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命和英雄身[综英美]

作者:尔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校园欺凌

      八岁后,詹姆斯开始上小学。
      这个年纪的孩子最是敏感,也最是残忍。莱顿夫妇所在的中产积极社区并不大,所以他们的故事几乎人人都知道,虽然他们在表面上对詹姆斯肯定表示同情心疼,但关起门来谁知道他们会怎么说?
      至少如果不是因为家长说了什么,孩子们也不会有样学样地在学校里骂詹姆斯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魔鬼之子”,有人带头,孩子们纷纷开始孤立本来就不爱多说话的詹姆斯。
      两个大人对詹姆斯的状况略有了解却都无能为力。这本就是孩子之间的事情,克拉克年轻的时候也因为太过乡气而被人嘲笑过,至于布鲁斯……他根本就没上过学。
      何况你能指望布鲁斯对人际交往问题有什么建议吗?
      他们只能在詹姆斯偶尔带伤回来后默不作声地替他上药,在他更加孤僻地不愿见人后,努力把他从阴冷的角落里拉出来。
      “他们又打你了?”布鲁斯看着克拉克给男孩额头的伤口涂抹药膏。
      詹姆斯点点头,倔强地不肯吭一声。
      “你打回去了?”布鲁斯又问。
      男孩沉默几秒后回答:“我打回去了,但他们人太多,都比我强壮,我打不过他们。”
      “你知道打不过他们,为什么不跑?”布鲁斯没那么容易放过他。
      詹姆斯咬了咬嘴唇,把头一撇不予回答。
      克拉克看着男孩赌气般的模样,不由眨了眨眼睛看向轮椅上的爱人。
      果然,布鲁斯略一抬眉,锋利的冰蓝色眼眸盛满尖讽,嗤笑一声道:“打也打不过,跑又不甘心,除了挨打还能怎么样?”
      他推着轮椅移到男孩身边,伸出修长的手指狠狠按了一下孩子腰间的淤青,后者立刻喊叫出来,头上渗出星星点点的汗水,不甘倔强的绿眼睛瞪着布鲁斯。
      “这么倔强的脾气,总有一天会被人彻底打死。”布鲁斯冷声道。
      克拉克低声阻止:“布鲁斯……”
      轮椅上的爱人根本不理他,而是继续说道:“即便你现在能打过他们,将来总会遇到更多要教训你的人,会遇到更强大的人。到那时你是逃跑还是妥协,还是接着挨打被打死呢?”
      “我没错,凭什么要跑?!让他们打死我好了。”詹姆斯恨恨道,毫不退让。
      “那你的命可就太便宜了。”布鲁斯侧头道,又叹气:“或许我没必要劝你,因为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这世上有太多事能让你低头了。”
      在那之后,詹姆斯每天的私人教学又多了一项:锻炼身体。
      开始的时候,布鲁斯只是让他围着房子跑圈,做些基础的力量训练。克拉克买到一些锻炼的器材,并每天陪着他花一个小时使用这些器材。
      如果不是布鲁斯瘫痪了,他大概会亲自教这个孩子,就像教每一个罗宾那样,教这个孩子如何格斗,如何保护自己,如何战略性撤退。
      反正他是不指望克拉克会懂什么格斗技巧,克拉克在一生所有的战斗力都只会一件事:用绝对的力量碾压敌人,面对敌人攻击也不躲不让。除非也拥有他这个体质,否则和克拉克学战斗后果只会死得很难看……
      他们请了一个跆拳道教练,鉴于布鲁斯并不想养出个罗宾,那么一个普通跆拳道教练就足够一个普通孩子学习的了。
      詹姆斯在学校里的情况终于不是被动挨打,他开始能够还手和自保。孩子都是一群跟风的小动物,带头的那个发现詹姆斯不好欺负后就转头欺负其它刚来的书呆子同学——
      斯潘塞瑞德是个小天才,但相信我,美国小学并不欢迎这一类天才。
      校园小恶霸汤姆森在发现他开始打不过詹姆斯后,就开始欺负这个刚转学来的好脾气小孩。第一次他在上课的时候从后面打瑞德的头,第二次他在课间把瑞德的书全部扔到厕所泡水,第三次他开始在校门口拦着瑞德找茬。
      瑞德不敢反抗,何况他那小身板也没法反抗汤姆森和他的小跟班们。
      再有一次汤姆森找茬揍瑞德的时候,詹姆斯终于看不下去了,他像一只小牛一样撞向小恶霸们,把金发的瘦弱天才拉过来护在身后,接着撸起袖子就扑向汤姆森胖揍。
      “我特么忍你很久了,叫你欺负人!”詹姆斯节节攀升的气势让小跟班们吓了一跳,他们反倒没人敢上来拉开詹姆斯了。
      汤姆森被詹姆斯的拳头砸在胖乎乎的肚子上,不由疼得哇哇叫。
      像只小兔子一样躲在詹姆斯背后的瑞德同学默默探出了脑袋,小心地拉了拉詹姆斯的袖子,抽着鼻子地欲言又止。
      詹姆斯猛地回头,吓得瑞德抖了一抖,詹姆斯气息不稳地问道:“怎么了?”
