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可以乱讲,梦不能乱吃

作者:青草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神兽被抓

    作者有话要说:
    鉴于百科上的梦貘长得太丑了我无法容忍它做女主,所以我改了设定。
    什么传说啊典故啊山海经啊在本文统统不作数,一切按照作者设定来。
    脑洞文,别考据。
      赵家村这两天鸡犬不宁。每天早上,赵家村的老大爷老大娘们搬了个长凳坐到自家门口唠嗑,就能看见赵二麻子被他媳妇一路撵出来,捂着脑袋边跑边骂:“臭婆娘!看老子不休了你!”
      他媳妇跑不动了就站在原地,手中一根扫帚在地上戳得哗哗响,嗓音高亢:“死混球,休了我谁养你娘?”她冷笑一声,“难不成是那个卖辣椒的小娘们?”然后对着赵二麻子的背影狠啐一口,再骂骂咧咧地拖着扫帚回了家。
      今天依然如此。村长捧着饭碗靠在门边,一边哧溜哧溜地喝粥,一边兴致勃勃地看着赵二麻子从门前跑过,喊道:“喂二麻子!你那婆娘走了,放心去找小辣椒吧!”赵二麻子哼了一声,放慢脚步出了村。
      村长在门口喝完粥,端了个空碗回头,猛地看见一个高大人影无声无息站在自己旁边,唬了一跳,赔笑道:“哟,打扰到道长清修了吧?对不住对不住,咱们乡下人就这个德行。”
      “无妨。”那人拢袖而立,宽大的天青色衣袍罩在身上,无风自动。头顶发髻以玉簪固定,那玉簪通体碧透,光华流转,一看便知绝非凡品。他看上去年轻得很,眉眼却沉静,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村长放下碗,舀了一碗新粥放在桌上,推了推几碟佐菜:“道长吃点吧?”
      “多谢。”宽大广袖拂过椅凳,道长姿态端正地坐下,默不作声开始吃饭。村长站在一边,看得眼神都直了。他何曾见过仪态如此优雅的人物!不由更加恭敬,道:“道长昨夜休息可好?”
      道长却不回答他,直到用完饭,放下碗筷,用绢布擦净唇角余痕,方说:“尚可,有劳了。”
      村长忙道:“不不不,这是应该的。道长途经此地,发现有妖物作祟,愿意帮大家除妖,实在是大功德一件,我们感谢您还来不及呢。”
      外面响起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那二麻子又怎样了啊?”
      “啧啧,他最近和那小辣椒不清不楚的呗。”
      “你们知道什么,他婆娘亲口告诉我说,她这两天早上醒来都发现二麻子,咳咳……那什么,不太干净……哈哈……他婆娘要教训他,他又喊冤,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声音渐渐远去,道长脸色沉沉。村长偷偷觑他,心想:这帮婆娘整天说些不害臊的话,也不知道长听懂了没有……
      “那赵……赵二麻子方才经过时,贫道总觉得不对劲。”道长忽然道,“今夜您不必管贫道了。”
      “晓得晓得,道长要捉妖。”村长突然醒悟过来,“莫不是和赵二麻子有关?”
      “尚且不知,贫道先去试探一番。”他站起身来。他途经此地,直觉此村有异,却又没什么证据。
      村长忙道:“好好好,辛苦道长了。”
      
      傍晚时分,赵二麻子叼着牙签回了家,却发现他媳妇竟一反常态地安安静静坐着,看他回来了,温言道:“回来了?在外面吃过了?”
      赵二麻子瞪着他媳妇,如同见了鬼。他媳妇依旧和颜悦色道:“既然吃过了,便快跟我进屋去见位道长。”赵二麻子一脸莫名地跟着进了卧房,看见一名天青衫子的年轻男子手中捻着几根透明丝线不知在房柱上绕什么。“这,这是……”
      道长回头,声音温润谦和:“这位乡亲,贫道怀疑您家中遭过妖。”
      “妖?!”赵二麻子吓得连连后退,眼前的年轻人看着颇有几分本事,由不得他不信,“什,什么妖?会吃人么?”
      “尚且未知,今夜二位像往常一样入睡便可,贫道在屋外守着,若有什么异动也无需惊慌,贫道自会保护好二位。”
      “多谢道长!多谢道长!”赵二麻子连声道,余光瞥见自家媳妇殷勤地捧了碟水果献宝似的递到道长面前,笑如春花,不由恶狠狠地剜她一眼,粗生粗气地咳了咳。哪知他媳妇不为所动,还端出十二分的温柔腔儿问道:“道长忙了许久,可要用点水果解乏?”
      赵二麻子差点背过气去。他的婆娘他还不了解么,平常对他说的都是些“二麻子!你又滚哪去了?还不给老娘死回来吃饭?”之类的粗鄙字眼,何时这般有文化了?女人啊女人!赵二麻子不敢在道长面前骂人,只在心里冷哼一声,出了门去。
      
