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的奋斗史

作者:夏日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十二

      第十三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十二
      “管家爷爷,快把我的轮椅推过来,你家少爷饿得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了,快点。”韩子清大声吼着的同时死死抱着莫白的脖子,眼神威胁似的看着,你敢动试试。
      莫白只能吞了苍蝇似的,眼睁睁的看着管家把轮椅推了过来,在莫白吃人的眼神中,管家淡定的接过韩子清把他安置在轮椅上,至于管家心里真正的想法如何,那也就只有管家自己知道了。
      看到韩子清脖子后面的青紫印记,管家顿了顿,很快又恢复了常态。
      肉香扑鼻,而韩子清的面前只有一大碗清淡的肉粥,韩子清大声的抗议,“肉,我要吃肉。”粥,他昨天就喝了很多,现在一盘盘美味的肉就摆在面前,他哪还愿意喝寡淡的粥,哪怕只是让他垫垫肚子,他也是不愿意的。
      管家迟疑望向莫白,生气中的男人很可怕,莫白正恨着管家,哪还会理他,就在管家快要认命的时候,莫白再次刷新了他的接受程度。
      莫白非常狗腿的,把他面前装肉的盘子推到了韩子清的面前,“夫……老爷,先垫垫肚子。”有了对比,才会发现谁最好,管家得罪了他,这种时候他要不落井下石,绝对不是他的风格。
      而且,这正是一个刷取好感度的机会,说不定媳妇一高兴就赦免他了呢。有了很好的前景,莫白越发的殷勤,若不是被韩子清嫌弃,他恨不得把这些吃的一点一点的亲口喂进韩子清的口中。
      “你……你不是饿疯了么?”韩子清狐疑的看着莫白,不过他手下的动作一点也不犹豫,作为补偿,他把那一大碗白粥推到了莫白的面前,“喝!”
      管家默默的退下了,他很不想相信那个笑得跟傻子一样的男人,是他家英明无比的少爷,管家摇着叹了一口气,老爷已经被夫人吃得死死的,不过,这样的感觉,似乎不错。
      这一刻,莫白感觉全世界都变得光明,他是如此的幸福,这是他的媳妇担心他饿着,特意留给他的肉粥呢,莫白傻乐着,周围的一切都成了摆设,他的眼中只看得到不停胡吃海喝的少年和少年特意留给他的粥。
      吃饱喝足,韩子清靠着椅子,摸着胀得鼓鼓的肚子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本来就是美味,在饿的催化之下,美味直接上升到了珍馐的层次。
      桌子上摆放着数不清的空盘子,韩子清开始相信他真有那个潜力把昨天的那一篮子土鸡蛋都吃掉,不过这么丢人的事实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吃饱了么?”韩子清笑眯眯的问莫白。
      也许是环境所至,莫白总觉得韩子清这笑不简单,他有种不详的预感,如果他的回答不如韩子清的意,他将会面临着意想不到的惩罚。
      思考良久,莫白才小心翼翼的回道,“吃……吃饱了。”他光顾着看着韩子清,自个儿直乐呵,哪还记得吃东西的事,那一堆的空盘子,可没有他一分的功劳,不过这么愚蠢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让韩子清知道。
      果然不出所料,韩子清满意一笑,“我留给你的粥可不能浪费。”
      这一刻,莫白真的是感动的快要哭了,媳妇果然还是惦记着他的。
      一大碗肉粥下肚,莫白已经没有了那种饥饿的感觉,虽然粥已经凉了,莫白却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喝的粥,没有之一。
      浑身被幸福笼罩,以至于莫白有些得意忘形,他突地起身,大步走到韩子清的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求……求婚么?
      只见莫白缓缓的,单膝着地,一把扣住韩子清的后脑,直接撬开韩子清紧闭的双唇,与他忘乎所以的亲吻。什么见鬼的有罪在身的犯人?媳妇都没说什么,他在意那么多干嘛?该亲密的机会,莫白一个也不会放过。
      吻毕,韩子清喘息着,心中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媳妇儿。”莫白的眸子柔的要滴出水,“这是什么?”
      呵,韩子清在心中干笑,他会告诉莫白这是隐藏任务的钥匙么?见鬼的钥匙,他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他都已经忘记了的事,莫白居然还记得,男主果然就是男主,比他可强多了。
      韩子清眼珠子一溜,理所当然道,“这是我妈留给我的,我也不知道。”韩子清说得含糊,他已经做好瞎编糊弄的准备,哪知道莫白从来就不是一个按正常规则出牌的主。
