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的奋斗史

作者:夏日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九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三十八

      第三十九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三十八
      商人最重利益,在金钱财富面前,什么感天动地的见鬼友谊,都是渣渣。
      王氏和钱氏比起来,有眼睛的人都知道选择哪一个,钱如意并不是钱老头唯一的独女,在钱如意的上头早就有一位已经确定继承权的长子。
      上流圈子,几乎每个有点名气的家族,从不会缺乏继承家业的儿子。
      想到这里,方玉言不得不赞叹方润之眼光的独到,娶了王明珠,整个王氏还不是手到擒来,他的儿子,比他当年还要出色。
      方玉言有些得意,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其他的打算,既然钱如意对他的儿子如此的痴情,那么想必不会介意为了最爱的人委屈一下,就如同当年的汪雪一样。
      女人嘛,嫁了人,还不得由做丈夫的做主,把钱如意养在外面,不仅可以给王明珠找找不自在,更可以从钱如意那里,感受到从王明珠那享受不到的,作为公公的权威。
      很快,他的如意算盘砰的一下,幻灭了。
      钱如意的心大得很,又怎么会真的钟情于方润之,看到钱如意勾|引莫白的场面,方玉言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被他最好的知己给利用了,所谓的朋友只不过是得知莫氏总裁将莅临方宅,为了成功的接近目标任务,而布下的圈套。
      他们真正的目标是莫白,方玉言的脸都黑了,他冷嗤一声:“想要钓上暴君,也不称称自己有几斤几两,自不量力的东西。”在看到钱如意裸着姣好的酮体的那一刻,一股邪火冒上他的心头,方玉言甩了甩头,腆着笑脸应付那些商界大鄂,女人多如牛毛,只有抓住手中的权利才是最重要的。
      整理完毕之后,方润之拼了老命的往莫白消失的方向追。
      作为今日真正的主角,他知道他不该如此失态,但是他控制不住那股冲动。
      他死命的追着,眼看就要碰到他想要守护的少年,被强势的黑衣人制止。
      这人他认识,方润之的瞳孔剧烈收缩,正是前世守护在小屋前的冷血杀手。
      前世,他不只一次的想要潜入少年生活了二十年的小屋,想要寻求那种令人怀念的味道。
      如果可以,他是多么的想要用他所有拥有的东西,换取能呆在小破屋的资格。
      可他这卑微到尘土里的愿望,被暴君毫不留情的狠命捏碎,“呆在这里?你配么。”暴君冷硬鄙夷的话语,他至今记忆犹新,那时的他,就像一个卑微祈求希望的垃圾。
      暴君只是目空一切的看着他,但他知道暴君的意思:肮脏的垃圾,污人眼球的东西,无法忍受和你这样肮脏丑陋的东西呆在同一片天空,又怎么肯能让你污染这一片圣地。
      这个杀手,是他的噩梦,一次次的破碎他的希望。方润之苦笑着,暴君折磨人的手段,他自愧不如。
      明明可以阻止他踏入那片区域,明明可以二十四小时,像圈禁牲口一样,把他圈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
      但是暴君给了他自由,给了他可以远远的观望那座圣殿的机会。思念成魔,明明触手可及,看得到,得不到,才是对他最大的折磨,他是如此的无能,连最后的缅怀之地,也无法守护。
      他卑微的祈求啊,只愿来生,方玉言和汪雪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只是自顾无暇的他,已经没有那个心神再去好好奉养生他养他的父母,他恨着他们,很多时候,他甚至怨恨着他们:为何不快点死掉。
      那样肮脏的人!在得知方玉言和汪雪日日夜夜活在痛苦的互相折磨的生活中后,他甚至觉得痛快。
      这样苦难的日子,持续了整整十年,十年后的他,已经苍老到像七十岁的老翁,在得知两人终于死了的消息,他淡淡的露出十年来,第一次的微笑。
      “终于死了啊!”明明还在风华正茂的年龄阶段,他的声音却是无尽的沧桑,就像是看透了沧海桑田的变迁。
      这十年来,他之所以不敢寻死,最大的原因是害怕脏了少年的黄泉之路,“死了啊!”罪孽最深重的两人都有资格踏上少年在十年前就走过的黄泉路,早已被脏污的路上,也不会在乎再加上他这笔。
      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仿佛又看到了少年灿若星辰的微笑。
