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的奋斗史

作者:夏日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三十九

      第四十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三十九
      女子浓重的黑眼圈已经变淡,闪烁着寒光的大眼镜框挡住了她三分之二的脸蛋。
      她往上提了提往下坠的厚眼镜框,冷冽的望向远处。
      前世,是一场想忘也忘不掉的梦魇,今生,她能重生,就是为了阻止一切悲剧的发生。
      腐女,也就是这名称作辛艺的女子,正是前世那位存过妒忌的仆人,历经一世,浮华烟云早已看淡,她喜欢现在这种平和欢乐的日子,有谁意图打破,她就化作做锋利的利刃,亲手斩断恶种。
      “行之少爷,你的幸福,从此以后,由我辛艺守护,白月儿也好,有谁想破坏,辛艺就为你亲手解决。”
      黑色的裙摆,在夜色突起的暖风中摇摆,莫名的,添了几分煞气。仿佛,她就是一位夜行中的女侠。
      “亲爱的……”莫白调整好一个自认最美的笑容,他的尾音拖得老长,十足的黏人。
      又来了!韩子清打了一个哆嗦,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一如既往的和平常一样欠揍,韩子清却再也兴不起揍人的冲动。
      心安了!这样,才是最最正常不过的事,他喜欢这个嬉皮笑脸的莫白,而不是那个难受的,让他钻心刺痛,被压抑之气笼罩的莫白。
      他好想把那个莫白从沼泽里拉出来,可是,他却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站在那里,看着那个他痛苦,坠入毁灭的深渊,而他,将永远活在痛苦之中。
      绝望的爱!多么令人沉重。韩子清甩了甩头,抛开这一切沉重的东西,他们现在的生活很好,这就足够了。
      他只活在当下。
      “怎么?”韩子清配合的问道:“你有事要说?”
      有戏!莫白再次露出完美的八颗牙齿,讨好的问道:“我们去领证吧。”
      这是问他,询问的眼神和肯定的语气结合在一起,若是他拒绝,莫白会怎么做?韩子清露出一个狡诈的笑容,他微眯着眼,缓缓的张开了口:“我……”
      “我不管,我都伺候了你那么久,你总该给我一个名份。”莫白咬着唇,韩子清的意图他哪会不知道,他早就决定来,若是韩子清痛快的答应,他就不会再折腾幺蛾子出来,如果韩子清拖拖拉拉,对着有变故的事,他是傻了,才会让韩子清把拒绝的话说出口。
      “你……你必须得答应人家。”莫白翘着兰花指,他知道,韩子清最受不了他这样,每次用这招,他总能很顺利的获得成功,至今还没有失败的例子。
      “好……我答应你。”韩子清无奈的点头,用生无可恋的语气哀求莫白:“求你,求你今后别用这招了,成么?”
      “……”
      两人大眼瞪着小眼,莫白的双颊染上艳丽的绯红,他实在支撑不住,眼神左右飘忽,就是不肯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得!谈判失败,韩子清挫败的垂下头,若是他也有这么个开了外挂似地‘法宝’,他自问不会交出去。
      “亲爱的,我给你捶背。”莫白勉力克制住嘴角快要裂开的笑容,他讨好的往韩子清的身上凑。
      “别闹。”韩子清嫌弃的推开往他耳根吹热气的脑袋,咬着牙说道:“你不是说要去领证?”
      莫白再次凑过来,无耻的说道:“那个不急,正事要紧。”
      “你就不怕我反悔?”韩子清憋着一口老气,想了半天,也只有这么一个可能堵住莫白的借口。
      “天色晚了,亲爱的我们早些休息吧。”未等韩子清再出声,他已经安顿好。
      韩子清睁着眼睛,可以清楚的听见,耳边传来莫白小声的嘟囔:“明天还要早起呢。”迷迷糊糊,似乎是真的困极,已经见证过客莫白坑爹程度的韩子清怎么可能相信。
      他叹了一口气,很认命的往莫白怀里靠了靠,很快就闭上了眼皮。
      迷迷糊糊的莫白,张开半合的朦胧睡眼,他迷恋的看着已经睡着的韩子清,一双乌黑的眸子,若仲夏之夜的星空,美丽而深幽。
      夜很静,床上的人,很快沉沉的睡去。
      “暴君,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生生世世和你最爱的人阴阳相隔。”女人狰狞扭曲的脸孔,已经无法辨识出她原本的模样,她衣着打扮像一个二十岁的花季少女,但她的身形却像六十岁的老妪。
      她那脏污没有光泽的头发,已经掺合了不少的银发。
      这是一个老妇!莫白如此断定,老妇尖刺恶毒的诅咒格外刺耳。
      尤其是最后的一句话,像锋利的箭头,往他心窝子上猛地一刺。
      莫白立刻兴起了一股亲手将这个老太婆掐死的冲动,却硬生生的止住了步伐,他对这个恶毒的老太婆已经厌恶到了骨子里,根本就不想碰触,况且,死,太容易,活着,才能更痛苦。