      “那个,别打了,他喊疼。”
      “那他打你的时候,怎么不知道你疼?今天谁也别拦着我!!”发飙的詹姆斯果然不好惹。
      结果就是他终于满足心愿地结结实实地揍了那个小恶霸一顿,呃,可能效果好得过头了。他把那倒霉孩子直接揍到医院去了,倒不是说詹姆斯身手有多好,而是这个小胖子身体太虚,乍看一副恶霸样,实则一拳就倒。
      但无论汤姆森平日怎么欺负同学的,现在倒下的是他,学校自然要追究詹姆斯的过错,连带着要把双方的家长叫过来。
      詹姆斯低着头站在医院走廊里,当他看到轮椅由远及近移过来的时候吃了一惊。布鲁斯不愿意在公众场合和克拉克一起露面,所以他以为这次只有克拉克一个人来。
      但这次来得确是布鲁斯,反倒是克拉克没来。
      布鲁斯即便是个五十多的老头,即便他瘫痪坐在轮椅上,他那沉稳如山的威严气势仍旧让人不敢小瞧,没几分钟,詹姆斯的老师已经下意识地用极为恭敬的态度和布鲁斯说话。
      汤姆森的家长只来了一个中年妇女,她看上去并不是什么富人,相反,她手上的茧子,褪色沾有污渍的手包都说明汤姆森家境贫寒。
      詹姆斯抿了抿唇,他一直以为汤姆森敢这么嚣张,是因为他家父母是什么大人物呢。
      但听到大人们的对话,他才知道汤姆森的父亲在几年前去世,家里所有的负担都在他母亲一个人身上,他家里还有一个智力有问题的姐姐。
      “我知道汤米和同学的关系不是很好,他的压力很大,所以……”那个女人迟疑道。她是个性格甚至有些懦弱的好人,否则现在她就狮子大开口问布鲁斯要赔偿了。
      这让詹姆斯感觉很不好,好像他才是那个欺凌弱小的恶霸似的。
      布鲁斯没有为难对方,在和学校老师还有汤姆森母亲交谈了一会儿后,他很爽快地揽下了所有的医药费和赔偿金,接着他领走了詹姆斯。
      他们走在回家的路上,詹姆斯垂着头,任由愧疚和自责折磨着他小小的内心。
      克拉克在家里等着他们,他殷勤温柔地推着布鲁斯的轮椅进房门,又把之前就煮好的红茶送到布鲁斯的手上,顺带奉上一碟小甜饼。
      布鲁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和詹姆斯说话,甚至看都不看他,这让男孩更加痛苦自责。房间里只剩一片令人不安的宁静,偶尔只有布鲁斯低头喝茶吃东西的声音。
      “我错了。”男孩低声道,略带哽咽地又重复了一遍:“对不起,布鲁斯,我错了。”
      克拉克识趣地跑到厨房又多拿了一碟不同口味的小甜饼,他蓝色的眼眸对着詹姆斯眨了眨,暗示他再接再励,比如说说自己错在哪里?
      “我不后悔今天保护了瑞德,他们不该去欺负瑞德的。但瑞德让我停手的时候,我应该听他的,我不该继续打汤姆森,我不该把他打伤的。”男孩的声音充满了愧疚,“我以为他是个仗势欺人的恶霸,我太生气了,所以没有控制自己。”
      “所以,如果今天来的不是洛蒂太太,而确实是两个仗势欺人的势利富翁夫妇,你就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了?”布鲁斯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却更让人忐忑。
      克拉克连忙在布鲁斯背后冲他摇头,却被布鲁斯突然回头瞪了一眼,立刻站直,乖乖给对方的茶杯添满热红茶。
      “我……”詹姆斯也迷茫了,洛蒂太太的话让他自责,因为无疑汤姆森很可怜。那假设汤姆森没有那么可怜,如果他确实是个仗着家世欺负人的恶霸呢?他还会因为揍他进医院而自责吗?又或许布鲁斯只是告诫他不该下这么重的手?
