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的奋斗史

作者:夏日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十六

      第十七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十六
      韩子清闷闷的把头埋进了柔软的枕头之中。
      脱离韩子清的视线,莫白的脚步很明显的快了很多,同韩子清一起相处久了,最潜移默化的影响便是,莫白的演技在原来的基础上突飞猛进。
      冰凉的水,淋在身上,喷涌的□□渐歇,莫白对着镜子中的人,露出整齐的八颗牙齿,韩子清了解他,同样的,他也了解韩子清,他懂得随时随地的,在最大的基础上为自己争取好处。
      干爽的睡衣,上面还残留着洗衣液的清香。沐浴露的味道,留在肌肤上,两种味道,混合在一起,这便是沐浴后,韩子清的味道,和他一样。
      莫白深深的吸了一口,明明是同样的味道,却感觉不到那种幸福安心的感觉,好闻的不是这个味道,是因为拥有这个味道的,是他爱恋着的人。
      莫白快步从浴室走出,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拥他的天使入怀,哪怕只能在煎熬中,享受那种温暖的幸福,无关于最原始的欲望,他只是爱恋着他。
      莫白紧紧地抱着韩子清,在他的脖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样的感觉真好!
      天气并不热,但突然被一具火热的身体抱在怀中,绝对不会舒服,韩子清只是象征性的动了动,随后,轻轻的向后一靠,很快便陷入沉睡。
      莫白无声笑着,他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没想到,他的天使这么快就‘屈服’了,这样的日子真好。
      天幕的第一抹阳光,散向大地,莫宅的仆人,早已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紧闭的房门,吱呀一声,若不是突然多出的一条缝隙,仆人几乎以为这只是错觉,这是主人已经起身了?莫宅的仆人心理素质极好,虽然感到奇怪,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工作。
      门锁已经被打开,莫白再次垂死挣扎的问道,“真的不需要我抱?”以往的早上,他还有抱恋人入怀这一福利,自从韩子清的腿逐渐痊愈之后,这项福利离他越来越远,莫白几乎可以预见今后的日子,这项福利恐怕会成为一种奢侈的赏赐。
      韩子清气鼓鼓的瞪着眼球,“不用,我又不是不能走。”被人抱着,从气势上就弱了一头,以前是由于自身条件限制,而现在?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绝对不能纵容这一不良的习惯,明明习惯还没有完全改过来,这眼前就有一个居心不良的人百折不饶的诱惑他。
      莫白搀扶着韩子清,温柔的笑着,“也好。”当他们到了白发苍苍的垂暮之年,是否也是像这样,他掺扶着年老的子清,一起并肩的走着,在鸟语花香的林中漫步。
      猜测是一回事,虽然早就有这个准备,当仆人真正的见到本人,仍旧止不住的吃了一惊,好在他们并没有因为主人不早起的习惯而直接省略掉早上的那一顿饭。
      早餐完毕,莫白再次扶着韩子清漫步,一如无数个重复,莫宅很大,莫白一点也不担心韩子清会在短期内厌倦这里的景色,况且,即便韩子清真的厌倦了,莫白也有的是办法,换上新的花样。
      距离来莫宅的时间已经好几个月了,韩子清思忖着,这莫宅到底是有多大?因着腿的缘故,他从未试着走遍整个一望无际的莫宅。眼看完全康复的日子越来越近,想要解开所有薄纱的念头蠢蠢欲动,甚至是那片,他从未踏进过的后山。
      莫白曾经说过,等他腿好了,一起去后山林狩猎,这种,只能从拍古装戏中才能稍微沾手的待遇,韩子清想想,心中一片火热,他已经迫不及待。
      今天的莫宅一尘不染,这并不是说,以往的莫宅就沾染了灰尘,因着今日有贵客临门,在原本不染尘埃的基础上,仆人又反复清理了几次。
      韩子清向往那种古朴的典雅,琴,是莫白以前从拍卖会高价拍回的古琴,铮铮的琴音响起,悦耳动听,弹琴的人,技艺高超。
      韩子清并没有学多久的古琴,当初学琴是受到了一部古装剧的气氛所感染,没想到,他在学琴方面很有天赋,陌生艰涩的音律,很快就能上手。
      仿佛,这一切,他原本就会,如今只是重新捡起,很怪异的感觉,这样怪异的感觉多了,就会慢慢习惯。
