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的奋斗史

作者:夏日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十一

      第十二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十一
      韩子清又变了变表情,换上了一副猥琐的嫖|客模样,“小美人,把爷伺候得舒服极了,这是赏给你的。”话毕,他又换上了一副餍足的样子,若是他的双腿健全,韩子清恐怕会站在离床不远的地方,向床上被嫖(莫白)的人甩一把红票子,很大气的说,我下次再来找你,然后华丽的转身。
      铛……一生悦耳的金属落地的声音成功的将入戏状态的戏骨韩子清拉出了戏外。
      也成功的将目瞪口呆的莫白拉回了现实。
      我刚刚将什么东西扔了出去?糟了,韩子清眼睁睁的看着莫白起身,不慌不忙的走向钥匙掉落的地方。
      眼见莫白就要将钥匙捡起,韩子清激动的忘了一切,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男主得到钥匙。”
      情急之下,他起身,神奇的是,他居然站了起来,不到两秒钟的时间,他又倒在了床上。
      “子清!”莫白激动的大叫,那还管得了什么奇怪的钥匙,他的恋人,终于能战起来了,这怎么能让他不高兴。
      莫白扑到床上,把韩子清紧紧的抱在怀里,他的身子在颤抖,同样的激动的还有韩子清,不同于莫白的激动,韩子清的眼中闪过一丝奇怪,最后他用饿狼扑食的眼神看着莫白。
      剧情中,方行之的腿之所以迟迟不能痊愈,主要是因为方润之,也就是这具身体的大哥给他下慢性□□,虽说他这具身体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再服用那种药物,但是二十年的毒素沉的效果,真的会因为短期的停用而消退?而且还消退的那样明显。
      他还记得,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是如何死命的掐着小腿,最终得到的都是一个足以让他崩溃的结果,腿完全没有知觉。
      只是一天不到的时间,他的腿就突然有了知觉,这颗怀疑的种子,在车上的那一刻就已经种下。
      昨晚,他之所如此配合的原因除了享受那种飘上云端的感觉,最重要的是,他急于验证那个大胆的猜想。
      事实证明,他的腿之所以迅速恢复知觉,确实是由于莫白的关系,感到奇怪的同时,韩子清更多的是兴奋,他的腿很快就能恢复正常,这个消息几乎让他高兴的发狂。
      静下心来,韩子清思忖着,那种怪异神奇,能让他的腿迅速恢复的能量又是以什么为媒介呢?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自认皮厚的韩子清这次红着脸促促捏捏的问道,“你……你有帮我清理过么?”
      “清理?”难道那个过后还需要清理么?他怎么会情愿把好不容易留在爱人体内的东西再弄出来,莫白疑惑看着韩子清,傻不拉几的问道,“需要清理?”
      韩子清咬牙切齿,这厮果然是享受完了就扔,难道他不知道,那东西留久了对人的身体不好么?还是莫白真的如此纯情?
      想到此,韩子清怪异的打量着莫白,不会真的是他想的那样吧,男主居然纯情至此?他都要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人真的是剧情中的那位男主。
      莫白干咳一声,大动作的起身道,“我这就给……”话还没说完,一声瓷器破碎的声音响起,同时把已经半起的莫白给震回到床上,莫白破天慌的惊慌失措,就要去消灭证据,他再次大动作的起身,不过这回莫白还没如愿,反而把堵住另一股洪流的塞子给拔了出来。
      莫白畏惧于韩子清吃人的目光威胁,不敢在轻举妄动,白色的小瓶子缓缓的滚动着,在两人共同的注视下……
      砰的一声声响,当场被抓包,莫白只觉得一击重锤狠狠地落在了他的后背,他脑海一麻,只余下一个念头,“糟了!”
      破碎的瓶子内壁,残留着没用完的雪莲膏脂,雪莲的清香,抑制不住的往上窜。
      莫白滚动着喉咙,他仿佛听到了自己条件反射的吞下吐沫咽子的声音。
      昨晚不是错觉?韩子清眼神一闪,锐利的杀气一闪而过,“说,你还藏了多少?”
      莫白颤巍巍的起身,床头柜子里,俨然整齐的排放着数十个一模一样的白瓷瓶子,他眼神飘忽,小声回道,“就……就只有这些。”
      韩子清意味深长的一笑,倒没再说什么,只让莫白把他身上的吻痕去掉。
      一阵折腾,两人接已经沐浴完毕,期间,在韩子清的刻意勾|引之下,莫白硬生生的憋着,反反复复冲了几次冷水,他可不是没看到韩子清嘴角恶劣的笑,因有错在先,莫白一丁点反对的意见也不敢提,他在心底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会从韩子清的身上讨回来。
