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樱鬼同人之永远

作者:秋白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觉醒之始端

      门一下子被推开,一个脸色慌乱的男孩焦急地跑进来,一把抓住小千鹤的手往外拽。
      “哥哥?!”男孩拽得太用力了,弄疼了小千鹤。
      “那些人类很快就要来了,快点逃啊!”
      秋田郊外的咏园家宅,从远处的山丘上看,一片宁静祥和。
      繁花似锦的庭院里,女孩一身朱红色鲤鱼吉祥纹浴衣,正与侍女们嬉戏,银铃般纯真的笑声不时传来。
      此时的她们根本不知道不远处的屋子里正在发生着什么。
      “濑崎大人,再犹豫就来不及了!”雪村家派来的使者跪在地上,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
      咏园濑崎端坐在榻上,陷入了沉思,背后巨大的菱花家徽庄严而肃穆。
      咏园秋崎跽坐在一旁,白皙稚嫩的脸上挂着与十一二岁的年龄不符的笑容。
      “秋崎,你怎么想?”濑崎转过头望向他的“儿子”。
      秋崎面色恭敬地转过身,俯首道:“父亲大人,儿子认为无关之事不应插手。”
      “秋崎少爷您!”雪村家的使者愤怒地抬起头,颤抖着指着那个面带微笑的男孩,“难道您忘记了先祖的约定了吗?——一家有难必将全力支援啊!更何况——”
      “我只知道人各有命,何必强求。”秋崎望着那位使者,丝毫不为所动。
      咏园濑崎的眼中有了些许满意之色。
      “小儿愚见,望父亲大人谅解。”
      庭院里的女孩脸上绽放着纯真的笑脸,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精致的折扇扑着翻飞的蝴蝶,百花正香——
      雪村家宅外已是刀剑铮鸣,杀声震天,千鹤的怀里抱着小通连步履慌乱,面色惨白——
      一身素色羽织的男孩走向在花色缭乱的庭院中,欢快嬉戏的朱衣女孩,脸上浮现的是真正的温柔疼爱。
      “玩得很开心啊,由琦。”白皙修长的手指温和地理着女孩略有凌乱的墨色发丝,莞尔一笑。
      “客人走了吗?——谈了那么久是很重要的事吗?”女孩粘在哥哥的身上,像是在撒娇一样。
      “没什么,一件小事。‘’
      ——千鹤回身望去,雪村家宅已经化为了一片火海,黑烟滚滚腾起,直冲天宇。不到四岁的她心里已经被恐惧占据,被哥哥拽着不停地跑着。
      “就在前面,快追,杀了他们!”那些人类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千鹤恐惧地闭上双眼,她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接不上了。
      终于,脚下一软,柔弱的女孩摔倒在地。
      可当她抬起头来时,却再也没有看见哥哥的身影。
      “哥哥!”树林里回荡着女孩绝望的悲嚎。
      ……
      多年后,由琦紧紧抱着咏园家传的长刀“菱”,蓦然回首,黄昏地平线上的村庄淹没在一片火海之中,升腾起来的黑烟向天空蔓延,一如当年……”人各有命,何必强求“吗?
      ——————
      好静啊,只是那烛火的气味太过呛人……
      由琦静静地靠在墙上,肩膀上的伤口被粗略地包扎了一下,依然隐隐作痛。
      那个恐怖的少年不在。
      由琦闭上那双暖橙色的眸子,又轻轻睁开,都是一样的昏暗。
      暗红色的血从肩膀处一直蔓延到前袖上,水蓝色的衣服早已脏破不堪。
      不知是不是留下了心理阴影,由琦感到脸颊很疼,虽然伤口已经痊愈了,但白皙的面容上那已经干了的血迹昭示着那个少年的暴行。
      【这到底算什么……只能甘心被人虐待吗?】
      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骨节分明,那双眸子里浮现了些许怒意。
      【但是,我又能怎么样呢?没有任何东西作武器,更何况被紧紧束缚着,动弹不得。】现实又使由琦变得萎靡起来,紧握的双拳渐渐松开了……
      突然,少女听见有脚步声正在朝这边靠近。不一会儿,那张与千鹤极为相似的脸又出现在眼前。
      “休息够了吧,狗杂种。”
      那双褐色的眸子里倒映着女孩狼狈的样子,嘴角勾起了不怀好意的笑。
      “如果咏园秋崎那个杂种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会是什么反应呢?真期待啊。”
      房间中一下子陷入了寂静,劣质的烛火燃着,火光摇曳。由琦慢慢抬起头,那双橙色的眸子平静地望着他。
      -“说到底,你只是在针对我的兄长而已。”冷冷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
      -那少年明显对这样突然的语气感到惊讶。-“拿我来发泄你对他的不满……难道不是这样吗?”
      那双橙色的眸子盯着少年的眼睛,让他觉得浑身不舒服。
      -“就是怎么样!我恨你的兄长,所以我要折磨你,我也要让他明白作为兄长的痛苦!”
      “你们这些蛆虫,都该死!”
      南云薰的眼睛布满了血丝,他颤抖着手一下子拔出了腰间的大通连,架在了少女的脖子上。
      借着微弱的烛光,可以看清刀柄的样子。