      少年身着唐装,纤长白嫩的十指在弦上滑动,如水流畅。
      风起、云涌、叶卷起;鸣琴、吹箫、琴箫之音靡靡。白衣飘飘的绝色少年,如仙人临世,乌黑长顺的秀发,用青色的发带简单绑起。铮铮琴音,如闻仙乐,十指轻弹,是一场撼人心神的视觉盛宴。琴箫初歇,合奏的两人相视一笑,风骤起,卷起一涡飘零的枯叶,树静,风止,端坐的少年早已消失不见。
      “子清。”莫白惊恐的大叫,那鸣琴的人,赫然是他的子清,而一袭青衫的吹箫人,是他。
      琴箫和乐,心有灵犀,过程有多幸福快乐,结果就有多痛彻心扉。
      白衣飘飘的绝色少年,身着唐装的子清,两道身影,重叠成一个。这是剧情?还是曾经存在过的真实?此刻,莫白的心慌了,他只想把韩子清严严实实的,锁在只有他的世界里。
      莫白抱住已经沉醉在音乐中的韩子清,低低的呼唤着,“子清……”
      “怎么了?”韩子清停下手中的动作,莫白把头缩进了他的怀中,这样弱势的莫白,他从来没有见过,韩子清回抱住他,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心。
      “与我合奏一曲如何?”
      “好。”
      一曲倾泻而出,两人是那么的契合,彼此间的灵魂早已缠绕在一起。
      熟悉的感觉,正如方才,他从脑海中浮现的片段那里感受到的,四道身影分成两股,重叠在一起,是那样的契合。一袭青衣,那是他;一袭白衣,那是他,他的子清。
      曲毕,两人久久没有回神,一阵沉稳有力的掌声,唤醒了还在回味中的两人。
      “林大师。”
      “林大师”韩子清眼神晶晶亮,彻底回过神来。
      来人一袭灰色的唐装,发丝间银灰点点,眉眼间没有一般艺术家那种从骨子乃至气韵里透出的孤傲,这是一坛尘封已久的美酒,经过悠长的岁月沉淀,收敛了所有的锋芒,唯有亲眼一睹风采的人才知道,这是无价珍酿。
      “能再弹一曲么?”林远风望了一眼不远处的茶具,突然来了兴致。
      “好。”话毕,他又重新开始投入到那种忘我的境界,清心之曲,舒缓悠长,极具古韵,让人心平气和。
      林远风缓步而行,浸淫茶道数十年,只需一眼,就可辨别茶具的好坏,色如白雪,似云似雾,这种茶,就连他也是很难见到。
      香炉上还有未燃尽的檀香,红光闪烁,忽明忽暗,林远风满意一笑。净手,焚香。天时,地利,人和,难得三者皆具,林远风有预感,他有生以来最好的一壶将在这里产生。
      爱茶疯魔的大师,一直在寻找一种至高的茶之境界,什么是境界?那是一种看不见,说不明,抓不住的无形之物,唯有懂行的大家,才能明悟专属于自己的道。
      道法万千,艺术何曾不是如此?空灵的乐曲融入纯粹的灵魂,煮茶的人忘我,两种艺术的至高结合,诞生的是震撼人心的绝世珍宝。
      仆人远远而立,都屏住了呼吸,深怕打破了这片祥和;天衣无缝的配合,是一场直击灵魂的撼动,在这一场盛宴面前,万物都变得渺小。
      林大师的声明早已远播,只有接触过的人知道,大师之所以能成为大师,那不是没有原因的。
      林远风打断了仆人未来得及开口的话,明明距离庭院还有着很远的距离,大师脚下的步伐放得极轻,乐声突然停止,而又突然再次响起,这次是绝配的琴箫和乐,纯粹的音乐是骗不了人的,局外的人看得分明,这两人分明情投意合,以乐曲为媒介,灵魂紧紧地纠缠在一起。
      忘我的少年哪看得到,吹箫人眼中毫不掩饰爱意,旁观的人却看得分明,这是一个很优秀的人,林远风的脑中闪现一个疯狂的想法,直到两人的和乐结束,他才开始上前。
      琴音终止,一壶茶也煮好了,两人在同一时间回神。莫白大步上前,以绝对占有的姿势把韩子清抱在了怀里,见怀中的人没有挣扎,莫白唇角微勾,暗中向着林远风挑衅一笑。
      林远风回以莫白一个和善的微笑,他这是被人当成情敌了?就他这年纪,都可以当韩子清的爹,只有深爱,才会如此丧失理智,他爱他,爱得深沉。
      茶盏早已温好,林远风轻呡了一口,入口感沉着,下咽觉得轻扬,翘起舌头品尝,只觉得空如无物,这是一壶好茶。
      前所未有的满足,他对莫白的好感度上了一个台阶。
      那一刻,他站在远处,静默的看着琴箫和鸣的璧人,除了被音乐震撼,他更想考验一下,这位名为莫白的人是否更值得韩子清托付终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ω?。)看我纯洁的小眼神,俺是萌萌哒的日更君。筒子们俺想求……求收藏求评论……呐!



    情终
    孤君的文虐的肝疼也想追下去。



    我穿回来了
    修七的文很好看,就是有点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