      “哥哥……哥哥……”多么清脆的声音啊!让他幸福的声音!
      方润之无力的垂下想要抓住少年的手臂,眼睁睁的看着黑色加长的车子,渐行渐远。
      背后的繁华,是他所厌弃,却又不得不面对的,方润之理了理思绪,很快投身于那片浮出的海洋。
      ……
      夜幕降临!
      受了气的新娘,终于憋不住心底的怒火:“方润之,你什么意思?莫非你真的看上了那只小狐狸精。”王明珠恶心的看着自己的丈夫。
      “王明珠你给我注意你的口德,那个你口中的小狐狸精是我的弟弟。”一整天的憋屈压抑,方润之几乎用上了撕心裂肺的怒吼。
      王明珠被吓懵了,他的丈夫一直温润如君子,这是他第一次对她动怒,她的肝脏都要跳了出来。
      “你……”她捂着脸失声痛哭,烦躁的新郎早就扔下她,抽身离去。
      静夜,韩子清至今还没能冷静下来,今日遇到的事情太多。最让他震惊的是莫白无比沉重的表白。
      听到的那一刻,他的心里满是酸楚,一股撕心裂肺的痛,他为这个男人心疼,明明他们相识不久,他却感觉他早就和莫白纠缠了千百世,那种钻心的痛,刻印在灵魂深处。
      他早已沐浴完毕,这是第一次在他沐浴出来后,莫白没有呆在这个房里,静静的等着他,然后是典型的欠抽笑脸,每次他出来,厚脸皮的男人总会乘机占便宜,今日,这一切都没有了。
      韩子清只觉得心中空空,同时还有一丝莫名的恐慌。
      “白月儿已经回国了。”电话那头,黑枭原本渗人的伤疤被度上了一层魔气,看起来比以往还要恐怖,他的脸一阵扭曲。
      这次暗沙出尽了所有精英力量,没想到还是被一个小小的弱女子给逃脱了。
      这绝对是暗沙有史以来最大的耻辱,二把手怒了,他恨不得吞了白月儿的血肉。
      “你是在向我报告你的无能。”他小看了那个女人,莫白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越是杀不死,他就越想杀掉她。
      “我一定会杀了她!”黑枭再次保证,几乎要将牙齿咬破,他让他最崇拜的男人失望了,不能忍受。
      “等你消息。”莫白冷硬的回道,毫无留恋的挂断了电话。
      黑枭的能力,莫白是知道的,能从整个暗沙组织和世界顶尖杀手Jonny的手中逃脱,难道白月儿身上的主角光环真的如此强大?
      “希望你还有那个幸运,别落到我的手上。”他的眼中燃着熊熊的怒火。
      莫白调整了一下状态,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大步的走向他和韩子清爱的小窝。
      夜色撩人,若是加上一声狼嚎,更适合这样暗涌波动的夜。
      “白,你的月儿很快就会回到你的身边,你不知道,为了逃离那些杀手的追杀,我受了多少的苦,你一定护着你的月儿,对吗?”女子深情的注视这屏幕上俊朗的男人,他曾经看不起莫白这个出生低微的私生子,在受到危难的时候,她才意识到,有一个强大的男人作为依仗,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
      再听到那些关于男人的传说之后,她对莫白的着迷越发深沉,年轻,俊朗,从不拈花惹草。权势滔天的帝王,对于每个怀春的年轻女子,是最理想的梦中情人。
      那个男人不仅是强大,更重要的是,那个男人爱她。
      白月儿陶醉的看着镜子中美丽的女人,也只有她这样拥有绝世容颜的女人,才配得上传说中的暴君。
      想到那个传言,白月儿天使的脸孔马上化为丑陋的恶鬼,属于她的一切,她绝不允许被其他的贱人抢走。
      “方行之……”白月儿像对待有着血海深仇的仇人,死命的用锤子把华丽的化妆镜砸的粉碎。
      “你怎么了?亲爱的……”床上的男人被巨大的声响吵醒,他挪开覆盖在身上的被子,直接赤|裸着身子,抱住了美丽的女人。
      “没什么。”白月儿扯出一个僵硬的微笑,此刻,她的脑海中只有那个暴君一样的男人,其他的人,她已经没了那个应付的心思。
      “怎么,到了帝国,你的翅膀就硬了?”男人强势的勾起她洁净的下巴说道:“别忘了,你的命是我救的。”
      “当然,我只是有些累了。”白月儿笑着,心里恨得要死。
      美丽的月夜,大号SIZE的床上,两具洁白的□□紧紧地缠绕在一起,站在窗外的人,依稀可以听见房内男人的粗喘和女人娇吟的声音。
      “爱,只不过是最无用的廉价品。”Jonny勾起一个嗜血讽刺的魅笑,很快就消失在月色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琢磨着,下一个故事二十章可以擼完



    情终
    孤君的文虐的肝疼也想追下去。



    我穿回来了
    修七的文很好看,就是有点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