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的奋斗史

作者:夏日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五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二十四

      第二十五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二十四
      方玉言说,已经把方莫言安排妥善,在他的陈叙中,方莫言将会有一个衣食无忧的晚年。
      因为害怕韩玉不开心,他特意动之以情,说什么眼不见为净,好歹也是生父,让一边安安生生的度日,拐着弯替方莫言说好话,话里话外的意思不外乎:方莫言现在的生活很好,衣食无忧;方莫言住的地方里韩宅很远,不会碰到,但是韩玉要想去看方莫言也不是不可以的。
      做父亲的再怎么渣,到底是生父,韩玉终究是不忍心让方莫言这唯存的血亲晚景凄凉,让他离得远远的,日子还过得去,别再生什么事端,就是她唯存的期待。
      因为这件事,韩玉对方玉言的好感度又上升了一个台阶,就连方玉言只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她也不怎么在意了。
      处理完方莫言,方玉言是彻底的高枕无忧,至于方莫言真的活得像他所说的那样好?他方玉言怎么可能让一握着他把柄的活证人活得痛快,事实上,方莫言早就被他打发到一个不知是哪里的穷山沟里去了,那个地方只有方玉言一人知道,之所以没选择灭口,就是为了预防韩玉突然想要见这唯一的生父。
      至于他是方莫言远房表侄这一说法?当初方莫言找他来本来就没安着好心,他累死累活的讨韩玉欢心,方玉言心安理得的认为他如今得到的一切和其他人没半点干系。
      托了方莫言的福,方玉言很快就想到一个绝妙的注意,与其让方莫言的儿子接手韩氏还不如让他自己的亲生儿子接手。
      他真正的爱人汪雪已经为他生了讨喜的儿子,至于韩玉的儿子,那也只是韩玉的,在利益的驱使之下,方玉言的脑中甚至闪现了一个丧心病狂的念头。
      女人的嫉妒心真是可怕,成功混进韩家的汪雪明面上对韩玉十分的恭敬友善,实在恨不得韩玉去死。
      韩玉对这位丈夫的表妹还是卖了几分面子,纸包不住火,渐渐的,韩玉发现了方玉言和汪雪的奸情,很多被掩藏的真相在有意的查探之下,开了那层厚厚的灰尘。
      韩玉流着泪,呼唤着‘母亲’,当初的执拗,当初的年少无知,当初的一叶障目最终都结下了苦果。
      韩玉悔不当初,她时刻谨记着母亲的嘱咐,韩氏他们要,就拿去好了,只是那把钥匙绝对不能对姓方的人说起,得知怀孕的那一刻,韩玉把钥匙托付给了林远风,这是他经过长期的观察,最能信得过的人。
      被欺骗过后,曾经天真无邪的少女已经被熔炼成本能防备任何人的成□□女,即便是林远风这已经观察过很久最后刷选出来的人选,韩玉也没多说。
      ‘永诚’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取到的,她早就留下了血缘印证,只有她亲生的骨肉才能取出。
      有了母亲的例子,韩玉有理由相信方玉言不会让她安全的活着,如今她正处在最虚弱的时期,又没什么可依靠的人,简直像砧板上的肥肉,任人切割。她只希望方玉言看在血缘的份上能留下她肚里的孩子。
      虎毒尚且不食子,韩玉没想到他曾经喜欢过的男人居然心狠手辣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果然是血液在作祟么?她们母女俩都栽在了姓方的手上。
      一剂猛药下肚,韩玉就已经知道她命不久矣,冷眼旁观的是他爱过的丈夫,丈夫旁边的是丈夫的真爱,真爱的手里还牵着一枚不知世事的小豆丁,平日里善解人意的所谓‘表妹’扬威耀武似得笑着,韩玉被深深的气出一口鲜血。
      她知道那个秘密保不住了,但为了她的孩子能存活下去,她不得不说。
      果然,他看到了那一家人惊慌的表情,那着急的模样,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有多在乎她呢。
      韩玉死后,韩氏理所当然的落在了方玉言的手上,虽说因为韩心水变卖家产,韩氏基本上已经被架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方玉言的操纵之下,韩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方氏,方氏的规模远比不上韩氏,但有韩氏存留的人脉在那里,再加上外界对方玉言的评价极高,不久之后,方氏站稳了脚跟。