      “这把刀似曾见过,只不过那把小了一点……”轻飘飘的声音从少女的嘴里溢出,橙色的眸子望向那张与千鹤酷似的面容。“你是雪村千鹤的谁吗?”
      一扬手,一记耳光重重地打在由琦的脸上。少女白皙的面颊上一片青紫赫然出现。
      ”谁允许你直呼她的名字的!"
      "明明是分家,却替代了本家在日本东北地方称霸……“
      ”当年雪村家的遭难你们坐视不理,谁知道是不是你们一手策划的!“
      “咏园秋崎和你怎么会明白,就是那一天,毁了我们兄妹俩的一生啊!我和千鹤被迫分开,幸好她被一个分家收养了,但是我,却在南云家过着非人的生活!”
      由琦慢慢的转过头,面无表情。
      ”果然千鹤是你的妹妹啊……你们两个除了脸以外,其它一概不像呢……“
      ”真是……没用的兄长。“
      残忍的笑容浮现在由琦的脸上。
      ”什么?!“南云薰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不仅保护不了自己的妹妹,连自己也保护不好,却把罪全部归在别人身上。“
      ”为什么要通过折磨我来报复秋崎呢?哈哈!“由琦放肆地笑出声来。
      ”——因为你,根本比不上咏园现任当家咏园秋崎!“
      架在脖子上的刀一下子嵌进了柔软白皙的皮肤,鲜红的血顺着刀刃流下来,滴落在地板上。
      “哈哈哈——真可怜啊——”由琦狂妄地笑着,忘记了疼痛。
      “别以为我不敢杀你!”南云薰的怒火几乎要烧起自己的双眼。
      由琦颈脖上的伤口腾起了橘红色的鬼火。
      “你不敢的,”由琦笑着望向他,“那十万金恐怕是为了复兴雪村家的吧?杀了我可是什么都没有了——而且,秋崎肯定不会放过你的吧?”
      “那我就要加倍地虐待你,我要你的余生都在痛苦里活着!!”
      大通连一下子被甩到一边,落在地板上时,发出了铮铮的响声。
      少年冷笑着扯开少女的衣领,白皙的肌肤直白地暴露在眼前。
      “愚蠢。”少女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浅笑,昏暗中那双暖橙色的眸子泛起了金色的光芒。
      空气中突然燃起了青蓝色的鬼火,萦绕在由琦的周围。
      莫名其妙地在小小的房间里起风了,红烛上的火焰剧烈的摇曳。
      墨色的长发从发根处渐渐变为雪白。
      “什么?!”南云薰惊诧地向后退了几步。
      墨色的发丝完全化为雪白,在风中飞扬,两只尖锐的犄角从额上渐渐长出——
      暖橙色的眸子化为了耀金色,在一片昏暗中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青蓝色燃烧的鬼火消退的时候,鬼之形态的少女呈现在眼前。
      ”这就是——‘鬼本来之姿’吗?”
      手腕与脚踝上的束缚轻易地挣开了,由琦慢慢地站了起来。
      南云薰捡起地上的大通连,锋利的刀刃对准了眼前的少女。白发的少女立于昏暗之中,虽然衣衫破烂沾满血迹,却依然姿态孤傲。
      “切,还想挣扎啊。”南云薰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举起刀飞快地向由琦砍去。
      残影一闪,少女消失在面前。
      “我现在无意与你纠缠,我要回家。”轻悠悠的声音从南云的身后响起。
      南云一个转身挥刀劈去,那雪白色的长发骤然落下几缕。
      “休想!”
      -
      外面已经是黑夜了,一轮明月高挂,清辉四溢。
      深邃茂密的树林里,一间破烂的宅子坐落在深处,几个男人在宅子附近巡逻着,神情戒备严肃。
      骤然间,树林里刮起了一股不明的风,树上的叶子沙沙作响,在夜色的渲染下诡异非常。
      巡逻的男人们都警觉起来,停下脚步,右手握住刀柄,准备随时出鞘。
      树林中慢慢走出来一位颀长的男子,金色的短发在风中飞扬着,那双血红色的眸子里透露出强烈的杀意。
      那些男人面色一变,急忙抽出刀来,金石之声铮铮。
      风间千景缓缓抽出腰间的长刀,寒气四溢,锋利的刀刃在月色中闪耀着银色的光。
      空气中洋溢着危险的因素,杀戮一触即发。
      那五六个男人小心翼翼地包围住风间,但那双血红色的眸子里却直直地倒映着月色中那个破旧的宅子。
      深褐色的羽织在乱风中扬起,白皙的脸上冷漠无比。
      “你们一起上好了。”
      男人们显然惊讶了一下,但随即冲上前去,杀声震天——
      千景在那些挥舞的长刀中穿梭着,金发飞扬,红眸似有流光,手中之刀行如疾风划过男人们的脖颈。
      飘然凌空,杀戮自如。
      鲜红的血在空气中飞溅着,千景却不染丝毫。
      ——风间家的人都说,千景年纪轻轻就成为风间家的继承人,是无比合理的……
      ——西海四国的鬼族,都敬佩这位年轻的风间少爷,且多有赞誉……
      ——羽之守长信曾经开玩笑说,风间不能称为鬼族大将,而应该是大大将……
      尖锐的刀刃洞穿了最后一个男人的胸膛。
      “蝼蚁。”低沉的声音响起,挥开刀上污浊的残血,长刀迅速地被放回鞘中。
      月光如水,千景金色的短发被夜风肆意吹散,风姿清高孤傲。
      
    插入书签 



    青鸾计:野女娘娘
    不容错过的精彩新坑23333333333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