      “那么照你的逻辑,那些有着不得已苦衷的杀人犯就该被同情,那些仗势欺人的本性就不好的犯人活该被打残打死?”布鲁斯继续问道。
      “我……我不知道。”
      “那你就自己想明白。”布鲁斯放下茶杯,头也不回地移动轮椅回自己的房间了。之后好几天里,他都没有和詹姆斯正常说话,虽然教学时间还是雷打不动,但除了学习之外的闲话一句都不肯和詹姆斯说。
      詹姆斯不是没想过去找克拉克,但一直都很帮他的居家好男人摸了摸头,无奈道:“这回你得自己想明白,这很重要,孩子。再说以布鲁斯的脾气,要是知道了我在暗地里帮忙,那我们两个就都会完蛋了。而以他的智商,他一定会知道的。”
      万般无奈下,詹姆斯只好去找了瑞德小朋友,他唯一的好朋友,尽管瑞德看起来情商也够呛的,但起码他是个小天才!
      “你为什么要打汤姆森?”瑞德闻言后呆呆地问道。
      “因为他是个恶霸?”詹姆斯嘟哝道
      “我问一开始你为什么要和他动手?”
      “还不是为了救你!”
      “那之后你救了我,为什么还要打他?尤其是在我阻止你之后,他也没法还手之后?”别看瑞德平时不通人情世故的样子,他的问题还真是一阵见血。
      詹姆斯咬了咬嘴唇,闷闷道:“因为我想教训他,他一直都欺负人。”
      “因为他以前也打你,所以你想报仇,那为什么你以前不打他?”
      因为我以前打不过他,后来我身手越来越好后就能揍他了,所以我才会去报仇,所以我……詹姆斯陡然一惊,然后更加沮丧地垂下了头。
      “我也是个恶霸,瑞德。救你也好,为了教训恶霸也好,都只是借口。我揍汤姆森是为了报仇,是因为我想揍他,我比他强所以我有能力揍他,他又得罪过我……我,是个恶霸,和汤姆森一样,仗着自己稍微强大一点就欺负别人。”
      詹姆斯小朋友的情绪无比低落,瑞德愣愣地看了他一会儿,还是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但我觉得你和汤姆森不一样,你救了我,至少你开始是为了救我才动手的。”
      好吧,这个稍微安慰到他一点了,但詹姆斯还是很失落。
      同样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和布鲁斯说,告诉对方自己也是个恃强凌弱的小混蛋?告诉布鲁斯,他就不该请人教他跆拳道,他就应该让自己接着挨打,起码那不会伤害到别人!
      那晚他跪在布鲁斯的轮椅边,低声将自己所有肮脏的小念头一一说出来。
      詹姆斯甚至不敢抬头看布鲁斯的眼睛,不敢去想象他的眼神。他的所作所为已经不仅仅是让人失望了,他就是个小混蛋,一个坏蛋预备役。
      男孩说到最后,再也忍不住眼眶里的泪水,他低着头无声地哭起来:“我错了,对不起,布鲁斯,我是个坏人,你们把我扔掉吧。”
      “别哭了,吉姆。”一条手绢伸到他面前。
      布鲁斯看着八岁多的孩子跪在他身边哭泣,仿佛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下一刻就要被押去执行死刑似的。到底还是个普通孩子……他心想。
      以前的罗宾们倒都不大爱掉眼泪,可能是因为和自己学得不爱示弱,也可能是因为哥谭特色,每个哥谭人都知道眼泪没有任何作用,只会让强者更加看不起作践自己。
      虽然说着不想把詹姆斯培养成罗宾,但下意识他还是以对罗宾的要求去苛责这个孩子。
      布鲁斯伸手摸了摸男孩的头发,低沉着声音说道:“就算你真是个坏人,我也没法把你扔掉。既然我收养了你,那你就是我的责任。除非——”
      他停住了,不再往下说。
      布鲁斯想起了杰森,即便对方变成了红头罩他也从没想过放弃杰森。但他却放弃了达米安,而他可能永远都没法原谅达米安的所作所为。
      “这个世界上总有人比另一部分人更强大,会使用力量并不令人称奇,而懂得抑制自己的力量,不以强大为理由伤害弱小的一方,才是真正值得敬佩的。”布鲁斯沉稳的声响继续说道:“你出手保护自己的同学没有错,但你不该不控制自己的脾气,毫无轻重地下手打伤汤姆森,因为那不是你的目标,你让愤怒代替理智控制了你。”
      最后,他把男孩扶起来,略带无奈道:“但你并不是个坏人,吉姆,相信我,我见过真正的邪恶,但你绝不是其中之一,我也不会允许你成为其中之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有话:很多校园欺凌事件的施暴者并非都是有权有势的,就像《邪恶力量》里萨姆曾经碰见的那个小胖子。这件事对詹姆斯来说,是他正确树立三观的机会:什么才是真正的强者,什么才是真正的正义。
    以及我一直觉得,无论你是因为有权有势而变成欺凌弱小的人,还是因为贫穷所迫将自身压力发泄在别人身上,其实没有什么大差别,都是该被制止的行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