      对韩玉留下来的儿子方行之,爹不疼,继母恨不得他去死,虽然方玉言和汪雪都巴不得立马送方行之去见韩玉,为了那笔不知藏在哪的巨额财富,强忍恶意的两人,留下了方行之一条小命。
      方行之天生残疾对汪雪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事,她有理由把方行之圈进在一方小小的角落,把他养成一个无知的人,到时侯任搓任揉还不由她 。
      至于方玉言,在得知这个儿子是天生的残疾,他就彻底的不待见他,即使在后来听说方行之的腿有痊愈的可能,在汪雪的劝说下,他默认了给方行之下□□这一行为。
      至于为什么是□□,自然是确保方行之能活到把财产所在的地方吐出来的那一刻,他们始终坚信韩玉一定托付给了某一位他们所不知道的人,只要时间一到,那人就会携着那个秘密找上方行之。
      至于韩玉的房间,韩玉临终前的威胁起到了一丝丝的作用,再加上汪雪和方玉言都十分的不待见那间房,恨不得绕着走,自然不会去动。
      不是没怀疑过,韩玉可能在房里藏了东西,汪雪和方玉言已经找过许多次,简直要把地板都给撬开,最终什么也没找到,加上每次来这个房间,也许是因为心里作用在作祟,两人总能感觉到一种凉飕飕阴森森的气流,来的次数自然就更少了,更加不敢动这间屋子。
      对着一问三不知,一副懵懂模样的方行之,汪雪真的是连掐死他的心情都有了。她也不想想,方行之从未出过门,更没人来找他,他能知道什么?汪雪这是纯粹心急了找人泻火。
      剧情中,林远风确实来方宅找过方行之,那时候方行之早就进了莫宅,韩子清掐了一下时间,林远风进方宅的时间正是那天他和莫白回方宅的时间,也就是说那天,莫白有和林远风遇到,才会有林远风来莫宅这一事,莫白邀林远风来莫宅的理由,韩子清或多或少的能猜测得到,韩子清的心情十分复杂,说不感动那都是骗人的。
      剧情中的男主已经远去,韩子清只看得到眼前的莫白,他很不确定,莫白和剧情中的男主真的是同一个人么?
      剧情中,由于方行之是在被‘莫白’各种S&M,各种虐之后才成功的回方宅,时间要比这次往后挪了不少,理所当然的错过了。
      至于林远风,在一次教学的路途中不幸身亡,财富的事情也跟着最后一个知情人的身死,被带到了土壤里。很多东西都已经发生了改变,卡上数不清的零让韩子清头晕目眩,曾经的韩氏太富有了。
      他不明白系统为何告诉他这些剧情,难道仅仅是因为他对‘韩玉的娘家人为了方行之有一个快乐的人生,自愿与方行之断绝了关系。’这一设定感到奇葩,就送上门来为他解开疑虑?韩玉死后,在方玉言的示意下,逃跑过无数次想要向韩玉告密的方莫言,最后在不知名的穷山沟里受尽折磨而死。
      韩玉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娘家,这又是一个冠冕堂皇的谎言,擅于装好人的方玉言怎么可能让其他人知道他对自己的叔叔也是赶尽杀绝呢?在方莫言的事件上,他可是博得了不少有情有义的美名。
      难道系统想要他处理漏网之鱼?整个狗血的事件中,除了方家,还有方莫言前女友这一漏网之鱼。
      系统不可能这么好心!韩子清等着系统再次颁发任务,只不过这次他注定是要失望了,系统也是有好心的时候。
      〖叮叮叮……〗
      “系统你终于听到我的召唤了,这是又有什么任务?”
      〖支线任务:让方氏天凉王破,任务时间:没有期限;任务失败:宿主将不能离开这个世界。〗
      韩子清:“(⊙o⊙)系统你这是什么意思?”
      〖宿主有没有一种愤怒值突破天际的感觉?〗
      “有!”
      〖有没有一种恨不得立刻就让方氏天凉王破的感觉?〗
      韩子清眼睛微眯,凉凉的说道:“所以,系统你是嫌我动作慢的意思么?”被系统嫌弃了<(‵^′)>!!!
      “……”
      韩子清:这是默认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有存稿就忍不住日更的…………我



    情终
    孤君的文虐的肝疼也想追下去。



    我穿回来了
    修七的文很好看,就是有点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