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作者:长歌画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十二章兵法之道

      隗澜百无聊赖地坐在新房之中,看着身旁已经醉倒的男子,心中有些郁闷。周制婚礼之中,新郎并不需要陪宾客饮酒,只需与新妇同饮合卺酒即可。
      
      蒙毅早就嘱咐赞者偷偷地在酒中掺水,又事先服用了解酒汤,可还是饮了一口就不行了。他勉强撑着走进新房,便一下子倒在了床榻上。
      
      隗澜嘱咐婢女将白筱找来,白筱有些奇怪,但是在见到蒙毅的模样之后,明白了隗澜的无奈。
      
      “澜姐姐,新房其他人是不能进来的。”
      
      “我一个人也无趣,你陪我一会儿吧。”
      
      “也好,反正我在外面也没什么意思。”白筱大摇大摆地坐在了隗澜身边。
      
      “此次请了不少将军与上卿,你都见过了吗?”
      
      “见他们做什么?”
      
      “就没有一个合你心意的?”
      
      “姐姐,”白筱有些不明所以,“今日是你大婚,怎么扯到我身上了?”
      
      “你的婚事可是陛下心中的大事,陛下早嘱咐过我多为你操心。”隗澜笑道。
      
      “我今年才刚及笄,他就急着把我嫁出去了?大父过世了,父亲在太原,但还有六个兄长,至今不过三个兄长成婚,怎么就先排到我了?”
      
      “让你先挑着,省得好的被别人挑了。”
      
      “所谓好的就是外面的那些?不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也没觉得好。”白筱嘟着唇,一副不高兴的模样。
      
      “你觉得影密卫统领章邯将军怎么样?”隗澜指了指窗外远处的章邯,“他与昭正是挚友,品貌才能都是一等一的。”
      
      “章邯?他就是章邯啊……听说过,陛下经常在我面前夸他。”
      
      “那你觉得怎么样?”
      
      “很恐怖……”
      
      “恐怖?”
      
      “这个人说好听点是特别聪明,说难听点那就是阴险狡诈,感觉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跟他在一起肯定得累死我。”白筱一脸嫌弃的样子。
      
      “聪明不好吗?难道你要找个笨的?”
      
      “笨倒不至于,但是也不能太聪明。”顿了顿,“像章邯那样的,肯定一辈子娶不到夫人,哪个女子能跟他斗智斗勇啊?最后也只能等着陛下赐婚。”
      
      隗澜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又介绍了几人,都被白筱一一否决了。
      
      “澜姐姐,时候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白筱在蒙毅身上的几处穴道点了一下,蒙毅竟然有醒过来的迹象,“你跟姐夫,美景良辰,嘻嘻!”
      
      隗澜又好气又好笑,目送着女子远去。
      
      白筱刚走出新房,就有几个还不死心的人又过来搭讪。她看着他们就厌烦,懒得搭理就躲开了。不远处的章邯看着这一切,心中了然。白筱的家世才貌固然很好,但最重要的还是她得到陛下的宠爱。不少人觉得能借此扶摇直上,才争相与她结识。
      
      “好,好!”
      
      不远处的喝彩声引起了白筱的注意,原来竟是有人在投壶。将军们都投得不错,纨绔子弟们就只会干瞪眼了。中了最多的是钟离眛,钟离眛箭术超然,百步穿杨,这点距离自然不在话下。
      
      投完之后,钟离眛饮了几口酒就去找章邯,白筱也走了过去。
      
      “你投壶挺好的,看样子箭术也该不错吧。”
      
      “白姑娘过奖了。”钟离眛有些不好意思。
      
      白筱不再看他,继而转向了章邯道:“是你给蒙毅出了那个主意?”
      
      章邯不语,算是默认了。
      
      “也算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白姑娘本就不想开战罢了。”
      
      白筱明眸一转,向他招了招手,走到一旁的无人之处。
      
      “我知道你受罚的原因。”倏然而出的一语让章邯稍愣,却又迅速恢复平静。
      
      “原因众所周知。”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表面原因,我知道你是故意的,不过要是我,我肯定也会这么做的。”白筱肆无忌惮道。
      
      “白姑娘慎言。”
      
      “是陛下告诉我的,准确地说是我去问了,他告诉我的。”
      
      “天色不早了,白姑娘还是早些回家吧。”
      
      “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反正以后也会知道的。”
      
      章邯淡淡行礼,转身离开,却又被白筱唤住。
      
      “刚刚那个投壶厉害的叫什么名字?”
      
      章邯眯了眯眸子,瞥了远处的男子一眼,笑道:“钟离眛,齐郡郡司马。”
      
      “齐郡的郡司马为什么还在咸阳城里?”
      
      “明日他就去齐郡述职。”
      
      “哦。”白筱点点头,“那我回家了。”
      
      “慢走。”
      
      章邯走到钟离眛身边,眼神之中流露出的深意让钟离眛莫名其妙。
      
      “钟离,你觉得白姑娘怎么样?”
      
