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的奋斗史

作者:夏日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十五

      第十六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十五
      莫白偷偷地松了一口气,这样的结果最好,当初是他出于某种不能明说的目的主动邀请人家上门的,甚至还产生过绑人的想法,如今人家终于就要上门,他没那个脸说,由于某种原因,莫宅不方便待客。
      只是,看着韩子清一副十分兴奋的模样,莫白有些不爽,琢磨着,是不是把林远风说得太好了?莫白可不希望韩子清在把多余的注意力投到别人的身上。
      韩子清的腿还没有完全好透,站了一个下午就有些吃力,先前他的注意力被莫白吸引着,尚且不觉得累,现在整人完全放松下来,那种感官特别的明显,韩子清索性把整个人都靠在了莫白的身上。
      韩子清累成这样,莫白立马就反应过来,都怨他太投入,以至于忘记了更重要的事。
      在懊恼的同时,莫白有点激动,这正是一个好时机。
      自韩子清的腿日渐康复以来,除了特别急赶的莫宅早餐,他几乎没了再抱韩子清的机会,虽说每日饭后扶着韩子清散步消食,已经够让莫白满足。
      扶着和抱着,很明显不在一个层次,对莫白来说,两者犹若鸡蛋和肉,虽然都是荤腥,但硬要莫白选择,他肯定是要选肉的。
      在韩子清靠过来的同时,莫白顺势把韩子清横空抱了起来。
      更令莫白惊奇的是,韩子清非但没有反对,反而给了他一个‘欣慰’的眼神,莫白美滋滋的想着,光从这点,他熬了几天的劳动成果,他出糗丢脸的事件,他拍马屁拍到马腿的倒霉催,这些都是值得的。
      韩子清视角:
      韩子清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从小腿传来的那种疲惫无力的感觉特别的明显,整个人也不受控制的全部靠在了莫白的身上,罪魁祸首就在眼前,韩子清怎么会甘愿就放过莫白。
      在他打算算旧账的时候,莫白抱他横空抱了起来,看着莫白那笑眯眯的笑脸,韩子清硬是把已经卡在嗓子眼里的话,硬生生的给吞了回去,给了莫白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有时,视角不同,误会产生的如此巧合,可喜可贺,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两人,皆大欢喜。
      明日?想到明日,韩子清恨不得现在就是晚上,再睁开眼,林远风已经上门。
      理想很饱满,现实很骨干,即使再怎么心急,该等待的时光,一秒也不会少,
      想到这些和莫白一起瞎混的日子,韩子清暗暗的下了一个决心,绝对不能再如此堕落下去,他要在大师的面前留下一个最好的形象。
      花林的路途并不短暂,这对莫白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消息,再次充当恋人的双腿,就好像久旱逢甘雨的喜悦,和吃了很长时间的素,终于见到肉渣的激动。
      风景如画,夕阳西下,两道影子纠缠一起,唯美诗意的背景,画里的人,被永远的定格在这一刻。
      管家收起相机,沟壑的脸,笑成一朵绽放的菊花。
      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再遥远的路途终究有一个完结的终点,但这又有什么?他们在一起的时光,还有无数个新的起|点,直至生命的尽头。
      莫白微微叹息一声,很快就释然,这种期待每一个黑夜,期待每一个苏醒,期待每一个饭时,期待每一个饭后的漫步,每时每刻,都被期待着,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幸福的呢,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打破这一切。
      回到莫宅,夜幕很快就降临,晚宴之后,莫白几乎有些猴急的把韩子清抱进了房,很快,一声砰的响动,房间被关的严严实实。
      对于这种现象,仆人们笑着,他们早就能做到习惯自然,就连看到夫人脖子后面,老爷留下的青紫印记,也能从最初的错愕到现在的熟视无睹。
      现在的日子同以前相比,直接从受苦受难的贫农直接上升到可以舒服享受的富农阶段。莫宅人口简单,没有大户人家的那种弯弯绕绕,主母待人和善热情,家主虽然难相处了些,但有主母在,这一切都不是事。和谐温馨的环境里,他们只需要把本分的工作做好,就能得到一份令大多数人都望尘莫及的薪酬,没有什么比这更好了。
      洗浴完毕,莫白急赶急赶的扑在了韩子清的身上,以往两人沐浴之后,嫌麻烦,都是直接□□着身子,而今日,明显的有所不同,韩子清穿好睡衣躺在床上,已经闭上了眼睛。
