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命和英雄身[综英美]

作者:尔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回归原点

      九头蛇一直对冬兵严格管控,每次任务过后都是大量的测试,还是洗脑冰冻。
      但谨慎耐心如九头蛇这样的组织并不仅仅局限于此。他们需要多设一点保障,以免冬兵脱离他们的控制,毕竟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冬兵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总不能分分钟都找人监视控制他吧?
      所以,他们在冬兵的脑子深处埋下了最后一个杀手锏。九头蛇的最高科技水平,据说没人能检测出来的微型开关,平时都处于待机状态,关键时能够接收一种特殊波动的信号。
      一旦冬兵出了差池,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会发射信号,启动那个大脑中的开关。就像电脑被彻底格式化为出厂设置一样,冬兵的大脑也会被粗暴地清理成原始状态。他只会遵循那一条埋得最深也是最开始的指令——杀光眼前的人,直到接收到九头蛇的新指令。
      那是一个关键词,只要听到这个词,见人杀人的冬兵就会变成安静驯服的机器。
      看,多么完美的最后保障?多么了不起的逻辑?九头蛇万岁!
      唯一的问题在于,这个装置在大脑的中枢里,这个地带比较复杂麻烦。而九头蛇并没有真的在冬兵身上试验过这个装置,他们另外的实验品……虽然都很好地完成了指令,但这个装置让他们的大脑有百分之九十八的可能性彻底报废。
      所以你看,不到万不得已,九头蛇不会动用这个装置的。拥有这个装置权限的人数也并不多,大多都是不需要亲自在第一线干活的管理者。而特别行动队长是唯一的例外,他是某位大人物的心腹,也是直接照管冬兵的人——历来特别行动队长都是资产的实际管理者。
      “我必须这么做。”行动队长的眼神晦暗不明,“你知道每任特别行动队长的平均任期是多久吗?五年,只有五年,过了五年之后他们都会因为各种任务时的意外而死亡。我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没人能掌握组织这么多秘密还能活得长久。”
      “没人能长时间地控制冬兵,上头不放心。”行动队长冷冷笑起来,让这张并不丑陋的脸变得格外扭曲冷酷:“他们在冬兵脑子里装这个,不是为了让冬兵回来,否则想办法设计一个脑内跟踪器不是也一样。他们是为了,如果冬兵落到神盾局手里,如果冬兵夺不回来,他们发射信号就等于引爆了一颗炸弹。”
      行动队长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与其说他是在跟自己的新副队长说话,倒不如说他在自言自语:“想想看,如果尼克弗瑞抓住了冬兵,说服了冬兵。那么在他们都认为冬兵在逐渐恢复,可以信任的时候发射这个信号,想想吧,会有什么效果。”
      副队长的眼神略显吃惊,他支支吾吾了一会儿问道:“但是,我们今天启动了这个装置,如果冬兵的脑子彻底坏了,上头……”
      “那又有什么不好?嗯?!”行动队长低声咆哮了起来:“我跟随了他这么多年,我的忠诚难道组织看不见吗?但他们还是要我死!我去找过他,但你猜他是怎么告诉我的?”
      “做好你自己的事,布莱恩。”行动队长的声音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组织有自己的安排。一切都为了九头蛇,哈!这就是他对我这么多年来效忠的回答。本来他就要我死,丢掉冬兵是死,把冬兵脑子弄坏了也是死,那为什么不让他们陪着一起死?”
      副队长对着歇斯底里的上级,不敢再插嘴。
      “那个指令,只有最高级别的管理者才知道,但他不知道,其实我也知道。”行动队长笑了起来,他摩挲着手指间的茧子笑道:“既然这样,为什么冬兵不由我们来管理?为什么我就不能坐上管理者的位置?这是危机,当然,这同样也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新上任的副队长仿佛明白了上司的意图,他惊讶,又或许没那么惊讶。毕竟如果有机会,谁愿意永远做一个卖命的随时会被抛弃的小兵?谁愿意永远在第一线而不是做幕后发布命令的那个人?谁愿意有钱却没命花,灰头土脸地来往各个战地,而不是像上头那样穿得光鲜亮丽,游走在上流社会,过着人上人的日子?
      “我永远追随您,队长。”聪明人就是这么好说服。
      行动队长又笑了起来,他的笑意在下个消息传来之后更加浓郁——有人报警,在某个地区看见了疑似冬兵的身影。
      “告诉所有人,我们该行动了,机会就在今晚!”
      #
      冬兵在发疯,不,他不应该发疯,他应该遵守那唯一的命令。
      杀光眼前每一个活人,杀光……不对,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做?但他不该有自己的思考,他只需要服从命令,就像他刚刚杀死那对养父子一样。
      他无需知道对方是谁,他只要干脆利落地杀死他们;他理应没有任何感觉,可为什么他在嘶吼在哀嚎?为什么他会愣在这里,无助地看着这两具尸体?为什么他能感觉到绝望?