      “你不是说她很有问题吗?我也觉得她很有问题。”钟离眛一本正经道。
      
      “那你可以去调查。”
      
      “但明日我就走了。”
      
      “此事也不急,慢慢调查就行了。”章邯强忍住心中的笑意。
      
      “哦。”
      
      白筱原本想顺路去看看王靖,但又怕她已经睡下,最后决定还是明日再去。可是谁能料到,第二日却是惊变。
      
      ********
      
      翌日清晨,微光从木雕窗倾洒而下。
      
      盖毓挪了挪身子,身后便传来熟悉的声音:“醒了?”盖毓坐起身,散开的乌发随意披在她的肩头,映衬着她姣好如玉的面庞,别有一番慵懒的风情。张良心中一动,将她拉入怀中,清浅一吻。
      
      “毓儿,我们也该成婚了……”
      
      盖毓微微一愣,不知张良为何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
      
      “毓儿不愿吗?”见到女子的表情,张良问道。
      
      “我只是……”盖毓有些迟疑地问着,“为何问得如此突然?”
      
      “良思念毓儿甚深,每夜难以成眠。”语气中竟有一份委屈。
      
      “可,可你不是一直都,都抱着我入眠吗?”盖毓咬着唇,面上羞涩。
      
      “昨夜良梦见先考,他质问我为何还不给张氏开枝散叶,良心中愧疚,无言以对。”说着故作哀叹一声。
      
      “我,我……”盖毓知道张良话中的意思,他们早已有了夫妻之实,成婚也是理所当然,“等师父来问问她吧。”
      
      张良别无他法,只能作罢。
      
      二人起身穿戴,洗漱完毕,盖毓便坐到了妆奁台前。
      
      张良在她身后站定,拿起桌上的木梳帮她梳理青丝,平日里,若是张良早上无事,就会帮盖毓梳妆。
      
      纤长的手指挽起一缕发丝,右手执梳,沿着发根之处缓缓滑下,遇到阻滞不通之处,便握紧发中,细密的梳齿一点一点梳理,温柔而细腻,绝对不会弄疼她。
      
      等瀑布般的青丝柔顺如初时,张良便拿起一根玉簪,斜插入女子的发髻间。
      
      两人走出景行轩,向荀夫子的竹园走去。
      
      竹林弥漫着薄雾,静谧悠然。
      
      蓦地,阳光穿过竹梢,将几缕金丝透了出来。微风撩起发端,两人享受着雾气里的那份清新。
      
      轻扣门扉,小童应门而出,二人走了进去。他们早已订好计划,想办法让荀夫子救治端木蓉。明请请不动的,只得用点计策了。
      
      他们故意大声讨论,声音刚刚好传入荀夫子耳中,却又不觉得喧闹。
      
      “子房,那人对嫡妻当真深情。”
      
      “的确,为了治好她的病,愿意为别人做任何事。”张良点点头。
      
      “若是我病了,你会愿意吗?”盖毓反问道。
      
      “师叔医术高明,你若病了,他定会帮你医治。若是师叔也治不好,那我便去陪你。”张良说得一本正经。
      
      “你,你可别胡说。”虽说盖毓知道这是演戏给荀夫子看,但是张良的话语却让她心下一紧,只觉得他绝对说到做到。
      
      张良和盖毓走进房间,屋中香烟袅袅,荀夫子正跪坐在桌前闭目养神,桌上放着一盘残局。
      
      前几日,荀夫子要张良陪他下棋,棋未下完,张良便回去了,今日则是来下完这残局的。张良故意放慢速度,日薄西山之时,棋却还未下完。张良便说两日之后再下,荀夫子也同意了。
      
      七日之后,墨家众人望着被天明带过来的荀夫子,几乎难以置信。
      
      “先按照我开的方子抓药,十天后,我会再来。”荀夫子诊完脉,对盖聂说道。
      
      “荀夫子,请留步。”盖聂关上房门,“请随我来。”说着把荀夫子带到隔壁的房间,请他坐下。
      
      两人不知说了什么,荀夫子出来之后怒气冲冲,但是见到天明之时又神色有异,明显缓和了下来。
      
      众人拜别了荀夫子,都围拢在盖聂身边,询问他跟荀夫子说了什么。盖聂不语,只是打开了旧木盒,正是那日盖毓要他找出来的那只。
      
      ==========================
      
      本文独家首发于晋江,盗文必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收藏900加更呦,下一更应该是周日,明晚更韩非文哒
    花萝的CP能知道是谁了吧~\(≧▽≦)/~
    本文姐妹篇[秦时明月]青衣酌墨同步更新,两篇互有联系,可同时看,戳作者专栏就能看见



    [秦时明月]伏生一梦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青霄酌墨




    [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