      然而这并不能阻止随后沐浴完毕,并赤|裸着身子的莫白像平常一样猴急的扑在他的身上,掀开被子的那一刻,莫白手下的动作稍顿,想想韩子清这段时间对这事的态度,他并没有把脑海中那个一闪而过的糟心可能放到心上。
      长夜漫漫,这活该就是一个美好的夜晚,很快,他就开始了手中的动作。
      “今日吃素。”韩子清推开莫白闷闷的说道。
      莫白大叫,“什么?”晴天霹雳不过如此,十足把握的事情突然被驳回,那种透心凉的感觉,拔凉拔凉的,直接凉到了骨子里。
      “自从和你在一起之后,我什么时候再见过早上升起的太阳?哪次不是偏到的西边?”韩子清捂着脸,“这事,说出去,你倒是敢见人,总之我是没脸见人。”
      “亲爱的,你想多了。”莫白扳开韩子清挡脸的手,“方圆几十里,整个地盘都是我的。”
      莫白顿了顿,继而恶狠狠道,“有谁敢嘴碎,我让他竖着进来,横着出去。”敢影响他和子清亲热的人,都该死,莫白阴暗的想着。
      你还真当你是地方恶霸呢?韩子清撇了撇嘴,又在心底小声嘀咕,整个莫宅的人都不是人?这话他不敢说出来,相处了这么久的时光,他对这里的人是有感情的。按照莫白那性子,韩子清有理由相信,他一旦将这话说出来,莫宅将会掀起一场狂风暴雨。
      唉,韩子清在心底叹气,方才,他只是发泄长久以来积压的怨气,韩子清打心眼里认为,那事,真的不需要那般努力,即便是为了让他的腿早日康复,韩子清还是没办法认同莫白那种恨不得夜以继日的,丧心病狂的热衷态度。
      韩子清用无可救药的眼神看着莫白说道,“你总不能让林大师久等吧?”
      有何不可?莫白一口气憋在心底,就要脱口而出,然而,这并不是他憋气的尽头。
      “而且,像林大师那样的大师,我可是崇拜已久。万一……”韩子清吱吱唔唔,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羞涩道,“万一,留下不好的印象怎么办?”
      莫白那个气,一口闷气憋在喉咙里,硬是让他给吞了下去,他费尽心机抬高‘敌人’是为了什么,杀人越货的事情他不是没干过,莫白在心里恶毒的想着,要不要让暗沙再多添一项任务?让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并非难事。
      这也只是想想,对那些真正的道高望重的大师,莫白是尊敬的,林远风这样的人,很难让莫白下杀手,除非他触及他的逆鳞。
      “就……就三次。”莫白比着指头,有些气短。
      韩子清笑眯眯的看着莫白,意思很明显。
      莫白的脸都要垮下来,仍不死心的挣扎道,“二……二次?”
      韩子清仍旧笑眯眯的看着莫白,表情有些‘松动’。
      莫白心中一喜,很大方的选择了再退一步,“一次,可不能再少了。”几次的问题,一旦开始了,到时候还不是由他说了算,莫白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啪的响,这招叫以退为进,他早已熟练掌握。
      那一细微的动作,被放大到无数倍,莫白屏住心神,等待最终‘审判’的降临。
      韩子清朱唇轻启,“驳回,你在我这里已经没有信誉值了。”赤|裸|裸的眼神直视,毫不遮掩的怀疑,仿佛要将莫白所有阴暗的内在,一个个的剥出。
      明明是足以让人着迷的声音,说出来的话语只让莫白的心脏,‘砰’的碎了一地。
      脑海中嗡嗡嗡的开启单曲循环模式,……没有信誉了……这是一个多么悲痛的醒悟,过往的一切,从脑中扫过,他原本是最讲守信的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方宅,似乎所有不好的事情都能跟方宅挂上钩,无论是请帖的事情,还是被他隐瞒的信件,无形中,本来就讨厌,善于找理由的莫白又给方宅的人记了一笔。
      自从他耍赖,成功的把一天改成一小时,他就开始堕落了,以为能糊弄过去就好,哪知道,被糊弄的人门儿清,都在心里给他记着呢。
      不良的后果早已造成,堕入,早已跌进深渊,莫白一点也不想改掉这个毛病,他只要想着如何耍赖,总会有办法让韩子清屈服,不过想到明天的事,莫白把心中的那点小心思给歇息。
      “亲爱的”莫白轻抱了一下韩子清,十分‘后悔’的说道,“让你无法再相信我,是我的错。”
      静默良久,莫白强忍着啜泣,“今后我……”
      莫白的手在颤抖,难道是我过了么?韩子清缓缓起身,看着那道颓然衰败寂寥的背影,小声嘀咕,也许我该对他好点。
    插入书签 



    情终
    孤君的文虐的肝疼也想追下去。



    我穿回来了
    修七的文很好看,就是有点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