      夜深人静,清幽月色从半掩的窗缝中漏进。赵二麻子硬挺挺地和衣而卧,大气不敢出,也不敢随便翻身。他忍了好久,终于忍不住低声道:“现在该有子时了吧……我,我睡不着。”
      他媳妇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我也睡不着……”
      “噤声。”道长的声音不知从哪里飘出,浸了夜色显出冷意来,让床上二人生生打了个冷战,再不敢多话。
      不知过了多久,窗扉微开,发出窸窣声音。赵二麻子情不自禁地睁开眼,瞧见一团黑影从窗户中探进屋来,冷汗登时冒出,情不自禁开始发抖。他媳妇也微睁了眼看清了这一幕,下意识要尖叫,却忽然想起道长告诫,生生将声音化作力量,掐着赵二麻子的胳膊不放。赵二麻子痛苦地闭上眼。
      那团黑影柔软灵活,在窗沿上趴了一会儿,才轻轻地贴墙滑到地上,往床边走来。它睁着一双蓝幽幽的眼,在黑夜中闪着兴奋的光芒。忽然,它停住了脚步。床上的一方被子颤抖得越来越明显,那黑影呲开雪亮的牙,掉头沿原路返回,往窗外冲去!
      说时迟那时快,梁柱上几根丝线蓦然一紧,迅速缚住黑影。那黑影始料未及,被捆了个结结实实,丝线卡进肉里,痛得它吱吱乱叫。门扉大开,道长身披霜华脚踩月色而入,口型微微一动,丝线撤下,那团黑影被他抓在手中,刚要尖声大叫便被禁言咒砸了个准。
      赵二麻子挣开媳妇的手,一骨碌从床上翻下,对着道长一个大磕头:“多谢道长救命之恩!”
      见那黑影仍在挣扎,道长又下了一道定身咒,才淡淡道:“妖物已除,二位可以安心入睡了。”说罢,便转身离开。
      但人家哪里还睡得着。
      道长不再管赵家的事,走出小院,对着月光举起手中妖物仔细观察。妖物被下了咒动弹不得,浅白色的绒毛在月光下透亮如缎,四肢微微蜷起,形状模样都不在妖物志上有记载。道长略感疑惑,对上它一双蓝幽幽的眸子,心中莫名一动。
      那眼神,饱含着幽怨与愤怒。
      
      一大清早,道长便向赵家村众人辞行,大家表完谢意之后又纷纷表达了对他臂弯里那萎靡不振的妖物的好奇心。妖物只露出了两只耳朵,一身毛皮在晨曦中微微发亮。有胆大的小孩凑上去要摸,立即被爹娘拉了回去:“臭小子,不要命了?”
      “妖物已除,众位乡亲请放心,此妖交由贫道处理。”道长淡淡道。
      赵二麻子的媳妇从人群中挤出来,举着手里的包袱说:“道长道长,途中多艰险,带点吃的吧,这样才有力气!”
      道长微微一笑,晃花了赵媳妇的眼:“多谢,不必了。”
      赵媳妇默默地退了回去,脸上却带了痴笑,被赵二麻子狠狠一拍脑袋:“你干什么你!丢人呐!觊觎道长,你有资格么?”
      他媳妇不耐烦道:“是是是,我没资格,还不是你没出息,现在老娘只能对着这样的俊俏儿郎随便想想。”
      两人犹在吵闹,道长却已经走远了。
      
      道长走在路上,思考着如何处理这个没有记载的妖物。他坐下来,解了妖物的禁言咒,说道:“看你修炼有段时日了,会说话吧?妖修炼也不易,贫道只问,你可害过人?”
      妖物怒气冲冲道:“你才是妖!你全家都是妖!我是血统高贵的神兽梦貘!别把我和低贱的妖类混为一谈!”明明一双眼里的怒火几乎要喷射而出,发出的声音却竟然是少女音色,生生失了几分气势。
      “神兽梦貘?”道长露出一丝诧异神色。
      那小小的神兽哼了一声,想炸毛却被定身咒束缚住。它恶声恶气道:“快除了这劳什子咒!我才没那个兴趣害人,对你们凡人的血肉之躯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有你们的梦才有点意思,吃起来也不错……”
      “食梦?”道长闻所未闻,“神兽何以食梦?”
      “愚蠢的人类呵,”它露出鄙夷的眼神,“你没见过的神兽多了,食梦又怎么了?”
      “口说无凭,既是神兽,为何不会术法反为我所擒?”
      “神兽又不是个个会上天入地,我们只是血统高贵。你们人类贵族难不成个个都能文善武?”
      说得好有道理。“原来你是神兽中的酒囊饭袋。”道长了然点头。
      “你——”神兽气得要吐血,“你管我如何,你这死道士!快放了我!昨晚上被你害得没吃东西,快饿死了!”
      道长慢条斯理道:“你身上的确没有血气与妖气,但我仍需观察你一番。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修道之人,既然你饿了,这里还有一点干粮,你吃了吧。”
      “谁要吃这种烟火气的东西……我只吃梦!”神兽嫌弃道,“死道士,你要么现在睡觉做个梦出来给我吃了,要么赶紧放了我让我自己觅食去!”
      道长眉心微微抽搐,不再多言,想了想还是封上了禁言咒。神兽口不能言,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道长掸掉身上草叶,抱着神兽站起来,继续行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