      莫白冷冷的看着扭曲发狂的老太婆,他的眸子里,早已结出了厚厚的冰渣滓。
      “你这是什么眼神,我是最肮脏的垃圾么?”女人痛苦的缩成一团,她哀伤的啜泣着:“白,我是你最爱的月儿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就因为那个死去的贱人?”痛苦的女人,立刻化身为来自地狱的修罗:“那个贱人,我一点也不后悔弄死了方行之那个贱人。”
      “你本来就该是我的啊!方行之那贱人才是最可耻的第三者……”白月儿神神叨叨,把所有的事情都一股脑的倒了出来,他看向暴君的眼神越发的着迷,只有这个男人,才有可能将她从乌黑的泥沼拉出。
      “贱人……”疯了的女人骂骂咧咧,他把所有的仇恨都倾注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只有这样,他才有借口说服,自己,暴君挚爱的人是她,是啊,外界的人都这么传。
      女人露出得意的笑:“你爱方行之入骨又如何?那个贱人已经被我弄死了,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白月儿才是你名正言顺的妻子,心中的挚爱,那个贱人,永远只能缩在见不得人的阴暗角落……哈哈哈……”
      入耳的,是女人猖獗的魔音,莫白捂住耳朵,他几乎要崩溃。
      暴君的爱,是绝望的爱,痛失爱人,求而不得,这一刻,莫白感同身受。
      他和暴君是何其的相似,这才是完整的剧情么?弹起的男人,缓缓把冰凉的泪水抹掉,看着湿润的手,愣愣出神。
      “求你……别说了……”女人恶毒的咒骂之声,萦绕耳侧。
      “求你……别说了……”莫白缩成一团,死死地抱住沉睡中的少年,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找到……活着的救赎。
      颤抖的被团,晨起的太阳,绽放了新日的第一抹光芒。
      “你疯了?”韩子清烦躁的把被子再次死死地罩在身上。
      莫白只能看到一团拱起的被子,无奈的笑了笑,咬咬牙,再次开始了讨人厌的骚扰。
      “你不知道扰人清梦是不道德的?”韩子清弹跳起来,掐着腰,义正言辞的告诫莫白:“你这样是不对的。”
      话毕,他又理了理被子,打算再睡一个回笼觉。
      “亲爱的……”莫白横空抱起哈欠中的少年,用溺的出水的语气,甜甜的说道:“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你忘了吗?”
      “什么……”韩子清愣愣的看着莫白,这人笑得一脸幸福,无形中释放的哀伤,让他锥心的刺痛,反问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我当然记得啊!”他的脑海中迅速的回忆着昨天的一切,手已经不自觉的点在了莫白的眉心,缓缓的,轻轻的,擦过。
      “总得留些时间准备吧?帝国可没有颁布同性结合合法的法令。”
      “不用,都已经准备好了。”莫白猴急答道,早在数月以前,在他们结合的那一刻,莫白早就起了这个念头。
      所有的一切,早已准备好,只等待这个唯一不知情的主人公点头。
      幸福的日子,几乎让他把他们合法结合的事,抛到了脑后,直到昨天,方润之的出现给予了他极大的刺激。
      那时,他才反应过来,他自以为是的幸福和谐的日子,竟然是非法合居!莫白怎么可能给被人钻空子的机会,很快,他们就能确定合法的关系了。
      这样,他便能驱除掉白月儿给他带来的恐慌吧,他爱的人,就在他的身边,而他们,将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好,随你。”韩子清认命的点头,他知道莫白这样说,就是真的已经准备好了,依着莫白的势力,他有这个说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的能力。
      一架架私人飞机,轰隆轰隆的响着,在莫宅的上空盘旋。
      韩子清抬头看了看和苍蝇一样多的飞行物,又看向莫白问道:“你这是?”
      “老爷,夫人。”仆人的声音格外精神响亮,比平时欢送他们出门时还要夸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故事一共46章,最后两章是揭秘和后续。我一直试图用最少的字符表达出同样多的内容,但这并不是一个一撮而就的过程,第二个故事写了十七章还剩一个结尾,二十章内应该可以撸完。



    情终
    孤君的文虐的肝疼也想追下去。



    我穿回来了
    修七的文很好看,就是有点坑。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6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