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的奋斗史

作者:夏日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七

      第八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七
      【叮……叮……再次提醒!再次提醒!……】
      韩子清懊恼的皱着眉心,系统每次出现,准没好事,他已经充分见识到了系统坑爹程度,方才好像是响过系统的声音,只是当时他太高兴,以至于选择性的忽视,等回过神来,系统的声音已经消失了,韩子清当时想着,是不是他不理系统,就可以不做任务?可喜可贺!事实证明,他纯粹是想多了。
      系统居然单曲循环,这绝对是□□裸的报复,系统你狠,韩子清在心里比着中指。
      【宿主你终于在线了】
      韩子清:(⊙o⊙),这欣慰的语气,系统你真的不是人么?
      【宿主成功触发支线任务:让方氏集团天凉王破。期限:没有期限,任务失败:宿主将不能离开这个世界。】
      这次脑海中没再出现新的剧情,韩子清松了一口气,让方氏破灭,是他在车上闪过的念头,系统的任务正和他意,但他绝对不会让方氏那么容易的覆灭。
      韩子清深知,站得越高,跌得越惨,只是离开这个世界么?他真的要回去?第一次,韩子清变的不确定,心中生出一丝犹豫。
      他现在不只是韩子清,还有可能是一个揉合了方行之性格的矛盾体。
      面对那个无力的事实,他选择顺其自然,该演戏的时候演戏,该真实的时候真实,只是此刻的这种心情,他已经分不清是真实还是演戏,又或是方行之性格使然。
      方宅的管家显得十分的热络,他深知来人是莫氏集团的总裁,所有上流人都想要巴结的对象,至于莫白怀中的韩子清,管家已经习惯性的选择忽略了。
      “里面请。”
      豪华巨大的宅子,络绎不绝的仆人,没人会相信阔绰的方氏居然欠下了巨额债务,方家的人打算厚颜无耻的借钱不还?又或者是说,将他完完全全的卖给了莫白?
      韩子清的心中涌上一种莫名的悲哀,他知道,这种悲哀的感觉来自这具身体。
      “请坐,这是上好的祁门红茶。”刚落座,就有仆人准备好了现泡的茶水,莫白托起茶盏闻了闻,泡茶的人极懂茶道。这茶,绝对不是专门为他准备的,茶道的工序极其复杂,要泡好一杯茶,绝非弹指之间的事,光焚香净手,就极为繁琐,当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泡茶的人心境平和,这次他沾了方玉言的光。
      只是看着形单影只的独个茶盏,再美味的茶茗,也变得索然无味,他知道一壶好茶,最多不过四五盏,像他面前这样的恐怕更少,是让两人同饮一杯?又或方宅的人根本就没把韩子清算在内?结合韩子清以前的遭遇,莫白更相信第二种可能,让两人同饮一杯了,即便是普通人家也做不出这种没脸的混账事。
      子清以前在方家该多么的不招人待见,想到此,莫白除了进一步心疼,更多的是愤怒。
      这群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小人,方家的一切都是从韩子清的母亲韩玉手中得到的,他们就是这样对待韩玉唯一的儿子的?莫白只想直接让方氏覆灭,这一次,子清还会阻止他吗?
      莫白心中隐隐有一个猜测,他是重生而来的,不然也无法解释那些凭空多出来的记忆。
      这一次,他绝对不允许那些恶梦发生。从踢开门那一刻,他看到了少年,几乎就在那一瞬间,他的脑海中浮现了许多陌生的画面,少年看起来还是那样的傻,而且他发现少年的性子似乎有所改变,行之也重生了罢。
      子清,子清连原本的姓名都抛弃掉了,这是已经对方家心灰意冷么?一辈子的感情无法一时抹灭,没关系,少年狠不下心的地方就由他亲手斩断,一切的罪孽由他背负,他的子清,如果可以,他真希望他能安安份份的生活在他的羽翼之下。
      莫白清楚的知道,这永远也不可能,他不敢剥夺少年的本性,哪怕是瑕疵的部分,只因,他害怕最后的结果是,得到一尊完全没有自我的陶瓷娃娃,他喜欢的人,保持着特有的本性,这也是他最爱最恨的地方。
      莫白沾了沾茶水,已经没有了再饮下去的兴致。
      “子清你要喝茶么?”这样的茶水,他真的不想给韩子清喝,只是现在的子清,能明白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么?
      韩子清摇了摇头,比起红茶,他更喜欢喝云山白雾,云山白雾是一种特殊的白茶,生长于白云缠绕的高峰之巅,除却采摘问题,不同于一般的新茶,采了还可以再长,可反复采摘4~6次。