      韩子清就是故意的,被骗了的他怎么会甘心,但一想到那个他的腿还得依靠和莫白那个,才能像开了卦一样的痊愈,此路不通,他自得想办法从其他的地方讨回来。
      韩子清看了看那一柜子的白瓶子,又看着莫白说道:“帮我擦药。”
      “什么!擦药?”莫白这次终于胆子肥了,他就是不乐意把那些印子去掉,而且还得他亲手忍着心痛,狠心的去除。
      ”恩?“韩子清眉头一扬,冷眼看着莫白说道,”你敢不应?“这人不能惯着,给点颜色就开染坊,他现在不能对莫白怎样,能从其他的地方让莫白吃瘪,韩子清绝对不会放过。
      莫白哪敢说不,他现在是有前科的犯人,还处于戴罪立功的状态。
      冰凉的膏药,散发着好闻的清香,身上的力度适中,韩子清不时的哼唧几声。
      不知是韩子清的错觉还是事实?韩子清发现莫白从他的脖颈划过之后,手上的速度也明显的加快了,粗喘的气息变得更加急乱。
      很快,在擦完最后一个印子的时候,莫白急匆匆的往浴室冲去。
      浴室很快又传来水流的声音,韩子清高兴的大笑,他好像在无意中又干了什么不好的事,不过能让莫白吃瘪,这种无意可以更多些。
      冰凉的冷水冲在身上,这对在大热天也要用温水沐浴的莫白来说,是一个早上被迫养成的习惯,而且,很有可能,他今后这样的日子不会很少。
      莫白望了望天,深沉的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刑满释放?唉,他叹息着,第一次后悔自己嘴贱的在韩子清的身上留下那么多的痕迹。
      “抱我去镜子那里,我要检查。”
      莫白指着自己的鼻尖,不可置信的问道,“你居然不相信我。”他神色恹恹,似乎十分的受伤,“你要看就看好了,你知道的,只要是你吩咐下去的事,我从来不敢反抗。”
      先是虚张声势,,再来是悲情的苦肉计,然后表决心,韩子清狐疑的看着莫白,这厮又在耍什么阴谋不成?对莫白这人,韩子清已经习惯性的往阴暗处想,事实证明,对一个黑心黑肝的人就不该往好处想。
      你以为这样我就不检查了么,我韩子清可不是那么天真的人,两人心中各种的弯弯绕绕,至于最后谁胜谁负,其实也不是特别重要。
      “快点。”
      莫白懊恼的抱起韩子清,往镜子所在的方向走去,他直勾勾的顶着韩子清的脖颈得意一笑,随后又如无其事的转开。
      “亲爱的,你应该相信我的,我怎么敢骗你。”
      明明是示弱的语言,话里也确实有那么几分示弱的意思,韩子清却总觉得能从莫白的语气里感觉到几丝极其微薄的,幸灾乐祸有或是看好戏的味道。
      不对劲,绝对不对劲,以他天才戏骨的直觉,韩子清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不过他已经仔仔细细的检查了全身,最后也没发现任何残留的吻痕。
      找不到证据的韩子清只能把这一丝方怀疑抛之脑后,暂时的相信,莫白是真的变老实了。
      这一次两人再次打开房门,见到外人的时间直接略过早上,又跳过早上和中午的那一段时间,直接到了中午。
      正是午饭的时间,听到门吱呀开的声音的那一刻,仆人以极其迅速而又不失整齐的速度把中餐给摆好了。
      依着管家的吩咐,中餐是肉,各种各样加了辣椒的肉,还有清淡的肉粥,在莫宅工作这么久,没听过少爷有嗜辣的癖好,也没听谁说过行之少爷喜欢辣椒,一次可以说是猎奇,两次就值得探究了,对于这样的吩咐,仆人虽然奇怪,也没多问。
      打开门的那一那,空气中弥漫着食物的香味,这股香味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更加诱人。
      口中的唾液,自动自发的水漫金山,数十米的距离,韩子清已经吞了几次口水,昨晚因心中有事,他吃得极少,到了晚上,以为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谁知到又半推半就的干了一晚的体力活,他实在是饿极了。
      韩子清的小动作,抱着他的莫白怎么会没发现,不过他现在是‘犯人’作为一个有罪加身的“犯人”,是没有人权的,想笑也得憋着。
      实在憋不住,莫白肩膀耸动着,到底还是没出声。
      “你怎么了?”韩子清狐疑的看着莫白。
      “饿……”莫白无力的□□,一张脸苍白苍白的,为了证实他没说谎,莫白又很敬业的踉仓几步。
      韩子清虽然怀疑,一想到莫白从昨天到今天都没吃什么,又活动了那么久,很勉强的信了。
      韩子清担忧的想着,莫白倒了他也得跟着摔倒,出于对自身安全的考虑,他毫不犹豫的做了一件替管家拉仇恨值的事。
    插入书签 



    情终
    孤君的文虐的肝疼也想追下去。



    我穿回来了
    修七的文很好看,就是有点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