      莫白宠溺的揉着韩子清的头,把钥匙塞进了他的手中,“记得好好保管,妈妈留给你的东西一定很珍贵,下次可别丢了。”有些事,那一层薄膜不是想捅破就能捅破的,先爱上的先输,他还没彻底的走进恋人的心中,所以只能由他来包容他的一切,包括那些他想知道,却不能问及的秘密。
      午后的阳光很温暖,在绿意然的庭院漫步是一件很让人享受的事情,如果是坐在轮椅之上被人推着赏景,这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闲适舒逸的环境下,很容易让人昏昏欲睡,莫白抱起椅子上已经睡着的少年,向着卧室的方向迈去。
      白色的床单早已被替换,凑近一闻,还可以闻到床单上残留的阳光味道。
      莫白轻轻的把少年放在了床的中央,在少年的额头上留下一个羽毛拂过的亲吻,“我的天使,等我!”
      “Jonny,帮我杀一个人。”
      “什么人值得你莫大少亲口提起。”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邪魅的男声,Jonny轻呡杯中的红酒,舌头从红艳得过分的唇上扫过。杀人,他是行家,他接到过各种来自各方势力的委托,被暗杀的对象或是国会议员,或是企业龙头,只要雇主出得起那个价钱,他都会答应,至今为止,他的手上还没有失败的记录。
      现在的他不缺钱,缺的是那种极具挑战的刺激,从一年前开始,由他接手的任务屈指可数。
      这一次会是什么?Jonny有些期待,莫白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能让他佩服的人之一。据说,这个男人,只要他想一个人死,自然有无数的人为他前赴后继的动手,至今为止,他还没听过有关莫白的任何委托,而这一次,由他亲自开口的委托自然不会那么简单。
      “白月儿。”
      “什么?”Jonny弹跳起来,红酒迅速将他白色的衬衫染得血红。
      照片上的女人生得极美,出尘不染,像降临尘世的白衣仙子,Jonny再次浏览着莫白发过来的资料,怎么看,白月儿都只是一个普通的女留学生,他有点好奇这样的一个人又是如何得罪莫白的?好奇归好奇,这个任务不符合他的标准。
      Jonny已经打算回绝,他问道,“她得罪你了,为什么找上我?”
      为什么,因为白月儿是剧情中的女主,无法把握的人,这样的人不能留,这话他不会说出来,只含糊的给了一个不算假的理由,“因为她碍了我的眼,而你,当然是因为你技术够高,最重要的是,你欠我人情。”
      “好。”Jonny咬着牙,狠命的挂断了电话。他居然被小看了,感情人家找上他,并不是因为他特别的出色,而是人家嫌他欠着人情一直不还。
      这就好比一个人借了一笔钱给另一个人,债主家很富有,根本就不在乎借出去的那点小钱,而借钱的人也没在提起那件事。突然有一天,债主找上门了说道,我虽然不在意那点小钱,但也不能白白便宜了你,借的钱还是得还。债主拿着钱,很随意的扔到破布袋中,临走前还刻薄的奚落借钱的人一顿,债主当初借钱的目的很值得让人怀疑!
      他Jonny是那种欠人人情不还的人么?身为世界顶级杀手,他总不可能腆着脸硬是找上门还人情吧。
      莫白挂上了电话,当初之所以帮Jonny只是随手顺带,没想到居然也有用上的一天,不过他从来不会将所有的赌注都压死在一个人的身上。
      “黑枭,开新暗沙令,全力狙杀白月儿。”
      电话那段传来暗哑的男声,“遵命,我的主人。”嘟嘟的忙音响起,预示着电话那端的人早已挂断,“有趣。”黑枭眼中嗜血,右脸上一条长长的疤痕直接从眼角划到了唇边,看起来格外的恐怖。
      再次挂断电话,莫白揪着眉心沉思,暗沙组织,Jonny,一切都那么熟悉,就好像他曾经亲身经历过,剧情中并没有这些内容,他真的只是附身到原主身上那么简单么?
      一切就好像是沉睡的真相逐渐苏醒,只要有更多的引线,就像这次的白月儿事件一样,他便会记起所有的一切,得到一份属于他的记忆,而不是剧情。
      一切像一团纷乱的毛线,越解越杂,最后扭成无数个死结。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苏醒的?对了,是见到子清的那一刻,莫白喃喃的念着,“子清……”无尽缠绵。
      床上的少年,平缓的呼吸着,精致的脸蛋上散发着恬淡的光辉,莫白温柔的抚摸着少年柔和的侧脸,无尽柔情。
      良久,莫白紧紧地将少年箍在怀里,沉沉的睡去,睡梦中的少年,不舒服的挣扎了一下,很快就调整好了姿势。
      床上重归平静,房间里,一片祥和。
    插入书签 



    情终
    孤君的文虐的肝疼也想追下去。



    我穿回来了
    修七的文很好看,就是有点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