      冬兵刚刚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存在的个体,而这种自我意识又要被剥夺。这种熟悉的感觉将这个行走的兵器逼疯,他开始用金属手臂破坏房间里的家具和电器。
      但他却小心地避开了那两具尸体,不让这两具尸体受到任何破坏。
      毫无意义……他徒手撕烂了窗子……毫无意义……他砸了电视机和那个装满DVD光盘的柜子……毫无意义……他将美队的扑克牌和桌子一起砸成碎末……毫无意义……他的脚踩在了美队玩偶傻笑的脸上……毫无意义……他又一次看向那毫无生气的尸体,哀嚎着直接撞碎二楼玻璃一跃而下,朝着黑暗的远处一路狂奔。
      冬兵不知道往前奔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是哪里。他只是没法挺住自己的脚步,因为一旦停下,他就又要面对那被生生撕裂的思维,他就必须身不由己地开始屠杀。不,他不想这么做,他不是冬兵,他不是武器,也不是资产,他只是想……一个人。
      然而,九头蛇不会放过他,他们当然不会。
      几辆巨型车拦住了冬兵所有的去路,全副武装的九头蛇特别行动队围住了崩溃的男人,为首的特别行动队长脸上带着志得意满的笑,眼中的贪婪让冬兵更加暴躁。
      他忍不住嗜血的冲动用金属臂勒住了一个队员的脖子,那个人无用地胡乱挣扎,用求助的视线看向他们的队长。而后者只是冷笑了一下,说出了一个词。
      他说:“衔尾蛇。”
      初始指令被覆盖,冬兵无需再见人就杀,理论上他应该变得温顺得如同待机的机器人。然而冬兵只是沉默了一会儿,当他再一次抬头的时候,人们被他眼中的杀意给吓退。就连行动队长脸上的笑容都凝固了,并且伴随着头颅掉落而永远凝结在那里。
      冬兵环顾四周,那些行动队员下意识地都往后退了两步。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大脑在逐渐清醒,然后在清醒的同时也在被彻底抹灭,但这依旧是他这么多年来难得的最清楚的时刻,他记起了很大一部分的事情。
      他记得九头蛇是如何一次次为他洗脑的,他记得自己是如何被剥夺记忆和作为人的存在的,他记得自己手染了多少无辜者的鲜血,他记得詹姆斯和他的养父们。
      詹姆斯,那个被他害死的年轻孩子……又一笔九头蛇让他欠下的血债!
      他甚至隐约记起了布鲁克林的天空,还有天空下那个瘦弱但坚定的人影。他看不清对方的脸,但他却眼睁睁地看着记忆中的一起被血和尸体污染,接着又被清空。
      他恨九头蛇!他恨九头蛇!他恨九头蛇他恨九头蛇他恨九头蛇他恨九头蛇!!!
      冬兵的眼睛里只剩下了一片浓重弥漫的血色,他再一次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记忆是如何离自己远去的……当最后一个九头蛇士兵被屠杀后,空气中是过分浓重的血腥味。
      冬兵跌坐在原地,默默地将自己蜷缩起来,伸手抱住了自己的头躲在自己的世界里。
      “我叫詹姆斯莱顿,我只是想帮你。”眼前的男孩只是个太年轻单纯的高中生。
      当九头蛇的特工将他围起来,将某种药剂注入他脖子后面的时候,冬兵没有反抗,他只是怔愣地看着眼前的男孩幻影,一直到他陷入熟悉的黑暗中。
      ——你们不该帮我的,对不起。
      #
      克拉克差一点就要发飙暴走了,是的,差一点。
      但布鲁斯只是一个冷冷的眼神就让曾经的人间之神硬生生地把满腔怒意咽下去。
      “他怎么敢!怎么敢!!”克拉克的声音在颤抖,纯粹是被气的,他握紧的拳头砸在墙上,直接把这面墙轰倒,发出巨大的响声。
      “你想把所有人都招来吗?”布鲁斯眯了眯眼睛,低声吼道:“给我冷静点,卡尔艾尔!”
      昏暗的灯光在克拉克鬼斧神工的俊美侧容上打下了一层极为冷酷的阴影,他的嘴唇张合,声音带着令小儿夜啼的恐怖:“布鲁斯,我需要理由!我不是无限宽容的,尤其是这种情况!别告诉我,你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
      “我并不想……”
      “别他//妈对我说谎!你敢再试试,布鲁斯韦恩!”
      布鲁斯倔强沉默地把头偏过去,超人简直要咬碎了自己的牙齿才能忍住想要把方圆千里都夷为平地的冲动。他怕自己控制不住会伤到布鲁斯,噢,他会的,但他不能!