      云山白雾在清明时节长成,此时正缝雨季,这无疑在原来的基础上又加大了采摘难度,而且一年只能长一次,本来就生的小,再加上超高难度的采摘,真正能弄到的新叶屈指可数。
      但凡这样稀有的极品新茶,必定要请技艺最高超的茶艺大师亲手操刀制作,生产成本极高。举国之内,每年能上手的云山白雾也只有那么五百克,僧多粥少的局面造成的后果是,每次拍卖会上出现云山白雾,必定会引起一些不差钱的富豪哄抢。
      韩子清啧啧道,“要是有云山白雾就好了。”自他出名以来,最不缺钱财,唯独偏好的这一口白茶,也只能眼巴巴的数着片数冲泡,这种以克为拍卖单位的稀珍,还真不是有钱就能得到的,喝完就没有了。
      云山白雾!莫白眼神一闪,他自是知道云山白雾这种茶中的顶级贵族,一般人根本不知道,莫白虽然略懂茶艺,却不像大多数懂茶的人那样嗜茶如命。
      难道子清也懂茶?莫白眼睛一亮,愉快的下了一个决定,他哪知道韩子清喝茶真的就只是喝茶,那些虚无的感悟,精神的升华他怎么会懂,他只是因为纯粹的好喝就喜欢上了,美丽的误会产生的突然,至于因为这个误会,莫白如何被啪啪啪打脸,这个姑且不谈。
      “莫先生,老爷很快就到。”管家心疼的看了一眼几乎没动,就被弃置一边茶茗,泡茶的人是国内首屈一指的茶艺大师,林远风。这次能请来林大师,还是方玉言动用了很久以前,一个不能多说的人情,搞艺术的人都很清高,林远风尤甚,错过这一次,恐怕此生无望。
      这本来是属于他的,拿来讨好人,人家却不领情。管家不由得有些后悔,他是方宅女主人汪雪的娘家人,不用讨好别人也能比大多数的人过得好,欲望总是永无止境,若是能克制,哪还有这么多的事端。
      韩子清扯了扯莫白的衣袖,他的意思,莫白几乎秒懂,“不用了。”莫白冷冷的看着管家,“我去你家少爷的房间,钥匙?”
      “少爷?”管家有些不确定,他没听过大少爷和莫氏的总裁相熟的传闻,而且他也没那个权限保管方润之的房门钥匙。至于那个残废,遭人唾弃的二少爷,早就被他自动忽略了。
      莫白的眼神更冷了,像要把方家管家冻成冰棍,再用一盆热水浇下,“我是说方行之。”
      “门……门……没锁。”
      “哼。”一声冷哼,吓得管家失了魂,在莫白转身的同一时刻,他瘫倒在地。
      “那边,这边……”
      刻意的误导,兜兜转转之后,本来不是很长的路程硬是凭空长了几倍,韩子清的身形偏清瘦,好歹也是个正常的成年男子,自然不会轻到哪里去。
      韩子清承认,他就是在刻意的试探,他不是一个容易相信别人的人,但这次的试探出乎他的意料,最后忍不住投降的是他。
      “噗哧……,你还真听我的,你个傻子。”韩子清肩头耸动,他从未见过像莫白这样傻的人,男主的对他的纵容,远比他想象的还要深得多,那是不是意味这他可以更放肆一点,而他,可以放心让他更靠近他一点?
      “不折腾了?”自踏进方宅产生的那种沉闷,在发现少年玩性大发的那一刻一扫而空,他爱恋着的少年,他想玩,哪怕让他劳累致死,他也愿意永远的纵容着他,直到他不能再动弹的那一刻为止。
      “媳妇儿,你还是在乎你家男人,对吧?”厚脸皮一旦开始,就一发不可收拾,莫白将韩子清往上颠了颠,肩膀往上耸动,试图擦拭双颊根本就不存在的汗珠。
      “什么媳妇儿?是相公!”韩子清撇了撇嘴,要论演技,他可是专业户,他没下狠手死命折腾,二十摄氏度的温度怎么也不可能出汗,况且,男主当他的眼睛是瞎的么?
      “遵命,相公。”莫白闭嘴,没再说别的,可他又重新将韩子清往上颠了颠,肩膀往上耸动,吃力的擦拭着根本就不存在的汗珠。
      “耸什么耸?”韩子清双眸瞪大,一副高高在上的女王模样,“把我颠下去了你陪得起么?”不是韩子清嘴毒,对这样的男主,他恨呐,男主怎么可以变成这个样子,这个厚脸皮的无赖,反正男主是吃定了他。
      “谢谢媳……相公。”嘴皮子上吃点亏有什么关系,现在还不是尝到了甜头,他家媳妇真是温柔贤惠,咦,温柔贤惠?
      “相……相公,没汗了。”莫白小心的躲避韩子清的攻击,先前力道适中,他还能眯着眼舒服的哼唧几声,现在简直是要刮下他一层皮,家暴!赤|裸|裸的家暴!
      韩子清的大眼眯成一条缝,缝里射出锐利的光芒,“不装了?我就想看看你皮有多厚。”看着男主舒服的哼唧,他就不舒服,韩子清本来不想家暴的,但是这样的男主,不能忍!
    插入书签 



    情终
    孤君的文虐的肝疼也想追下去。



    我穿回来了
    修七的文很好看,就是有点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