将这曹家玉碾碎,埋于谷中。而李彦微当时年纪小,不懂这个中蹊跷,便在去怡安郡执行任务时将玉石典当到了那里的当铺,并称不会再去取回。不料这玉石竟是被杨文昌发现后买了去。
      
      至于拿回的银子,李彦微在这个冬天去买大袄时将其凑上,给大伙买了质量上乘的狐皮大袄。事后也不敢透露真相,只说京城的女子送给曹三丰的金银珠宝典当得到的,便是这个数。
      
      他翻看着曹家玉,心里所回忆的过去,如今也是有了另一番滋味。
      
      那个夜晚的一切再一次纷至沓来,凄清的月光,他弱小的身躯跪坐在雪地里,黑衣人围在他身边,向他伸出了魔爪。就是这个时候,困倦而绝望的他听到了他平日里都能够听到的午夜的钟声,并听到了平日里不能够听到的古老的音律。与师父所教的歌谣,有着一模一样的开头,却衍生出了不一样的结尾。
      
      究竟有什么意思呢?
      
      这是思念黄忆慈的这么多日子以来,他第一次对一件事如此感兴趣,想要去一探究竟。也许是冥冥之中感到,与她有关吧。
      
      “阿铖师兄,我出去走走。”
      
      欧阳铖对他今天的不寻常感到困惑,但没多问,只给他拿来了他的长衫。
      
      他穿戴整齐。一个月来第一次踏出了这间阴暗的房间。
      
      外面湿润清新的空气使他的大脑变得清明,他在这冰凉的风中深深呼吸,踏着柔软的泥土,穿行在十里海棠之中。
      
      突然就想到了药谷。
      
      他转向药谷的方向,深深地看着那里。想起自己曾经钻在篝火的幻影中,怎么也找不到,他想要的答案,想要的真相。
      
      抬起多日未活动的僵硬的脚,朝药谷迈开了步伐。药谷的药草在阿朋师兄的呵护下分类齐全,长势良好。他嗅闻着小山谷里的药香,留意着脚边的每一棵草、每一株苗。往深处走去,拨开那些长到一人高的青草,他来到了那个山洞前。
      
      被火烧过的人,也会想要自己将火焰点燃,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在张牙舞爪的火舌中,看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但是他的生命里,并不只有火,还有雪,那漫天漫地、掩埋一切的大雪。他刚刚从火焰之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便已经淬不及防,迎来了更多想要寻找的答案。
      
      就在那雪天里,就在那山崖上。
      
      他的答案早已被摔得粉碎。
      
      自那之后,他变得很少开口,变得努力习武,变得专注而镇定。变得可以穿越山洞的黑暗而无需篝火的照明,变得从此流不下任何眼泪。像是对一切都失了兴趣,像是对一切都能做到从一而终。
      
      他倾听着自己的脚步声,一步,又一步,他不知道自己将走到哪里去,但他必须得走。几分钟的路程,却仿若过了几个世纪。
      
      山洞的终点,是一块可移动的石板,只要牵动边上的绳索,便可以下方一块小石头为支点,打开这扇平时不开的门。
      
      他忽然怀疑自己听错,门对面竟传来一声声没有压低的自由的声音。
      
      “真的是这里吗?你并没有来过这里。”
      
      “那天几位大侠确实是经过这里,至于怎么开门,那是另一回事。”
      
      “一定是吹牛。”
      
      “哎,你们,别这么不识好人心,要不是谷口被祁云峰掉下来的岩石封了,又没有人带我们进去,我也没必要带你们来这儿。”
      
      “要不,咱们打个赌?”
      
      “好了你们别吵了!”
      
      一声声,都不能再熟悉。
      
      也许不是火焰,不是冰雪,他的答案,就在这岩石之后。
      
      他突然急切地去拉动岩石,扯动了伤口也不顾疼痛,直到把岩石大门开到最大。
      
      外面吵吵嚷嚷的所有人都突然停下了“战争”,将头扭向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曹三丰,呆呆地看着,半天反应不过来。
      
      他也同样,呆呆地望着这群人。
      
      杨文昌,曹华恩,黄家之前被亲王辞去的家仆,还有……
      
      “三丰……”
      
      鹅黄色的纱群,金色的缎带,从额间一直盘到后脑的黑色发带。美若仙子的容貌,如水婉转的眼神。
      
      他怀疑,是自己在做梦。
      
      “曹君,你别这个表情呀。”那天随行的男仆冲他摆了摆手,“他们被老爷辞走后,一直居住在祁云山,对那一带的地道熟悉得很,看到小姐站在悬崖边,早就在半山腰准备好保护她了。虽然小姐是受了点伤,不过现在没事了。”
      
      他相信,完全相信。只是,他还没准备好迎接这失而复得的一刻。有太多话想要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黄忆慈急切地向他奔来,却踩到脚下的碎砂石滑倒,直接扑进了曹三丰的怀中。曹三丰被触及了伤口,被她这一下向后滑退了一截,但始终没有放开过怀里的人。
      
      她眼里噙着泪,脑子里满是那天山上的混战和爆炸,还有这些天不知他是死是活的忧心忡忡。这天她终于忍耐不住,带上家仆来到了静幽谷。
      
      两人保持着拥抱的姿势久久地站在原地,几乎忘记了旁边还有很多人。
      
      “哥哥又是这样,有了忆慈姐就把我给忘了。”曹华恩开玩笑地调侃着。
      
      “不是还有我嘛。”杨文昌趁她不注意,将唇瓣在她脸上轻轻贴了一下。
      
      “喂!”曹华恩不满地抗议。
      
      “唉,我们大伙儿还是走吧,去谷入口处看看能不能进去。他们俩肯定是被涂了强力浆糊了,这么等下去是不会有希望的。”随行的男仆招呼着所有人离开了现场。
      
      人走后,四周又是变得宁静。山风抚过万树生机,沙沙地,像是自然的奏乐。
      
      “你还好吗?”
      
      他听着她担忧的话语,心里竟是有一丝开心。
      
      “好,很好。”
      
      “说谎。你明明浑身是伤。”她含着哭腔,轻轻地抚过他的左臂。
      
      “只要你在这里,伤也无碍。”他柔和地笑,将脸颊紧紧贴在她的脑袋上。
      
      她幸福地笑着闭上眼睛,幸福的泪珠被轻轻夹出了眼眶。
      
      并非找不到想要的答案,只是想要的从不是答案。在那样多魂牵梦絮的夜里,在那样多仓皇逃窜的日子里,在那样多举世皆空独一方沉重的死寂里,想要的,不过是心的解脱。
      
      山崖上的灵魂,为这世间的悲欢离合梵唱。白衣的青年与金衣的女子,他们各自或错误或正确的追求。直待繁华落幕,终得满心宁和。
      
      ——丰年唱,伏起尘间花雨中。似濯清涟,若启华宴。风流浮生散浮烟。
      
      ——慈心吟,飞落庭前舞叶下。沐得晨宁,环以飞杏。倾城一世泯一情。
      
      ——曾记否,闻冤亡离成殇河。那时泪,沉吟破风钻心碎,奈何桥亦归。
      
      ——人岂得,天知地明万者清。心中壑,凡起尘间终夭折,飘零天涯路。
      
      ——固守往昔,颠沛流离,不归路上执意。
      
      ——拥抱他年,踯躅不前,错失念下赴险。
      
      ——千古珍重逍遥,还看今朝。
      
      【全文完】
      作者:冰写
      2015.08.12.完本
      2015.08.18.完成修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关注本文的亲七夕快乐!今天将文剩下的部分一次性放送完毕,谢谢大家的支持^v^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