      “去找冬兵。”布鲁斯听到自己的声音依旧冷静如水。
      “不,布鲁斯,别挑战我的意志力。”克拉克冷酷地回答道:“吉姆需要治疗,你也是。”
      “我伤得不重,吉姆也可以等,但冬兵现在没法控制自己,他会伤害到无辜的人,我不确定谜语人的致幻药和九头蛇的洗脑设备重叠在一起会有什么效果。”
      “那就让他去,等我把你们安顿好了,不用你吩咐我也会去找他。”冷酷如铁的回答。
      “克拉克……”前任黑暗骑士放软了声音,他知道这事他得负全责。
      看看他们可怜的养子,如果不是他……他高估现在的自己了,也低估了九头蛇。詹姆斯被打断了一只手臂和一条腿,现在已经陷入了昏迷。
      克拉克靠近沙发,伸手把爱人抱起来紧紧拥在胸前,他气得胸脯剧烈地起伏,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布鲁斯的耳边,让他直面自己的愤怒。
      “你知道我是什么感受吗?嗯,当我接到你的求救信号,回来却看到这满地狼藉的碎片,看到你和吉姆躺在废墟里,你们闭着眼的模样……”克拉克的喉咙紧得没法继续说下去,他来了几个深呼吸,才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布鲁斯,你可怜可怜我吧……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我不是没有任何准备,孤独堡关于冬兵全身检查的报告出来后,虽然表面上没有任何问题,但我猜测九头蛇还有后手,到这里之后我就给他用了谜语人的精神稳定药剂。但我想……我有把握能够通过冬兵反追踪到九头蛇。”布鲁斯干巴巴地说道。
      “但你什么都没和我说!”克拉克气愤道。
      “我并不确定,何况我不觉得你和九头蛇接触是个好主意。”在超人又一次发飙之前,布鲁斯伸手搂住了克拉克的头,轻声安抚道:“在事情超出预期之后,我第一时间叫了你。”
      “你早该和我说,我绝不会离开你们一步。”克拉克固执道。
      “这是我的错,九头蛇的科技力量超过我的预期,这甚至不是这个星球的技术。否则谜语人的稳定药剂不会失效,他们也没能力在这么复杂的大脑环境下……我很抱歉。”布鲁斯的语气很沉重:“但我们不能失去这个机会,你必须去阻止冬兵伤害平民,还有跟着他,看看是否能找到九头蛇,他们背后还有外星势力。”
      “不。”克拉克斩钉截铁地拒绝道,“这不关我们的事,你答应过的。”
      “那又是谁把冬兵带去孤独堡的?!”布鲁斯又咆哮了起来,然而下一刻就被克拉克堵住了嘴唇,后者带着无限的柔情和珍重,却又含着某种威胁和攻击性。
      一吻完毕,布鲁斯只剩下呼吸的力气,该死的不用呼吸的外星人!
      “那是神盾局的事,我刚才就已经通知他们了,这事我们之后不会再管了。”克拉克果断道,“我带你们去孤独堡,别担心吉姆,氪星科技对断骨治疗很有一套。”
      当然,这不是说他不记仇!以后别让他再看见冬兵或是九头蛇的人!否则……克拉克眯了眯眼,抱起自己心爱的爱人和养子飞了起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没错,那罐药剂不是麻醉催眠用的,是谜语人的黑科技致幻药。喷过药水后全都是冬兵的幻觉,之后冬兵的反应可以当做药剂和洗脑装置双重作用下导致的不可控后果。
    蝙蝠侠知道冬兵有问题,他怎么可能没有准备就让自己的宝贝养子就和被洗过脑的人独处?布鲁斯绝对不相信冬兵,但他想要靠冬兵反追踪九头蛇。然而九头蛇的黑科技超出蝙蝠的预期,谜语人的稳定药剂没有用。在冬兵伤及詹姆斯的时候,蝙蝠就知道事态失控了,所以立刻呼叫了超人,但可惜超人回来得不够及时。万般无奈下,布鲁斯用出了杀手锏,顺带一提,致幻药是谜语人根据稻草人的配方改的。
    蝙蝠的计划背着超人的理由嘛……大家都懂的,不义蝙蝠是永远都不会再相信不义超的。
    本来我想停在冬兵被九头蛇抓回去那里,但总觉得那样似乎不太厚道……看在我双更还爆字数的份上,请轻拍(づ ̄3 ̄)づ╭?~上一章药剂的暗示真的挺明显的啊,再说蠢作者才不会伤害老爷呢!
    #粑粑,在你们秀恩爱之前能不能先把我送去孤独堡治疗啊!#by昏迷的詹姆斯
    #擦,怪不得我想九头蛇特工怎么到得这么及时,通知神盾局和通知九头蛇有毛线区别啊!#by被超人粑粑无意识坑了的冬兵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